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33章 醉了

第33章 醉了


她怎么惹到这位六皇子了?

        燕娇摸不着头脑,又见燕茁眨眼间,挤出一抹笑意,温声说道:“前面起了宴,太子殿下,还请随臣来。”

        燕娇点头,率先迈开步子,跟在她身后的杨依依则将目光落在燕娇背影上。

        这一幕正落在燕茁眼中,他瞬间捏起了拳头。

        燕娇余光一瞥,吓了一跳,赶紧快走了两步,与燕茁离得老远。

        这燕茁怎么突然阴沉沉的?

        燕娇心里暗自嘀咕,走远了几步,又觉得不对劲儿,抬头看了看,完全不识得路,只得放慢脚步,等燕茁先走。

        待他们到了宴上,众人先对燕娇请安,礼毕之后,男女分席而坐,男子在湖心前,不远处用轻纱架起屏障,则是女子座席。

        燕娇朝着自己位子走去,正路过魏北安、卢清和李余晴恩,秦苏父亲没接到帖子,倒是没来。

        卢清想同她摆手,但想着场合不对,只挠挠头冲她一笑,燕娇见了,悄悄从袖子中伸出手,极不起眼地招了招手。

        待她坐上位子,才发现她右手边坐的是谢央。

        燕娇:“……”

        因燕茁已都收了生辰礼,便无献礼一节,宴上奏起乐来,众人喝酒听曲儿,乐者歌舞不断,摇曳生姿。

        不得不说,大晋的人多少有些风流本色,这宴到高/潮时,有人击鼓奏乐,醉得厉害的,口中念念有词,倒是出口成章。

        燕娇看着有趣,目光一错,却见对面的孟不吕紧握酒杯,一双眼紧紧盯着那几个跪坐在地上作诗的青年才俊,不知在想什么。

        燕娇心下一叹,往女子那边看去,想看看安阳郡主是否也来了,可她这一看女席,安阳郡主没看到,倒是瞥到杨依依朝这边看来。

        她眉心一动,忍不住偷偷瞧了谢央几眼。

        见谢央没什么反应,又瞧了瞧杨依依,然后再扭过头偷看谢央,如此反复数次,也不知疲倦。

        谢央早有所察觉,本想目不斜视,但奈何这位殿下实在不懂收敛,他轻声一叹,将玉杯放下,转过头看向燕娇道:“殿下,可否向您借壶酒?”

        “嗯?”燕娇直起身子,有些迷糊。

        谢央没再开口,直接起身到她身旁,拿过她的酒壶,正俯身擦过她耳际,见她耳垂饱满,似是因喝了酒染上了些绯红。

        他声音清冷,“那时躲在树后的是殿下吧?”

        燕娇闻声,猛地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谢央看着那双眼好看得似暗夜里的酒,漾着淡淡水波。

        许是喝得迷糊了,她眼中已有些许迷蒙之色。

        她的嘴唇红润,上面还泛着酒珠,谢央心下嗤笑,这位殿下可真不防着人,在别人府上还敢喝醉,不过,这么看着,他的模样更柔弱了几分。

        他压低声音,同她道:“既是殿下,那就请——闭紧嘴巴,而臣,也不会乱说。”

        燕娇听完,登时大惊,见他眼中寒凉,心下一紧,谢央果然知道她不是结巴的事!

        她只觉嘴唇发干,见他等着自己回话,只得讪讪地点点头,舔了舔唇。

        谢央眸光一闪,取过她的酒壶,为自己倒了一杯,又为她重新添满酒。

        燕娇不得不感叹,老天爷对人是有偏爱的,就如谢央这人,一动作间,风流自成,便是倒个酒,都让人恍若与仙人对饮。

        她愣愣接过他递过来的酒,紧紧瞧着他,一点一点啜着杯里的酒。

        谢央看着她的动作,不禁摇头一笑,轻声道了句:“殿下醉了。”

        月色微迷,风波荡漾,酒香散在空气里,钻入他的发丝中,再随风萦绕在她的鼻尖。

        燕娇迷迷糊糊出了六皇子府,脑子里却不断回荡着他说的那句“殿下醉了”,她揉揉鼻尖,口中呵气,酒气更浓。

        她嘟嘟嘴,却嗤之以鼻,“我怎么会醉呢?”

        她嘀咕着,又理着自己的衣襟,走下台阶时,差点儿摔倒在地,亏得魏北安快步上前,扶住了她。

        “殿下小心!”

        燕娇听到他腰间的铃铛声,便知是他,抬起头,冲着他龇牙笑了,“我就知道是你。”

        她的眸子仿似被清晨的露珠润过,在月色下,尤为显得漂亮,魏北安一愣,又听她没有结巴,喃喃出声道:“殿、殿下结巴好了?”

        壶珠见此,心头一跳,连忙上前扶过燕娇,回道:“世子爷不知,公子醉酒时,这舌头也不知怎的,就直了。”

        魏北安紧了紧眉头,却没多言,只为她掀开轿帘,帮着壶珠将她扶上马车。

        卢清和李余晴恩也跑过来,“咦?殿下醉了?”

        李余晴恩见燕娇脸上泛着红晕,愈发显得她如玉面桃花,眼睛登时直了,晃了晃脑袋,稳住了心神,才从腰间解下香囊,递给壶珠道:“这是可解酒气的香囊,壶珠姑娘为殿下系上吧。”

        壶珠点点头,从他手中接过香囊,给燕娇戴了上。

        燕娇笑嘻嘻同他们摆手,模样乖巧而可爱,壶珠给她系完香囊,赶紧把帘子放下,隔绝了他们的视线,催着曲喜儿驾车而去。

        余下几人瞧着,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卢清摸摸脑袋,感叹了一声:“殿下长得真好看!”

        这话一落,李余晴恩红了脸,低低“嗯”了一声。

        ……

        曲喜儿架着马车行到长街之上,外面人声鼎沸,悠悠传入耳中。

        燕娇听着热闹,忍不住微微掀开轿帘,壶珠叫道:“别吹着风了。”

        燕娇冲她笑笑,一扭头就往外张望着,忍不住闭上眼睛,呼吸着这里的烟火气。

        这一行间,倒是正好同孟不吕与安阳郡主的马车相错过,只闻得孟不吕跳脚的声音响起:“怎么?看到他,你就欢喜了?你知道是他写的《清平赋》,模样又长得好,人又儒雅,你便觉着好是不是?”

        “我……”

        “我懂,不用你说,我这就走!”

        燕娇一听这声音,早就将轿帘拉下,心跳得如擂鼓,又听那孟不吕脚步沉沉,还是忍不住掀开一角瞧他,只见他紧紧攥着拳头,模样恶狠狠的,但那眼角却是红了。

        她第一次觉得,原来,孟不吕是喜欢安阳郡主的啊!

        她轻轻叹了一声,刚要放下轿帘,就见孟不吕狠狠抬眼瞪着她,脚下踩到一个石头,一个用力,化为齑粉,燕娇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将轿帘拉下,催着曲喜儿再快点儿。

        壶珠见她这模样,忍不住摇头叹了叹,转瞬想到宴上的六皇子,皱起了眉头,同燕娇道:“殿下,六皇子宴上看了你好些眼,我瞧着那眼神不善,可是你路上说了什么?啊,对了,那两位姑娘怎么和你们一起来宴上的啊?”

        燕娇听壶珠说燕茁宴上瞧她,心里也纳闷,但想到燕茁今天那如毒蛇般的眼神,心里暗叫糟糕,就六皇子这样子,她也得早被废早保平安啊!

        她刚要同壶珠说杨依依和柳如的事,就听曲喜儿在外面道:“殿下,依奴才看,六皇子还对杨姑娘有情,这是怕您日后的太子妃会是杨姑娘呢!”

        燕娇一怔,怎么回事?杨依依不是喜欢谢央吗?

        她掀开帘子,在曲喜儿后面轻声开口,“你、你仔细说、说说。”

        曲喜儿不意她在自己身后,听她开口,吓了一跳,险些没攥紧缰绳,稳了稳才道:“您有所不知,当初陛下有意立六皇子为太子,陛下有意拉拢左丞相,而杨姑娘又是左丞相之女,便想将杨姑娘许配给六皇子,哪里想到六皇子被害,坏了腿,这桩婚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燕娇闻言,心下唏嘘,怪不得那时,燕茁看她的眼神恨不得要吃了她呢。

        只不过,燕茁要是知道杨依依喜欢的是谢央,那可怎么是好?

        想到这里,她托着下巴,在车边上嘻嘻笑着,小眉毛一扬,得意极了。

        只是没想到,次日她去文华殿,从卢清他们那儿得知燕茁府上死了个婢女——

        一尸两命。

        “哐当”一声,她手中的笔应声而落,心下一寒。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3042799.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