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7 章

第 7 章


  傅清坐在轿子里,楚越骑在马上。

  华城内的百姓大多都是识的楚越的,见这阵仗,也顾不得轿子旁明明跟的是位小厮,脑子里尽是些话本子的人想着,轿子里是不是哪家的小姐?楚将军这是与心上人出来幽会吗?越想越觉得香艳刺激,因而还有人偷偷尾随。

  傅清在轿子里自然没有察觉,楚越却莫名其妙,难道官员出行都是有人尾随的吗?却没有想到,这英雄少年,本就是话本子里的人物,而少年英雄与绝色贵女的私定终身,更是经典桥段中的经典,有些胆子大又爱看热闹的人自然跟了上来,若是运气好真碰上一遭话本子里的戏剧故事,也有了谈资不是?

  等到了五味楼门口,轿子缓缓搁下,随行的小厮掀开轿帘,傅清弯腰从轿子里出了来。

  见出来的是个不惑之年的半大老头,尾随的人顿时散了个一干二净。

  刚下马的楚越更是莫名,皱紧了眉头不知所以。

  傅清朝楚越那一看,居然在皱眉?脸顿时又沉了下来,我还没嫌弃你呢,你居然敢嫌弃我家月儿?心里又对楚越不喜了几分。

  五味楼前车水马龙,旁边停靠的尽是些达官显贵家的马车轿子,足见此楼所受之欢迎。

  傅清沉着脸步入五味楼,绕过富丽堂皇又不显俗气的大堂,径直向三楼而去,楚越亦步亦趋的跟着。

  到了常去的雅间门口,小厮伸手推开门,傅清步了进去在主位上做了下来,见状楚越在其对面坐下。

  五味楼的伙计一看是谈事的架势,奉上茶退了下去。

  不用傅清吩咐,随行的小厮自觉的出了房间,关上门在门口守着。

  此时雅间内就只剩傅清与楚越俩人了,傅清不着急开口,也不看楚越,只端着茶细细品味着,一时屋内安静无比。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对面的傅清还是毫无动静,楚越到底是年轻憋不住气,硬着头皮开了口。

  “不知丞相对赐婚之事,可有什么看法?”

  见对方不开口,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实不相瞒,下官早已有了心仪女子,这门婚事,恐怕是不合适的。”

  闻言傅清心中恼怒,自己是不赞同这门婚事,但也容不得别人看不上自己的女儿。把茶往桌子上一搁,口气不善,“这话你刚刚当着皇上的面怎么不说。”

  楚越那复杂的心情又泛上心头,苦涩难言,“朝堂之上,那有下官说话的份。”见傅清脸色难看,知是自己措辞不当惹对方恼怒了,接着道:“下官在华城中也有几日了,自是听说过傅小姐的名字,知书达理落落大方又花容月貌,下官自知身份低微,是配不上傅小姐此等人物的,所以……”

  傅清的脸色才算好看了几分,“你这是打算抗旨吗?”

  “抗旨不敢,只是想着与丞相想出个法子来避过这门婚事,也以免傅小姐耽误于下官之手。”

  “陛下金口玉言,说出口的话再不能更改,而且只怕这会子圣旨都已经拟好了,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法子,能把拟好的圣旨都叫陛下给收回去?”傅清心中暗讽,要是有法子今日陛下就说不出赐婚的话了,还等你来商议?愚昧!

  “这……这可如何是好?”见事情已成定局,楚越心中灰暗,只觉万分对不住心中之人。

  “还能如何?好好筹备婚礼,三月之后完婚。”

  楚越不禁着急起来,“可是我已有心仪女子,且我承诺过功成名就便回去迎娶于她,大丈夫一言九鼎,怎能如此便负了往日承诺?”

  傅清冷笑,“这是你的事情,于我何干?”

  ……又是一片静默

  楚越神情渐渐坚定,“我必须回去娶她。”

  “都说了这与我并没有干系,今日叫你来,是知你并无父母,与你来商讨婚事之事,等会儿自有人上门给你……”

  “陛下并没有说不准我娶平妻!这也与你没有干系吗?”

  傅清霍的一下起身,“你敢!”

  “我有何不敢,只要她愿意,拼着前程不要,我也要已平妻之位迎她进门!”

  “赐婚那也是你同意的!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迟了吗?”

  “且不说朝堂之上有没有我说话的地方,就算是有,我也怕累及她的性命。”

  傅清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你现在,就不怕了?”

  楚越不退反进,直视着傅清,“不要忘了你女儿不论如何,都得嫁我。”

  傅清眯起双眼,“你居然用我女儿威胁我。”

  “不敢,我楚越不屑于对女子使出什么手段,可若是我心上之人出了什么事,我不介意让傅小姐独守空房一辈子。”

  傅清却笑了起来,“你倒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对我,也敢这么大言不惭。”

  “你知道这并不是大言不惭。”

  “你就那么笃定我女儿非嫁你不可?手段不是没有,真到了那一步,不光是你,连你的小相好都得不到好处。”

  “我知道丞相有的是法子让傅小姐避过此婚,只是那样一来,傅小姐一辈子都不能堂堂正正的活于人下,丞相,你当真舍得?”

  “你口口声声自称大丈夫,却处处用我女儿来辖制我,好一个大丈夫,老夫今日算是见识了。”

  “不必刺激于我,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

  傅清盯着楚越,楚越并不退让,半响,傅清终是退了一步,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你要如何。”

  楚越也松了口气,“我必须娶她。”

  傅清点头,“可以,但必须是以妾位,且嫡长子必须由我儿所出,嫡子出世之前,你那妾侍不得有孕,否则我不介意出手帮你弄掉你的孩子。”

  楚越还想说话,傅清打断道:“你知道我的耐心用光了,你若是不同意那老夫只得用自己的方式来了。”

  楚越静默,他知道这是能争取的最好的结果了,深深的无力感攀上心头。权势,权势!若是他现在不那么弱小,也不至于这么狼狈!楚越攥紧的拳头慢慢的松开。

  “依丞相所言便是。”

  傅清点点头,道:“婚礼你自不用操心,待会儿自有人上门于你说怎么做。”

  “是。”

  傅清站起身来,“老夫还有事处理,先走了。”

  楚越也站起来躬下了身子,看不清表情,“恭送岳父大人。”

  傅清并不搭话,大步走了出去。

  楚越立在原地许久,颓坐在椅子上,大喊道:“小二,上酒!”

  知道这层有贵客,一直有小二在不远处候着,听的声音忙进了来,问道:“请问爷要什么酒?”

  楚越抬起头,“把你们这最浓的,最烈的酒给端上来!”

  “好咧。”小二又问道:“爷可还要什么下酒菜?”

  楚越挥挥手,“看着上吧。”

  “爷请稍等。”小二弯着腰退了出去。

  不多时酒与菜都送了上来,也不管那菜,秀气的杯子更是一眼都没看,拿着酒壶就直往嘴里倒。

  越喝脑子越清楚,往日对那人说的话,一句一句全变成了讽刺的刀,梗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再把酒壶往嘴里倒,不知不觉已经空了,顺手往墙角一砸,听着瓷器破碎的声音,心里仿佛也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小二正待进来收拾,被人用手一挡,抬眼看去,一位贵公子带着两个侍卫,正站在门边,拦住他的正是其中一个,小二知趣的退了下去。

  亓睿抬脚走了进去,两个侍卫将门带上,守在门口。

  看着楚越一副颓废模样,心里也忍不住叹息,进入朝堂,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了,现在看清,也不算太晚。

  楚越隐隐感觉有人走了进来,半睁开眼,见亓睿正站在自己面前,刚想爬起来行礼,亓睿却制止了他。

  坐到楚越对面的位置,问道:“现在你还认为,你会带兵打仗,就够了吗?”

  楚越闭上眼睛,面上一派颓废。

  亓睿说道:“顾念着你师傅,你现在若是后悔了,我可以帮你作安排。”

  楚越并未搭话,静默许久,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跪在了亓睿身前,“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该受的受了,楚越,不能后悔。”

  亓睿将他扶了起来,“你明白就好,这世上没有白享的好处,也没有白受的苦楚,日后,都会还回来的。”

  楚越神情复杂的点点头。

  亓睿接着道:“禁卫军右统领,虽然职位不高,但却是个掩人耳目的好去处,你一身本事切不可荒废,待时机到了,自有你大展拳脚的时候。现在,你只需要当好你的右统领,好好筹备你的婚礼,时机到来之前,不可与傅清闹翻,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楚越脸上的颓废渐渐褪了下去,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躬身道:“是!”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6.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