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14 章

第 14 章


  一大早丞相府里就开始忙忙碌碌,傅月华睡眼朦胧的被人扶了起来,拽到梳妆台前坐下,妙言给傅月华净完面后,傅月华稍稍清醒了些,妙心带着个小丫鬟上前来,拿起身后小丫鬟端着的托盘上的一碟素食点心,道:“小姐先食些素食,填填肚子,之后要到拜堂后才能偷着吃些东西呢。”

  在这三个月内,妙心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平时细心些不磕着碰着,再过些日子也就大好了。

  闻言傅月华哀叹一声:“那这一天我岂不是要饿着肚子了?”

  妙心笑道:“也就这一天,小姐忍忍便罢了。”

  傅月华点点头,拿着一块素食点心慢慢吃了起来。

  不过入腹三四块,傅月华就吃不进去了。妙心将手中的素食点心放回托盘上,端起一杯茶水,傅月华接过喝了几口,妙心伸手接下。

  进过点心茶水后,傅月华又有些困顿。

  见状妙心将手中茶水放入身后小丫鬟端着的托盘上,挥挥手让小丫头端下去,道:“小姐可不能再睡了,过一会夫人就要带着全福夫人过来。”

  傅月华无奈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在房内走了两步,困意这才消散了下去。

  没过一会儿,沈氏就带着全福夫人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绞面要用的东西丫鬟们早就备好了,见全福夫人进来了,自觉的将东西摆在了梳妆台上。

  这全福夫人是华城内有名的有福之人,虽说夫君官阶不高,但父母公婆健在,身子健康,儿女双全,且夫妻之间也恩爱无比,是以华城内许多显贵人家都请她当全福夫人,傅家自然是也不例外。

  俩人走到傅月华身旁,全福夫人待在沈氏后面,沈氏开口道:“这开脸时自然会有些疼痛,月儿你且忍着些。”说着对着全福夫人点了点头。

  全福夫人这才走上前来,一边手脚麻利又轻柔的给傅月华上着粉,一边恭维着傅月华。

  道:“我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大家闺秀的人了,可其中就数小姐您容貌最出色,气度最雍华了,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皇家公主呢。”

  沈氏在一旁笑意顿显,见全福夫人这么夸赞自己的女儿心中对这全福夫人好感顿生。

  待全福夫人给自己上好粉,才开口道:“夫人谬赞了。”

  “哪里是谬赞,小姐生的这般好容色,那楚将军可真是个有福之人。”说完,全福夫人拿起搁置的线,挽成8字形的活套,右手拇指和食指撑着8字一端,左手扯着线的一头,口中咬着线的另一端,右手拇指一开一合,咬着线的口和左手配合右手,细细的将傅月华额前、鬓角的汗毛去掉,待一张光洁的脸呈现出来才停手,去到一旁净手。

  自有丫鬟上来给傅月华净面。

  待丫鬟给傅月华净完面后,全福夫人复又上前来,仔细的将傅月华的眉修成月牙眉。

  修完眉后,傅月华缓缓睁开眼,看向镜中人儿。

  刚刚开完脸的面颊还留有一丝红晕,修成月牙眉的眉形更添一丝温婉,明眸皓齿,琼鼻樱唇,皆叫屋内人移不开眼去。

  全福夫人自觉退开。

  小丫鬟搬来一张凳子放在傅月华身后,沈氏坐了上去,拿起木梳。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沈氏的声音越来越缓,动作越来越慢,好似一辈子都梳不完这个头,梳完之后又忍不住的想哭,又欣慰的想笑,起身站到一旁,手中的绣帕不住的擦着眼角。

  看着全福夫人动作灵巧的将傅月华的一头青丝全都盘了上去,上好红妆。沈氏忍住眼泪道:“嫁衣拿上来,我要给月儿亲自穿。”

  丫鬟们将撑着嫁衣的架子抬了上来。

  傅月华起身,沈氏将那嫁衣一件件给傅月华穿上,道“转个圈给娘看看。”

  傅月华依言转了个圈,站定之后,沈氏掩去心中苦涩,笑道:“月儿今日,真是美极了。”

  傅月华羞涩笑笑,心中尽是待嫁女子的羞涩与喜意。

  沈氏将傅月华扶到床上坐下,道:“过一会儿宾客就来了,娘得去招呼着,你安心等着便是。”

  见傅月华点点头,沈氏便带着全福夫人出去了。

  只听外面热闹非凡,不时有唱客声响起。

  傅月华坐在床上,心绪自是复杂难言,半个时辰之后,就不断的有人进来与傅月华说些讨彩话,傅月华一一客气应答,一时间傅月华房中竟也热闹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是到了傍晚时分,外面隐隐传来喧闹声,新郎来了。

  到了这时房中的女眷们自发的退了出去。

  妙心拿起红盖头盖住傅月华面貌,傅月华心中自是忐忑不已。

  楚越身着大红衣袍骑马而来,发以玉束之,剑眉星目,轮廓凌厉,到了丞相府门口轻拉缰绳,翻身下马,往那儿一站真真是气宇轩昂。

  傅清已在门口等着了,身后层层叠叠尽是宾客,见着楚越神采皆叹是郎才女貌。

  因着傅月华没有亲生兄弟,楚越几乎没受多少刁难便顺利进了门。

  周围宾客不断的向着楚越道贺,楚越一一拱手应答。

  新郎官在大厅等候,自有官媒去接新娘出来。

  傅月华一表兄站在门口,见人来了随意的为难了一下,便打开了房门,进去背起傅月华随着官媒步入前院大厅。

  沈氏与傅清已坐在椅子上,丫鬟在俩人身前摆上跪垫,那表兄将傅月华放下。

  仪人喊道:“拜别父母!”

  妙心扶着傅月华跪在跪垫上,朝沈氏与傅清各自叩了一个头。

  这一个头下去,傅清倒还把持的住,只是红了眼眶,沈氏忍了许久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涕不成声。

  傅月华心中也是难受,只是强忍住眼泪。

  妙心扶起傅月华,楚越对着座上两人一跪,道:“岳父岳母在上,受小婿一拜。”一个头磕了下去,接着道:“岳父岳母即把掌上明珠交给了小婿,小婿自会好好对待,定不会辜负与她。”

  沈氏与傅清俩人只是点头,心中难受之极再说不出什么场面话来。

  楚越起身将傅月华背到自己背上,朝大门而去,身后众宾客亦步亦趋。

  楚越将傅月华背入花轿,放下轿帘,转身对着众人拱手致意,翻身上马。在吹吹打打间迎亲队伍调换方向向将军府而去。

  迎亲队伍与来时不同的是,多了那十里红妆,傅月华的嫁妆从队伍头往后看去竟一眼望不到尽头,足见傅清与沈氏对她的疼爱。

  许多偷偷出来看的闺阁女子们皆艳羡不已。

  傅月华坐在轿子里,轿夫抬的很稳,几乎没有颠簸,稳得傅月华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出门了,听着轿子外百姓们的纷纷议论,才有那么一丝的真实感。只是手中红色的锦帕都快被她揉捻的不成样子了。

  傅月华偷偷掀起盖头,透过轿帘偶然掀起的弧度,看向前方骑在马上的男人,心里跟吃了蜜样的甜,想起之前他与爹爹娘亲说的话,想起他背起自己,傅月华立刻就羞的不能自己,复又放下盖头,掩住脸上的羞意。

  忽的又想起他好像还不知道是自己,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当他掀开盖头看到是我,会不会很吃惊呢?

  又或者对她诧异一笑,说一句,“原来是你?”

  又想起娘亲为自己梳头时说的那些话,举案齐眉,比翼□□,永结同心佩。傅月华愈加羞涩。

  又想着,他和她会有孩子,孩子会像谁呢?孩子的名字肯定爹爹早就取好了吧,娘到时候肯定很开心抱着笑孙子就不肯撒手了。

  到那时候他会不会很无奈呢?

  又想到自己以后就不能经常见到自己爹爹娘亲,心中又难受起来。又开始折磨起手中的那可怜的锦帕。

  总之思绪之混乱,心情之复杂,说不清,道不明。

  整个迎亲队伍绕遍了华城的管道,让华城内的百姓有了足足一个月的谈资,才施施然朝将军府而去。

  迎亲队伍所到之处,皆是热热闹闹。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人群中有一人,随着迎亲队伍缓缓移动,此人披着灰色斗篷,将整个人都拢进斗篷里,只漏出来的一点下巴,也会让人觉得此人俊美非常。

  此人正是沈纶,傅月华的婚礼,他怎么可能不来。

  他看着她出门,看着楚越背着她入轿,瞧见了盖头低下那隐约的欢喜神色,瞧见了她的十里红妆,也听见了百姓们赞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沈纶笑的莫名,眼见着迎亲队伍到了将军府门口,嘴边笑意未散,转身离去。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73.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