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朔月 > 第 1 章

第 1 章


  艳阳高照,微风徐来,窗边女子鬓边秀发随风微微舞动着,傅月华心中的郁闷也随风飘散了几分,随即锦袖一挥,“妙心,笔墨伺候。”

  傅月华刚提起笔刚写了一个字,窗外隐隐约约传来让人心烦的吵闹声,提起的笔再也放不下去,转身问道:“妙心,今天是什么日子,外面怎么这般吵闹?”

  妙心有些诧异:“小姐竟不知道么?”

  “自我及笄以来,父亲再不许我随意出门,我从哪里知道”傅月华皱了眉头,很不想提及。

  妙心抿住了到嘴边的笑,“老爷也是为了小姐好,毕竟小姐是个大姑娘了。”

  百姓们若是知道他们口口相传的最端庄的大家闺秀,是这么一副不安分的性子,恐怕会惊掉了下巴吧?

  “今日是吴元帅班师回朝的日子,听说吴元帅这次的仗打的十分漂亮,给进犯的异族打的吓破了胆呢,都说那些异族再不敢来犯了。所以不光是大臣们,连百姓们都自发的去城门口去迎接了。”

  听完傅月华笑了开来,“是吗?这么热闹?”

  妙心眼皮一跳。

  “今日天气甚好,适合出门,不如我们也去吧。”是肯定,不是疑问。

  妙心几乎要哭了,她说这么多干什么!“可是老爷说……”

  傅月华袖子一挥径自换装,“说什么,我爹不也去了吗?你再啰嗦我就自己去。”

  妙心咽下了嘴里的话,默默的上前帮傅月华换衣服。

  ----------------------------

  快到城门口,望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傅月华惊叹了一声,“这人还真是多啊…”

  妙心确认乔装的护卫跟上来之后才放下了心,压低声音道:“小姐我们去五味楼吧,在那边楼上看的更清楚些”也更安全。

  傅月华有些好笑,难不成还以为我要去街上人挤人?装作沉吟了片刻,欣赏够了妙心那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才道:“走吧。”

  妙心暗松了口气,抬脚跟上。

  五味楼是华城第一大酒楼,共分三层,一楼非富不可入,二楼非权贵不可入,三楼……能进入三楼的人不是王孙贵人,也差不远了。

  虽说这城门口的只是个小分店,也是有三层的,且装潢的雅致非凡,只不过规模小了许多。

  五味楼的伙计恭恭敬敬的引傅月华上了三楼视角最好的雅间,便躬身退了出去,一会儿换了个伙计奉了茶上来,傅月华品了一口,笑道:“没想到这五味楼小小分店的掌柜也如此有眼色。”

  妙心眼对鼻,鼻对心,默不作声。

  等了片刻没等到答复,知道这丫头是有些生气了,心头有些讪讪,起身到窗边往下看,依旧只有黑压压的人头,和熙熙攘攘的人声。

  又等了片刻,依旧没有大军进城的样子,索性在一旁的书架上随意抽一本书籍翻看起来。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外面忽然喧闹起来,傅月华丢开了手中的书朝窗外看去。

  一匹匹高头大马,载着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儿郎们缓缓入城。样貌只是平凡,可那份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气势,却是华城才子们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傅月华暗自点头,只有这样在战场上拼杀过的血性男儿,才能算得上真真正正顶天立地的男人。

  打头的是一个胡须有些花白但背脊却挺的笔直的老头,骑在马上自有一副铁骨铮铮。正是此次的兵马大元帅吴兴德吴老。

  傅月华目光往后一扫,只见一位年青将领紧随其后,看样子不过二十出头,背脊同样挺的笔直,不比吴老的铁骨铮铮,也自有少年的意气风发。因在军中的缘故肤色不比文人白皙,模样倒是颇为俊朗,比后面的军中男儿们挺拔出彩不少,也比华城内文绉绉的文人才子们多了好几分男子气概。

  那男子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往这边看来,傅月华一窒,明明知道不是在看自己,还是莫名的心跳快了几分,好似平静湖面被风吹起了涟漪。待那男子收回目光,傅月华不自觉的开口问道:“他是谁啊。”

  妙心顺着傅月华的眼神看了过去,“吴老身后的年青将领吗?听说是吴老在新军里捡到的人才,帮着吴老打了好几个漂亮仗,吴老言语间对他颇多赞赏,好像是叫……楚越吧。”

  “楚越…”傅月华有些失神。

  “小姐?”

  “嗯?”傅月华偏过头,笑眯眯的道:“回去吧”。

  回去……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

  “小姐…不看了??”

  闻言傅月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妙心,眸中带着促狭,“还没看够?”

  妙心脸一红,忽的想起小姐看那楚越的眼神,竟顶了回去,“是小姐看够了才对吧?”

  听此话,傅月华脑中闪过楚越身影,嘴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脑中楚越的英姿越发清晰。

  妙心自知失言,心头懊恼不已,却见小姐的脸隐约红了起来,也不出声反驳,素来伶牙俐齿的小姐哪去了?

  见妙心怔怔瞧着自己,傅月华的脸有些止不住的发热,狠狠的瞪了妙心一眼,“这种话也敢说出口,我看你的脑子才是用来吃饭的,罚你明天一天不许吃任何东西!”

  妙心“……”

  回府后,傅月华继续她上午未完成的大字,妙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时不时的看傅月华一眼,一脸的疑惑。

  看的同屋妙言也很莫名,跟着妙心多看了小姐几眼,也没看出什么不妥。

  再看妙心还是那副模样,便把妙心拽到了一旁,问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盯着小姐看?”

  妙心犹豫了一下才道:“妙言,你没觉得小姐回府后有些不对劲吗?”

  妙言往小姐那边仔细看了看,写字的模样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那字……下笔浮躁,收尾潦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下笔之人心神不定。“是有些不对劲…到底怎么了?”

  妙心道:“我今天跟小姐出去说错话了,可小姐竟然只罚我明天不许吃饭。”

  妙言:“……就这样?”

  妙心踌躇了半天,见小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敢乱说,只得把话又吞回了肚子里,闷闷的回了一句,“也没什么,就是跟小姐顶嘴了,只是觉得小姐的态度有些奇怪。”

  妙言松了口气,又觉得好笑,“小姐心情好罚你罚轻了,怎么你还不乐意啊?”

  傅月华刚写完大字,外面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微凉的风拂在脸上,心头的燥热总算褪去了几分。

  这边妙言妙心见小姐停了笔,也终止了谈话,上前去服侍小姐净手。

  傅月华不是没看见俩人刚刚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只是现在还懒的搭理她们,净完手后便榻上瞌眼休息。

  一睁眼便是傍晚时分了,窗外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一开门迎面吹来的凉风让傅月华顿时就打了个喷嚏,可把丫鬟们给紧张坏了,妙言手中的披风立马就换了个厚的给傅月华披上。收拾停当一行人才往饭厅而去。

  吃过晚饭,傅月华陪母亲沈氏说了会儿子话,沈氏便打发她回来了,傅月华也不多说什么,行了礼便回了自己屋子。

  -------

  一直到过了亥时,沈氏正坐在床上绣花打发时间,傅清才满身酒气的到了家门口,听丫鬟报老爷回来了,把手中的绣品一放,往前厅赶去。

  到前厅时,丫鬟已经奉上了醒酒茶,傅清正喝着,见沈氏还没睡,有些心疼。“夫人这么晚你怎么还不休息,”

  沈氏嗔了他一眼,“你不回来我怎能安心歇息,再说了,哪有夫君没回来妻子先行歇息的道理。”一边说着,一边往旁边挪了挪,一副嫌弃的样子。“明知道自己酒量不足,还喝这么多,酒喝多了伤身你又不是不知道。”

  傅清却只是瞧着沈氏笑,笑的沈氏不好意思了,往傅清腰上一拧,见的傅清皱成了八字眉才施施然放手。

  厅里的丫鬟都低着头,作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今日又不是宫中小宴,喝多喝少哪能是自己决定的,我还算喝的少的,吴兴德那老家伙可是被人抬回去的。”傅清饮完最后一口醒酒茶,笑咪咪的道。

  沈氏也不搭他话,只吩咐人备好浴汤。

  傅清也不恼,继续道:“说到他,那老家伙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不仅自己打了个漂亮仗,还带回来个一身本事叫楚越的年轻小将,嘚瑟的跟什么似的。”

  沈氏噗嗤一笑,全然没了恼意,“瞧瞧你这口气酸的,咱们家沈纶又差得了哪去?不都说这次殿试纶儿必在前三甲之内,有你长脸面的时候。”

  提起沈纶,傅清也是暗自点头,人品文采皆是上上之选,也不算白费了他这些年的苦心栽培。

  待傅清洗漱完毕出来,沈氏已然睡熟了,傅清小心的给沈氏掖好被角,躺在旁边却久久不能入眠。

  出宫门时恰巧碰见楚越与三皇子交谈了几句,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偏在这紧要关头却不得不防。

  圣上老矣,继位之人却迟迟定不下来,大皇子无能,二皇子倒是个有才能的人,又是嫡出,照理来说作为太子再合适不过,可圣上却迟迟不立太子。

  对这位圣上傅清也是琢磨不透,说他无能吧,偏偏安稳的做了一世皇帝,在位期间也没出什么差错。说他圣明吧,也不尽然,什么事都交给大臣来商量,自己除了吃喝睡就是画了,半分瞧不出劳碌的样子,倒是把他们这些臣子给累了个半死。可能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两个出色的儿子。

  二皇子是皇后嫡出,为人正派,也十分宽厚,平日里处理事情的时候也想的十分全面,文人们都比较信服这位二皇子。

  而三皇子母妃是宫女出身,虽说十分聪慧,可行事手段太过狠辣。在傅清心里未免有些失了帝王之风,没想到的是朝中武将都比较信服这三皇子。

  再加上吴老那种老油条,明摆着就是皇帝党,谁当皇帝就忠于谁。朝中才形成了二皇子与三皇子相互抗衡的局面。

  想到这傅清不禁苦笑,圣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钦点自己当二皇子太傅,把自己牢牢的绑在了亓皓这条船上,使的朝中二皇子派隐隐有压三皇子派一头的感觉,可圣上就是不立太子。

  这个时候楚越要是投奔了三皇子,亓睿如虎添翼,朝中局势如何还真不好说,毕竟时逢战事,文官的作用远远没有武官大。

  傅清又是一阵头疼,索性把事情丢开一旁,伴随着雨滴声沉沉入睡。





  (https://www.tywx.com/ty136602/6532760.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