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41章 上钩

第41章 上钩


那日晚去书局接壶珠时,燕娇被壶珠好一顿埋怨。

        壶珠又问侍卫他们去了哪儿,那侍卫得了燕娇使的眼色,只说带殿下去城外走了一圈,那里风光好。

        壶珠撇撇嘴,勉强信了,看着燕娇道:“那……那公子下次带着我去。”

        燕娇连连点头,只等到又一次休沐日时,说与魏北安他们跑马,不便带她,气得壶珠转身去了小厨房,不再理会她。

        燕娇摊了摊手,甚是无可奈何,又赶紧去皇帝那儿奏请出宫,皇帝听她说约了魏北安他们比马,略一挑眉,还是准了。

        这次随行的还是上次那个侍卫,燕娇同他熟悉,忍不住同他说壶珠生气一事,“你、你说,本、本宫是、是不是太、太惯着她、她了?这、这还同、同本、本宫气、气上了?”

        侍卫笑回道:“殿下,这女人啊,总有些小心思,不过等您回宫时,给壶珠姑姑买些好玩意儿,哄哄她,保准儿她欢喜。”

        燕娇挑挑眉,问道:“你、你有、有夫人?”

        侍卫脸一红,摇头道:“那、那还不曾有,倒是红粉知己有几个。”

        燕娇在他背后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却没多说什么,只让他继续行到上次去的院子。

        侍卫一怔,“殿下不是要同世子他们跑马吗?”

        燕娇眸光一厉,瞪着他道:“本、本宫说、说过什、什么?管、管住你、你嘴巴。”

        那侍卫笑呵呵应是,一路行至王准的院子,等在巷口。

        但燕娇这次,却是将齐念荷带了出来,让她坐上马车,对侍卫道:“去、去城外。”

        侍卫看了眼这小姑娘,心里啧啧感叹,这可真是不便带着壶珠姑姑呢!

        他也没多说什么,一路驾马车行至城外,听到里面那小姑娘娇滴滴道:“公子这是要带奴家去哪儿啊?”

        不知殿下做了什么,惹得那小姑娘嘤咛一声,殿下朗声笑起来,他在外面摇摇头,啧,谁还没几个红粉知己啊?

        到了城外,仍不见燕娇所说约好的魏北安等人,只见太子同那小姑娘两个坐在河岸边,太子为她编花环,又为她耳旁别花,又为那小姑娘编手串。

        等到夕阳西斜时,太子才不太畅快地起身。

        燕娇让侍卫先将齐念荷送回院子,二人在马车中依依惜别一番。

        待离开王准院子,马车一路疾驰,直奔宫门。

        到底还是晚了些时辰,燕娇也不在意,眉目飞扬,很大方地又给了那侍卫二两银子,嘱咐他不要乱言后,才往东宫走去。

        夜色渐浓,月色微亮,映出她嘴角一笑。

        燕娇等了许久,才等来柳生生,壶珠看向她,唤了一声“公子”。

        燕娇懒懒地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壶珠一笑,做了个嘴型:“上钩了”。

        壶珠连忙为她更衣,待收拾妥当,曲喜儿提着灯笼,燕娇同柳生生在后往轩辕殿走去。

        柳生生刚刚又得了壶珠几个碎银子,弓着腰对燕娇道:“殿下,六皇子也在呢。”

        燕娇一怔,旋即便明白过来几分,看向他道:“多、多谢柳、柳总管。”

        “殿下言重了。”

        柳生生旁的不再多说,一路无言。

        到了轩辕殿,柳生生与曲喜儿在外侯着,燕娇独自进了殿。

        皇帝端坐于高位,沉着脸色,而六皇子的脸色更是不好。

        燕娇瞥了眼燕茁,先对皇帝行了一礼,又看向他道:“六、六哥也、也在啊。”

        燕茁回过神来,施了一礼,“臣参见殿下。”

        燕娇摆摆手,又看向皇帝,颇有些小心翼翼问道:“父、父皇,您、您找儿、儿臣……”

        皇帝不待她说完,只问她道:“今日去了哪儿?”

        燕娇抬起头,眼神飘忽,“儿、儿儿臣去、去同、同……”

        皇帝冷声道:“说实话!”

        燕娇吓得一抖,连忙回道:“儿、儿臣去、去见了小、小荷。”

        她的声音渐弱,只低垂着脑袋,恨不得钻到地缝儿里。

        皇帝闻言,放在桌案的手一松,“小荷”一听便是个女子的名字。

        皇帝看了燕茁一眼,燕茁自是无话可说。

        那日燕娇从踏月楼离开,他便觉得奇怪,命自己的暗卫跟着她,可一个暗卫都没回来,不是燕娇动的手脚,会是谁?

        好好一个太子,出来魂不守舍,又匆匆而去,是要做什么?

        他为了让皇帝信自己,不惜将失踪的暗卫说成是之前皇帝给他的人,不惜将皇帝给的人杀死。

        燕茁一手拂过腕上的佛珠串,指尖发白。

        皇帝自从听燕茁说他派的暗卫因太子而失踪,心下起了疑虑。

        是以,每次燕娇出宫,他都准奏,派的侍卫是自己人,另又派了自己的心腹暗卫,从这些人口中得知的全然一样,皆是太子疑似养了外室。

        皇帝心下这才轻快些,只想到她从孟随那儿得了点儿钱财,就去养了女人,不免要责问她,见她支支吾吾,竟还真是如此。

        皇帝叹了一声,揉揉眉心,说:“你是太子,切不可因小失大啊!”

        燕娇闻言,赶紧跪下,说道:“儿、儿臣省、省得,只是那、那女子……”

        皇帝嗤了一声,“没有什么女子,你是太子,趁早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子断了,你未来的太子妃定要出自大家。”

        燕娇听皇帝说起太子妃,心里一紧,又听皇帝道:“你一个太子,平日里也没个暗卫,倒也不好,朕给你几个人用着吧。”

        燕娇当然不想要皇帝的人,他给的人说好听的是护着她,难听的那叫监视,她刚想回绝,就听皇帝对六皇子道:“老六,你也别总盯着太子,在吏部好好历练,别想太多了。”

        燕茁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垂下眸子,只觉是燕娇算计了他,若真是一个女子,燕娇会杀了他的人吗?

        他刚要抬头继续将猜疑告诉皇帝,皇帝皱着眉头,呵斥道:“够了!朕知你心中有气,却不能胡乱以为是太子做的,她身边无人,如何能做得?今日朕且不多说你,你早些回府吧!”

        “父皇!”燕茁急急唤道。

        皇帝这是第一次呵斥燕茁,燕娇看得惊奇,也突然明白,皇帝给她暗卫是因为愧疚,一个六皇子都有暗卫,她一个太子却什么都没有。

        而他又因六皇子的话怀疑她,更是惭愧,甚至觉得六皇子有陷害手足之嫌。

        燕娇只做讶异状,疑惑地问出声道:“父、父皇,什、什么是儿、儿臣做、做的?”

        皇帝摆了摆手,“无事,你也退下吧。”

        燕娇张张口,但还是老实地什么也没说,躬身施了一礼,又同燕茁见了礼,才退出轩辕殿。

        一出轩辕殿,就见柳生生满脸堆笑地看过来,道了一句:“天黑夜重,殿下慢走。”

        他比寻常时更恭敬了几分,燕娇心下一叹,谢过他才大步离去,及离得远了,才缓缓回过身,望了眼轩辕殿,见燕茁从殿中出来,跛着的脚似更加疼得厉害,他紧咬着下唇,眼中寒凉,目光隔空袭来。

        燕娇展颜一笑,对他见了一礼,做了个口型道:“六、哥、慢、走。”

        燕茁瞬间捏紧拳头,心头起恨,燕艽,燕艽,就是他做的!

        这次,是他急躁了……

        不过,燕艽,来日方长,他冷声笑了起来,踏着月色,一瘸一拐往外走去。

        燕娇则是轻快许多,抬头望着天边朗月,缓缓勾起唇角。

        燕茁太急切了,他急切想揪出她的辫子,想让皇帝怀疑她,可她从进宫伊始,皇帝就断了她所有臂膀,连个像样的侍卫都不曾给她,而她又在太平府的小村子待了十年,还“弱不禁风”,皇帝如何能信是她杀了那些人?

        她本也不敢确定这人就是燕茁,但此人不杀她,那就是要去揭穿她,那能定她罪的也就只有皇帝,若是皇帝,那这人可就不难猜了。

        皇帝与余王不和,余王也不会傻到来同皇帝说这些,皇帝听了信他才怪。

        那就只能是皇帝素来宠爱的燕茁,更何况秦苏的那些宫女眼线,更是一个消息不落地传到她耳中。

        “六皇子多次进宫。”

        啧,她还险些以为燕茁真是个温和公子,竟是条毒蛇!

        她撇撇嘴,甩着大袖,大步往东宫走去,曲喜儿见她高兴,心中纳闷,但识趣地什么也没问,一路小跑跟着。

        只次日,燕娇上朝时,听皇帝说了一句:“太子年岁不小,也当选选太子妃了!”

        她的好心情瞬间没了,瞪大了眼睛瞧着皇帝,很想摇头说不用,但已有不少大臣跃跃欲试,纷纷上前应是,而她显得跟局外人似的。

        这事就定下来了,皇帝将此事交给礼部员外郎岳临,岳临满脸堆笑应了,待到了文华殿时,连连恭喜燕娇。

        燕娇扯扯唇,瞪了他一眼道:“岳、岳先生,本、本宫太、太子妃还、还没定呢,哪、哪儿来的喜?”

        岳临见她有些不开心,讪笑一声道:“这……这不快了嘛!”

        燕娇白了他一眼,没再理他,坐到座位上,卢清听她说什么太子妃,不由好奇地探过来脑袋,“殿下,皇上要为你选妃啊?”

        燕娇抬眸看他没说话,卢清挠挠脑袋,又问道:“殿下,这娶媳妇儿也挺好的……”

        他看燕娇逐渐变得凶狠狠的眼神,闭紧了嘴,又嘀咕了一声道:“不过,也有不好的,尤其你宠爱壶珠姑姑,这太子妃贤惠点儿还……”

        不待他说完,燕娇伸腿踹了他一脚:“闭嘴!”

        卢清委屈巴巴看着她,不知道哪儿又说错了,只得老老实实坐在位子上。

        秦苏见了他这灰溜溜模样,嗤笑一声,然后看向燕娇,悄声问道:“殿下不想娶妻?”

        燕娇眉头一挑,又听他问道:“我有一法,殿下可想试试?”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2906113.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