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9 章

第 9 章


  许之柔慌忙挣脱出楚越的怀抱,慌张道:“爹爹!”

  许航怒道:“我说你怎么捡了个小子回来!原来是看这小子俊俏看上他了!女儿家家还要不要脸面!”

  许之柔从未被这么难听的话说过,顿时涕不成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楚越听许航话语如此不堪,心生恼怒,“柔儿本是善心才帮助与我,你怎的说话如此不堪!”

  “你闭嘴!柔儿是你能叫的吗?还想诱拐我女儿,我女儿岂是你这种不学无术光长了一张脸的穷小子可以肖想的!”

  说罢将许之柔一把扯过身后,对后面的护卫道:“来人!将这个登徒子绑起来关入柴房!”

  许之柔顿时慌的手足无措,拖着许航的衣袖喊道:“爹爹不要!是我传信让他来的,与他并无干系!”

  许航怒不可揭,转身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你还有脸说!是不是我平日里太放纵了你,才让你养出这幅不知廉耻的性子?青柠!将你家小姐扶回房去!”

  青柠这才敢过来扶起许之柔,许之柔只不肯走,青柠低声道:“小姐我们先回去吧,你在这老爷只会愈加恼怒,楚越有功夫在身,定然吃不了亏的。”

  许之柔抬起眼看向因为她被掴而赤红着眼要冲过来,奈何双拳难敌四手的楚越,艰难的点点头。被青柠半拖半拉的走了,只一双眼不住的回头看向楚越。

  楚越见许之柔被拉走,心急如焚,不妨漏了几个空子,被一个护卫一棒打在背部,顿时倒在地上,被人包粽子一样绑了起来。

  许之柔见此情形,挣脱了青柠的手,跑到楚越身旁护住楚越,看着许航哀求道:“爹爹你放过他吧,是女儿自己招惹他的,要责罚你就责罚女儿,你放他走。”

  楚越躺在地上,痛恨此时自己的无能为力,居然让一个女流之辈来保护自己!

  许航冷冷的看着地上一对男女,“放他走?凭什么。”

  许之柔眼泪留个不住,看着楚越附到他耳边轻声道:“此生遇见你,我便也知足了。”

  眼神慢慢坚定,只身子抖个不住,看向许航道:“你只要放他走,以后我再不违背你的话。”

  许航却笑了起来,只笑意冷冷,“一个登徒子而已,便值得你如此?”

  “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许之柔眼含愤恨,问道:“我带他回来时你一句都没有过问,他在我院中做活只怕也是你授意的,方才我与他碰面时你不出来,此时出来不就是逼我说出这句话吗?我究竟是不是你的女儿!你竟如此算计于我!”

  楚越一怔,自己居然是个棋子。

  许航不置一词,“你此时醒悟过来为时已晚,况且你自己心甘情愿,如何能怪我。”

  许之柔紧咬着嘴唇,失望的不再看他。

  忽听楚越说,“你信我。”

  许之柔怔怔的看着他。

  许航再懒的看他们浓情蜜意,吩咐道:“将这小子丢出府去。”

  楚越打了个滚,撞上旁边一护卫刀口,力道颇大,绳子应声而开,只背上也开了个不浅的口子。楚越扶着许之柔站起身来,护到身后。盯着许航面无表情的开口,“不知许大人,可敢与小子打一个堵。”

  许航不禁后退了两步,佯装镇定道:“你有什么资格与我打赌。”

  楚越并不答他话,道:“两年之期,我回来给你现在想要的十倍百倍,你保柔儿安然无恙。”

  “真是笑话,就凭你一句话我便信你?你当真以为我是傻的吗?”

  楚越向前踏了一步,“你可以不信,但柔儿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期盼着我别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否则我定让你后悔今日之所为。”

  许航不禁又后退了一步,抖着嘴说不出话来。

  楚越又进一步,道:“即使我没有出人头地,取你性命也不在话下,你自己,好生考虑。”

  许航想起刚刚他撞断绳索的那股狠辣劲儿,不由打了个哆嗦,已然信了楚越的话,但面上仍强硬的说道:“两年就两年,本官就信你一回,看你这毛头小儿究竟有何本事。”说罢冷哼一声,急急带人离去。

  许之柔看着许航离去的背影,迟迟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楚越转过身来,正对上许之柔的不可置信的目光,咧嘴一笑,刚刚冷厉的气氛顿时消散无踪,道:“没事了。”

  许之柔怔怔道:“我父亲他……就这么被你吓退了?”

  楚越想为许之柔理一下凌乱的头发,一抬手就是满手脏污,又悄悄放了回去,回道:“贪生怕死之人,最怕遇到比他狠之人。”

  将手在身上擦了擦,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之柔一垂眼,见自己衣服上尽是血迹,连忙将楚越转过身子,看见楚越背后的衣服已被血迹沾湿了一大块,伸出手去想碰又不敢,“你个呆子,背后这么大个口子你竟也不知喊疼。”声音里已然带了哭腔。

  将他带回自己院子里,喊了大夫来清理了楚越的伤口,顺便两人都洗去身上的污渍,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而对发生的这一切,许航充耳不闻。

  许之柔坐在临窗的椅子上,青柠在背后为她绞着头发。而楚越则坐在另一边。经过今晚的事,俩人已经没什么避嫌好谈了。

  可一个大男人坐在自己闺房内,还是有些害羞,低着头任青柠折腾她的头发,闭口不言。

  楚越也有些尴尬,开口道:“刚刚你对你父亲说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之柔微微抬头,面颊绯红,“我父亲他,一直想让我嫁给知府的儿子,那知府的儿子是个痴呆,我不同意。”

  楚越更觉奇怪,“按常理来说,他要将你嫁于谁,他不就直接定了吗?”

  “他在我母亲临死前发过毒誓,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否则将不得好死,我又拼死反抗,所以……”

  楚越的眼神微冷,“那你将我带进府来,”

  许之柔连忙解释道:“我将你带进府里,与这件事并无关系。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要跟你说那番话,甚至将你带了回来,只是想,便这么做了…”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楚越看她脸红的都快滴水了,眼中的冷意渐渐散去,笑道:“原来,那时你就对我……”

  许之柔瞪着他,急忙反驳,“才没有!”

  楚越低低笑着。

  低沉的笑声一下一下挠着许之柔的心,一时安静起来。

  青柠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是直接把她当隐形人吗?

  此时的气氛,实在是让人脸红心跳。

  楚越轻咳了声,打破了安静,问道:“你父亲,就没有其他女儿吗?”

  许之柔摇摇头,“并没有,只有我一个女儿,府中也有不少妾侍,但都无所出。”

  楚越皱了皱眉头,“就你一个女儿,应当是掌上明珠般对待,怎会逼迫你嫁那等不堪之人,甚至还用上了算计。”

  许之柔面上有些不堪,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我无意中听府中老人说起,我母亲本是个有妇之夫,因我父亲看上我母亲的美貌,便强抢了回来,还假公济私的将那人活活打死,而我的年纪算来,又是我母亲进府两年后才生的我,所以我并不敢断定,我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女儿。”

  楚越问道:“你的年纪,是你父亲告诉你的,还是你母亲告诉你的?”

  “这……确是我父亲告诉于我的,但我母亲也并没有反驳。”

  “你觉得,你母亲在当时情况下,会反驳吗?”

  许之柔不再开口,神色复杂。

  见状,楚越安慰道:“现在无论你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都已经不重要了,在两年之内他必不敢动你,你安心……”等我回来就好。

  许之柔点点头,释然了开来,但一想到明天楚越就回离开,心中又苦涩不已,“你明日就要走了,除了盘缠,我还让青柠准备了一些其他的东西,都是你路上用的上的。”

  楚越点点头,提到这个,两人心中都不好受。

  “你来日上了战场,留住性命才是最要紧的,我并不在乎你能不能出人头地,只要你能平安归来,大不了……”剩下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你又说傻话了,不混出个名堂,我怎有颜面回来见你?再说,我想要你风风光光的八抬大轿嫁于我,而不是跟着我风餐露宿的受苦。”

  楚越话还没说完,刚刚才恢复白皙的面颊又升起一朵红晕,不好意思接楚越的话,便只吩咐青柠将准备好的包袱给他,将他推出门去。

  一夜无眠。

  次日卯时,楚越提着东西站在许之柔闺房门口,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有敲门,转身离去。

  待楚越走远,站在门边的青柠行至在床上坐着的许之柔身边,道:“小姐,他走了。”

  许之柔并没有说话,躺回早已没有热气的床榻,把头埋进被褥里,无声的哭了起来。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8.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