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10 章

第 10 章


  傅清还在回府的路上,圣旨已经到了丞相府。

  傅月华和沈氏正在厅里闲聊,门房的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进来道:“小姐夫人,宫里下圣旨了!”

  “什么?!”沈氏想起来昨日傅清说起的那个事,莫不是……

  偏头看向一脸茫然的傅月华,心中暗自焦急,偏偏老爷又没有回来,这可怎生是好?

  现在也顾不上这许多,连忙进房内快速的换好进宫时才穿的冠服,出来时管家傅荣华已经将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张青引到待客大厅内,正好生伺候着。

  张青见沈氏出来了站了起来,行了个礼,笑呵呵道:“恭喜丞相夫人了。”

  沈氏曲了下身,脸上挂上官方式的笑容,道:“不知是何事……”

  张青脸上的笑更发浓厚了些,道:“这天家赐予傅小姐姻缘,天大的福气,可不是值得恭喜吗。”

  沈氏心中一沉,脸上笑容未变,“这自然是天大的福气,沈氏在此谢过张公公的一声喜了。”

  傅月华在一旁,脑子里已完全混乱了,怎么来的这么快?

  张青点点头,不再说话,拿起一旁小太监捧着的圣旨。

  见状沈氏带着府里众人跪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青缓缓展开圣旨,大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丞相傅清之女傅月华娴静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楚将军作战英勇,凯旋而旭,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傅月华待宇闺中,与楚将军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傅月华许配楚越为妻。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

  沈氏双手举过头顶,接过圣旨,道:“谢主隆恩。”

  傅月华扶着沈氏站起身来。

  傅荣华上前去跟张青客套着:“公公辛苦而来,小人已略备薄酒,不知公公可有时间。”说着将一张银票塞入张青袖中。

  张青也不去看那银票,笑眯眯道:“楚将军那边老奴还要走一趟,也不便久留,来日楚将军与傅小姐大婚时,老奴自会跟着陛下来讨口酒水吃。”说着拱一拱手,“这便告辞了。”

  沈氏道:“这是自然,臣妇送公公。”

  张青眼神在傅月华身上打了好几个转,嘴边的笑容有些意味不明,很快便收回了目光,朝门口走去。

  沈氏和傅荣华将张青送至门口,见张青远去,这才返回大厅中。

  傅荣华立在一旁,傅月华和沈氏坐在厅内的椅子上,神色各异。

  沈氏是满脸忧愁,见傅月华一副呆愣楞的样子以为是心中不能接受,又不知如何开口劝慰,只能在心中暗自焦急,盼着傅清早些回来。

  傅月华则是脑子里混乱无比,心中自然是欣喜的,但又觉得圣旨下的这样快,昨日父亲刚向自己提及,今日圣旨便下来了,这其中恐怕有什么算计,对家中不利,一时又是欣喜又是担忧。

  张青走后不久,傅清的轿子就到了自家门口,踏入家门见到的便是妻子与女儿在厅中发呆,神色各异。

  傅清不解的问道:“发生何事了?”

  见傅清回来了沈氏忙迎了上来,“刚刚给月儿赐婚的圣旨下来了,月儿此时只怕是不能接受,我又不知如何劝慰。”

  见沈氏一脸焦急,拍了拍沈氏的手,道:“别着急,我去与她说说。”

  说罢对着傅月华道:“跟我到书房来。”

  傅月华点点头,站起身来。

  两人走在青石路上,直至书房,都没有开口。

  进了书房,傅清绕到书案后坐下,看着站在书案前的傅月华道:“坐吧。”

  傅月华依言在右侧的椅子上坐下,直接问道:“爹爹,圣旨下的这般快,其中是不是有什么……”

  “暂且还不知道陛下是个什么意思,今日朝堂上陛下只给了楚越一个小小的禁卫军统领,却把你赐婚给了他,我是怎么也想不通的。”顿了顿,接着道:“其实清不清楚陛下的意图并不重要,就算清楚了又如何?作为臣子,也只有承受的份罢了。”

  傅月华有心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来,只能紧咬着嘴唇,静默不言。

  傅清看着傅月华,心中也是难受万分,沈氏身子打小就不好,又在年轻时跟着他吃了不少苦,生了傅月华过后便再不能生,而为了一个子嗣便去纳妾,那是万万不能的。因此只得了这一个女儿,从小当眼珠子看待,如今却被当今圣上一句话便指了人,说不得还是一个棋子,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到了此时,才知权势无用。此事已成定局,再是心酸也是无用。

  傅清抹去眼中苦涩,道:“今日下了朝后,我与楚越谈了谈。”

  傅月华闻此话,心中已是小女儿情思占了上风,问道:“您与楚…将军,谈了些什么?”

  瞧着傅月华那副小女儿模样,腹中话语滚了几滚,终还是开口道:“他……早在两年前就有了心仪之人,且还要回去娶她。”

  傅月华只如晴天霹雳,满腹欢喜只余酸涩,当场流下泪来,“那,那我又算什么?插足之人吗?”

  傅清见女儿落了泪顿时慌了手脚,“我与他说了,那个女子只能以妾侍身份进门,且嫡长子只能由你所出。”

  傅月华泪落不止,只觉万念成空,“这哪里是妾侍不妾侍的问题,早知他心上有人,我又怎会作践自己一厢情愿的要去嫁他!”

  “这……”

  “从小我便已您与娘为榜样,誓要寻一个像您之与娘亲这样的人,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楚越,却不曾想他却是个有心上人的人,如今,是女儿作茧自缚了!”

  “这……只不过是个妾侍,拿捏住便不成问题……”

  “您与娘亲成亲这许多年可曾纳妾?女儿要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怎上天如此苛待于我!”

  傅清又心痛又无奈,“月儿,此事已成定局。”

  傅月华还是俯首哭个不住。

  傅清怔住,不知如何开口。

  哭了片刻后,见傅清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勉强抑住了哭泣,擦了擦面颊上的泪水,道:“女儿先行离开了。”说罢疾步出了书房,只留傅清无奈的深深叹息。

  傅月华出了书房,又不知往何处去,兜兜转转的居然转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来,索性进了妙心的屋子。

  妙言妙语见自家小姐红着眼睛出了书房,也不开口只顾往前走,俩人对视一眼,均都不敢开口问些什么,只跟在后面,见她进了妙心屋子,正待跟进去。

  傅月华停住脚步,“你俩不必进来。”

  俩人福声应道:“是。”带上了房门,俩人便在门口守着。

  妙心躺在床上,见傅月华进来了,喜道:“小姐,您上午不是来看过奴婢了吗?”

  傅月华沉默着坐在妙心窗边,泪水将落不落,样子极为可怜。

  待她走近了,妙心才看清傅月华模样,惊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今日陛下下旨,将我赐婚给楚越了。”

  妙心疑惑道:“您不是……这不是该高兴的事儿吗?”

  傅月华的眼泪又要忍不住落下来,“我本来,是挺欢喜的,可是爹爹刚刚跟我说,楚越他早已有了心上之人,还坚持要纳那女子为妾。”

  妙心沉思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要听奴婢说说吗?”

  傅月华拭去眼角的眼泪,“说罢。”

  “奴婢家里算不上富裕,将我与几个姐姐都发卖了出来,家里才得以维持温饱,可即便如此,奴婢那爹爹还是纳了个人进门,奴婢娘亲怎么劝都劝不住。您看就奴婢爹爹那等之人都会纳妾,更何况楚将军那等人物?”

  “可是我爹爹就不曾纳妾。”

  妙心叹了口气,“世上男子如老爷这般洁身自好之人,能有几个?”

  傅月华沉默半响,道:“可他要纳的是他心仪的女子。”

  “心仪女子又如何?还不是个妾?即使那楚越再看重于她,可后院主事之人终究是你,那妾侍,还不是拿捏在您的手里,您何必要去钻这个牛角尖呢?”

  “话虽如此,可……可我想要的是个真心待我之人。”

  “这男人啊,大多三心二意,说不准,拿捏那楚将军的心,比拿捏那个妾侍还容易些。”

  傅月华怔怔的抬起头,“此话当真?”

  “自然是当真的,你看着世间男子,有几个能一心一意专待一人的?更何况……”妙心看傅月华那副失落的样子,打趣起来,“更何况我们小姐长的如此国色天香,有几个男子能不动心的?”

  傅月华恼怒的瞪了妙心一眼,“楚越他不是那般好色之人。”

  妙心吃吃的笑着,“是是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在小姐眼里,那楚越自然是个好的。”

  傅月华心结解了大半,也不恼怒与妙心有些过分的打趣,道:“你呀,迟早吃亏在你这伶俐的嘴上。”

  妙心满不在乎的道:“有小姐护着奴婢,奴婢不怕!”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9.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