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35 章

第 35 章


  傅月华再醒来时已经傍晚了,睁开眼睛,那双如水眸子里再没了神采,慢慢的坐起身来,一旁守着的妙心忙上前扶着,妙言忙吩咐小丫鬟将早就准备好的粥端上来。

  傅月华靠在床上只是不说话,神色忧虑。

  妙心道:“夫人,大夫刚刚来过了,说夫人太过忧虑对孩子不好,这样下去孩子只怕是保不住了。”

  傅月华没有说话,神色也没有波动,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半响,傅月华挣扎着下了床,妙心也不敢多说,伺候傅月华净面,穿好衣衫,妙语上前去与傅月华打理好一头及臀长发,此时粥也端上来了。

  傅月华坐在椅子上慢慢的,一口口的喝着,直至将碗里的粥喝尽,将碗放下,“备车,我要去丞相府。”声音不大,还带着病后的力不从心,但谁都知道这不容置疑。

  妙心应了声自去了。

  傅月华站起身来,挥开了妙言搀扶,一步一步踏出门外,走向将军府大门。这次锦缘没有阻止,只在远处看着傅月华上了马车,看着马车远去。在将军府,大概没人比她更知道傅月华此时的心情,她失去的不是一个丞相之女的身份,而是一个疼她爱她如珠如宝的父亲。

  从将军府到丞相府这段路上,住的尽是以前的高门权贵,现在已大半被抄了家,入耳尽是凄厉的哭喊。傅月华没有勇气掀开纱帘去看,面上不显,只冰凉的手昭示了傅月华如今的恐慌。

  马车很快就到了丞相府门口,傅月华从来就没觉得这么快过,当马车停下来的时候,面前毫无重量的车帘,傅月华竟没有力气去掀开它。

  沉默半响,傅月华终是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掀开了车帘,一掀开就愣住了,没有官兵,门上没有贴条,甚至连牌匾都没有换。

  傅月华跳下车快步走到紧闭的大门前,难道收到的消息是错的?“妙心,敲门。”

  “是。”妙心走上前去,踏上台阶,叩响了丞相府的大门。

  不过片刻,门打开了一条缝,门内的人看见是傅月华时忙将门大开,傅月华更是疑惑不解,连门房都是原来的人?傅月华快步走向前去,朝门内望了望,一丝被破坏的痕迹都没有,“阿贵,这是怎么回事?”

  阿贵苦笑道:“是表少爷。”

  “表哥?”傅月华诧异,而后又反应过来,是了,现在的表哥已经是丞相了。

  “上午夫人被带走了,但并没有官兵来抄家,中午的时候表少爷就来了,说这个宅子已经是他的了,让我们不用担心。全府上下除了老爷夫人,其他人都没事。”说到这阿贵不由的有些哽咽。

  一旁的妙心妙言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松了口气,还好,他们的家人还在。

  傅月华后退了两步,看着门上的牌匾,这还是丞相府,可已经不是她的家了。能保下傅家上下,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

  那自己的父母……想到此,傅月华抿了抿嘴,掩下心中的焦躁,问道:“阿贵,表哥现在不在府中?”

  “在的在的,表少爷上午来了就没出去,大小姐你可是要去见表少爷?现在表少爷是丞相,说不定能想到办法。”

  傅月华点头,“你方便,带我进去见表哥吗?”

  阿贵笑道:“怎么不方便,表少爷都吩咐过了,这里还是大小姐的家,大小姐当然可以随意进出。”

  傅月华没有接这个话,客气道:“那就麻烦你带我去见见表哥吧。”

  阿贵一边引着傅月华往府内走,一边道:“大小姐哪里话,小人在丞相府里也待了不少年头了,老爷夫人都对我们好的很,我们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只要大小姐一句话,小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傅月华只是听着,并没有开口。这已经是沈纶的府邸了,下人就算没换,那也是沈家的下人,与自己有何关系?

  一路沉默的跟着阿贵到了主院旁的一个偏院,阿贵停下脚步,道:“表少爷就在院子里,我就不进去了。”

  傅月华点点头,抬脚走了几步,忽的停了下来,回头对着阿贵说道:“阿贵,他现在是你们的老爷,不是表少爷了,你们要明白这一点。”说罢也不看阿贵什么反应,抬脚进了院子。

  阿贵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傅月华的背影,半响反应过来,这是大小姐在点醒他们呢!心里酸涩不已,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去。

  傅月华进了院子,见以前伺候沈纶的小厮正守在正房右边的书房门口,便知沈纶就在里面。

  一步步走过去,推开了房门,抬脚进了去。那小厮见是傅月华也没有阻拦。

  傅月华进了房间,见沈纶正在奏章堆积如山的书案后,抬着头看着她。沈纶见是傅月华来了,忙搁下手中的笔,绕过书案走上前来,指着一旁的椅子道:“坐吧。”

  傅月华依言坐下,沈纶坐在其对面,傅月华开口道:“表哥早知道我会来?”

  沈纶讪讪的,“是知道你会来,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沉吟半响,傅月华轻声道:“表哥,我想去天牢里看看我爹。”

  “现在不行。”

  傅月华脸色一白,抬头看向他。

  “现在朝中文官换了大半,朝纲未定,待一切稳定下来了,我便与你安排。”

  傅月华轻轻点头,还未开口眼眶就红了,“我爹他,是不是……”

  沈纶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眼泪终是落了下来,傅月华低下头掩住自己的失态,声音有些朦胧,“那我就先告辞了。”

  沈纶知道傅月华脾气执拗,若是不安抚住,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月儿,不要做傻事。”

  傅月华抿紧了嘴。

  沈纶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知道为什么圣上能这么顺利的将三皇子一系的心腹一网打尽,且没有引起动乱吗?”没有等傅月华说话,沈纶继续道:“是因为姑父,姑父他从始至终都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姑父在朝中的能量何其大,只要他肯牵头反对,当今圣上的皇位能不能坐得稳还成问题,可是姑父没有,你应当知道姑父是为了什么。”

  傅月华的情绪终是失控,“可让我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看着我爹去死我做不到!我宁愿与我爹娘一起死!”

  “可姑父希望你活着,好好活着。”

  “可我怎么能无动于衷的看着我爹娘去死!”

  “你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了吗?”

  傅月华怔住了,她可以与爹娘一起死,可孩子呢?

  “我会想办法的。”

  傅月华怔怔的抬起头看向沈纶。

  沈纶又重复了一遍,“姑父姑母待我恩重如山,我会想办法的。”

  傅月华拭去脸上的泪水,眼中的期盼溢于言表,“那便拜托表哥了。”

  沈纶愣了片刻,心中苦笑一声,道:“你且回去安心养胎,姑父的事有消息了我便派人去通知你。”

  傅月华点点头,站起身来,对着沈纶行了个礼,“多谢表哥保下丞相府上下众人。”

  “不过是向皇上讨要一座宅子罢了,不用放在心上。”

  “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我送表妹。”

  俩人一直沉默着行到大门处,傅月华看了看身旁的沈纶,道:“表哥,我这便回去了。”

  沈纶偏过头来,道:“去吧。但月儿你记住,这丞相府永远是你的家,从不曾改变。”

  傅月华低声应了,迈下台阶向马车走去,走到马车旁边,傅月华回头看了一眼,沈纶还在大门边,一如以前的傅清沈氏。

  鼻头突然变的酸涩,傅月华轻轻的吸了吸鼻子,由妙心扶上了马车。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65042.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