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18 章

第 18 章


  接下来的两天傅月华一直忙忙碌碌,整顿将军府,一天都没得闲。

  至于去接许之柔那个事儿,楚越不提,傅月华也不会主动去问。

  一转眼就到了回门的日子,府里大致上都整的差不多了,还剩下些细节处还需慢慢来,总算是能入眼些了。

  傅月华回门需要的准备的东西昨日特地叫锦缘去打理好了,今日特地起了个早,把一切都整理好后,天已然大亮了,才把楚越从床上叫起来。

  俩人吃过早饭后,就上了马车朝丞相府而去。

  傅清与沈氏知道今天是女儿回门的日子,傅清干脆请了个假朝也不去上了,就在家等着女儿回来。

  家中不过少了傅月华一个人,傅清夫妻两人觉得家中瞬间就冷清了,吃饭时少了一个人怎么俩人就连话也少了,傅清倒还好,毕竟是丞相每天都有好多事等着他去忙,而沈氏,每天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整日里恹恹的,说话都提不起来劲儿,整日里就坐在傅月华院子里发呆,时不时眼泪就落下来了。

  是以傅清每次回到家都看见沈氏的眼眶是红的,劝也劝过,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第二日还是一副老样子,傅月华嫁出去的三天内沈氏的眼泪几乎都没断过。

  等到了傅月华回门的日子,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熬到天微微亮了,立刻就翻身下床,吩咐厨房做了一桌子傅月华爱吃的菜色,又怕傅月华在将军府那不习惯又准备了许许多多傅月华要用的东西。

  听着沈氏一晚上的辗转,连带着傅清都没睡好觉,待沈氏起来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左右是睡不着了,也跟着起了身。

  跟在沈氏后面看着她忙这忙那,见她为傅月华准备的东西越来越多,连忙制止了下来,道:“夫人你可别忙活,这些东西月儿那边怎会没有,就算没有月儿也早就叫人采买回来了,这些东西月儿带过去也只是放着。”

  沈氏推开他,继续忙活自己的,道:“那就叫月儿带回去放着,再说在外面采买的东西跟家里准备的怎么能比,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见状傅清知道拦也拦不住了,索性跟她一起忙起来,为楚越准备些东西,虽说这个女婿他不怎么喜欢,但已经是女婿了,给他尴尬不也是给自己女儿难看嘛,到时候看到这么一堆东西没一个是给楚越的,楚越心里一个不好受,女儿也好过不到哪去。

  两人就这么忙忙碌碌的准备了一早上,准备好了一看,俱都忍不住笑了,这多东西光堆在院子里就一大堆,也不知俩人能不能带回去。

  一看天色将将才辰时,实在是没什么好忙的了,俩人便坐在前院大厅里翘首以盼。

  傅月华俩人到时已经快巳时了,饭菜早就已经做好了,放在厨房里一直温着,只等傅月华二人到来。

  门房也知道一大早老爷夫人的动静,远远的看着将军府的马车到了,忙叫人去通知老爷夫人,是以傅月华的车子才刚刚停稳,掀开车帘就看到傅清两人已在门口等着了。

  楚越扶着傅月华下了马车,傅月华快走了几步,楚越跟在其后。

  傅月华到傅清俩人身前,行了个礼道:“爹爹娘亲怎在门口候着,娘你也是,早晨的天气这般凉也不多穿些衣裳,还站在门口吹冷风,受寒了可怎么办,难道要女儿嫁出去没几天就回来侍疾吗?”

  早在门房来报将军府马车快到了时,沈氏就有了精神,此时听傅月华的抱怨更觉暖心,笑着听她说完才道:“娘的身子骨那有这般弱,再说这大夏天的能冷到哪里去,不碍事的。”

  傅月华不说话只看着沈氏,倒把沈氏看的心虚不已。

  等沈氏母女说完了,楚越才上前来,行了个抱拳礼,道:“岳父,岳母。”

  傅清沈氏对着楚越点点头,傅清开口道:“别在门口站着了,也不像话,进去吧。”

  四人一路行至用饭的偏厅,傅清在主位上坐下,楚越居其左,沈氏居其右,傅月华则在沈氏旁边坐下。

  坐定之后丫鬟们开始上菜,一道道菜传上来,将偌大的桌子填了个满满当当,傅月华一看全是自己爱吃的菜,心中不禁触动不已,又见沈氏精神虽好,可脸色却是不怎么好,眼眶的周边的红肿还未全消下去,便知沈氏这三天过的是什么日子。

  眼眶微红,眼看就要落下泪来,沈氏拍拍她的手,傅月华生生的忍住了。

  所谓食不言寝不语,傅家的饭桌上虽没有这个规矩,但沈氏只顾着往傅月华碗里夹菜,叮嘱她多吃些,楚越那边则是看都没看一眼,傅清只是苦笑着递给楚越一个眼神。

  岳父都不敢惹的人楚越能说什么,只怕许之柔那事儿沈氏是知道的,就算丈母娘如此之任性楚越也只得生生受着,收到傅清的眼神后便默默低头吃饭。

  傅月华见母亲往自己碗里夹得菜越来越多,她自来胃口就小,连忙挡住沈氏不住往自己碗里夹菜的手道:“娘你别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儿自小就胃口小,这是要女儿撑死嘛。”

  沈氏这才罢手。

  吃完饭后,沈氏就将傅月华领到了傅月华出嫁前的院子。

  看着沈氏二人离去的背影,对着楚越道:“你别放在心上,你岳母她自月儿出嫁这三天就没好过过。”

  楚越点点头口称不敢,只心里想到: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啊,柔儿的父亲也只柔儿一个女儿,却要送这个女儿出去换前程,而傅月华则是被自己父母宠到了天上。心里对许之柔的怜惜不禁又多了几分。

  傅月华一进院子,就看见面前堆成一座小山的东西,知这是准备让自己带回去的,哭笑不得,“娘这么多东西你让女儿怎么带回去啊。”

  今日老天爷也算给面子,傅月华回门给了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沈氏吩咐丫鬟搬两把椅子出来,就在院子里坐下了,道:“有什么不好拿的,待会儿回去的时候给你几辆马车不就回去了。”

  傅月华默默闭嘴了。

  沈氏拉着傅月华坐下,对着她看了又看,见她脸色并无不好,还是问道:“月儿你在将军府过的可还好?”

  “有什么不好的,无公婆管束我可快活了,将军府我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楚越也不会干涉我。”

  “那……楚越对你好吗?”

  傅月华嗤笑一声,道:“有什么不好的,将军府任我折腾他万事不管,对我也算好吧。”

  沈氏皱眉道:“这算什么好的?”

  “娘,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个心上人,对我不冷冰冰的就不错了,况且他对我真的还算好,什么都会跟我商量,而不是把我当管家婆一样,这不,前天还跟我说要接个恩人进门呢。”

  “恩人?”

  “就是他那个心上人,挖了个坑自己跳下去了,把我给乐了个不行。”

  沈氏也想得到那个场面,顿时也乐了,“这么说来,那楚越不是个书呆子,却也是个呆子?”

  “可不是,耿直的很,连说谎都不会。”

  “我就看不明白了,他那比得上你表哥了?”

  说到这,傅月华叹了口气,“娘,你好生生的提表哥作甚,且不说我跟他无甚过往,即便是有也是过去的事儿了提也无用,再说楚越与表哥一个善舞文弄墨指点江山,一个善领兵打仗挥斥方遒,根本没法拿来做比较,且楚越是耿直又不是蠢笨,耿直不好吗,最起码你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有应对的法子,要是个心思深沉之人,女儿可就真真无措无从下手了。”

  沈氏无奈道:“行行行我不就提了下你表哥,你至于反应这般大么,而且我也没说那楚越不好,你就这么一大长串话来赌你娘的嘴,娘还不是担心你被那楚越欺负吗?”

  傅月华有些心虚的笑道:“人都知道我与表哥青梅竹马,要是扯出什么事儿来,即对表哥不好对女儿也不好,何必提起这个话遭人口舌。至于欺负,娘你真的多虑了,欺负我是肯定不会的,楚越干不出欺负女人的事。”

  “娘说的欺负可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罢了,现在说与你听你也不明白,以后等那妾侍进门你就明白了。娘跟你说啊,对于妾侍你该拿捏拿捏,半点都不要手软,只要占住礼法上的理那楚越就拿你没法,要是他胆敢为了那个妾侍斥责与你,你就回家来,我与你爹爹定然不会饶了他。”

  傅月华噗嗤一笑,将解释的话吞回了肚子里,道:“女儿呀一定照娘说的办,保管让那妾侍服服帖帖的。”

  沈氏皱着的眉头顿时松了开来,笑道:“这就对了嘛,妾侍就是个老爷们的玩物,何必要与妾侍客气。”

  傅月华连连点头,道:“母亲说的对。”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77.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