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13 章

第 13 章


  这几日发生了挺多事。

  几日前沈纶走了,傅月华并没有去送,她觉得,有些东西既然不能给予,那便干脆利落一些,拖泥带水不是她的风格。

  内务府终是确定了傅月华与楚越的婚期,四月十三。

  听说是个极好的日子,可傅月华并没有感到半点喜意,有一搭没一搭的绣着手中的嫁衣。

  傅月华的嫁衣,是自从她及递那日起就开始准备了,一针一线都蕴满了绣娘们的心血,只剩结尾时留了一点点,待傅月华快出嫁时亲手绣几针,讨个彩头。

  满屋子的丫鬟们都是一脸喜气的在收拾东西,衣物,被褥,等等等。

  到了这个时候,傅月华反而是最闲的人,看着身边的人忙忙碌碌,她有种错觉,出嫁的是她们,而不是她。

  当库房终于清空时,傅月华知道,出嫁的日子没几天了。

  这段日子里,沈氏待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傅月华的明珠院,一会儿跟傅月华说她小时候的事,说她小时候多么调皮,多么霸王,她爹又是怎么宠着她,任她胡作非为都不舍得斥责她半句。

  一会儿又去盯着丫鬟们,将库房里那么多年为傅月华攒的东西一件件清理出来,擦拭干净装进嫁妆箱子里,念念叨叨的,说这个放哪,哪个放哪,别弄混了,别弄脏了,别弄乱了。

  一整天都在傅月华的院子里忙来忙去,一天都没得个空闲。

  傅月华就这么看着她忙来忙去,看她忙着忙着忽然红了眼眶,看她怎么也不肯落下泪来给女儿带来晦气。

  傅清这段日子也清闲了许多,有事没事就跑过来,也不说话,找个地方坐着,经常一坐就是一个时辰。

  这样的平静日子终结在傅月华出嫁的前一晚。

  所有的东西都已备好。只等明天了。

  傅月华和沈氏坐在床上。

  沈氏凝神注视着傅月华,好似怎么也看不够,终是开口道:“我的月儿终是长大了,娘还以为你还是个黄毛丫头呢,哪知一转眼,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娘我还没嫁出去呢。”

  沈氏拍拍傅月华的手,“明日可不就嫁了,在别人家不比在自己家里,虽说没有公婆日子是好过些,但你要操心的事情就多了,再不比当姑娘时悠闲自在。”

  “你女儿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嘛,我应付的过来的。”

  “你啊,有本事也有脾气,嫁人了,你那脾气也得收着点,我跟你爹惯着你可那楚越不一定惯着你,你身份高那楚越是不敢欺负你,但弄得夫妻离心总不好,你还得跟那人过一辈子呢。”

  “我省得的。”

  “你省得什么?你那脾气我还不知道,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的,那时你恐怕早把娘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对着男人呐,得服软。”

  傅月华将手从沈氏手里抽出来,坐到了椅子上,“我哪里是服软的人啊。”

  “所以娘才跟你说啊,也怪娘,一心打算着再留你两年,将你许配给你表哥,跟着他你也不用收敛脾气,不用操心着操心那跟在自己没什么区别,所以一直放纵着你,也没好好管束管束你的脾气,哪里知道你就被赐婚了呢?娘是怕你嫁过去因为你的脾气吃亏。”

  “女儿才不会吃亏呢……”

  沈氏截断了傅月华的话头,“就是因为你不吃亏的性子,才容易吃亏,平常有些什么小事,你退一步也就没事了,就怕你不退反进啊。”

  “女儿又不是那等不明白事理的人……”

  沈氏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就是太明白事理了,什么事在你眼里清清楚楚的不是你的错你就不会让步,可是夫妻之间那有什么对错可言,互相迁就才能长长久久,小事你就退一退,他终会明白你的好的。”

  “女儿不明白,不是女儿的错为何要女儿让步?”

  沈氏将一脸郁闷的傅月华拉回床上,道:“若是你不退,他也不退,那你俩怎么办?岂不是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到时候还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傅月华埋着头不说话。

  沈氏又劝道:“男人本来就比女人好面子些,你给了他面子,虽说他面上不显,心中还是会记着你的好的。”

  傅月华无奈的点点头,“娘我知道了。”

  看傅月华这个样子,沈氏心里也知劝不动,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算了由着她吧,不经历这些事儿怎么说也不会听的,好歹嫁的不远有什么事自己也能照应着,不至于让她吃了大亏去,想到这微微释然了些,便换了话头道:“家事你虽然懂,平常娘亲也没让你沾手这些,你总归是不擅长的,娘把锦缘给你,你也落得个轻松。”

  “锦缘和锦绣可是娘你的左膀右臂,我怎么能带走。”

  “傻丫头,这府里才几个人,锦绣是我专门给你预备的,只是之前没与你说罢了,锦绣是个老实的,如今也到年纪,到了那边你给她找户好人家,她便在那边落了根,也会记得你的好,为你办事也更尽力些。”顿了顿又道:“虽说她是个可信任的人,事情也都尽可放到她手里,但你也要看着学着最好自己能上手,不能什么都依靠她。”

  “嗯女儿知道。”

  “还有啊,娘亲知道那楚越会纳一个妾,你不用把那个妾放在心上,平时该怎样怎样她越不过你去,你要是心里不舒服,那就待你和楚越感情好了再出手整治她,刚嫁过去你得忍着点,千万别为了一个妾而伤了夫妻间的情分,那可是大大的不值,知道吗?”

  傅月华紧咬着嘴唇,半响,才点了点头。

  沈氏又叹了口气,“我跟你爹这辈子之间都没有过别的女人,我知道你心里从未想过会嫁给一个会那纳妾的人,娘也不想你要与别人去争一个男人,但事情已经如此了,只能想法儿拢住男人的心,而不是因为这点情绪将男人越推越远,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容不得任性。”

  看着傅月华皱起的眉头,沈氏心里也不好受极了,又想到自明天起女儿就要离家,心更是揪成一团,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傅月华见母亲哭了,忙道:“娘我知道我不会任性的你别哭了。”

  “娘一想到你明日就离开娘的身边,娘就难受。”

  这话儿说的傅月华也跟着难受起来,眼眶也红了,“娘我还在华城啊,想您和爹爹了我就回来看看你和爹爹,不碍事的。”

  沈氏用帕子揩揩眼角,“你当娘是傻子吗,出了嫁的女儿除了过年过节的,哪能随意往娘家跑。”

  平时伶俐的不得了的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拿出帕子给沈氏擦泪水,没想到沈氏哭的更凶了,傅月华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沈氏哭了半响,好不容易才堪堪止住眼泪,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本小册子来,塞到床上的被褥里。

  傅月华好奇的想伸手去拿出来,却被沈氏红着脸制止了。

  “那本册子,你洞房时用的到的,待我走后你好好看看。”

  傅月华一听就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也闹了个大红脸,但看沈氏比自己还害羞的模样,掩住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沈氏对着傅月华就是一瞪,刚刚的悲伤气氛已然消散了个干净。

  却不想这一瞪傅月华笑的更厉害了些,忍不住打趣道:“娘你怎么脸比女儿还红些。”

  沈氏被傅月华这么一说,竟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佯怒的呵斥道:“你都说要出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没规没矩的!”

  傅月华见沈氏呵斥她了,知道自己娘亲已经羞得不行了不敢再打趣,腻到沈氏身上一如小时候模样,“那不是因为娘疼我嘛。”

  沈氏看她这样子心软的一塌糊涂,面上却板了起来,“你这么说你的没规矩是娘惯出来的?”

  傅月华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是爹爹惯出来的,娘你回去可得好好教训教训爹爹。”

  看傅月华这幅鬼精灵的样子,脸再也板不住了,笑了起来,“你这丫头,自己不学好,还怪起你我与你爹爹来了?这么说来,我跟你爹爹就不该这么宠着你,是吧?”

  “娘~女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您就大人就大量,别跟女儿计较了好不好?”

  沈氏没好气的给了傅月华一个白眼,“要是真能跟你计较,你也就不会是现在这副性子了。”

  说着又叹了口气,道:“之前我与你说的那些,你定要听进去。”

  傅月华忙点了点头。

  “天色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明日可有的折腾,娘就先走了,还有……那东西别忘了看。”

  见傅月华点头了,才离开。

  傅月华看着被褥下露出一角的册子,犹豫了半天终是抽了出来,忍着羞意飞快的看完,将册子往床里边一丢,把整个人都埋在了被褥里。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72.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