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女扮男装的太子总想被废 > 第43章 白菜

第43章 白菜


“你威胁我?”

        杨士安不言,同他淡淡回视。

        燕娇见此,便明白杨士安是要借此对孟不吕发难,虽孟不吕打人不对,但他们出言侮辱安阳在先,更是令人不齿。

        她上前一步,看向杨士安,朗声道:“杨、杨士安,你、你表兄出、出言侮、侮辱皇、皇室之、之女,不、不若也、也禀明父、父皇?”

        杨士安瞳孔一缩,又听她道:“这、这样敢、敢亵渎皇、皇室之人,能为朝、朝廷做、做什么好、好事?何、何须再、再述职?再说,你、你敢将、将他所说,告、告诉燕、燕洛吗?”

        燕洛是安阳的亲兄长,要是听到这人说的话,只怕打起人来,不比孟不吕轻,而杨士安总跟在燕洛身边,他真敢将这话传过去吗?

        果然,杨士安眉头一紧,思量了一阵,半晌,看着燕娇和孟不吕,嗤了一声,一甩衣袖,咬着牙往外走了。

        他身后的文弱书生紧紧跟着,离孟不吕远远的,被孟不吕一瞪,吓得缩了肩膀。

        孟不吕看向燕娇,知她是为自己撑腰,嘴唇翕动,还是嘴硬地说了句:“你别以为我会感谢你。”

        燕娇点头,“我、我知道。”

        孟不吕一噎,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什么,一个人闷闷坐回自己屋子,正在杨士安几人雅座的另一边。

        他给自己倒了杯酒,一仰头喝了,不知是喝得急还是酒太辣,他脸皱成一团,眼中呛出泪花来。

        燕娇摇摇头,叹了一声,坐在他身旁,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魏北安他们见她不走,也都坐了下来。

        燕娇看孟不吕脸上已红得厉害,身上酒香味浓,想必之前就已喝了不少,她摩挲手中的酒杯,缓声唤道:“表、表兄……”

        孟不吕听她的称呼,吊着眼睛瞧了她一眼,嗤道:“呵!我可担不起殿下这声表哥。”

        这么说着,犹自不解气,又咬牙在燕娇耳边道:“我说了,你别指望我会谢你,我厌恶你,从你回京之前就厌恶你。”

        他喝了太多酒,舌头已有些麻,说起话来含糊不清,可那“厌恶”二字咬得极准,一双眼紧紧盯着她。

        但燕娇却分明从那双眼中看出一丝挣扎之色。

        她轻声道:“表、表兄喜、喜欢安、安阳。”

        她的话极为肯定,孟不吕闻听,身子一僵,随即扭过头,又饮了一杯,“关你何事?”

        燕娇皱皱鼻子,心中只道:可大大关我事了!

        她凑在孟不吕耳边,拿手挡着说道:“表、表兄以、以为安、安阳喜欢写、写《清平赋》的?可、可我与安、安阳是堂……”

        还不待她说完,孟不吕将手中酒杯“砰”地一声放下,竖着眼睛看着她道:“那又怎样?关你何事?”

        他眼中隐约有着泪光,看着眼前人那双干净的眸子,他突的就有些嘲弄起自己。

        这是他小时候便很爱护的表弟,他最不愿的就是安阳会喜欢燕艽,可安阳素来喜欢有才学的男子,也知那赋并非他所作。

        他总觉得,就算不出现燕娇,也会有旁的男子,比他更有才华,更得安阳喜欢。

        总归安阳喜欢的人不会是他。

        所以,他其实也并非是怨燕娇,只是更怨他自己罢了,但到底见到燕娇,便会想到那凭空得来的《清平赋》,平白得来的姻缘。

        他捏着拳头,低垂着头,“那又怎样?总归不是我,我就算再背上十万书,也做不得……”

        他低喃着,慢慢就倒在桌子上,口中喃喃唤道:“阿柒……”

        安阳郡主名为燕柒,他唤的是安阳的名字。

        燕娇侧头看着孟不吕,她记得孟随说过,孟不吕字为“悦奇”,还说不知他怎的起了这个字。

        如今,她却是懂了的,“奇”取“柒”的谐音,是为“心悦阿柒”之意。

        他将对安阳的喜欢,深深藏在自己的名姓里,那喜欢来得要更早些,许是他少年时的风流才华,便因此而来。

        她眼中微酸,轻轻扯唇,她的这位表兄啊,傻得可怜!

        “小郡爷说什么?”卢清纳闷道。

        “好像什么七?”李余晴恩回道。

        “小郡爷醉得厉害。”卢清豁然开朗,同李余晴恩嘀咕着:“有些人一醉,就喜欢数数。”

        说到这儿,他又轻轻道:“小郡爷,再数该数八了。”

        燕娇瞧他脸色酡红,知他也有些醉了,不禁摇头失笑,随即唤来孟不吕的侍从,让他送孟不吕回府。

        待孟不吕一走,他们几个又开始絮叨起来,卢清说:“小郡爷今日这模样,我倒是第一回见,那拳头砸的,可真厉害。”

        李余晴恩点头道:“也亏得北安兄在。”

        魏北安一耸肩,也不多言,只看着燕娇道:“这酒甜的,九公子可多喝些。”

        燕娇点点头,端起酒杯尝了一口,眼前一亮,这甜酿有股桃花香,也不醉人,好喝得紧。

        秦苏见她的模样,也倒了一杯喝起来,又接连喝了好几杯,心里只道:不怪许多人都说平乐坊好,这酒就酿得妙!

        他们五人在这儿喝得好不痛快,妈妈子来问他们要什么样的姑娘,都没人理她,妈妈子出去,直道怪事,瞧着俊俏,哪里想到都不行呢!

        燕娇自是不知那妈妈子心中所想,只端着酒杯喝起来,又不醉人又好喝,哪里能放得下。

        几人一直喝着,说着许多话,但也不知怎的,本不醉人的甜酿突然就让人头脑晕了,晕乎乎地听不清别人所言,只一个劲儿喝着,直喝到华灯初上。

        他们从平乐坊离开时,是最热闹时分,姑娘们腰肢婀娜地站在路旁,来往行人不绝。

        四人勾肩搭背,嬉嬉笑笑,摇摇晃晃地左走走,右走走,惹得行人纷纷避让,稀奇地瞧着这五位华贵公子。

        那暗夜的流波荡漾在八月时节的风中,灯火微光与月光交辉,光影落在他们身上,泄在石子路上。

        卢清大嗓门唱着歌,秦苏在这如狼嚎般的歌声中喊着:“九公子,你可欢喜?”

        燕娇费力听着,大着舌头回喊:“欢喜!”

        秦苏笑起来,那是燕娇见到他笑得最纯粹的一次,是发自内心无比欢喜的笑意。

        “男儿当开天辟地,呜哈哈!”卢清耍了一个把式。

        李余晴恩挨着他,因着他动作,被晃得险些吐出来,“你慢点儿……我头晕。”

        魏北安一手搭在燕娇肩上,迷迷糊糊地歪着脑袋,正贴在她头上,燕娇一扭头,见他已是闭上了眼睛,步履却是稳得很。

        月色辉映下,他的脸颊之上笼着一层光晕,睫毛卷曲细长,显得格外好看。

        静谧之中,他腰间的铃铛清脆响起。

        一行人不知行到何处,只见一片大白菜地,燕娇脑袋里晕,但见到白菜却突然很清醒。

        她舔舔嘴唇,想吃白菜猪肉卷!

        几人到这处,也都松开了手,燕娇一得脱身,就跑到白菜地里,寻寻觅觅,找到一颗硕大的白菜,抱了起来,紧紧贴着。

        嘴里叨咕着:“白菜猪肉卷卷。”

        卢清他们见她抱着白菜,都哈哈笑起来,卢清摇摇晃晃走到她旁边,掀开衣袍。

        燕娇听他们笑声,迷蒙地抬起眼,只见卢清站着解开衣裤,暗夜中一个黑不隆冬直挺挺露出来,她吓得捂住眼睛,连忙丢掉白菜,脚底抹油跑了,险些栽了个跟头。

        卢清笑她:“都是大男人,长得差不多,咋还害羞呢?”


  (https://www.tywx.com/ty77284919/42815971.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