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他笑时风华正茂 > ○-4-6

○-4-6


池铮的那句话让孟盛楠傻笑了大半夜,这么多年他变化太大,唯独这撩人的调调倒是没落下多少。他依然忙,偶尔偷得半日闲和她说几句。
        在杭州待了些日子,孟盛楠该回江城了。
        那天早上外婆带她去逛集市,菜市场人声鼎沸。
        或许是因为之前在学校的时候饥饱不定受了凉,她的胃一直不怎么好。外婆说要喝白萝卜汤,早起一杯温水,小米粥放盐。定时定量,忌辛辣刺激,忌凉忌烫。少食多餐,饿了咬口嚢吃要慢养。
        前几日胃病又犯。
        严重了喝水都反酸发胀,躺在床上说话的劲儿都没有。
        她一个二十四岁的大姑娘,外婆每晚帮她揉肚子。她怕痒,边疼边咯咯笑。老人一口家乡话亲切温柔,嘴里念着好听的经文,给她讲京剧,拍她背慢慢熟睡。有时候特别难受,外婆哽咽,眼眶会红。她拥着被子靠近老人,眼含热泪说,没事,一会就好了。
        然后早晨醒来,猫躺在她和外婆中间。
        她伸手去逗猫,咪咪去蹭她的手指。
        “它舔我。”孟盛楠惊喜。
        外婆笑,去碰猫的爪,声音苍老。
        “来,握握手。”
        有一次她和猫玩,她往前走,猫立刻闪远和她隔着好一段距离。她又往前走,猫又向前闪远。她不走了,回厨房和外婆说,“怎么我一追它就跑了?”
        外婆正煮粥,一乐。
        “保准是饿了,想引你去食盒那儿喂它。”
        她上了二楼抓猫粮,叫咪咪。
        它立刻跑过来蹭她脚下,乐呵呵的吃起来。
        孟盛楠低语,“外婆真神了。”
        当时来那会儿她心里想着池铮磨磨蹭蹭,现在走的时候对外婆满是愧疚。老人讲她小时候的趣事,总是惹得小杭哈哈大笑。外公喜欢看新闻,外婆争过遥控器要看戏。俩人拌拌嘴,回头又笑。后来她是一个人回的江城,孟杭耍赖不走晚些日子。
        一家人吃了一顿饭,下午三四点的光景她动身走。
        送她到门口坐计程车,老人往她兜里塞东西。
        “什么?”
        她拿出看,是乳酸菌素片。
        外婆笑,“没事多含着。”
        直到车子走了很远,她再回头,老人还站在原地。孟盛楠慢慢转身坐好,突然就想给池铮打电话。肚子疼得要命她都没说过,也并不是真有多怕他会烦。只是那会儿的声音实在不怎么好听,到头来又恐打扰到他忙。
        她看着远方的公路,怎么现在就忍不住了呢。
        孟盛楠拨过去的时候,池铮正窝在金鼎。他昨晚回了趟店里拿显示屏,落了手机,现在敲着代码完全忘了有这回事儿。史今忙累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毯上。
        陆怀羡慕:“他怎么就这么会享受呢。”
        池铮笑了下。
        陆怀也打算歇会儿,起身从箱子里拿泡面,丢给池铮一盒,边倒水边问:“今儿几号了?”
        池铮从桌上的烟盒里抖出根烟,凑到嘴边顿了下。
        “18。”他说。
        陆怀算日子,“我来有十多天了吧。”
        池铮点上烟。
        “差不多。”她走了也有十多天。
        陆怀泡好面掀开塑料盖,腾腾热气悬浮而上,和烟雾缠绕在一起。池铮噙着烟去裤兜口袋摸手机,然后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池铮抬眼,“手机可能落了。”
        陆怀道:“你昨晚回了趟店,忘那儿了吧。”
        池铮‘啧’了声,闷头抽起烟。后来又忙起来,天色半黑。他靠在椅子上活动脑袋,脖子上骨头直响。然后扭开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半,踢开椅子起身。
        史今问:“干什么去?”
        “店里。”
        陆怀侧头,“想女人了吧你?”
        池铮扫他一眼,鼻子里哼出一声。
        “你嫉妒了?”
        陆怀差点喷了,“卧槽。”
        史今摊手。
        池铮玩味儿笑,手插口袋懒懒的出了门。他这次没走楼梯,可能因为太累的缘故,直接摁了一楼电梯。从金鼎出来的时候,微风一阵一阵。他仰头看天,侧眸扫了两边的路,点了根烟走了回去。
        霓虹灯初现。
        火车站附近的小吃摊上,俩女人聊闲天。孟盛楠在火车上接到戚乔的电话,这女人最近情绪低落需要安慰。她走不开,被火车站外等了半个小时的女人拦截了。
        “还是你最好了,楠楠。”
        孟盛楠难得鸡皮疙瘩又起,“他签了唱片公司是好事啊,你还烦什么?”
        戚乔耷拉着脑袋倒酒喝,怨气看来很深。
        “他每天都很忙,陪我过周末的时间都没有。”
        孟盛楠左手撑着下巴,“辛苦你了。”
        戚乔:“……”
        “你都不安慰我几句?”女人眉毛皱在一起。
        孟盛楠眨眨眼。
        “你需要的不是我的安慰,你的解药在宋嘉树那儿呢。”
        戚乔有气无力的‘唉’了声。
        孟盛楠笑笑,“行了,他忙过这会儿应该就有时间陪你了,他那么爱你怎么舍得你独守空闺。”
        戚乔:“你说真的?”
        “假一赔十。”
        戚乔:“……”
        女人又开始喝,孟盛楠拦不住。街头的灯光一盏盏亮了起来,戚乔的脸很红,已经醉了。孟盛楠无奈,叫了辆车扶她回家。戚乔赖在床上不让她走,盛典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她放心不下戚乔说翌日一早。
        戚乔睡熟了,她帮着换了衣服盖上被子。
        刚走上阳台要拨电话给池铮,门锁有动静。她走过去看,宋嘉树推门进来。孟盛楠愣了一下,指了指卧室,“戚乔睡了。”
        宋嘉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我回家了,你和她说一声。”
        宋嘉树淡声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好好照顾她。”
        孟盛楠微微笑了笑,推过行李箱拿着包出了门,走出几步又回头。
        “她心情不好,你还是要多陪陪她。”
        宋嘉树抬眸,“我知道。”
        她颔首离开。
        电梯数字慢慢降至1,孟盛楠在门口拦车。天上忽的下起雨来,她看着这朦胧的夜色,改了主意。到方十字街头,孟盛楠下车往过走。
        细雨淋在身上,她身影单薄。
        眼看着距离他愈来愈近,她难得雀跃,脚步轻快。
        几年前看瘦身男女,郑秀文减肥成功,穿着宽松的灰色风衣去烂巷找刘德华。那天也是下着这样的雨,女人打着黑色的伞,看到男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还在吆喝‘打两分钟5○○块’。
        红灯,她停了下来。
        视线越过马路看向对面的破巷子,却看不到他店铺的光亮。
        黄灯,她目视前方。
        对面出现了一个人影,灰色衬衫黑色长裤。他插着兜咬着烟,没打伞。孟盛楠握着拉杆箱的手凉凉的,视线静静的落在他身上。男人抽了口烟,一抬头,似乎也愣住了。
        绿灯,她脚步未动。
        两边的汽车停了下来,雨水打在挡风玻璃上,行人打着伞来来往往。人流中,男人拿下烟,慢慢抬步走过来。
        雨飘在她眼里。
        二○○三年刘若英翻唱中岛美雪的歌,收录在专辑‘我的失败与伟大’里,名字叫:原来你也在这里。
        孟盛楠就这么看着他走近,池铮眸子温柔。
        他曲起手指轻弹了下她的脑门。
        “傻了?”
        孟盛楠没躲开,捂着额头看他。
        池铮无奈笑,微俯身拎起她右手的箱子。他将烟叼嘴里,腾空去拉她的手。孟盛楠掌心湿湿的,跟在他后头过马路。她侧头看他,忽然就笑了。池铮余光抓了个正着,他抬眉看她。
        “还没醒?”
        她歪头,池铮深眸含笑。
        他拉着她的手,穿过短巷。池铮开了店铺门,又关上。屋子里有他的味道,孟盛楠安静的站着。池铮放下行李箱,回头看她。
        “真傻了?”
        他侧头笑。
        孟盛楠衣服湿了,心头暖的厉害。池铮好笑的看着她,正要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孟盛楠突然倾身慢慢抱住他,池铮愣了一下。他随即笑开,揉她头发。
        过了会儿,池铮低声开口。
        “想我了。”
        他语气不带质疑,孟盛楠脸微红,不敢抬起埋在他胸膛的脑袋。外头小雨渐大,屋里针落有声。后来怕她着凉,池铮翻出衣服让她换下,两人站在床边的狭窄地方。孟盛楠握着他的衬衫,嘴巴动了动,声音轻轻地,“你先转过去。”
        池铮笑了下。
        “又不是没见过,当真不让我看?”
        孟盛楠头摇的像拨浪鼓。
        池铮舔了下唇,慢悠悠的转过身靠在床边的挡板上。他视线下移,地面上女人的身影细长,乍一看还能看见她傲挺的胸脯。池铮滚了滚喉结,咳了几下移开视线。半响,侧头问:“换好了?”
        “嗯。”
        孟盛楠看着他不慌不忙的转过来,问:“你不换?”
        池铮揪起衬衫领口闻了闻,抬眼。
        “我都是烟味儿,不换了。”
        “那感冒了怎么办?”
        池铮:“当我是你,跟林黛玉似的。”
        她抿嘴笑了,池铮问:“吃了么?”
        孟盛楠摸了摸肚子,她陪戚乔那会儿基本就听女人诉苦了,筷子也没动几下。
        “有一点饿。”
        池铮挑眉,“想吃什么,我去买。”
        “都行。”
        池铮笑了笑,“你倒是都不挑。”
        她挠挠脸颊。
        池铮抬眉,“又不是多久没见,怎么还不好意思了?”
        孟盛楠撇撇嘴,“我没有。”
        “就嘴硬。”
        孟盛楠:“……”
        灯光打在她脸上,池铮拉开抽屉拿了把伞,走近几步揉了揉她的头发。
        “等着。”
        然后侧身出了门,孟盛楠回头去看,他身影早已不见。她在床边坐下,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回来,径自打开电脑玩。又怕不小心弄坏他电脑里的东西,不太敢乱动。
        雨声夹杂着脚步声,池铮提着清粥小菜推门进来。
        孟盛楠正曲腿坐在椅子上盯着电脑,池铮放置好饭菜端到桌前。她低头看了下是一个人的量,抬头问:“你不吃么?”
        池铮靠在玻璃柜上,“我不饿。”
        “哦。”
        她端起饭一点一点喂嘴里,池铮低头看着。
        孟盛楠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她指了指电脑,“你这个我不太会用,连不上网。”
        “想看什么?”他问。
        孟盛楠很认真的想了下,“窦娥冤。”
        池铮:“……”
        他募得笑了声,低低沉沉。那注视里,孟盛楠有点发热。他拱了拱脸颊,就那样看着她。屋子里,一对男女,气氛旖旎。


  (https://www.tywx.com/ty10298/44098609.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