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6 章

第 6 章


  不过三两日,傅清要的消息已经查清了。

  “楚越是个孤儿,被一隐士下山时遇见带了回去抚养长大,直至十八岁时才下山,下了山后直接进了军营,大放异彩被吴老相中带回了华城。楚越的背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傅荣华欲言又止。

  傅清将手中的奏章放下,抬起头,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楚越下山时遇见一名女子,与那女子两情相悦,且私定了终身。只是被那女子的父亲棒打鸳鸯,楚越便向那名女子保证,待楚越功成名就之时便回去娶那名女子。”

  傅清缓缓闭上了眼睛,靠住了太师椅,真是孽缘啊。

  不等傅清问,傅荣华继续道:“那名女子姓许名之柔,其父是福州辖制内小县城的七品县官,为人颇为势力,多许点好处,未必做不出卖女儿的事情,老爷你看,要不要……”

  “要什么要,无论那许之柔有没有嫁人,都是杵在月儿与楚越之间的一堵墙,楚越只要有心,那怕那许之柔嫁人了又如何?现在怕的是月儿不撞南墙不死心啊。”

  “那现在,该如何处理?”

  “荣华,你也是看着月儿长大的,你觉得让月儿回头不嫁楚越的几率有多大?”

  “这……”傅荣华不禁噎住了,“大小姐的脾气极为执拗,认定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且越难越要去做,想让她放弃嫁楚越的心思…只怕是难上加难。”

  傅清忍不住的长吁出一口气,这个理儿傅荣华都知道,他又何尝不知?

  傅荣华沉吟了片刻,眼中一亮道:“要不,咱们拖上一拖,待楚越谋了实职,定会去迎娶那许之柔,到时大小姐就是再有心思,也不得不放下了。”

  傅清揉揉眉心,“你忘了吗,陛下那儿可还有赐婚的心思,虽说这俩天没动静,可保不准那天上朝时,就把这事儿提了出来。”

  “那楚越既有心上人,想必,应当是会拒绝的吧?”

  傅清冷笑一声,“你觉得那楚越会为了一个女子,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再说了,这皇家赐婚是天大的脸面,岂是想拒就能拒的?连我都只能想法儿迂回堵住陛下的嘴,他楚越一个小小五品将军,还是个没有实职的,你觉得有他拒绝的份儿?”

  “如此说来,这岂不是个死局了?”

  “不然我怎会如此忧心。”

  傅荣华瞧了自家老爷一眼,暗自腹诽,要不是您太宠着大小姐,半分委屈都不肯叫她受,怎会成一个死局呢?要是自家女儿,婚姻大事父母做主,那有闺中女子说话的份儿。

  看着傅清揪心的样子,傅荣华还是忍不住说道:“要不您先与小姐商量,与表少爷先定亲,让皇上没有赐婚的机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把眼下的局破了再说,您总不能看着前面是个坑,因为心疼大小姐而眼睁睁的看着大小姐跳下去吧。”

  傅清一怔,好像,也有道理,“这也倒是个办法,那便……明日,明日我与月儿好好说道说道。”

  傅荣华简直想扶额叹息了,平日里老爷处事多利落的人,可一遇上大小姐的事儿,总得思量再思量,往日无事也就罢了,如此关键时刻,迟则生变啊……

  傅荣华看着傅清自觉满意的样子,话在嘴里滚了两滚,终是咽了下去,不再多言。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一语成箴。

  次日。

  傅清坐轿行至东至门时,一群品阶偏低的官员们连忙跟上,都知道傅清此时正在轿中闭目养神,因此都放轻了脚步,默不作声,轿子轻微的吱呀声显的格外清晰。

  又在内右门内等了一刻左右,官员们渐渐聚齐,内右门内都是文官,品阶高的如傅清一流,都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品阶低的,三三两两站在一处低声交谈。

  又是一刻,见时辰到了,官员们按照品阶排好,鱼贯而入。

  内侍:“跪!”

  群臣悉悉索索的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众爱卿平身!”

  群臣:“谢万岁!”

  行过朝堂之礼后,内侍尖利的声音响起:“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吴兴德上前一步,道:“臣有本启奏。”

  “说。”

  “此次犒赏三军,军中有功之人都已得到犒赏,且都已有实职,唯楚越未有实职,上次讨论未果,还请陛下明示。”

  皇帝点点头:“唔,华城中确是未有适合的差遣,那就暂时任楚越为禁卫军右统领,待有合适差遣时再行调遣。”

  楚越上前一步跪下,大声道:“谢陛下。”

  皇帝捋着胡须笑道:“果然是年轻人啊,中气十足,右统领这个差遣给你,确是是委屈你了,不如这样,朕看你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作为补偿,朕给你赐门婚事,你看如何?”

  傅清和楚越心里同时一咯噔。还未来得及开口。

  皇帝又笑眯眯的道:“看来这是同意了,我看傅家小丫头就不错,既知书达理,又容貌出色,配你这年少有为的将军倒正是合适。众卿以为如何。”

  众官员们心思各异,但都众口一词的纷纷恭维。

  楚越正待开口拒绝,一抬头只见三皇子正半眯着眼看着他,眼中警告之色不言而喻。又想起师傅这么多年对自己的栽培之恩,到嘴边的话连同旧日的承诺慢慢嚼碎了,吞了下去,最终低下了头。“谢陛下。”

  皇帝乐呵呵的笑着,显得心情十分愉悦,“好,那就三月之后完婚吧,届时朕也会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对了,傅丞相,可有意见?”

  傅清……你婚期都定了才来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有意见你把刚刚的话都吞回去吗!吞回去吗!!傅清心里都快火山喷发了,面上还得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道:“臣,受宠若惊。”

  皇帝好似没有察觉出来傅清心里的不痛快,依旧笑眯眯的道:“没意见就好,朕还怕你心里不痛快呢。”

  傅清心里的火山终于“砰”的一声炸开了,可面上还是一副淡定的模样,“陛下说笑了。”

  皇帝捋了捋胡须,还是笑眯眯的道:“没有自然皆大欢喜,众卿家们可还有事要奏?”

  众官员们都在心里为傅清鞠了一把同情泪,位置再高,权利再大又如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怎样?还是抵不过皇上的一句话。

  群臣你看我,我看你,均摇了摇头。

  皇帝站起身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几句话在朝臣心中造成了多大的影响。“那便退朝吧。”

  众官员们齐齐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齐齐叩下头去。

  抬起头时,皇帝已然离去,群臣纷纷鱼贯出了朝政殿。

  皇帝几句话下来,就如往平静的水面丢了一颗不大不小的炸弹,群臣纷纷都在猜测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傅清步出朝政殿,面上神色不显,不断有官员上来跟傅清道喜,傅清只是点头致意。

  等了片刻,终是看到了跟在吴兴德身后出来的楚越。

  吴兴德自然是看到了傅清,大步走了过来,将手搭在傅清的肩上,不忿的道:“傅清你可以啊,我废好大的劲儿才发掘的人,你就这么轻轻松松拐过去了,你这样可太不地道了啊。”

  傅清侧了侧身子,避开了吴兴德的手,不冷不热的道:“你以为我很高兴吗?既然赐婚这么好,我不介意让给你。”丝毫没有顾忌吴兴德身后的楚越。

  吴兴德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样子。“算了吧,我可无福消受。话说回来,你那捧在手里怕冷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掌上明珠就这么被指给了别人,你连句反驳的话都不能说,啧啧啧,想想我都替你心酸啊。”

  傅清只是沉着脸看着吴兴德不说话。

  吴兴德笑到最后也尴尬起来,干巴巴的安慰道:“其实楚越这小子不错,各方各面都是个靠得住的人,月华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小子要是对月华不好,我头一个揍他,你放心。”

  傅清还是沉着脸不出声。

  吴兴德讪讪的对身后站着的楚越嘱咐道:“这老小子把他宝贝闺女看的跟眼珠子似的,一下子被指了人,心里难免有些不快活,你且受着点,我先走了。”

  说着溜之大吉,留下俩人面面相对。

  傅清不开口,楚越也不开口,俩人就各怀心思的沉默了许久。

  最终还是傅清打破了沉默,“五味楼坐坐。”不等楚越回答,自顾自的往前走。

  楚越看着傅清的背影,心中一团乱麻,他很想说你不乐意这门婚事我更不乐意好吗!但也只是暗自腹诽,把这些话统统都嚼碎了咽进肚子里,跟了上去。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5.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