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他笑时风华正茂 > ○-4-8

○-4-8


孟盛楠起床洗漱,换下他衣服的时候才恍然。她是带着行李箱过来找他的,昨晚竟然全忘脑后。他也没提醒,还翻自己衬衫给她。
        真是。
        她换好白色裙子,去床边和他打招呼。池铮好像睡了过去,他闭着眼睛不见醒。她没叫他,绕过床往外走。腿突然被绊住,她低头。
        池铮的一条腿伸直挡着去路,她偏头看过去。
        “你哪个同学的婚礼?”
        池铮坐起来,衬衫扣子半开着,胸膛宽厚结实。他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然后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
        “高中同学。”她移开视线。
        池铮:“什么时候结束?”
        “得一两点了吧。”孟盛楠估摸了下,犹豫着还是问出口:“你,要和我一起去么?”
        “不去。”
        几乎是半秒停顿都没有。
        孟盛楠:“……”
        “到时候我接你。”他接着说。
        孟盛楠:“……”
        “手机给我。”
        “我的?”孟盛楠回神。
        池铮抬眉,下了床一本正经的去摸她的额头。
        “昨晚真傻了?”
        孟盛楠瞪了他一眼,从包里翻出来递他手里,池铮看都没看直接塞自己裤-兜。
        “你干什么?”
        她刚问完,怀里多了一个物件。
        “你用我的。”
        孟盛楠:“为什么?”
        池铮看了她一眼,“你电话什么时候一次性通过?”
        ……
        后来他送她上了计程车,将伞收起来一同塞进车里。车子很快驶入车流中,透过后视镜,她看见他低头,然后摸出根烟咬在嘴里,火机点上。雨淋在他身上,男人反方向走远。
        那会儿陆怀正耷拉着脑袋敲代码,池铮进屋的时候史今不在。
        “你来了?“陆怀打了个哈欠。
        池铮:“你晚上没睡?”
        “你看我这样像是睡了?”
        池铮笑了声,坐自己位置上。
        陆怀心里极度不平衡,“哎我说,你昨晚到底干嘛去了,这边都顾不上了?”
        池铮懒得回话。
        “怎么看你都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啊。”陆怀煽风点火。
        池铮扫了他一眼,咬了咬牙。
        “哪家姑娘?”
        池铮唇抿的很紧,起身去了卫生间。陆怀在后头得意的笑,扳回一局。狭小的空间里,池铮狠狠搓了把脸。他摸着下巴,对着镜子侧头瞧新冒出的清茬儿,牙关咬紧,去他妈的纯聊天。
        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史今乐呵呵的像中了五百万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神经了?”
        史今嘿笑,“咱这回要大发了。”
        池铮越过那货坐回去。
        “我说真的。”
        陆怀使劲儿睁着双眼,“你话能不能一次性说清楚?”
        史今绕到池铮跟前。
        “之前我和你提过一个做软件的,干大公司一人。人家一直想找你合作,你还记得么?”
        池铮斜眼。
        史今更兴奋了,“哥们这几天联系他,人家刚给我回了电话,愿意注资。”
        陆怀皱眉:“信得过么?”
        “哥们提着脑袋发誓!”
        陆怀说:“如果真这样,那对我们来说可是大好事儿。”
        “不过,他有个条件。”史今说。
        池铮:“什么?”
        史今:“他要单独见你一面。”
        “那人什么样啊?”陆怀问。
        史今:“挺普通的。”
        池铮点了根烟,淡声问:“什么时候?”
        “今晚七点半,宏达酒坊。”
        池铮眯着眼,目光深不可见。他抽完一根烟,摁灭,然后又噼里啪啦敲起来。陆怀早上实在累得不行,中午小睡了会又醒来。池铮身影都没挪一下,手下动作快如眨眼。
        “史今这小子又溜哪儿去了。”
        池铮笑了下。
        陆怀看了眼时间,“呦,都快十二点半了。”
        池铮手指一顿,看了眼屏幕右下角。他关了电脑起身,从桌上拿起史今的车钥匙。
        “干嘛去?”
        池铮眼角扫他。
        “又摸女人?”
        池铮看了陆怀一眼,慢悠悠的开口。
        “我突然想起件事儿。”
        “什么?”
        池铮走到那货跟前,俯身,指着他电脑上的全屏TXT代码。
        “有老师和我提过代码恢复,好像是按一个键就行。”
        陆怀顿时来了精神,可怜他熬了一夜都还没写完。
        “真的假的?”
        “给你示范一下?”池铮问。
        陆怀:“必须呀。”
        池铮点了点下巴,“你先全选。”
        陆怀照办。
        池铮浅勾唇,“看好了。”
        陆怀眼睛死死盯着池铮的手,男人的食指按了下Delete。
        “你这是删除哇?”
        池铮:“我知道。”
        陆怀咽了咽唾沫,“咱不是说一键恢复么?”
        池铮摸摸鼻子,“不是删除?”
        陆怀:“……”
        池铮笑,趁这货还傻愣着抬脚出了门。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史今的车停在小区路边,他上了车便给孟盛楠拨电话。酒店二楼大摆筵席,傅松和小林刚宣完誓正互换戒指。孟盛楠感觉到手机震动,她跑去走廊接听。
        “还没结束?”
        孟盛楠:“嗯。”
        “哪个地儿?”
        孟盛楠说了地址。
        池铮:“完事了给我打电话。”
        “嗯。”
        孟盛楠回到里头的时候,新人已经开始敬酒。
        新娘挽着新郎,修成正果。小林笑容满面,俩人走到她们这一桌。都是办公室的几个老师,大家伙起哄多灌了傅松几杯才放他们走,话题又转到她身上。孟盛楠一笑而过,又怕池铮等久,她简单吃了点便找借口起身告辞。
        走廊边,小林笑侃:“急着见你心上人?”
        “别开我玩笑了,你赶紧进去吧我得走了。”
        小林应声又融入了那片热闹之中,孟盛楠转身去洗手间。她整了整妆容,提着包往外走。刚跨出去没几步,迎面遇见傅松。俩人都愣了下,孟盛楠笑了笑。
        “你要走了?”傅松问。
        孟盛楠点头,“我男朋友在楼下等我。”
        傅松目光闪了闪,忽的笑了。
        “读书那会儿,我就好奇你将来谈的朋友会是什么样。”
        孟盛楠莞尔。
        “那时候我也好奇,哲学鼠将来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
        傅松低头一笑。
        孟盛楠:“新婚快乐。”
        “谢谢。”
        男厕门口的阴影处,池铮叼着烟看着这边两个人。他脸色淡淡的,看到人散了才踩灭烟慢慢走了出去。只是没踏几步,就看见孟盛楠又拐回来。池铮一呆,孟盛楠也是。
        “你怎么在这儿?”她出声。
        池铮憋出俩字儿:“尿急。”
        说完他就侧身经过她走开,孟盛楠从洗手台拿回手机随后就追了上去。池铮插着兜走得快,不一会儿就到酒店门口,孟盛楠微喘着气跑到他身侧拉他衣角。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呀?”
        池铮:“我闲。”
        孟盛楠:“……”
        车里的气氛凝滞,池铮打着方向盘,唇抿的紧紧。孟盛楠看了他好几眼,想起刚刚洗手间门口的种种。感到可疑,终是没忍住。
        “你,吃醋?”
        池铮眉毛跳了一下,“可能么。”
        孟盛楠笑,“傅松是我高中同学,今天就是他结婚,他老婆是我学校同事。”
        池铮嘴角微微动了一下。
        “你不觉得很有缘么?”
        池铮侧眸看她,“他们那都算是有缘的话,那我们俩怎么算?”
        孟盛楠:“……”
        总之经过这一茬,池铮心情大好。孟盛楠却发现这男人骨子里的别扭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的可爱。池铮开了一会到金鼎,孟盛楠不认识这地方,问他这哪儿。
        “一会就知道了。”
        池铮停好车,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十七楼右户,陆怀边哀嚎边敲电脑。池铮推开门,听到声响陆怀迅速转头,眼神狠绝。
        “姓池的?!”
        池铮笑,“之前对您老造成的不便我深感抱歉,特此想弥补一下。”
        “晚了!”
        池铮挑眉,示意孟盛楠进来。
        陆怀瞬间傻眼。
        “小孟?!”
        孟盛楠显然也愣了,“陆怀?”
        池铮进来反手关上门,陆怀嘴巴渐渐张大,指着池铮问孟盛楠:“他传说中的女朋友是你?”
        孟盛楠还没出声,池铮已经走到她身边搂着她肩膀。
        “答对了。”他痞笑。
        陆怀:“……”
        后来坐下细聊,陆怀问池铮到底怎么回事。
        孟盛楠也看过去,池铮笑说:“我见过你们零七年的新概念合影。”
        “你你你——”
        陆怀一拍大腿,指着池铮说:“你这是横扫了我们青春六人组啊。”
        池铮:“六人组?”
        “啊,一半,还有仨儿出国了。”
        陆怀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有点失落,不过情绪瞬间又弹跳回来,“就是可惜,我们最宝贝最漂亮的小孟竟然让你给拐走了。”
        池铮看了眼孟盛楠,后者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哎,你们俩怎么走一块的?”
        池铮:“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靠。”
        孟盛楠笑,简单说:“我们一个高中的。”
        陆怀恍然大悟的长‘哦’了声。
        “晓得了,晓得了。”
        有陆怀在的地方总是热闹,聊天中孟盛楠知道他们在这里从头开始。她看向池铮,男人眼睛里有信念有坚持。原来,这就是他要她知道的。陆怀说的最热火,问及江缙。她无意间提到上次和江缙聚会的事儿,陆怀瞬间对池铮表示不满。
        “这待遇也差太大了吧我说,凭啥姓江的来就请餐厅,我来就这样?”
        “那肯定不一样。”池铮不咸不淡的开口。
        陆怀:“……”
        池铮:“他是来送钱的,你是来送命的。”
        陆怀:“……”
        池铮:“钱比命管用。”
        陆怀气急,对孟盛楠指了指池铮,“瞧瞧,瞧瞧,你怎么能喜欢他这种人呢?”
        池铮踢了一脚过去,陆怀撇嘴。
        孟盛楠笑,问:“所以现在公司就你们俩个么?”
        身后有房门推开的声音。
        池铮扬扬下巴,“最后一个来了。”
        孟盛楠转头看过去,史今站定后揉了揉眼睛。
        “我没看错吧?”
        池铮哼笑,陆怀扶额。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
        史今说着已经激动的伸出手过来,孟盛楠有些脸红。她还没抬胳膊,就被池铮伸手挡住。男人懒懒的开口:“一边去,别吓着我媳妇儿。”
        史今嘿嘿笑。
        陆怀:“还是我妹呢。”
        屋子里气氛盎然,孟盛楠感同身受。她看着池铮和他们插科打诨的笑,自己就坐在他身边听着看着,突然就觉得,好像这辈子所有的好运都被她遇到了。
        窗外,夕阳晚霞。
        池铮看了眼时间,对她道:“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
        孟盛楠点头。
        陆怀站起来,张开双手,还是当年的老样子,“出于对你的感情,哥得给你个熊抱。”
        孟盛楠笑着应了。
        友情的拥抱还没持续○.1s,孟盛楠的手就被池铮拉着出了门。陆怀气的失笑,史今喃喃,“这家伙以前不是这样啊。”
        外头有些冷风在吹。
        池铮调了车里的暖气,送孟盛楠到巷口。
        “晚上我有事,就不陪你吃饭了。”
        孟盛楠:“你忙你的。”
        池铮笑了下。
        她刚推开车门下来,就听见车里他火机打着的声音,又回头。
        “你少抽点烟。”
        池铮顿了一下,从嘴里拿下烟,丢开火机。孟盛楠这才满意的离开,确认她进了家门,池铮笑着又重新点上烟。他在车里抽完了一根,然后拐弯去了宏达酒坊。
        他下车往里走。
        坊间门口有人探问:“是池铮先生么?”
        池铮淡淡的‘嗯’了声。
        “请跟我来。”
        池铮被带到二楼走廊尽处的一个房间,他握着门把手动作停了一秒。然后毫不迟疑的推开进去,里头的人站在窗前,闻声回头。目光对视,空气僵持。
        
        “阿铮。”


  (https://www.tywx.com/ty10298/44098607.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