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29 章

第 29 章


  傅月华挺直着身子往前走着,直到身后没有了许之柔的踪影,才停下脚步,此时才觉的右手疼的发麻。

  傅月华虽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可微微颤着的身子,陪伴她那么多年的妙心岂能不明白?

  妙心轻声说道:“夫人,许姨娘说的那番话或许将军从未说过,也许只是许姨娘编造出来刺激您的……”

  傅月华无力的摆了摆手,面上不禁露出几分脆弱,“她话中几分真几分假我岂能不知?孩子的话是假,去苏州说的话,只怕是真的。”

  妙心暗暗叹息,这世间情情爱爱的事情,果然是最伤人的,不过从别人口中出来的几句话便能伤人至此。混沌的自欺欺人固然不好,但活的太清醒就比自欺欺人好吗?

  傅月华此时已然没了散心的心思,抬起脚步往走廊那边走去,“回去吧。”

  妙心默默跟上,俩人沿着四通八达的走廊,往主院而去,傅月华真的不想再看见许之柔了。

  可惜世间之事往往事与愿违。

  傅月华刚刚进了外间,还未坐下,因与许之柔的偏院极近,听得偏院中一阵喧闹,还未打发人去查看,便有丫鬟迈着急匆匆的脚步,慌张的跑了进来,嘴里喊着:“夫人,大事不好了!”

  傅月华转过身来,诧异的看着那个丫鬟,妙心呵斥道:“什么事竟这般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那丫鬟扑通一下跪在傅月华面前,慌张道:“夫人,刚刚许姨娘不慎落水昏迷不醒,大夫说……”

  傅月华皱紧了眉头,问道:“大夫说什么?”

  “大夫说,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只怕是保不住了!”

  傅月华一怔,随急急问道:“现在人在何处?”

  “刚刚被抬进了偏院。”

  傅月华的诧异瞬时化成了冷笑,“她倒是狠的下这个心!”说罢点了几个丫鬟婆子抬脚往偏院走,“速派人通知将军!另外,通知门房将门都给我关紧了,任何人不得进出!”

  妙心应下,脚步匆匆的去门房处打发了个人去宫中通知楚越,吩咐完也赶去了偏院。

  妙语忙跟在傅月华身后。

  傅月华踏进偏院进了房中,妙语吩咐人都在门口守着,跟了进去。

  大夫和院内的丫鬟都在外间,傅月华掀开帘子往里间一看,许之柔脸色惨白的在床上躺着,贴身丫鬟青柠与青檬正在与许之柔换衣服,看着许之柔胸前还微有起伏,稍稍松了口气。

  转身回到外间,见一群丫鬟堆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呵斥道:“全都挤在这里干什么!”

  一群丫鬟俱都被吓住了,傅月华随手点了两个看起来稳重些的丫鬟,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候着等着伺候,其他人全都出去!”

  那些丫鬟没有半分迟疑,俱都退了出去,只剩那两个被点到的丫鬟留了下来。

  外间内顿时安静了许多,傅月华看向坐在一旁的大夫,问道:“现在许氏,情况如何?”

  饶是那大夫见惯了达官显贵,但在傅月华这等容资与气势下,姿态也不由自主的低了几分,回道:“刚刚只是粗略的把了下脉,大人能保下性命,孩子却是怎样也留不住了,其他的,还得再细细把脉一次才知。”

  傅月华点了点头,问道:“姜汤熬了没?”这话自然是问那两个丫鬟的。

  那两个丫鬟中较为清秀些的,上前一步回道:“回夫人,已经按大夫的嘱咐去熬制了。”

  傅月华嗯了一声,在外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再言语。

  妙心进来了,也没有多问,默默的站在了傅月华的身边。

  等了一会儿,青柠掀起帘子出来了,对着傅月华行了个礼,傅月华点了点头,青柠转向大夫,道:“姨娘的衣裳已经换好了,请大夫进去诊治。”

  大夫起身进了里间,傅月华并没有跟进去,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一时间外间的气氛压抑无比,旁边的两个丫鬟恨不得缩到角落里去。

  过了一会儿,大夫出来了,身后跟着青柠,青柠手中端着一盆血水。

  傅月华抬起头,“如何了?”

  那大夫恭恭敬敬的答道:“大人没事了,孩子……”大夫望了望青柠手中的血水。

  傅月华只看了一眼,便别过头去,“她,何时能醒?”

  “最迟明日辰时。”

  “劳烦大夫了,妙语,送大夫出去。”

  “是。”

  大夫随着妙语出去了,自然又是一封银钱。

  傅月华垂下眼睑,不去看青柠手中的血水,开口道:“让别的丫鬟端出去,我问你几句话。”

  依旧是那个样貌清秀的丫鬟站了出来,结过青柠手中的盆子,看的出来她手有些发抖,微微颤颤的端出去了。

  傅月华这才抬起眼睑,问道:“许姨娘是如何落水的?”

  青柠摇了摇头,并没有半分慌乱,“奴婢不知,当时姨娘肚子疼的厉害,奴婢便去请大夫了。”

  “那就是说陪在许氏身边的是碧水?”

  “是的……”青柠察觉到了有些不对。

  傅月华的目光渐渐锐利起来,只看得青柠几乎无所遁形,“你是许氏从苏州带过来的贴身丫鬟,那种情况为何是你去请大夫而不是碧水去?”

  青柠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额上直冒虚汗,“当时奴婢见姨娘动了胎气,慌的六神无主,碧水叫奴婢去请大夫,奴婢便去了。”

  “那,碧水人呢?”

  “碧水……”青柠额上的汗愈加明显,“奴婢带人去寻姨娘的时候,只见姨娘在池塘里,并没有看见碧水人影。”

  “哦?是吗?”傅月华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情绪。

  青柠不敢抬头去看傅月华的表情,一个头接一个头的磕在地上,额头很快就青肿了起来,“奴婢所说的话没有半点虚假,请夫人明鉴!”

  “那你的意思是,碧水将许氏推入池塘,逃之夭夭了?”

  青柠整个身子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什么都说不出来。

  傅月华却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不说话的意思,就是默认了,你知道这偏院除了你和青檬,都是我一手安排进来的,你说碧水支开你将许氏推入池塘后逃之夭夭,莫非,你是在说是我在背后指使的?”

  青柠又磕起头来,额上很快就见了血,“奴婢没有这个意思,夫人误会了,求夫人明鉴啊!”

  “那你说,你是个什么意思?”

  “奴婢……奴婢……”

  “怎么?说不出来了?”

  傅月华再不看她,扬声喝道:“去把门房的人给我叫过来。”

  青柠心里越来越不安。

  不一会儿门房的人就进来了,规规矩矩的跪下。

  傅月华问道:“今日上午到现在,可有什么丫鬟进出府门?”

  门房的人老实的摇摇头,“回夫人,并没有丫鬟进出,小厮倒是就几个,不过都是出去采买的,奴才都眼熟。”

  傅月华看向青柠,慢声说道:“妙心,传我的吩咐下去,就是将将军府掘地三尺也要将碧水给我找出来!”

  “是。”妙心转身出去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青柠身上的汗渗了出来,湿了衣裳。

  没过多久,妙心进来回道:“夫人,人找到了,在后门的草丛里,被一个麻袋装着,人,已经没了气息。奴婢问过府中下人了,都说没人见到谁去过后门,那个麻袋也不知是何时出现的。”

  傅月华冷笑出声,当真是好手段,桩桩件件都指向她。“青柠,你看这桩桩件件的,都指向谁?”

  青柠说不出话来,只不住的磕头。

  傅月华再不看她,扬声道:“大胆奴婢竟敢以下犯上污蔑主母!来人!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守在门外的婆子立马推门而入,绞着青柠的双臂往外拖,青柠挣扎不得,哭喊道:“夫人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奴婢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夫人明鉴!奴婢愿望啊!!”

  傅月华充耳不闻,听着外面一声声棍子打在肉上面的声音,朝着里间笑的清冷,既然你不惜舍掉孩子也要于我作对,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没听到青柠的一声叫唤,想是被人堵住了嘴,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有个婆子进来道:“夫人,人已经没气了。”

  傅月华点点头,面无表情,“把院子里面收拾好,别脏了将军的脚。”

  “是,那婆子应了声儿退下了。

  屋子里顿时寂静。

  傅月华慢慢的起身,面无表情,声音冷的似冰,“走吧。”

  走出房门,踏过一地还未来得及擦拭掉的血腥。脚步没有半分停滞。

  回到主院,傅月华疲惫的靠在榻上,看着窗子上的花纹,失了神,自己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从一个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善良女孩,变成了打死个人都没有半点愧疚的歹毒妇人。

  是嫁于楚越的时候?还是许之柔进门的时候?她不知道。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61249.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