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42章 楚馆

第42章 楚馆


秦苏给燕娇卖了个关子,只说此法定是能成,燕娇想想,秦苏也不会骗她,心中倒也不急了,眼角眉梢飞扬,连带听岳临讲礼,都没那么厌烦了。

        等第二日休沐,她就同皇帝说要出宫,皇帝因之前怀疑她一事,心有愧疚,又想起她在外那许多年,不曾在京中体会繁华,心头涌起一股当慈父的念头,当即就准了。

        只嘱咐了一句:“勿要在宫外久留。”

        燕娇应了是,皇帝又按之前所说,给了她六个暗卫,让她一并带回东宫。

        燕娇看着眼前这一排的暗卫,暗暗撇撇嘴,懒得给他们起名字,直接叫“一二三”,几人对视一眼,没什么表情,躬身应了。

        燕娇懒懒一摆手,他们就“嗖”地一下不见了,燕娇见状,心下琢磨着一件事,魏北安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燕茁的人给打趴下了,那她这些暗卫,不会也是绣花枕头吧?

        她皱皱鼻子,没再多想,赶紧出宫去同秦苏他们见了,一行五人就要往平乐坊走去。

        她心下好奇,问道:“平、平乐坊是、是什么地、地方啊?”

        她这话一问完,众人脚步一顿。李余晴恩是被胁迫来的,说是他不去,殿下就生气,殿下一生气,他就得滚蛋,此时一听燕娇问这话,他看了眼秦苏。

        秦苏摸摸鼻子,冲燕娇一笑,那双狐狸眼流光溢彩,看得人晃了神。

        魏北安握拳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声,秦苏眼珠一转,在燕娇耳边轻声道:“不和殿下说了嘛,殿下去了便知,是个好地方。”

        燕娇眨眨眼,又看向魏北安,见他将头侧过一边,她扬了扬眉,没再多问,跟着他们继续往前走了。

        只到了平乐坊,燕娇脚下一虚,秦苏扶着他笑道:“殿下也不能见了女人就腿软吧。”

        燕娇转身就要走,秦苏一把拉住她衣袖,微微俯下身子,在她耳边带着些蛊惑的意味问道:“殿下不是不想纳妃吗?”

        燕娇身子一直,又听他说道:“学生不是同殿下说过,这楚馆里的小蛮腰才是最妙的,今日来了,怎的不见识见识?”

        燕娇:“……”

        她琢磨了下,皇帝非要给她选妃,她又不能娶妻,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再则,她去多了,不信那些大臣不天天弹劾她,想到这里,眉间一松,转过身,就要进去。

        可秦苏在她身后,这么一转身,鼻子直愣愣磕在他肩头,登时疼得她眼睛一酸。

        “殿下没事儿吧?”

        秦苏慌了神,见她摆手,才松了口气。

        只他肩上被燕娇鼻子碰过的地方,似还有余温,软软的,有些暖。

        她鼻头微红,眼里水波潋滟,端的更是比花还娇,比女子还媚。

        秦苏甩了甩头,暗恼心中所想,见燕娇直起身子,似没那么疼了,才带着众人继续往里走。

        平乐坊可谓美人如云,骚客云集,看名妓粉脂香腮,听时下小词小曲,热闹至三五更时,声声不歇。

        几人一进入坊中,都被眼前众多美人姐姐和来往过客震撼住了,默了半晌,腿没那么软了,才去寻个去处。

        其中一间最大的楚馆,门前两侧各挂着叠落的六个大灯笼,下坠粉色丝绦,随风摇曳。

        待几人进了去,只见楼中热闹非凡,乐声悠悠然,曲调亦有情。

        妈妈子将他们引到一处雅座坐着,笑看着他们道:“几位公子脸红什么?”

        说罢,笑嘻嘻地以扇掩唇而去,唤了人来为他们添茶送果。

        燕娇闻言,脸颊愈发涨得红,又瞧了瞧眼前的这几人,见卢清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那些浑圆的姑娘,眼皮都不动一下,呆愣愣地张着嘴。

        魏北安倒是坦然,但仔细瞧去,他耳尖发红,嘴唇紧抿,微微泄露出些许不自然,而李余晴恩头埋得极地,双手紧捏着膝上衣襟,不敢睁开眼,口里还嘀咕着:“君子当守礼,守礼。”

        燕娇:“……”

        她侧过头去瞧一旁的秦苏,见他一手摩挲着下巴,似琢磨着什么,看看那歌姬弹唱起来,略略点头,又见舞姬扭动腰肢,似是松了口气。

        他歪侧着身子,在燕娇耳边低声道:“殿下你看,她们腰不比雀台那些姑娘的细?”

        燕娇眨眨眼,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问他道:“你、你之、之前也、也是听、听说的?”

        秦苏不意她这般问,脸红了一瞬,嘴唇翕动,半晌才点点头,又悄悄在她耳边道:“殿下别管听说不听说,这儿的姑娘瞧着更好看就是了。”

        燕娇颇有些无语,她就说秦苏穷成那样,哪儿来的钱逛楚馆?

        她摸摸鼻子,点了点头,移开视线看向台上的歌姬美人。

        不多时,有侍者送来茶水,这人刚放下茶壶,就听隔壁一人状似怀念道:“这些都是庸脂俗粉,在下曾远远见过安阳郡主,不愧为皇室之女,其端庄华贵,美似天人。”

        因都用帷幔隔着,燕娇并不能看清是何人所言,只能隐隐看到几个人影。

        这人一说完,又有人嗤了一声道:“再是尊贵人又怎样,夫君不喜,不就只得独守空房。”

        说罢,这人怪笑几声,又道:“孟不吕也真是不知好歹,放着安阳郡主这么美的美人,都不知道用,可真是暴殄天物,既然不用,给我们啊哈哈哈!”

        这人犹自大笑,他们的帷幔被人掀开,来人一脚踹倒他的凳子,揪起他的衣领,“你他妈说什么?”

        燕娇他们对视一眼,都兀自一惊,这是孟不吕的声音!

        他们往隔壁望去,隐隐见到一个人影手拿折扇,轻轻走到孟不吕身前,折扇搭在他的手腕上,说道:“小郡爷这是做什么?”

        孟不吕斜看了他一眼,那被孟不吕揪住衣领的人回过神来,要挣脱孟不吕的手,口中嚷嚷道:“就是,别以为你是郡马爷就了不得,再说,郡马爷你现在在这儿,我说错了吗?郡主不就是独守空房,为你不喜,呵!不就像个活寡妇。”

        “妇”字说了一半,就见孟不吕疯了一样,挥起拳头,狠狠砸在那人脸上,“我他妈打死你!”

        隔壁众人惊呼起来,乱做一团。

        燕娇见状,也是一惊,连忙起身奔到隔壁,只见那人被孟不吕按在地上,嘴角已染血,孟不吕的拳头犹如石头一般狠狠落在那人身上,险些要把这人打死。

        这一刻,她可相信燕洛所说的:她这位表兄力能扛鼎。

        “住手!”燕娇急急喊了一声。

        也不知孟不吕是醉得糊涂,还是压根儿就想不管不顾,总之他那拳头砸得更狠了些。

        燕娇往一旁看去,正见杨士安急得不行,喝令自己的手下去拉开孟不吕,原来刚刚拿折扇的人正是他。

        “小郡爷,这是天子脚下,岂容你这般放肆?”杨士安道。

        一众人上前去拉孟不吕,却根本拉不动,魏北安见此,拨开那些人,去拉孟不吕,沉沉唤了声:“小郡爷……”

        魏北安手上加了些力道,孟不吕一疼,脑子也清明许多,而身下的人翻着白眼,脸上青紫伤痕斑驳,气儿都喘不匀。

        孟不吕起身,抬腿踢了这人一脚,冷声道:“让你狗嘴吐不出象牙,给小爷我记住了,下次再敢说安阳郡主,小爷我听一次揍你一次。”

        孟不吕说完,就挣开魏北安,目光一扫这屋中之人,目光落在一个文弱书生打扮的男子身上,眯着眸子,恶狠狠道:“还有你……郡主是你能看的?下次再看,小心你的招子!”

        那书生吓了一跳,瑟缩地躲在杨士安身后,不敢多言,只在心中叫苦,却再也不敢回味安阳郡主下马车时,那优雅姿态与如玉美貌。

        杨士安见孟不吕这凶狠模样,又瞥了眼被下人扶起来的表哥,眸中渐冷,“小郡爷,纵是我表兄出言不当,我替表兄给小郡爷赔个不是,不过,小郡爷将其打成这模样,也实有不妥吧。”

        孟不吕扫了他一眼,嗤了一声,“你想怎样?”

        “小郡爷也该赔个不是才是,另我表兄此番是回京述职,他被你打成这般模样,敢问小郡爷让我表兄还如何述职?”

        孟不吕:“同他赔不是?呵!怕是他受不起!”

        就刚才杨士安表兄诋毁安阳郡主的话,孟不吕不再打他几拳都是轻的,还赔不是?

        在场的人心中皆是这般想法,可杨士安只觉孟不吕打了他表兄,就是损了他的脸面,再则,在他心中,他表兄说得也并不错,安阳郡主独守空房,自是惹人怜惜,他孟不吕不要,他们倒愿意代劳。

        杨士安自是不能这般说,只侧身一拱手,说道:“若小郡爷不愿,那自然要请圣上裁夺。”

        “你威胁我?”孟不吕怒目而视。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2815972.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