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4章 表哥

第4章 表哥


“我的殿下哟,你……你受苦了!”孟丞相自知刚才反应过激,生怕引起后面那二人的怀疑,没再纠结派出的人,只眼巴巴看着燕娇。

        燕娇刚抬了袖子擦脸,见他这热切的眼神,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擦脸的手没敢放下,往后退了一小步。

        孟随似不见她动作,跟着往前踏了一小步,抓过她抬起的手,嚎啕起来:“我可怜的孙儿哦!瞧给你瘦的,跟个小姑娘似的!”

        燕娇:“……”

        说来,孟随是瞧不上燕娇这体格的,虽然年岁还小,个头倒不能让她生得如他高大,但一握她的手腕,竟没多少肉,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孩子十年都在外面,吃得不好,又不锻炼,哪能长他这么副好体格?

        他心里都想好了,以后燕娇就由他来亲自教导功夫,练成门神尉迟恭的体格,最是好看。

        燕娇不知他心中想法,对他的话只干笑了两声,想抽出手,却怎么也抽不动,不由感叹这外祖的力气之大!

        她叹了口气,刚要开口,就见一个劲儿“嘘寒问暖”的孟随突然“啪嗒啪嗒”掉了两滴泪,然后正了正发冠,大袖一挥,过于头顶,就要俯身下拜,“臣……”

        燕娇吓了一跳,连忙阻止他,“外、外祖……”

        一旁的裴寂跨步上前,扶过孟随,压低声音:“孟丞相,此处人多眼杂,勿要多礼。”

        孟随闻听其言,似也想到什么,四处看了看,才将半屈的腿直起来,依托着裴寂的手站起身,用袖子擦擦眼角,“是臣太激动了,殿下勿怪。”

        燕娇摆摆手,“外、外祖见、见外了。”

        孟随听她开口,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张张嘴,没敢说什么,只拉着她的手腕,往踏月楼里走去,边走边道:“殿下回来,老夫甚喜之,太傅、怀安王,今日就由老夫请客,请!”

        孟随人虽没什么城府,但也不是傻子,谢央和裴寂得皇帝宠信,而燕娇跟着他们一起回到京城,那就是皇帝打起了他这外孙的主意。

        想到这里,他眼珠子一转,又眯着细长的眼睛,慈爱地看向燕娇,不住点头,“仔细瞧殿下,眉宇之间与陛下也像,这通体气魄,也有陛下之风骨啊!”

        燕娇嘴角抽了抽,敢情她这外祖还挺会拍马屁的。

        一旁的裴寂闻言,多看了她两眼,笑着点点头,就是谢央也没之前那散逸模样,仔细端详起她来。

        燕娇顶着他们的目光,微微垂下头,没回孟随的话,只任由他拉着进踏月楼。

        一行人来到三楼的一个雅间,孟随顿住脚步,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我们……还是换一间,哈哈,换一间。”孟随调转方向,就要引得一行人往另一间走去。

        “孟丞相,此间有何不妥吗?”谢央双手入袖,缓缓问道。

        孟随张张口,刚要回话,那雅间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一个穿着赤色宽袍男子走出,踏出的一脚高高抬起,让众人皆能看清他穿的翘尖金丝厚底兽纹靴。

        “祖父,你来了,怎的要走啊?”

        他抱着胸倚在门框,吊儿郎当地看向孟随,眼里嘴角都流露一丝坏意。

        孟随咬牙瞪了他一眼,转身冲谢央和裴寂赔笑道:“呵!老夫如今忘性大得很哟,忘了我家这几个猴儿在这儿了,哈哈。”

        燕娇顺着打开的门往里看,哟呵!好家伙,哪里是几个,估计她外祖把孟家的所有孙辈都弄来了。

        她和壶珠对视一眼,只见壶珠吞了口口水,也是一脸难以置信。

        燕娇也没想到孟随说迎她,还会把孟家的孙子辈人都叫上,她瞧了瞧屋里,年长的也就是这赤袍男子,还有里面娉婷袅娜的白衣姑娘,剩下的全是娃娃,最大也不过七八岁。

        “小郡爷,许久不见。”裴寂冲那赤袍男子拱手道。

        赤袍男子抬眸看了眼裴寂,随即站好身子,冲他拱了拱手,却没应话,又瞧了眼谢央,扯了下唇,便继续倚着门框。

        “我们还是换个……”孟随擦了擦额上的汗,还是硬着头皮道。

        “无妨,倒是我们叨扰了。”谢央随意说了句,又对赤袍男子道:“小郡爷……不介意吧?”

        那赤袍男子将腿收起,给他们让了路,“请吧。”

        谢央一扯唇角,又看向孟随,“孟丞相可介意?”

        孟随就是介意也说不出口了,讪笑一声,“哪里哪里,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那就好。”谢央大袖一展,便要踏进门去,临了,又觉得不对,退了半步,冲燕娇道:“殿下,请!”

        燕娇还在想这开门的人唤孟随“祖父”,那应是莫氏曾提到过的孟家长孙孟不吕。

        他并非皇族之人,但谢央和裴寂却唤他“小郡爷”,这是为何?

        她想得出神,冷不丁被谢央唤了一声,只见谢央伸开手,请她先入室,她瞧了眼孟随,见他苦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燕娇:“……”

        一时之间,气氛凝滞。

        还是裴寂笑了一声,打破沉寂,对孟随道:“孟丞相,您再不开口,只怕殿下要饿肚子了!”

        孟随一听这话,冷汗瞬时下了来,这不分明说堂堂皇子听他的?这……裴寂是知道了什么?

        他敛下神色,连连摆手,笑道:“怀安王这说的什么话!”又看向燕娇,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殿下,快请,快请,这都是孟家人,殿下是他们的表兄表弟,可不是外人啊!”

        说到“外人”二字,孟随加重了语气,也是为了刺一刺谢央和裴寂,燕娇母妃是孟家人,他们两个却跟孟家无甚关系,要是进屋子,也是厚脸皮哟!

        可谢央与裴寂是何人?对他这话,毫不在意,只欣然道:“多谢孟丞相相邀。”

        “多谢!”

        孟随险些吐出一口血,只得干笑两声,请燕娇和他们入门,末了,又狠狠瞪了孟不吕一眼,低声斥道:“你个浑小子,给我等着!”

        孟不吕耸耸肩,极轻地吹了个口哨,抱胸绕过孟随,先一步退到屋内,气得孟随心口疼。

        燕娇看这几人你来我往,暗暗无语,抬步踏进门内,只还未跨入,就听跟在身后的谢央在她头顶轻笑道:“原来之前,殿下是在等孟丞相的人啊。”

        燕娇脚下一滑,险些栽倒,谢央一把扶住她,语声温柔,“殿下勿急,小心仔细才是。”

        见她这慌张模样,谢央心下了然,怪不得她得知自己是太傅时,会那般惊奇了,只是,没想到孟随那老儿平日里不甚起眼,心思却不小。

        只不知眼前这位九皇子是否心思也不小了!

        燕娇眸光一闪,刚听谢央说这话,还以为谢央知道了什么,但又想自己做得隐蔽,他应不知。

        她缓缓垂下眸子,心思几转,复抬头冲谢央灿然一笑,“多、多谢、太、太傅了。”

        谢央听她又这般断断续续说话,多看了她一眼,才缓缓松开手。

        “殿下客气。”

        燕娇一进屋子,便见一白衣女子领着一众奶娃娃端端正正站着,唯有刚才大步走进来的孟不吕大喇喇往那儿一坐,身子往后一靠。

        白衣女子见了燕娇,连忙缓缓下拜,“惜儿见过殿下。”

        又往一旁看去,给谢央和裴寂他们也施了一礼,“见过太傅大人、王爷。”

        桌边围着的七八个孩童也跟着学她的模样,缓缓施礼,奶声奶气响了一片。

        孟不吕抱胸撇撇嘴,掀开眼皮瞥了眼燕娇,很是不屑。

        燕娇:“……”

        “惜儿给叔祖父请安。”孟随走上前来,女子连忙又施了一礼。

        燕娇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这姑娘竟不是孟随的孙女?!

        “来,惜儿,你坐殿下这边。”孟随冲孟惜招手,又对燕娇道:“殿下可还记得惜儿?”

        见燕娇茫然,孟随哈哈一笑,大声道:“殿下小时候还说日后要娶惜儿做夫人呢!”

        燕娇:“……”她低头瞧了瞧自己,复抬头冲孟随笑道:“外、外祖,那、那是、是、小时候、戏言。”

        孟随脸上笑意一僵,就是孟惜也有些紧张起来,两手捏着裙摆,盯着燕娇看。

        “哈哈,先不说这个,殿下一路风尘,太傅和怀安王也多多辛苦,先吃菜,吃菜。”孟随摆摆手,转了话题,引得众人落座,不多时,菜便上齐了。

        孟随给孟惜一个眼色,孟惜瞧了眼燕娇,给她夹了一块鸭肉,“表哥,这是天下第一鸭,是踏月楼的招牌,你尝尝。”

        燕娇盯着碗里的鸭肉,听着这姑娘声声绵绵,句句软软,像是春天融化的雪水,悠悠淌过草地,没入河流。

        她也终于明白孟随要做什么了,怪不得寻了这么多孙子辈的来呢,就是为了给孟惜“打掩护”。

        燕娇抬眸看了眼孟惜,只见她妆容淡如烟波,却眉目如画,嫣红的唇微微扬起,宛若天边弯月。

        却比月色动人,更添几分暖意。

        燕娇舔舔唇,唤道:“表表表、表妹……”

        孟惜见她开口着急,不由轻笑了声,道:“表哥,是不是害羞啊?”

        这话一落,就听孟不吕冷嗤一声:“怕什么羞,就是个结巴!”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3224640.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