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HP弗雷德]我在霍格沃兹当校花 > 第21章 思念就像巧克力

第21章 思念就像巧克力


8月中旬,西格莉德收到了入学通知书和三年级书单。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她可以正大光明的去霍格莫德了。

        8月20日,对角巷依旧和往常一样热闹非凡,琳琅满目的商品,熙熙攘攘的人群,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西格莉德小心避开人群直奔丽痕书店,打算速战速决买了教材再去隔壁摩金夫人长袍店买两身校服长袍就回家。

        这一个暑假她基本上一个星期一个样,身高蹭蹭蹭的往上窜,最近一次测量,她惊喜地发现自己距离160只剩下2公分,脸蛋开始脱离婴儿肥,身材也有了婀娜姿态,她安耐不住高兴,可算摆脱小女孩了。

        今年除了必修课,还多了选修课,西格莉德和苏西上学期关于选课的话题认真讨论了好几次,最后一致同意选神奇动物保护课和占卜课。

        买了书和长袍,西格莉德毫不留恋的打算直接回家,经过破釜酒吧门口时满墙张贴的通缉令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吸引她的不是大幅照片上眼眶凹陷表情凶恶的男人,也不是他从阿兹卡班越狱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而是他的名字——西里斯·布莱克。

        布莱克家族最后一个男性继承人!

        她还没忘记石化前桃金娘的疯言疯语,她的祖母和布莱克家族的男性还有一段渊源。

        “嗨,斯图尔特”忽的,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穿进她耳里,打断了她的思绪。

        西格莉德应声回头,是哈利·波特!

        真难得啊,大名鼎鼎的波特会和她一个斯莱特林打招呼!西格莉德轻挑眉毛无不意外地想。

        “你好,波特”西格莉德昂首望向已经走到她面前的波特。

        “你还好吗?”哈利·波特明亮的绿眼睛关切地望着她“我是说上学年的意外……你现在看起来很好”哈利·波特结结巴巴的说,仿佛怕惹她不快。

        西格莉德暗自思忖『波特可比他不可理喻的好朋友有教养』于是她打算暂时不把波特和那个巨怪相提并论了。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听说是你击败了密室的怪物”西格莉德点头微笑,释放出一点善意“了不起的波特。”

        “没什么,是格兰芬多宝剑和福克斯的功劳……”哈利有点受宠若惊地抓了把四处乱翘的黑发拘谨地解释。

        “你也是来买新学期教材的吗?”看得出对面的男巫有点腼腆,西格莉德好心地岔开话题。

        “没——事实上我住在这里”哈利抬手示意。

        西格莉德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一个狭小破旧的酒吧。西格莉德面露疑惑『哈利·波特不是有麻瓜监护人吗,为什么住这种破地方』

        哈利看得出西格莉德的诧异,略带自嘲地说“我把玛吉姑妈变成了大气球,从那里逃了出来,福吉先生把我安排在这里住下来”

        罗恩和赫敏一直不出现,他忍不住想找人倾诉一下。

        “你居然对麻瓜用魔法?”西格莉德有时候真佩服哈利·波特的胆识。

        “她侮辱我的父母,我当时气坏了,就有点冲动”哈利回想当时的情形有点懊恼。

        “那确实是她罪有应得”西格莉德对哈利的行为表示理解,就算是西格莉德也不能无动于衷,当然她不会像格兰芬多的蠢狮子这样冲动,毕竟让一个麻瓜遭遇噩运实在是太简单了,她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

        不怪西格莉德不想在对角巷多待,这里真是鱼目混杂,西格莉德和哈利才聊了几句话,猪头酒吧跌跌撞撞地冲出来一个体格彪悍的巫师。

        “先……赊账,明天……来”他一边含糊不清地回头嘟囔,一边往外冲,可怜的西格莉德被他撞得正着。

        “小——心”哈利眼疾手快的一把拉过西格莉德。

        西格莉德稳稳地靠在了哈利怀里,她赶紧松了口气暗自道『还好没摔倒,太丢人了』

        “斯图……尔特小姐,你……没事吧?”哈利轻声问道,喉咙里滚出一丝丝颤音,透着难以掩饰的紧张感。

        西格莉德猛的抬头,『嘭』的一声撞到了他的下巴,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双手现在还不自觉地抵在哈利胸前,而肩上好像还揽着一个手臂。

        一缕羞愤透上心头,她脸『唰』地红了,赶紧退后两步,眼神躲闪的说“我……没事,谢谢你”

        看着站在原地和她一起尴尬的哈利,西格莉德赶紧客套了几句和他告别。

        都忘了控制自己的步伐,匆匆的消失在对角巷的繁华街道上。

        直到回到庄园,站在属于自己的地盘,西格莉德羞愤的情绪才平复下去。

        晚上,她坐在祖母的画像旁,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才假装若无其事地说“我在霍格沃兹认识了一个幽灵,桃金娘,她以前是霍格沃兹的学生,祖母,您认识吗?”

        “当然,轰动一时!是个可怜的拉文克劳,她死的时候只有五年级……”祖母一边撸猫一边慢悠悠地说道。

        “她说……她说你和布莱克家族的男巫……”西格莉德斟酌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

        “阿尔法德·布莱克”祖母眼神空洞,停下手里的动作,仿佛陷入了过往的回忆里……

        西格莉德乖巧的没有再出声,她觉得自己的祖母可能在准备给她讲讲以前的事情。

        “他是我的初恋,他和布莱克家族所有男性一样英俊且优秀,我曾经以为他们会结婚”祖母微微一笑接着说“我们三年级就在一起,所有人眼里都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甚至6年纪在双方家长的同意下订了婚。”

        “可——是,七年级什么都变了”祖母话锋一转,她闭上眼一字一句地说“他给我说他爱上了一个麻种女巫,求我和他解除婚约。”

        西格莉德忍着气愤,关切地看着陷入回忆的祖母。

        “我根本无法相信……他甚至不惜被家族除名都要和她在一起”祖母神情低落地说道。

        西格莉德简直震惊了,居然有贵族家庭纯血巫师可以为了麻种女巫放弃一切,这简直——不可理喻。

        “我后来偷偷去麻瓜世界看过他们”她自嘲道“她居然如此平凡,圆脸,长着不少雀斑,身材发福——对,她已经怀孕了。”

        “呵!我当时真的非常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她如此平凡……”祖母忍着眼泪说道。

        祖母沉默不语良久,等到西格莉德打算不打扰她偷偷离开时身后的祖母郑重其事地告诫她“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不要太过依赖美丽的皮囊,真正的爱情是灵魂的契合。”

        西格莉德转头似懂非懂地看着她的祖母,可是画像里的祖母又恢复了以往高雅端庄的仪态。

        之后的几天她就在制作美容魔药、练习瑜伽和复习新学期教材中度过……

        让西格莉德难以置信的是她的教材里有一本会咬人的书——《妖怪们的妖怪书》,它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妖怪,西格莉德已经万分后悔选了神奇动物保护课,她寻思着苏西看到这本书可能和她一样的心情。

        值得一提的是,她从对角巷买到不少魔药材料,已经囤积了足够一学期使用的三个高品质初级美容魔药。

        虽然祖母说的没错,爱情不能靠容颜维持,但是她习惯了完美的自己,她完全不能接受失去它们——她会崩溃的!

        事实上,她还买了3个中级美容魔药的材料,开学她就三年级了,应该可以尝试一下更高级别的魔药制作了。

        8月30日傍晚,西格莉德在百无聊赖之时收到了她期待已久的回信,弗雷德这个混蛋终于舍得从埃及回来了!

        亲爱的西格莉德:

        很抱歉现在才给你回复,其实你来信前几天我已经和家人一起出发去埃及了。

        我之前有召唤过你的猫头鹰丝诺想要写信给你,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联系到它。

        你的生日邀请函收到了,很可惜没能去现场给你庆生,我想你那天肯定光彩照人!

        不知道你明天下午是否有空,我会在对角巷的山羊咖啡厅一直等你,我迫切的想把早已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送给你!

        期盼你的来信!

        思念你的弗雷德

        西格莉德看完信,指腹忍不住一下下拂过羊皮纸右下角的落款,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心里如激荡的湖水一般不平静。

        这算是一次男女之间的约会吗?

        等西格莉德从种种情绪中抽离出来,发现送信的猫头鹰还在窗台上徘徊,看来不收到回信它是不会离开的。

        她的猫头鹰丝诺因为从霍格沃兹回来的匆忙,并没有带回家,弗雷德找不到它也是情理之中,她暗自原谅了一个假期不给自己写信的弗雷德。

        西格莉德赶紧坐下来,打开一张羊皮纸写下了回信。

        怕猫头鹰久等,西格莉德回信的内容很简单,不足两行字:下午两点,不见不散。

        陋居

        连夜赶回家的一群韦斯莱正在规整行李,拥挤却温馨的小屋里不时的响起搬东西的『咚咚』声,来来回回沉重或轻快的脚步声,或者是嘈杂的说话声。

        “罗尼,把你的斑斑看好,它总在我脚底下乱窜,如果我不小心踩死它你就再也不会有宠物了”韦斯莱夫人一边拉着行李箱躲闪一边扬声高喝。

        “知道了,妈妈”罗恩有气无力的说。

        “妈妈,我要当男学生会主席了”珀西手里攥着霍格沃兹的通知书抑制住兴奋激动的心情,努力用平静的语调宣布。

        “妈妈,我饿了,中午就吃了一个三明治”金妮噘着嘴嘟囔道。

        “孩子们,快点收拾!明天我们还要一大早出发去对角巷,谁要是耽误了行程,开学的零花钱想都不要想!”韦斯莱夫人威胁道。

        “说你呢,弗雷德”乔治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弗雷德慢条斯理地说。

        弗雷德一回来就急着去信箱里翻找,看着手里的一张邀请函和一封信,又是喜悦又是失落好一会才慢慢平复。

        他急匆匆地给西格莉德写回信,看着猫头鹰艾罗尔慢悠悠的扑腾远去以后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他已经有113天没有看到她了,哪怕是人群中的一个背影都没有……

        这一百多天,除了和乔治窝在一起鼓捣发明时才能短暂的放下对她的思念。

        他有时候甚至会梦到西格莉德的一颦一笑而在异乡的晚风中惊醒,之后是整夜整夜的失眠。

        “妈妈,我说了八百遍了,我是乔治”身边的乔治无奈的抱怨,顺便转头瞧了眼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弗雷德,咬牙切齿地道“弗-雷-德。”

        罗恩抓着他的斑斑站角落里有些幸灾乐祸的添油加醋“妈妈,他故意的,他一个假期都表现的闷闷不乐,一点都不期待一家人的团聚时光”

        “闭嘴罗尼,搬完了就上去睡觉!”韦斯莱夫人可没有放过在旁边看热闹的罗恩。

        “咳……妈妈,晚安”罗恩识趣地收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卧室悄悄关上门。

        “哎……你们也快点收拾,明天不准迟到”韦斯莱夫人低声嘱咐完就离开了。

        作为母亲,她当然知道儿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只是他不愿意说,她也只能安耐住情绪。

        客厅里转眼只剩下了双胞胎两人面面相觑,还好这时候韦斯莱家的猫头鹰嘴里叼着弗雷德心心念念的回信飞回来了。

        弗雷德眼疾手快步得赶在猫头鹰降落跑过去抓住它,拿过了期待已久的回信!

        一分钟后,他拿着信怼到乔治眼前,激动的说“你快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说完不等乔治回答,又径自地开口“她答应明天出来见我,这是约会,单独的!”

        弗雷德很久没这么彻彻底底的放松过了,他陶醉地说“乔治,我是做梦吗?你快掐掐我。”

        乔治在旁边看着弗雷德的傻样,又是欣慰又是气闷,他忍不住把一颗太妃糖迅速塞进弗雷德的嘴里。

        看着还沉溺在自己内心世界的弗雷德突然舌头涨大口水直流的丑态,他笑嘻嘻的说道“这当然不是梦,你梦里可不会像哈巴狗一样口水直流”

        说完,乔治赶紧拿上两个人的行李遁走,暗道“这个暑假的新发明真不错!”

        弗雷德瞪着一溜烟跑没影的乔治,解除了恶作剧后咬牙切齿道“你-死-了,乔治。”说着往他们的卧室偷偷潜过去。


  (https://www.tywx.com/ty39360103/43480078.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