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8 章

第 8 章


  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许之柔窗外的芍药开的繁荣无比,许之柔正在窗前的梳妆台上细心的装扮着自己,丫鬟青柠站在身后,手忽上忽下的,不一会儿就挽了个云髻,见许之柔还在描描画画,半天都弄不好的样子,笑道:“还是让奴婢来吧,你这……只怕是到中午,也不能出门了。”

  许之柔气恼的把眉笔一扔,“平日里看你画的挺顺溜的,怎么到我这就这么不听使唤。”

  青柠拾起眉笔,对着许之柔的眉毛细细画着,动作轻柔而仔细,“这种事那用得着您动手啊,本是奴婢们做的事,小姐来自然是做不好的。”

  不一会儿就画好了,把镜子举到许之柔面前,“小姐你看,镜子里多美的一个可人儿啊。”

  只见镜子里,面颊微红的柳眉樱唇女子,正抿着嘴微微笑,却是一副好容色。

  许之柔假意瞪着青柠,道:“行了,就你嘴甜。今日父亲好不容易许我出门的,岂能不好好装扮一番,平日里在府中,装扮了也不知给谁看,走吧。”

  另一个丫鬟青檬早已把要出行所要带的银两等物收拾好了,正等着许之柔说这句话呢,连忙站起身来跟在许之柔身后,显然对出门这件事极为期待。”

  出了大门,上了马车,青柠倒是稳重些,端端正正的坐着,而年纪小些的青檬已掀开纱帘不停的往外瞅去。

  许之柔用手中精致小巧的扇子敲了青檬一记,训道:“出府还不过百尺,除了墙还有什么可看的,也亏你看的起劲。”

  青檬揉了揉额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回马车,“这不是好不容易出回门嘛,平日里就在院子里走动,多无趣。”

  正说着,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许之柔皱眉道:“阿福,怎么了?”

  名叫阿福的车夫回道:“前面一大群百姓堵住了去路,听着好像是抓住了小毛贼。”

  楚越也是恼怒,本是在路上好好的走着,突然有个人撞了自己一下,随后就一大群人抓住了自己,还在自己身上搜出来一个钱袋,里面的钱自然是没有了,那群人非说钱袋里有百两银子,要他交出来。可怜他才刚刚下山,师傅给的银两刚好够吃饭打尖儿,哪有什么百两银子。

  见他交不出来,便要搜身,楚越是个有功夫在身的人,虽说不会与平民百姓争斗,但要搜他身是万万不可能的,随手捡着根棍子,便让人近不了身。

  那一群人面面相觑,看着他斯文弱小以为是个文弱书生,没曾想居然是个有功夫在身的人,也不甘心就此离去,于是就对峙了下来。

  许之柔下车后看到了就是这幅情景,一看人群中有本地的泼皮在,就知道他们又讹上外地人了。

  今日被自己撞上也算那小子的运气吧,叫过青檬吩咐了几句。

  青檬的性子比青柠泼辣些,更适合此等差事。

  只见青檬过去没多久,人群就散了开来,青檬带着一身着粗衣麻布,但相貌卓越气质不凡的少年走了过来。

  那少年显然是读过几本书的,颇为有礼,抱拳弯腰道:“多谢小姐搭救。”

  许之柔见他不是那等不入流的角色,倒也愿意同他说话,道:“不必多礼,刚才我看那群泼皮也奈你不何,倒是我多事了。”

  楚越道:“小姐说笑了,他们虽奈何不了我,但我同样也奈何不了他们,小姐此番好意,倒正是解了我此时尴尬,哪里有多事一说。”

  许之柔见他还算知趣,笑吟吟道:“你且看看你身上盘缠可还在?”

  楚越一愣,伸手摸去,苦笑不已,“小姐料事如神。”

  “并不是料事如神,那些泼皮本就是这样,经常性的讹诈外地人,发现讨不了好,便摸去身上钱财逃之夭夭。”

  “难道官府就不管吗?”

  许之柔终是忍不住笑开了,“本就是小打小闹,官府就算管,也只能抓进牢里关上那么几天又放出来,放出来之后他们依旧我行我素,他们不嫌烦官兵们也嫌累得慌,久而久之,只要不是太过分,官府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多谢小姐赐教。”楚越行了个礼道:“还不知小姐姓名,来日也好前来报恩。”

  青檬闻言啐了一声,“还当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原来也是登徒子一个,小姐闺名岂是你能问的?”

  楚越尴尬不已,原一直是在山上,对世俗规矩那里知道那么多。

  许之柔看他这样子,也不像是故意为之,便道:“本就死小事一桩,不必放在心上,我瞧着你是要赶路的样子,没了盘缠你还如何赶路?”

  楚越更是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许之柔笑道:“看你也是个有功夫在身的人,刚好我们家缺一个护卫,你若时间来得及,便来我们家当上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便给你足够的盘缠。”

  青柠连忙拉住许之柔,焦急的想说些什么,许之柔一眼看过来,顿时就安静了。

  这简直是想睡觉就有人递来了枕头啊,楚越连连感谢道:“多谢小姐仗义相助,楚越必铭记在心。”

  许之柔笑着不搭话,偏过头对青檬说道:“你带楚越回家安排安排。”

  青檬顿时就有些委屈,但又不敢反驳小姐的话,瞪了楚越一眼带着他回去了。

  ------------

  等许之柔回来,楚越正在许之柔的院子里等着她。

  见楚越已经换上了护卫的衣服,别的护卫都是粗壮大汉,到他这却是瘦弱少年,就算穿上护卫衣服,也没人会认为他是个会武功的护卫。

  眼神在楚越身上打了好几个转儿,问道:“你可是有什么事?”

  “呃……也并无甚事,只是想着来感谢一下小姐。”

  许之柔摆摆手,“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楚越有些茫茫不知其所以然。呆立在原地。

  这个呆子,许之柔简直想扶额了,一个护卫私自跑到小姐院子里,传出去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见楚越不懂,青檬也懒的跟他解释了,直接就拉了出去。

  许之柔的父亲是一个七品小县官,但并没有住在县衙内,而是自己买了一座三进的宅子当府邸。

  许府里的日子挺悠闲的,至少楚越是这么觉得,许府里也有不少护卫,但大多闲散。

  楚越却觉得自己这么什么事都不做就拿许之柔的银子,颇为的不好意思,因此常会去帮其他家丁做一些跑腿的事情。知道他是小姐带回来的,就把许之柔院子里的粗重活都交给他。

  因此许之柔就看楚越一个人在院子里,搬来搬去,忙活的不成样子。不知怎么,她也没有去呵斥那些偷懒的家丁,反而觉得天天能见到他,挺好的。

  青柠觉得,小姐变了,变的不爱出门了,变得喜欢逗弄下人了。

  之前老爷说要带小姐出门,小姐都给推辞了,这可是以往小姐最期待的事情。

  她时不时的被小姐指使着,给楚越添点绊子,给楚越送点茶水,给楚越送点点心,小姐则在屋里偷偷看着,笑的……青柠不知道怎么说,有一种花开了的感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楚越的目光,越来越多的往屋内看,被使绊子时,也不恼了,收到点心和茶水时,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青柠终于觉得事情有点失去控制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很快就到了楚越要离开的日子。

  许之柔也一天比一天闷闷不乐,眼看明天楚越就要离开了,许之柔终是忍不住,让青柠去给楚越传消息,约他在后花园相见。

  青柠觉得,自己被乱棍打死不远了。

  许之柔到后花园时,楚越显然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月色下的楚越,身姿更显挺拔。

  楚越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了。

  许之柔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一时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楚越开了口,“我明天……就要走了。”

  “嗯……”

  又是相顾无言,楚越明明觉得有千言万语在心头,可就是说不出口。

  此时的气氛,让许之柔隐隐有一种窒息的错觉,忙后退一步,“对了,我还没问你,要去哪里呢。”

  “时逢战事,我自然要去从军,保家卫国,建功立业,这是世间所有男儿都想去做的事。”

  许之柔突然有些难过,心里堵的跟什么似的,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下来。

  楚越见许之柔突然哭了,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一时间什么顾忌都被抛之脑后。

  说道:“柔儿,你别哭,你要是愿意……”

  许之柔眼泪落的更凶了。

  楚越一伸手就把她拥入了怀中,两人俱都怔住了。

  许之柔也没有挣脱他的怀抱。

  感觉到怀中人的默认,楚越拥的更紧了些,“你要是愿意等我,等我功成名就,我必回来娶你。绝不妄言!若违此誓……”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7.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