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他笑时风华正茂 > ○-3-4

○-3-4


二○一二年夏天的那个夜晚,月明星稀。大地一片沉静,风抖落树旁。万物在沉睡,呼吸也渐渐变的清楚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
        她轻轻地问。
        池铮低笑,“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她微怔,又听他问。
        “明天有时间么?”
        孟盛楠沉默了下,“有事?”
        池铮‘嗯’了声。
        “什么事啊?”
        池铮眼神含笑,“想请你吃顿饭。”
        “吃饭?”
        “嗯。”
        孟盛楠动了动唇,听到那边男人戏谑。
        “你帮我洗了衣服,怎么说都得请不是。”
        她脑子‘嗡’的一声,半天才出声。
        “不用,我那会正好闲着。”
        池铮笑,“我知道。”
        她眼神闪了闪。
        “毕竟咱俩都这么熟了。”
        当时他正半靠着窗,侧头看窗外。那个‘熟’字儿重音微扬,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她红了脸。孟盛楠揪紧着床上的被子,目光凝视,“要是没什么事儿——”
        “有。”
        他闲淡的丢了一个字给她。
        “啊?”她愣了下。
        池铮点了根烟,打火机丢在桌上。
        “也没什么,随便聊聊。”
        孟盛楠眨了眨眼。
        “哦。”
        池铮吐了口烟圈,“现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她乖乖说。
        池铮笑了下,“没什么是什么?”
        孟盛楠:“……”
        他不再逗她,孟盛楠正挠脸颊突然听见他叫她的名字。好像有那么点不一样,低低沉沉,又似呢喃。她嘴角微动,接着便听见他开口道。
        “记得没错,你是八八年的?”
        她意外他提起。
        “你怎么知道?”
        池铮想起杂志专栏的介绍,略顿了一下。
        “猜的。”
        孟盛楠:“……”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她问。
        池铮吸了口烟,“没话找话。”
        孟盛楠不知怎么有点想笑,整个人也轻松了。
        “你呢?”她也问。
        他淡淡的‘嗯?’了声。
        “你多大了?”
        “你说我多大了?”
        他声音有点吊儿郎当,夹杂着淡淡的笑意。
        孟盛楠声音低了:“我怎么知道。”
        “是么。”
        孟盛楠抿抿嘴唇,池铮也没再细问。窗外也不知什么时候风大了,她抬眼看出去。俩人都安静了会,她能听清他那头沉沉的抽烟声。半响,池铮说:“不早了,睡吧。”
        “嗯。”她轻声。
        正要挂断,他叫她。
        “你明天下午回学校?”
        “嗯。”
        “那我中午过来接你。”
        “不用——”
        池铮说:“陈老师想让你陪她坐坐。”
        孟盛楠没再拒绝,‘哦’了声。
        “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他说。
        结束通话后,手机屏幕还亮着。她怔怔看了很久,将那个号慢慢存到手机里,才重新躺下。或许就是这种感觉,他的声音好像还萦绕在她耳侧挥之不去。她关了灯,然后睡着了。
        再醒来,天还未大亮。
        她觉得昨晚那个电话恍如幻景,人还迷迷糊糊着就去翻手机。看到联系人那一列里头第一个就躺着他的名字:池铮(chizheng),忽然就笑了。
        日光捅破苍穹,唤醒大地。
        她洗漱好下楼,陪盛典在厨房忙活。太阳高升,孟津带小杭在外头转了一圈回来刚赶上吃早饭。小男生喝了几口粥,问她:“姐,今天咱去哪儿玩?”
        孟盛楠说:“下次吧啊,姐中午有事儿。”
        “什么事儿?”
        小杭皱巴着脸问,孟津盛典也看过来。
        她想了下,“要去看望一下姐的老师,下次成么?”
        “好吧。”小男生叹了一口气。
        盛典问:“你陈老师?”
        她点头。
        “没事吧?”
        “没事,就过去转转。”
        十一点那会儿,她在客厅陪孟杭堆积木。小男生玩性很大,一会儿嚷嚷着又要看电视。她摁台到少儿频道,刚放下遥控器,茶几上手机响起来。
        孟杭看的认真,她探身拿过接起。
        “我在你家巷口。”池铮说。
        孟盛楠:“现在?”
        院子里盛典在树下乘凉,和隔壁康婶坐着聊天。她亲亲孟杭,拿着包就往外走。后头康婶笑着和盛典说女大不中留,巷子外卷起一阵小风。孟盛楠沿着巷道望外,摩托车停在路旁,不见他。
        大中午的闷热,巷子也没什么人。
        她一路走到巷口,视线扫到一半,就看见他蹲在路边。头微低着,手上还拿着烟。她看着他的背影,宽阔伟岸。刚刚还略带紧张的心思忽的就平静下来,她轻声叫。
        “池铮。”
        闻声,男人又猛吸了口烟。随即丢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才站起来转过身。
        “走吧。”他看着她。
        她随他身后坐上车,池铮侧头。
        “前头修路,抓紧我。”
        孟盛楠没说话,双手轻轻拽着他的衣角。池铮目视前方,弯了弯嘴角。街道宽敞,一路平坦。到地方的时候,他停下车。她跟着下来,疑惑的问:“我怎么没见到哪里路不好?”
        池铮拔下车钥匙,看了她一眼。
        “那应该是我记错了。”
        孟盛楠:“……”
        屋里,陈思早候着了。他们一到就叫杨妈备菜,客厅里又剩下他俩。她要过去帮忙,被陈思推出来。后知后觉才明白女人的心思,坐在沙发上也不知该说什么。
        “上去看看?”
        池铮问她,对着二楼扬扬下巴。
        “我?”
        她指了指自己。
        池铮笑笑,“不然呢?”
        “会不会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
        池铮抬眼,目光盯着她。
        孟盛楠躲开他的视线,“可是一会儿陈老师叫吃饭——”
        “再下来不就行了。”
        孟盛楠眨眨眼。
        “你店里不忙么?”
        池铮玩味的看着她。
        “孟盛楠?”
        她‘啊’了一声。
        “你是怕上去我对你做什么?”
        孟盛楠:“……”
        最后还是跟着他上了楼,二层只有一个房子。宽敞,简单,带着洗手间。她刚走进去,他反手关门。孟盛楠心紧了一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的声音在身后低低响起。
        “随便坐。”
        “没事。”
        她垂下的右手扣着衣角,池铮抬眼看着。面前的女人白色短袖七分裤,表情绷得紧紧。池铮勾了勾唇,径自走到窗前的桌边。慢慢拉开抽屉,假装不经意的问:“你平时都看什么书?”
        孟盛楠看了眼他的侧脸。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就随便看。”
        池铮挑眉,“是么。”
        “嗯。”
        池铮从抽屉里拿出书,回头看着她。
        “这本看过么?”
        孟盛楠心一颤。
        “以前读高中,有人送了我本书。”池铮拿着书慢慢向她走过来,声音很低,“说起来挺有意思,我并不知道她是谁,什么模样。只知道,她叫舒远。”
        他说完停了一下,视线锁在她身上。
        “后来杂志上见过几篇同样署名的文章,也不知道是不是她。”
        孟盛楠已经僵住。
        “听我妈说你参加过什么作文比赛。”
        池铮故意又顿了一下。
        “这个舒远,你认识么?”
        孟盛楠看着他手里的那本沉思录,一时难以言说。他目光专注,她躲不开。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特别难过,好像很多事很多事一下子要涨开脑袋。
        “抱歉,我不认识。”她慢慢说。
        池铮说:“是么。”
        孟盛楠说:“是。”
        他眼神复杂,孟盛楠低了低头又抬起,“我下去看看陈老师。”
        说完撤身离开。
        池铮没拦,他看着她推开门下楼。女人背影消失的刹那,他肩膀一下子耷拉下来。然后背靠在门边,沉默的抽着烟,一根有一根。过了会儿,他才下楼。陈思坐在客厅沙发上,冷着脸。
        “她人呢?”
        陈思声音严肃:“你对盛楠做什么了?”
        池铮蹙眉:“怎么了?”
        杨妈刚从厨房走出来,叹了一口气。
        “像是哭了,眼睛怪红的。”
        池铮眉头皱的更厉害,烦躁的耙了把头发。陈思怪他气走孟盛楠,不让吃饭赶他回店里。刚好那会儿他有电话过来,接了活儿就走了。后来忙完已是下午三四点,直接回去店里。
        外头要下雨的样子。
        那个时候孟盛楠已经洗了快一个小时的澡,穿了睡裙出来。窗户半开着,风从七层溜进来。她脑子清醒了很多,坐在窗台看着外头发呆。不一会儿,慢慢飘起了雨滴,溅在窗户上。
        刚刚真的太糗。
        她叹气看着那雨,他的话到现在还没消化。也不知他是否早已看出端倪,雨下不停,哗哗啦啦。她又烦起来,怎么那会儿就突然冲动给跑了呢。
        市区的店铺外,雨落成帘。
        男人靠在门边,不断把玩着手机,闷头抽着烟。史今一边盯着电脑上的游戏,一边撇他一眼。过了大半小时,那人还是那副样儿,史今忍不住了:“我说你怎么回事儿?”
        池铮没应声,黑眸盯着门外的雨。
        “不会是为那女的吧?”
        池铮淡淡扫了史今一眼。
        “呦,还真是。”史今一乐。
        池铮:“你很闲么。”
        史今嬉皮笑脸。
        “哥们现在可真佩服那女人,能让你魂不守舍也就这样了。”
        池铮抽了口烟。
        “要上就赶紧的。”史今好笑。
        池铮:“你他妈知道个屁。”
        “嗬。”史今劲头上来了,“人家拒绝你了?”
        池铮冷眼。
        史今耸耸肩,“这可不像你啊,想当年哄女人你可是行家。”
        池铮嗤笑。
        半响,他说:“她太敏感。”
        “啧啧。”
        史今摇了摇头,一阵的唉声叹气。
        池铮:“没病吧你?”
        “是你有病,相思病。”史今一语定义。
        池铮:“操。”
        史今问:“是不是怎么着人家了?”
        外头的雨愈下愈大,池铮一根烟抽完了。他烦躁的摸着下巴,脑子里又出现她躲闪的眼神。他眯起眼睛,百无聊赖的翻了一遍手机联系人,又退出来。
        
        “我好像把她弄哭了。”他慢慢说。


  (https://www.tywx.com/ty10298/44098621.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