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38 章

第 38 章


  时间一点点过去,楚越在边关打仗,许之柔在府中安分的过分,,而傅月华的产期也一点点临近。

  说她冷血也好,无情也罢,这期间她一直没有去探听楚越的情况。

  这一日天气晴朗,傅月华饭后撑这腰在院子走着,身边跟着好几个丫鬟,唯恐她磕着绊着。

  正走着突然觉得腹中一阵绞痛,接着便有什么东西自腹下流了出来,傅月华捂住高高耸起的腹部,额上冷汗直流,右手抓住妙心的胳膊,“快!扶我进屋叫稳婆!我好像要生了!”

  主院中顿时兵荒马乱,妙心小心翼翼的扶着傅月华走了几步,傅月华肚子疼的更厉害了,立马叫上妙言抬着傅月华进了屋,十分小心的把傅月华平放在床榻上,稳婆也急匆匆的赶进来了,摸了几下傅月华的肚子,喊道:“你们都愣着做什么!夫人快生了快去烧热水!把剪刀用开水滚过再送上来!”

  丫鬟们慌乱过后迅速的镇定下来,听了吩咐自去了,妙心与妙言守在傅月华床边一步不动。

  不一会儿剪刀和热水都送了上来,稳婆这才解开傅月华的衣裳,顿了顿,看向旁边的的妙心与妙言,道:“你们出去吧,生孩子这种事不是你们这些小姑娘能看的。”

  妙心与妙言都不为所动,稳婆见劝不动也不在说了,此时傅月华已疼的眉都皱成了八字眉,只死死咬住嘴唇不开口喊叫。

  稳婆又道:“去条取干净的帕子过来,让夫人咬住莫伤了自己。”

  自有丫鬟去了,妙言见此急的不行,又不敢随意开口,只担忧的望向傅月华。

  不一会儿帕子取来了,妙心赶紧的递至傅月华嘴边,傅月华摇摇头,虚弱道:“现在我还撑的住,不用。”

  妙心也没说什么,只让丫鬟又打了盆水过来,坐在床头不住的擦去傅月华额头上的汗。

  过了一会儿傅月华的神色突然松快,显然是不疼了,妙心询问的眼神看向稳婆,稳婆笑道:“生孩子就是这样,疼过几阵孩子才肯出来,不必慌张。”

  妙心点点头,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傅月华又开始疼了起来,且时间一次比一次长,反反复复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之后,稳婆又一次的探向傅月华下、身,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宫口已开四指,孩子要出来了。”

  妙心忙把搁置的帕子递到傅月华嘴边,傅月华张口咬住,疼了一会儿忽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下、身传来,傅月华猛的捏紧了妙心的手腕,妙心被抓的生疼,但一声都没吭,依旧为傅月华擦去额上的汗水。

  一波比一波厉害的疼痛袭击着傅月华的神经,她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稳婆见状高深喊道:“夫人用力!已经看见孩子的头了!”

  傅月华忙聚集为数不多的力气,向下身涌去。不知过了多久,傅月华脑子里已经一片混沌,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忽的下,身一松,剧烈的疼痛感瞬间消失,朦朦胧胧的听见一声小孩响亮的哭声,稳婆喜道:“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小公子!”

  傅月华心里也随之一松,昏了过去,主院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傅月华再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身子被人擦洗过了,被褥衣裳也换了个干净,一直守在床边的妙心见傅月华醒了,将傅月华扶着坐了起来,道:“夫人定是饿了吧,我让丫鬟去准备点吃的。”

  傅月华摇摇头,“孩子呢?”

  妙心笑着让开身后的小摇床,稳婆抱起孩子,轻轻放入傅月华的怀中,不断调整着傅月华抱孩子的姿势,待傅月华能够抱稳孩子了,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傅月华瞧着怀中邹巴巴红通通的孩子,心都软化成了泥,嘴角不住的往上弯着。孩子此时是醒着的,大概是天生的亲近,看见傅月华盯着他,竟朝着傅月华笑了,露出粉嫩嫩的牙床。

  旁边的妙心瞧见了,笑道:“瞧瞧,小少爷认得你是他亲娘朝你笑呢。”

  傅月华心中高兴,嘴角弯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横了妙心一眼,“刚生出来的孩子会认什么人,你就会逗我开心。”

  妙心笑笑,又道:“小少爷的名字取了吗?”

  “父亲取好了,叫楚安,只怕这孩子一辈子平平安安,不受灾祸。”

  “傅老爷也是一片苦心了,只可惜,傅老爷只怕是见不着这孩子了。”

  话音落下,傅月华嘴角的笑意隐去,闭口不言,室内一片寂静。

  许久,傅月华才道:“我会让父亲见他外孙一面的。”

  妙心也不知如何接口,问道:“夫人,要不要往边关送信?”

  又是一阵寂静,妙心好像听见傅月华叹了口气。

  “送吧,毕竟这也是他的孩子。”

  妙心朝妙言点了点头,妙言自去安排了。

  忽闻傅月华道:“别拉了丞相府。”

  妙言顿了顿,自去了。

  妙心有些担忧的看向傅月华,傅月华自是知道妙心在想些什么,把孩子交给稳婆,然后挥退了下人,看向妙心道:“丞相府是我的后盾,这份关系不能断,我孑然一身自是不必如此,但我万万不能让安儿受半分委屈,自私也就自私罢,我别无他法。”

  “可现在的表少爷已不是以前的表少爷了,他已是丞相,迟早会成家立业,到时表少爷的夫人……”

  傅月华苦笑,“我顾不了这么许多,楚越不喜欢这个孩子,凭我一人之力护不住他,许之柔不是易于之辈,寻着机会许之柔一定会下手,有表哥在我身后,楚越会忌惮几分,不会让许之柔动手。”

  妙心哑口不言,虽知道此事不妥,但也无法反驳,只能住口不提。

  傅月华瞧了瞧她笑道:“你与妙言几个都不小了,我耽搁了你们这么久,你们会不会怨我。”

  “夫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就算一辈子留在夫人身边我等也都是甘愿的,况且瞧着将军的样子,觉得嫁人也没什么好,倒不如留在夫人身边。”

  “又不是人人都和楚越一样,你们几个这么好的姑娘,定会遇见待你们一生都好的人,到时候,我也就放心了。”

  妙心不再多说,笑道:“好啊,待愈加这样的人,我等定会与夫人说,夫人到时候可不要舍不得我们几个。”

  “你倒是一点不害臊,这种话也不知道委婉点说,叫旁人听见,还道我教出来的是什么人呢。”

  “可不就是夫人教出来的。”

  傅月华作势要去打妙心,可是浑身软绵绵的,竟连手都抬不起来,妙心见了,道:“夫人还说不饿,明明连手都举不起来了,我去厨房端点吃食过来,让夫人吃饱好教训我。”说着不待傅月华说话便去了。

  傅月华无奈一笑,妙心出去之后守在门外的丫鬟都进了房内。

  傅月华靠在床上,目光落在小摇床上,心又软成了一片,看着楚安在摇床内动个不住。

  不一会儿妙心端了碗粥回来,喂着傅月华一勺一勺喝了。

  傅月华喝完粥,身上渐渐有了些力气,又吩咐人将孩子抱到床前,傅月华伸手接过,左手托着,右手轻轻的去触碰孩子的脸颊,软软的触感让傅月华简直不舍得将手收回来了,不妨叫孩子一手抓住手指,孩子见抓住了,又裂开嘴朝傅月华直笑,粉嫩嫩的牙床一直露在外面,傅月华笑着用手指牵着小楚安的小手慢慢的转圈圈,小楚安笑的更欢了,脚也一蹬一蹬,极为可爱。

  旁边瞧着的丫鬟俱都笑了起来,室内一片欢笑。

  小楚安听见笑声,想偏头去看,却怎么也偏不过去,竟哭了起来,傅月华忙轻轻摇着,一边哄着。

  小楚安不见平静,反而哭的更欢了,稳婆上来一看,笑道:“小少爷这是饿了,奶娘还没找好,要不夫人先喂着。”

  傅月华点点头,掀开了衣裳,将楚安凑近,“不必找奶娘了,我亲自喂。”

  稳婆诧异的看了看傅月华,没有多嘴说什么。这稳婆在华城还算是较有名气,不知道为多少达官显贵家接生过孩子,这主母愿意亲自喂小孩的,也没几个。

  小楚安人小劲儿可不小,许是饿的狠了,张嘴咬住一吸就吸出来了,可把傅月华疼的够呛,轻轻的在小楚安的嫩屁股一拍,这货居然还不耐烦的动了两动,丫鬟们都是忍俊不禁,低下头笑了出来。

  过了会儿稳婆道:“夫人,得换一边。”

  傅月华将小楚安掉了个头,小楚安喝的正兴起呢,一下子没的吃了张嘴又要哭,傅月华忙把另一边凑了上去,正好塞在小楚安大张的嘴里,小楚安一愣,抱着又吸了起来,不用说,又是一番疼痛。

  小楚安喝饱了,眨巴着眼睛就混混欲睡,傅月华忙轻轻的摇晃着,没多久小楚安就吸着大拇指睡了过去,傅月华瞧着怀里安静的儿子,心里的满足简直快要溢出来了,附下头去,在脸上轻轻一吻,方才轻手轻脚的交给稳婆。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83604.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