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14章 过分

第14章 过分


壶珠惊呼出声,“公子!”

        卢清见她模样震惊,也有些好奇,但瞥了眼秦苏,还是按捺住了。

        燕娇瞧了秦苏几眼,这秦苏最开始不声不响的,却一直在暗地里帮着她,而且还有些手段,在宫中不过一天,就有了帮手,倒是个厉害的。

        秦苏只坦然任由她打量,昨日既已决定要巴结这位太子殿下,他自然就得有能讨好的本事,让这位殿下看到他的能耐。

        燕娇沉吟片刻,很是满意地冲他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秦苏闻言,心下一松,见她神色温和,又是一喜,他先一步来提醒这位殿下,算是做对了。

        他看得分明,昨日太子与小郡王打起来,陛下将太子叫去,赏了不少好东西,那就是说陛下对太子的行为是放纵的。

        如今朝中局势不明,陛下显然偏着太子,而现下这位殿下知道了此事,定会为自己打算,那到时候,稳了这太子之位,他秦苏何愁不能在这位殿下心中谋取一席之地。

        他的想法,燕娇能猜到几分,只想着秦苏倒是个人才,她摩挲着手中的纸条,故意冷着脸。

        燕洛等人哭爹喊娘确实有一套,省了她不少功夫。

        余王和左丞相杨忠义为首的大臣以她是个结巴为由发难,也不知他们给皇帝拱火,能拱得多大。

        卢清见她脸色不太好,心里更好奇,挠挠脑袋,轻轻扫了眼秦苏,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探头看去。

        不见还好,一见之下,气得他咬牙切齿,大喝了声:“这也太大逆不道了!”

        燕娇见他比自己还气愤,眉头一挑,也跟着骂了一句:“过分!”

        心里却想着:赶紧废了我啊!

        秦苏见她蹦两个字就没有结巴,不由眼睛一亮,拍了个马屁道:“殿下,您这俩字说得很利索啊!”

        这话一落,燕娇扭头瞪他一眼,秦苏讪讪摸摸鼻子,站在一旁,不再开口。

        卢清见他吃瘪,憋着笑,脸涨得通红,活该!让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秦苏眯着眸子冷冷瞧他一眼,嘴角微勾,眼中划过一抹精光。

        他们的话,魏北安听了个清楚,刚刚他来的路上,就听说前朝大臣奏请废太子,现下这位太子殿下应是知晓了此事。

        只是,这位太子虽吐出“过分”两字,可观其神色,这位殿下好像并没有很伤心啊!

        魏北安微微挑眉,深深看了眼燕娇,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径直往自己位子走去。

        燕娇刚才就看到了魏北安,本以为经过昨日“过命”的交情,魏北安还能对她笑笑,哪成想这人依旧对她视而不见。

        燕娇咂吧咂吧嘴,又想到昨日谢央让魏卢二人抄书,今日交给李延玉,回身问卢清道:“昨昨、昨日太太太、太傅让你、你抄、抄的书、书抄抄、抄完了?”

        卢清一听她问,瞪圆了眼睛,显然是早忘了还有抄书一事。

        他想到下午有李延玉的课,拿不出抄书,可怎生是好?

        他转转眼珠,扭过头去看魏北安,问道:“魏世子,你可抄好了书?”

        魏北安听他叫自己,缓缓睁开眸子,松开抱胸的手,从一旁拿出厚厚一沓纸,冲他摇了摇。

        卢清见状,更是惊奇,随即想到魏北安今日迟了半日,应是抄书去了。

        他心里顿时更虚了,只觉对不住燕娇昨日的求情,那方方正正的脸上尽显窘迫,不敢抬头看燕娇,摇了摇头。

        秦苏见了,嗤笑一声,漫不经心道:“卢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殿下的恩德,你就这般践踏?”

        卢清自然不是故意,只他素来于学习一事上没什么长进,一回到家就丢了书,早不记得被罚抄书之事。

        此时被秦苏这么一说,更显得他不知好歹,怕是会在燕娇心中落个极差的印象。

        他心里暗骂秦苏小人,为了争宠,不择手段,就和小时候来他家,讨大人欢心,让他被责骂时一模一样。

        他鼓起两腮,气哼哼瞪了秦苏一眼,看向燕娇,急急解释道:“殿下,你别听他胡说,我、我……”

        他挠挠脑袋,不知该怎么说,一时之间,脸涨红一片,看上去还有些委屈巴巴的。

        燕娇见他二人似是不和,心下存了疑问,但也没为卢清呵斥秦苏,也没为秦苏难为卢清,只看着卢清道:“无、无妨,本、本宫同、同李、李大、大人说。”

        听了燕娇的话,卢清呼出口气,连连谢了燕娇几声,躬身行了个大礼,“殿下就是下凡的神仙!”

        他这番动作,倒好似真在拜神仙一番,众人见了,都笑出声来。

        唯有秦苏讥笑一声,很是不屑扫了卢清一眼,才挪开视线。

        卢清不理他,只对燕娇更殷勤起来,见燕娇用完午膳,连忙帮着壶珠收拾食盒,还恭恭敬敬递给壶珠,弄得壶珠都有些不好意思。

        而秦苏见他如此,心里暗道卢清是个滑头,也争着抢着干活,为燕娇擦桌拂袖,“殿下衣着华美,不当染一尘矣。”

        燕娇:“……”

        ……

        下午,李延玉迟迟未来,倒是皇帝派了柳生生来此寻燕娇,并告知一众伴读可先行回府了。

        燕娇一怔,才发现燕洛几人一直未归,想必早已知晓此事。

        卢清一听可以下学,登时欢喜起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儿,担忧地向燕娇看去,“殿下,这……”

        燕娇瞧了他一眼,摇摇头,叹了一声:“无、无事,既既、既如、如此,你你、你回、回去抄、抄书吧。”

        卢清点点头,“殿下放心。”说罢,紧抿着唇,忧心忡忡地看着燕娇。

        众伴读也都好奇起来,皆慢慢收拾,耳朵竖起来,指望能听些八卦。

        可燕娇压根儿没问柳生生皇帝叫她何事,只让柳生生带路,就往轩辕殿去了。

        魏北安透过那竹窗,看着她的背影,挺直如松,宽大的衣袖随她动作而摆动,她的步履不急不缓,沉稳得很。

        想到她那双不悲不喜的眸子,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也略带了几分笑意。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3224630.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