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迁怒


第二天早上,西格莉德赶在上课前就通过猫头鹰转达她的好朋友苏西,自己得了传染病不能见人,让她的朋友们不要来看她。在确认苏西收到后,她终于长舒一口气!

        中午苏西还好心的把她的所有课本和作业送到了医疗室门口,西格莉德接下来的住院生活就是简单的吃饭、喝药、看书、写论文和睡觉。

        根据庞弗雷夫人的叙说“斯图尔特小姐,你这次魔药事故还算幸运,斯内普教授愿意花心思给你熬制魔药,别担心,只要将尾刺的毒都排出去了你就好了。”

        她还和西格莉德回忆起十几年前类似的魔药事故“当时的小巫师就没你幸运,没有魔药她不得不休学回家,整整半年毒素才完全自行排出去。”

        心怀感恩,西格莉德乖乖的待在医疗室,她打算一定把院长交待的关于如何分辨和处理特殊性魔药材料的论文写好。

        每天都很无聊,只有晚上11点左右,弗雷德或者是双胞胎一起会穿上斗篷来看看她,这可能是她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光了。

        11月4日的晚上,西格莉德住院的第五个晚上。

        “听庞弗雷夫人的意思,我可能6号就能出院了”西格莉德对过来看她的弗雷德莞尔一笑。

        “那真可惜,你错过了明天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弗雷德慢条斯理的说。

        明天早上11点,新学期的第一场魁地奇,斯莱特林对格兰芬多。

        “那太可惜了,听德拉科说他爸爸给球队赞助了光轮2001,每个人一把”西格莉德无不惋惜地说。对今年的斯莱特林魁地奇队充满信心。

        “那如果我们赢了,你不介意吧?”弗雷德挑眉大言不惭地问她。

        “噢,闭嘴,你个坏蛋”西格莉德气呼呼的瞪着他。

        “不然怎么样?”弗雷德坏笑,“斯图尔特小姐要给我关禁闭吗?”

        两人聊了半个小时,在宵禁前弗雷德才离开。

        西格莉德躺在被窝里,她已经习惯了她的臀鳍,除了一个大问题,她不能侧着睡。

        隔天上午,西格莉德正在医疗室的病床翻她的魔药课本,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地脚步声,西格莉德赶紧将自己的臀鳍藏好。

        西格莉德探头瞄向门口,居然是大名人哈利·波特,他穿着比赛的队服,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路都走不稳,还好一左一右有双胞胎经常捉弄的弟弟罗恩和年纪第一的格兰杰小姐扶着。

        “你应该直接来找我的!”庞弗雷夫人走过去,看着哈利波特的胳膊她暴怒了。

        “我本来能在一秒内医好这骨头——问题是现在得让他们长回去——”庞弗雷夫人惋惜道。

        “你能行的,是吗?”哈利绝望地问。

        “我当然能行,但你会痛苦些。”庞弗雷夫人同情的看着哈利,然后扔给哈利一套睡衣,“你晚上得留在这。”

        西格莉德在斜对面的病床上饶有兴致地听着对面三人组斗嘴,还挺解闷。

        “赫敏,现在这时候你还能站在洛哈特那边?”罗恩一边帮哈利穿睡衣一边碎碎念“要是哈利不想要骨头了,他自己会先说的。”

        “任何人都会犯错。”赫敏语重心长地说“再说也不是很严重,不是吗?哈利?”

        哦,格兰芬多的格兰杰居然也是『花孔雀』的迷妹,她一直以为格兰杰小姐除了学习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你今晚会难受些,骨头再生是一件麻烦事。”庞弗夫人将『生骨水』倒了一小杯递给哈利就回办公室了。

        “邪恶的斯莱特林女巫”罗恩在庞弗雷夫人走后突然转头怒视斜对面的西格莉德“偷听别人说话就是斯莱特林的教养吗?”

        罗恩对斯莱特林一直没有好感,尤其是现在哈利出了意外,他非常怀疑是马尔福搞的鬼,而马尔福就是斯莱特林。

        在吃瓜的西格莉德被罗恩的质问气的脸色绯红。“韦斯莱先生没资格和我谈教养”她轻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比双胞胎还高一点满脸雀斑看着蠢兮兮的红头发。

        因为不想在盛怒的情况下说出不过脑子的话而失礼,西格莉德只能恶狠狠的拉紧窗帘,把头气愤的转向另一侧,同时在心里鄙视『一个偏见愚蠢又失礼的蠢狮子,最讨厌的一个韦斯莱,活该被双胞胎整蛊。』

        罗恩还想再争辩,“罗-恩-”赫敏在旁边拽了一下好朋友,阻止他再张嘴。

        还好病房的门这时被撞开了,其他格兰芬多的队员都来看望哈利,“难以置信的飞行,哈利!”乔治赞叹。

        他们带来了蛋糕,糖,还有几瓶南瓜汁,魁地奇队的球员都围着哈利的床开始讨论怎么开庆功会。

        弗雷德悄悄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转头偷瞄斜对面紧紧拉着的门帘。

        趁着没人注意,弗雷德漫不经心地踱步过去,将来之前就准备好的一个苹果从门帘缝隙递进去。

        谁知门帘内的小女巫并不领情,她狠狠地推开伸进来的手,“嘭”的一声,苹果掉在了地板上叽里咕噜滚到了旁边的床底下。

        西格莉德还在气头上,听到弗雷德或者是乔治对哈利他们说话的声音,她居然第一反应是愤怒,一种被背叛的愤怒,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和双胞胎有学院这一层隔阂。

        对不熟悉的罗恩她可以忍着不发脾气,但看着伸进来的熟悉的手臂,她不自觉的就那么甩过去了。

        虽然推开以后她就后悔了……

        还好,庞弗雷夫人怒气冲冲地冲出来把他们都赶走了,道别声和脚步声最后都被大门隔绝。

        终于安静了。

        “斯图尔特小姐,对不起,我替罗恩和你道歉”这是哈利·波特第一次和她说话“他不是针对你。”

        哈利抬头看着斜对面安安静静好像压根就没有人的病床,叹了口气。

        他当然认识斯莱特林学院的斯图尔特,校报里一年级的级花,虽然嘴上争辩“我们学院的帕瓦帝更漂亮”可是大家都不能否认斯图尔特非常好看,而且越来越美,大家都说她是继七年级的丝特芬妮·阿诺德之后未来校花最有力的竞争者。

        哈利对斯图尔特的印象还不错,可能是因为她漂亮又从来没有跟着马尔福他们一起来挑衅他招惹他。

        他看到的斯图尔特永远是课堂上坐在斯莱特林最前排的位子,身姿优雅,学习认真,对他们和马尔福之间的你来我往从来不屑一顾。

        『又得罪了一个斯莱特林,好吧,也不是第一个了』哈利认命的闭了嘴。

        晚上12点,哈利忍着手臂上传来的阵阵刺痛入睡,而斜对面的西格莉德她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因为——今天晚上弗雷德没有来看她。

        几小时后,哈利从黑暗中惊醒,接着,随着一股恐惧的寒意,他意识到有人在用海绵轻拭他的额头。“住手!”他大声地说,接着,他叫起来,“多比!”小精灵那瞪得像网球一样大的眼睛从黑暗中注视着哈利,一滴泪珠从他那长长翘起的鼻子上滑落下来。

        对面的西格莉德本来就因为糟糕的心情睡的不安稳,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原来哈利·波特赶不上列车是多比搞的鬼。

        哈利·波特的胳膊也是多比搞的鬼。

        这个不安分的家养小精灵,它还想骗哈利·波特来帮他获取自由,□□裸的叛徒。

        西格莉德越听越气愤。在他们随后提到了『神秘人』和『密室』后,西格莉德不自觉屏住呼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只是一个刚学魔法的二年级,她不能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多比必须走了”小精灵留下这句话就消失不见了。

        医务室的大门紧接着被推开,西格莉德透过门帘的缝隙往外窥视。

        邓布利多校长和麦格教授一起进来,他手里还抬着一个像雕像一样僵硬的大家伙。

        他们把它放在了门口的病床上。

        “庞弗雷夫人”邓布利多轻轻的敲办公室的门。

        “怎么回事?”庞弗雷夫人在睡衣上披了一件外套打开门。

        “又一次袭击”他指向病床上的『雕像』“我们认为他是想过来偷偷看望哈利”

        西格莉德仔细的辨认『雕像』的样子,是格兰芬多的一年级新生科林·克里维,他被石化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抓着相机。

        西格莉德脸色顿时煞白,心跳错漏,额头渗出冷汗。

        教授们又说了什么西格莉德已经听不清了,她脑海里就盘旋着邓布利多校长的话。

        『密室再一次被打开了』

        西格莉德一夜未眠,她很庆幸昨天晚上弗雷德没来,她太自私了,她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她不应该期盼弗雷德每天晚上来看她。

        原来,不仅仅猫会被石化

        人也会……

        破晓之时,西格莉德才入睡,等她睁眼太阳已经爬的老高,阳光明媚。

        她注意到门口昨天放着科林·克里维的病床已经被厚厚的布帘包围起来,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哈利·波特的病床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他出院了。

        她不想看书,也不想做作业,喝了准备好的魔药后就静静靠坐在病床上看着对面的时钟发呆。

        钟表指向12点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她昨晚没有等到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是弗雷德……

        “嗨,西格莉德,你怎么样了?”弗雷德来到她床边关切的问。

        “弗雷德,你怎么过来了?”看着弗雷德写满『关心』的眼睛她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我以为你在生我的气』西格莉德在心里说。

        “我昨天来的时候就给你留了纸条”弗雷德有点委屈的支吾“就压在苹果下面。”

        “噢,弗雷德,对不起”西格莉德愧疚的低下头,可能有半分钟都没有得到弗雷德的回应,在她忍不住想抬头时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掌在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

        “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晚上没办法来看你了”弗雷德看着乖乖任他抚摸的小脑袋,昨天被突然推开的难过和不快全部消失了。“你知道的,昨晚哈利也在病房,我不方便过来看你……”

        “以后晚上也不要来偷偷看我”西格莉德猛的抬头,注意到听完她的话表情错愕的弗雷德又赶忙解释道“我是说,我明后天就出院了,你不要冒险过来了……”

        “我会担心的,弗雷德”她停顿了一下,低下头将手覆盖在弗雷德刚从她头发上离开的右手,仿佛在挽留。

        之后,弗雷德就感觉自己晕乎乎的了,好像喝了酒,两个脚走路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他连自己中午吃了什么下午又怎么去教室上完了魔咒课都完全想不起来。

        晚上,格兰芬多休息室。

        几个格兰芬多在奋笔疾书的补作业。

        “关于宾斯教授『中世纪欧洲巫师律法』的论文你们写了吗”李把自己已经写了一半的羊皮纸打开。

        “宾斯教授布置作业了吗,李?”乔治疑惑,他完全想不起来。

        “你完蛋了,要求写两英尺长”李幸灾乐祸的瞅他“而今晚是最后期限。”

        乔治观察旁边一直低头沉思的弗雷德。

        弗雷德一整个晚上都很安静,在别人看来他一直在盯他的作业,而乔治知道他早就魂飞天外了。

        从中午突然消失又回来后就这样了,乔治不难猜到,肯定是中了斯莱特林小女巫的『爱情魔咒』。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乔治就打起了弗雷德的主意。

        “弗雷德,明天能让我骑光轮2000吗?”乔治状若无意地开口,明天是6号,按他们的约定,光轮2000属于弗雷德。

        听到有人和他说话,弗雷德把目光从握羽毛笔的右手上抬起来,顺其自然的点点头。

        “天呐,弗雷德,你被夺魂了吗?”李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认识你第四年了,第一次看你让别人占你便宜!”

        这下,弗雷德终于把心思和他的目光一起,盯上了弟弟乔治,看着他得逞的得意神情,再一次感叹『有一个心灵相通的双胞胎弟弟真不一定是好事』。

        “谢谢你,哥~哥”乔治占到了弗雷德的便宜,心满意足地收拾课本回寝室了。

        “弗雷德,大后天你的光轮2000也能让我飞一下吗?”李赶紧揽住弗雷德的脖子追问。

        “走-开-别-挡-路”弗雷德一脸嫌弃地推开李,也收拾了写了一个晚上其实一个字都没动的作业,回寝室了。

        至于魔法史的作业,明天再说吧!

        明天总会有办法的……


  (https://www.tywx.com/ty39360103/43480562.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