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34 章

第 34 章


  傅月华在丞相府住了三天,楚越果然上门了,她没打算出去,傅清也没有让她出去,也不知道傅清跟他说了什么,楚越进明珠院的时候虽然极力掩饰,但还是看的出来隐隐的阴沉。

  傅月华看着楚越走到他面前,挤出一个笑容,笑容浅淡,“月儿,回家吧。”

  傅月华特别想笑,这是他第一次叫她月儿,她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楚越这般亲昵的称呼,但是在这种情况……傅月华绽放出一个绚烂无比的笑颜,几乎晃花了楚越的眼,“好,回家。”

  楚越点了点头,俊朗的脸有些冷硬,领着傅月华四人往丞相府大门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傅清与沈氏都在门口候着,见他们来了,傅清点头示意,沈氏也没有露出什么舍不得的表情,反而笑着对傅月华说道:“我给你准备了几个稳婆,都是经验丰富的妥当的很,都带走吧,我不在你身边,有她们我也放心些。”

  俩人点头应了,简单告别后,楚越扶着傅月华上了最前面的一辆马车,待俩人坐稳之后,车夫一甩马鞭,马车缓缓向前。

  傅月华掀开窗边的纱帘,往后看去,傅清沈氏还没有进府,正看着马车远去。

  好像孕妇格外的多愁善感些,一个不经意眼泪就落了下了来。傅月华拭去滑落的眼泪,松散的靠在马车上,闭上眼假寐,没有看楚越一眼。

  今日天气也算晴朗,阳光透过纱窗打在人的身上,温温热热极为舒服,傅月华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坐在一旁的楚越偏头看向傅月华的睡颜,傅月华的头靠在马车壁上,发簪被压的有些松散,眉头轻轻蹙起,一抹轻愁在眉间环绕,让人不由为之怜惜。楚越想,这么一个玲珑剔透的人,这么就有那般狠毒的心肠呢?是不是在这些高门权贵的眼里,人命轻贱如草芥,半点不值得怜惜,想取便取了,那怕孩子的命也一样?

  在人不注意的时候,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不知不觉便到了将军府,车夫都是老把式了,赶车和停车都稳当的很,楚越把目光收了回去,先行下了车。傅月华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眼中哪有半点睡意。

  后面的马车也停下了,妙心跳下车走到傅月华车旁,掀开帘子,傅月华伸出手来,由妙心扶着下了车。傅月华抬头看了一眼,即使阳光温和,可依旧刺人眼眸。

  傅月华一行人踏入将军府,径直向主院行去,主院房间多,挑了两个收拾出来,让稳婆们住了进去。自己进了正房内间,靠在榻上。

  不一会儿锦缘听闻傅月华回来了,匆匆赶了来。

  傅月华见锦缘来了,让丫鬟搬了个凳子让锦缘坐在她身边,挥手让小丫鬟们都下去,开口道:“这两天府中可有什么动静?”

  锦缘摇头,“回夫人,并无,许姨娘这俩天都在院子里待着,没有出院门半步。”

  傅月华点点头,“我要安心养胎,此间将军府的事情都交给你打理吧,不用问过我了,许姨娘那边,就随她去,做什么都别管。”

  锦缘点头应下了,抬头看了看傅月华的神色,开口道:“夫人,刚刚将军被人匆匆召进宫去了。”

  傅月华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嗯,我知道了,你自去忙吧。”

  锦缘暗自叹息一声,行礼退下了。

  许久,在妙心都以为傅月华要睡着的时候,却听傅月华开口了,“去打听一下宫中出了什么事。”

  妙心抬头看去,傅月华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妙心低头应下去了。

  半个时辰后妙心回来了,神色震惊,傅月华只觉不妙,皱眉问道:“如何?”

  妙心抖着声音回道:“今日陛下忽然昏迷,太医诊断过后,说是,只怕是不好了!”

  傅月华睁大眼看向妙心,她终于明白为何父亲和沈纶都让自己回将军府了,这华城,要变天了!而且看父亲的样子,只怕是二皇子那边必败无疑!那父亲……

  傅月华站起身来,“备车!回丞相府!”妙心急忙应下了。

  只是还走出院门,就被锦缘拦住了,傅月华看着锦缘身后的人,冷声道:“锦缘,你这是要做什么!”

  锦缘垂着头,带着人堵在主院门口,“丞相已派人来吩咐过了,务必不能让夫人回丞相府。”

  傅月华也不在与她废话,绕过锦缘抬脚就往前走,锦缘一抬手,带来的下人就把路都堵死了,“夫人,丞相他是为了你好。”

  傅月华冷着脸看着她:“让开!”

  锦缘纹丝不动,也没有答话。

  就这么对峙了许久,妙心在身后劝道:“夫人,你先冷静下来吧。”

  傅月华看了锦缘一眼,终是转身回了院子,众人均是松了口气。锦缘转身对一旁的下人吩咐道:“看好了院子,夫人要了出了院门就跟着。”

  一众下人纷纷点头应下。锦缘这才离去。

  傅月华回到屋中,心中担心不已,挥退了下人,连妙心也没让留下。

  她知道父亲下的命令没人会违抗,说来不让她回丞相府,定是回不得。可让她就这么等着,那怎么可能?一时也无法,焦躁不安的在房中踱来踱去,忽的灵光一闪,想起沈纶的话,“以后若有什么事,尽管来寻我。”

  傅月华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唤了妙心进来,正待开口吩咐,忽的想起他回华城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晓,何谈寻其人?一时间颓然不已。

  .

  一夜过去,楚越没有回来,傅月华不禁更担心了几分,草草的吃过早饭,熬到中午,派出去的人终于有了消息。

  “夫人,昨日圣上昏迷,醒来后就召各位大臣皇子入宫,宫中戒备森严。所去的大臣们都没有出来。今日早朝,皇上撑着病体宣布将皇位传位于三皇子,不久后就,驾崩了。”

  传位于三皇子,那父亲……明明艳阳高照,傅月华却觉得越来越冷,脸色惨白的看向妙心,身子摇摇欲坠。

  妙心让那人退下,附下身子,低身说道:“夫人莫慌,丞相是有大能耐的人定然不会有事的,夫人莫要自己吓自己。”

  锦缘看着,叹了口气行礼退下了,自去安排下人备好素色衣裳。

  一连七日,直至先皇葬入陵墓了,楚越都没有回来,也没有让人传回来半点消息。而傅月华一日比一日憔悴。

  到了第十天,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一身疲惫的回来了。

  “夫人,当今圣上说关外异族将集结大军来犯,按下了登基大典。并在上朝的第一日说攘外先安内,原本二皇子一系的人被举报了数十条罪状,圣上大怒将二皇子圈禁,二皇子一系的心腹全被革职打入天牢,来年秋日处斩,包括……傅大人。随后又任命沈纶为新任宰相,处理朝中事宜,任将军为元帅,集结大军不日赶赴边关!”

  傅月华顿时昏迷了过去,厅内一派兵荒马乱。

  偏院。

  许之柔坐在床上,一口一口喝着药,听着下人禀报,当听到下人说傅月华昏迷过去时,喝进口中的药竟有了几分甜味儿,许之柔挥手让那下人下去,喝进了碗中最后一口药,将碗递给青檬,轻轻笑道:“当着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我倒要看看,她傅月华没了那重尊贵的身份,还如何嚣张。”

  这日,将军府内一喜一悲,而华城内,一半人扶摇直上,一半人落入泥尘。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64538.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