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40章 求师

第40章 求师


燕娇是被郑善赶出琴室的,但她还是嬉皮笑脸问出了郑善老师李安乐的住处。

        待次日,她一下了朝,同皇帝说了此事,皇帝嘴角一抽,又见她兴致勃勃,终是难得勾起一丝慈父之念,竟是准了她去拜访李安乐。

        李安乐如今不过四十五岁,燕娇甚是奇怪,嘀咕了一声:“正值壮年,为何要辞官?”

        壶珠本掀开轿帘往外张望,听得她此言,有些不解,“公子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燕娇点头,这问题大得很!

        按郑善的说法,李安乐的琴技远远在他之上,而且很受皇帝赏识,却在最受看重之时,毅然辞了官,这就奇怪了。

        不过,燕娇没同壶珠多说什么,只等到了李府,递了帖子,被迎入府中。

        燕娇见到李安乐时,竟有一瞬恍惚,他的身姿如青青山上松,气质卓绝,哪里像个中年人?

        待他转过身来,一袭青色布衣飘然,眼尾有一点小痣,显得他风流如山中高士,脸色微白,嘴角微压,倒显出几分苦相,更让人觉得他过往凄苦,心下不忍。

        李安乐早从郑善口中听说了此事,他不由打量起这位有些胆大的太子殿下,他听闻这位殿下是皇帝唯一一个健全的儿子,却有口吃的毛病,不过瞧着面相,倒是有几分怜人,难怪郑善说她琴技不佳,却仍愿意倾囊相授,甚至来问他有何好办法。

        燕娇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就要开口叫师父,李安乐听了,不由好笑,伸手止住道:“殿下勿急着拜师,你是善长的学生,老夫不好收你为徒的,更何况,也需让老夫看看殿下琴技,才心中有计较。”

        燕娇见他有些严肃,又听他要听自己弹琴,脸皱了起来,又见他命人随意拿张琴来,心里有些微酸,郑善一定告诉他关于她的琴技了,可这随便拿个琴来,有点儿太受伤了……

        她扁扁嘴,心想今日这弹琴不过是个由头,倒是无所谓了,只当她坐在琴前,看李安乐紧紧瞧着她时,还是不免紧张。

        她哪里能记得什么完整的曲子,只抬手按照郑善教的指法随意弹了弹,再抬头时,只见壶珠捂住耳朵,脸上难色尽显。

        燕娇:“……”

        壶珠见她瞧过来,连忙将手放下,低眉垂首站在一旁。

        而李安乐眉头紧蹙,并未多言,心下更觉得这位殿下胆子大了,她那股就是要同他学琴的自信哪儿来的?

        李安乐叹了一声,摇头道:“殿下指法不稳,又……根基不稳,嗯,老夫以为,还是好生同善长好生学习才是。”

        郑善字善长,李安乐多唤其字,二人平日里多交流乐理和为师之道,但李安乐平心而论,他第一次遇到这般不适合弹琴的学生。

        燕娇也没指望他真教她,听闻此言,耷拉着脑袋,叹息道:“听、听说先、先生出、出自山、山阴,又、又闻山、山阴多、多如先、先生之、之才,那、那可还、还有什么人可、可以教本、本宫?”

        李安乐蹙着眉头,有些不太高兴地看着她道:“殿下需戒骄戒躁,善长于琴技一道已是上佳,何须舍近求远?”

        燕娇却不理他,只嘟嘟嘴道:“好、好吧,可、可本、本宫听说若、若要提升琴、琴技,也、也需好、好琴,本、本宫伴读李、李家郎君就、就得了张名、名琴寒、寒江。”

        寒江琴为户部尚书之子所得一事,李安乐也从郑善那儿得知,但听她说提升琴技需好琴,又忍不住动气,就她那琴技,给她张好琴,不是毁了琴?

        燕娇见他有些气怒,心里发虚,但还是继续往下道:“本、本宫听、听郑、郑先生说、说碎、碎月琴与寒、寒江琴并、并称,又着、着人打、打听碎、碎月琴,得、得知山阴林、林氏曾有此、此琴,可、可为真?”

        李安乐知她说话艰难,他又为人儒雅,不忍打断她,可等他听到“林氏”二字时,眼神一晃,失了心神。

        燕娇自是没错过他的神色,心中更确信李安乐定识得林氏,她心下一定,又说道:“听、听郑、郑先生说、说您识得林、林氏,您、您可否引、引见?”

        她这话音一落,李安乐目光陡然射过来,微眯着眸子道:“殿下听差了,碎月琴早已失了踪迹,哪有什么林氏得此琴。”

        燕娇微微张着嘴,有些不敢置信,随即颓败地矮了身子,轻声一叹,“本、本宫还、还以为先、先生知、知道。”

        “殿下勿要胡乱听信,习琴不以名琴为准,当以功夫见长,殿下且修身养性,好好跟着善长学习才是最好。”

        可他这话一说完,就见那为殿下撅着嘴,抬头看着他,颇有些无理取闹道:“本、本宫不、不信,是、是不是您嫌、嫌弃本、本宫,故、故意说、说不知碎、碎月琴,不、不行,您识得林、林氏,那、那林氏亡、亡故,总、总还、还有亲人……”

        还不待她说完,李安乐脸色大变,指着她道:“竖子胡言乱语,你可堪为储君?”

        李安乐突然大怒,让燕娇一惊,壶珠连忙跑到她身边,刚要同李安乐说道,就被燕娇按下,她微微敛下眸子,却明白李安乐不仅与林氏相识,而且关系匪浅,后面她说到“还有亲人”,李安乐登时变了脸色,难道林氏真的还有亲人活着?

        那这亲人是谢氏还是林氏?

        她抬起头,故作蛮横纨绔模样,哼了一声:“先、先生无、无理,本、本宫是、是太、太子,您、您就不怕本、本宫同、同父皇说、说您与林、林氏相熟,更、更与山、山阴谢、谢氏交、交好吗?”

        李安乐颤着手指着她,嘴唇微白,口中颤声道:“你……殿下勿要胡言,老夫……并不认识什么林氏,与谢氏也无往来,可凭陛下明鉴。”

        李安乐一脸正气凛然,可燕娇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抹痛色,也知并不能从李安乐这里再打听出什么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说。

        她故作轻松一笑,又施了个大礼,“学、学生无、无状,请先、先生见、见谅,学生自、自当痛、痛定思痛,好生同、同郑、郑先生习、习琴。”

        李安乐见她突然变了一副端正模样,不由一怔,他是方正之人,看她守了礼,有些反应不过来。

        “今、今日多、多有打、打搅,实、实在对、对不住先、先生。”

        这位殿下还同他道了歉,端端正正施了三次大礼,这让他便是想骂也骂不出来,只等到燕娇出了他府门,他还在院中站了许久。

        大门紧闭,“砰”地一声,打断他的沉思,不对,她不是来学琴,她是来问林氏!

        李安乐猛然抬起头,目光锁向早已紧闭的朱红大门,早不见了那位殿下身影,她为何来问林氏?

        她——知道了什么?

        ……

        坐在马车上,壶珠有太多不解,频频瞧着燕娇。

        燕娇垂着头,摩挲着衣襟,想了半晌,才抬头对壶珠低声道:“一会儿你去书局,同成林说,让他找人盯着李安乐,看他什么人接触得多,有可疑的便来告知我。”

        壶珠点点头,待行到金玉书局,壶珠先下了马,燕娇又命驾车的侍卫往王准他们的院中行去。

        那侍卫一愣,“不等壶珠姑娘吗?”

        燕娇脸上故作为难,咬了咬牙道:“不、不等,走、走吧。”

        侍卫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便按照燕娇说的地方行去,待到了院门,燕娇只让他在巷口等着,另给了他二两银子,说道:“管、管住你、你嘴、嘴巴。”

        侍卫接过银子,点头躬身应是,只等燕娇转过身影,往上抛着银子,啧,这太子殿下素来没什么银两,现下却是大方得很!

        燕娇径直往前走去,待进了院门,只见齐念荷的身影。

        齐念荷回身,见到燕娇,喜道:“公子!”

        燕娇眸带暖意,走上前抚了抚她的发,又拿出手中的帕子,为她擦着额上的汗,惹得齐念荷脸红扑扑的。

        “不、不是说、说了,不、不让你做、做这、这些事吗?”

        齐念荷扭捏道:“可久不见公子,奴又没什么事做,自然就想着养养花草了,殿下,你看我养的花草好吗?”

        燕娇被她拉得往前行去,见那一排排的各色花草,不禁摇摇头道:“你、你啊……”

        她们二人又说了些话,燕娇从旁摘下一朵红花,为她别在发上,赞叹道:“人、人比花、花娇。”

        “公子……”齐念荷羞得红了脸,低下头去。

        燕娇见状,更加怜爱地看着她,嘴角勾起绵绵笑意,待到日落时分,才神清气爽地从院门中走出,嘴角带笑,那侍卫见了,眸光一闪。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2963068.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