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3 章

第 3 章


  “小姐,车子已经备好了。”妙心轻声喊着。

  傅月华微微颔首,把自己从纷乱的思绪里拉了出来,由妙心扶着上了马车。

  沈纶见傅月华进了马车后才翻身上了马。

  听着马车的轱辘声,傅月华整个人靠在马车上,闭上眼随着马车微微摇晃,奇异的变得平静下来,刚刚那丝微妙的气氛也在这摇晃中散去。

  直到外面的喧哗声传进来,知进了闹市区,傅月华才睁开眼,掀起帷裳一角,听外面小贩的吆喝声,看世人为了衣食忙碌,人来人往。平静的心又变得雀跃起来。

  “妙心,你说我们溜下车去逛逛集市好不好。”傅月华有些跃跃欲试。

  妙心很老实的摇摇头,“不行,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受罚的可是我。”

  傅月华不满的放下帷裳,“你怕什么,我会护着你的。”

  妙心并没有说话,只是往车门那边挪了挪,眼睛看着傅月华眨也不眨。

  见妙心这个样子,傅月华无奈的放弃了偷溜下车的打算,集市也不看了,就在马车上躺了下来,“我休息会儿,到了护国寺再叫我。”

  妙心应了声儿,松了口气。

  马车行到护国寺山脚下时,时不时的会有小石子从山上掉落下来,滚到侍卫们的脚边,刚开始只以为有小孩子在山上恶作剧,并没有引起侍卫们的注意,可当大一点的石头往下掉落的时候,侍卫们有些就烦了,还有人捡了石头扔回去。可并没有起什么作用,石子还是不停的往下落。

  当石子滚落的越来越多的时候,沈纶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山居然有些颤抖。一瞬间脸色大变。

  立马调转马头朝马车奔去,边大喊道:“离开山脚往平坦地方去!!!快!!”

  听沈纶这么一喊,聪明的拔腿就往旁边跑,愚笨的还茫茫然不知所以。

  傅月华本来有些昏昏欲睡,听沈纶那一声大喊立马清醒过来,在妙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着妙心就往车下跑。

  可惜沈纶终究是喊迟了,马头刚刚调转,“轰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覆盖了一切。

  傅月华与妙心刚下车,身后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妙心下意识努力把傅月华往前一推。

  傅月华眼睁睁看着妙心将她推开,摔在地上滚到一旁,还没缓过神来,一匹马朝自己冲了过来,此刻傅月华脑子里一片空白,切身体会了。什么叫做叫死亡的。

  楚越本是有事往护国寺而去,马鞭一落,马儿吃痛撒开蹄子就往前跑,等听到声响的时候马儿已经跑进了被尘雾笼罩的区域,楚越一拉缰绳,正准备往旁边而去,忽见见马前不足一丈处躺着一名女子,要是刚刚拉缰绳晚一点……

  楚越额上冒出冷汗,俯下身拉住女子的手臂拽上马来,往旁边而去。

  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身后大量树木混着泥土崩塌下来,楚越当机立断挽住女子的腰,脚尖在马背上一点,人已在数丈之外,一切也已尘埃落定。

  等身旁女子站稳后,楚越立即放开了自己的手。

  傅月华怔怔瞧着面前的景象,几乎要啼出血来,“妙心!!!!!!”

  忽的疯了似的冲了回去,楚越一惊,拽住了她。

  被楚越一拽,几乎就要摔倒,也渐渐缓过神来,回头看着楚越,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个不住。

  楚越一楞,顿时手足无措,想安慰,又觉得不妥。意识到自己还拽着人家姑娘手臂,又不敢放手,一时竟楞在原地看着傅月华哭。

  沈纶此刻正满心焦急,听见傅月华的尖利叫声,立马朝傅月华处奔去。

  见傅月华一身狼狈的站在一男子旁哭个不住,顿时脑子里什么伦理纲常,男女大防统统都消失不见,大步迈过去,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轻拍着怀中人的背轻声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楚越尴尬的放了手,默默的别过头去。

  不过片刻妙言也寻到了傅月华处,沈纶拿过妙言手里的披风给傅月华围上,将傅月华交给了妙言。

  自己则上前一步,对楚越深深的弯下腰,行了一个大礼,“多谢楚将军救了家妹,沈纶感激不尽,若是以后用得着沈纶的地方,沈纶定不会用半句推辞之言。”

  听说对方就是沈纶,楚越上下打量了一把,随即摆摆手,“沈兄言重了,不过是顺手而为,不必放在心上。”顿了顿,又道:“我还有事在身,不知可否借我一匹马?”

  “自是可以,只是马儿都有些受惊……”

  “无妨。”

  沈纶也不再多言,命人牵了匹马过来,将缰绳交于楚越。

  楚越翻身上马,对沈纶拱了拱手,“楚某先行告辞。”而后一抖缰绳,绝尘而去。

  楚越走后,沈纶扶傅月华上了仅存的一座马车,打算将她先行送回府。

  傅月华摇摇头,眼泪又开始落下来,涕不成声,“刚刚,妙心只顾把我往前推,半分没有想到自己。”

  沈纶点点头,“我会尽力将她…救出来。”

  傅月华哭的更加厉害,谁都知道那种情况下妙心是再不可能活下来了。可谁又想去点破?

  旁边妙言妙语见小姐这个样子,想安慰又不知如何开口,所有的言语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她们何尝不难过?只能在心里种下一个生的种子,自欺欺人罢了。

  沈纶打发了一个小厮回去报信,然后将人都聚拢,清点了下人数,发现伤亡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严重,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顿时就去了一半。

  此次的塌方事件波及范围不大,中心点好巧不巧就是傅月华的那辆马车,再加上沈纶提醒的还算及时,前面的人马基本上都离开了波及范围,后面的人机灵点的也基本没事,因此损伤只在十人之间。

  沈纶将剩下的人,一半守在傅月华马车旁边,防止出什么意外,一半拿着从路边人家借来的工具清理路中间的大土堆。

  不一会儿官兵也赶了过来,看见已经有人在清理,楞了一愣,问了才知原来是在挖被埋在下面的人,不由得暗自称赞,要是一般人家早就回府压惊去了,那顾得上被压在下面的人,等官府挖出来再去府衙认领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

  当场挖人与去府衙认领看似好像结果并无不同,可贵就贵在一份对于已死之人的尊重,纵使是奴仆,你敬人人才会发自内心敬你。

  此次过来处理塌方之事的官兵们都不自觉的仔细和细心了些。

  经过一个时辰的忙碌,周边的碎石与泥土都被清理的差不多了,人也被陆续的被挖了出来,无一生还。

  剩下的只有……妙心与车夫。

  车里傅月华精神早已恢复了不少,正掀开帷裳关注着外边的动静,每抬出来一具尸体,傅月华的心就下沉一分,周边的尚且如此,那处于中心的妙心……

  傅月华放下手中的帷裳,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滴落。

  若不是自己闹着要出门,怎么会遇上此等祸事,若不是自己太过任性,又怎么会害死这么多人。若是自己安分一点,怎么会害死妙心……

  “月儿!月儿!妙心没死!!”

  什么……傅月华不可置信的抬头,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楞了片刻猛的掀开车帘跳下车,跑了过去,官兵们正小心翼翼的挪开架在妙心上方的树木,铲开妙心身边的泥土。

  沈纶扶住身旁的傅月华,“大夫看过了,还有脉搏,只是收到了巨大冲击昏迷了过去。”

  闻言傅月华情绪再也收不住了,又哭又笑,忽然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傅月华醒来时,天已全黑了。

  傅清站在傅月华床头,并没有说话。

  “月儿?有没有感觉不适?”沈氏坐在傅月华床前,双眼红肿。

  傅月华摇摇头,“娘,我没事,妙心她怎么样了?”

  “她已经醒了,不过吃了药又睡了过去,可怜那孩子左臂和右腿都断了,太医给她接骨的时候硬生生的疼醒的。”说着又抹了一把泪。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不省心呢?你知不知道我跟你爹看着你被抬进来的时候简直快吓死了,你说你要出什么事,我跟你爹以后,可怎么过啊。”说到这又泪流不止。

  傅月华撑起身抱住沈氏,心里也是难过不已,“娘,月儿知道错了,月儿以后再也不任性了好不好,娘你别难过了。”

  闻言沈氏又是一顿眼泪。

  傅清本来打算好好斥责傅月华一番,可话到嘴边,看傅月华这幅憔悴的样子,又不忍心说出口了。

  又见傅月华主动开口认错,斥责的话彻底吞回了肚子里。

  恍个神儿的时间,娘俩居然抱头痛哭起来……傅清无奈的上前劝阻。

  “好了,这不是没事了吗,你让月儿歇息会儿吧,”

  沈氏瞪了傅清一眼,还是收起了眼泪,从丫鬟手里接过热过一遍又一遍的粥,一勺一勺喂着。

  傅月华极其乖巧的把一碗粥给喝干净了,望着沈氏欲言又止的。

  沈氏不由好笑,“想说什么就说,憋着累不累。”

  “娘…我现在想去看看妙心。”

  “现在妙心已经睡了。”沈氏不由分说扶她睡下,帮她盖好被褥,“明天吧。”

  傅月华点点头,又在屋内看了一圈,“表哥呢?”

  “他只有今天一天休沐,你也没有出什么大事,只是惊吓过度,被你爹劝回书院了。”

  沈氏又帮她掖了掖被子,站起身来,“你好好休息,我跟你爹就不打扰你了。”

  傅月华点点头,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2.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