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他笑时风华正茂 > ○-5-2

○-5-2


池铮站在门口。
        也可以这样形容:一个邋遢劲儿十足的男人,脏衬衫黑裤子。他两手抄兜,头发乱糟糟的,全身上下说不出是烟味儿还是别的味道。眼神漆黑,目光直视。有几分古惑仔的不修边幅,就差一耳钉腰间一金链子了。
        “你怎么来了?”
        孟盛楠一手还放在门上,看见他稍微诧异。池铮没说话,只是抬眼在她身上扫视了一秒。兴许是他目光太沉静,孟盛楠不自觉的紧张起来。池铮‘嗯’了一声,侧过她走了进去,碰到了她的肩膀。
        “老师——”
        “他们俩在那儿。”他声音闲淡。
        她关上门去看他,池铮已经走至沙发边坐下。孟盛楠跟着进去,弯腰关广播。
        “后悔么?”
        池铮忽然出声,孟盛楠按开关键的手顿了一下。她慢慢站直了,他目光也撇过来。
        孟盛楠吸了口气。
        “你指什么?”
        她问的太淡定,池铮莫名的有些烦躁。他皱眉,从兜里掏出烟盒。刚摸出一根塞到嘴边,就听见孟盛楠平静制止的声音。
        “不许抽烟。”
        池铮动作一滞,抬眼看她。
        孟盛楠就那么站着,只有她知道自己嘴巴在颤。池铮看了她一会儿,咬了咬牙,夹着烟的手靶了把头发然后将烟和火机都丢在茶几上。说完他站起来往她这个方向走,孟盛楠身影侧动了下。
        “洗澡也不行?”
        孟盛楠:“……”
        一分钟后,浴室里传出来流水声。孟盛楠侧头看茶几上的烟盒打火机,不知怎么低头就笑了。她原地站了十几秒,去敲浴室的门。里头花洒停了,没了声音。
        “你把衣服递出来,我去洗洗甩干。”
        门开了一个缝儿。
        孟盛楠伸手去接,几度抓到的都是空气。她蹙眉正要收回手,却冷不防被他拉了进去。几乎是没有征兆的‘啊?!’了一声,然后被他强硬的压在墙角。
        浴室空间很小,热气升腾。
        孟盛楠紧紧闭着眼睛,却许久不见他出声,慢慢又挣了开。他湿漉着头发,正低头静静的看着她。有水滴下来,她不由自主的眨了眨眼睛。池铮薄唇渐起,声音也很低。
        “你在别扭什么?”
        只有水滴落地的声音,留下滴答回响。
        孟盛楠:“谁别扭了?”
        池铮有点牙疼。
        “不让陆怀告诉你——”
        “我知道。”
        池铮眉头皱了下,手指去挑她下巴。
        “你这张嘴——”
        她微仰头,目光没什么波澜起伏,池铮牙根痒了。
        “真他妈小。”他嘴边隐隐浮笑。
        孟盛楠问:“想说我嘴硬么?”
        “——没。”
        孟盛楠打掉他放在她下巴的手。
        “我才不信。”
        池铮笑了声,“突然觉得你有点不太一样了。”
        “哪不一样?”
        池铮只笑不语,一手扣在她脑后,低头凝视。孟盛楠心里一动,歪头钻他怀里,双手环抱。他光着上身,只穿着下身的黑裤子。皮肤有被水刚淋过的湿热,孟盛楠将脸贴在上头,去闻他身上的味道。
        “傻子才后悔。”
        她低喃,池铮胸腔笑的颤。
        不知道什么时候,花洒被他重新打开,水淋在俩人身上。池铮低头去吻她的脖子和脸,衣服也在她迷蒙之间被他脱掉了。水洒在皮肤上,孟盛楠抖了一下。
        池铮低笑。
        “这回你喊破天都没用。”
        孟盛楠耳根软的厉害。
        “孟盛楠。”
        他喘着气,声音粗重。
        “嗯?”
        她轻轻应,池铮心里发痒,眸子一深。
        孟盛楠嘴里溢出呜咽,迷离的目光瞧着他一颗心早就掉到他的身上。他的侧脸看起来深沉硬朗,比起少年时候多了几分岁月感。好像又回到了读高中的时候,他依然年轻不妥协。
        这么多年,还是和他走在了一起。
        想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每一次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每一次注意到他和别人高声谈笑耍流氓的时候,每一次他谈女朋友的时候,她的心情都是什么样呢?
        那是一种细细密密的难过,会在每一个夜晚沉沦。
        她不知道多少次想过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每天看看书,弹弹吉他,和他耍贫嘴,一起旅行,他永远都能独当一面,把最温柔的地方留给她,永远的驰骋,永远疼她。
        那么她呢?
        她会给他生小孩,一个,两个,或者三个也行。他们会在很多个温柔的夜晚里给小孩子取名字。他理智,冷静,永远是她温柔背后的力量,无坚不摧,充满安全感。
        孟盛楠想着想着就笑了。
        现在的她是最好的她,现在的他是最好的他。
        他们擦肩而过,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走在了一起,一起沉沦。他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样一个曾经的浪子少年,有一天回头依然那样帅气,让她无法拒绝。
        大概她沉迷于这样的细水长流。
        或许她爱他更多?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可是她年少时就喜欢的人啊,是她想要一辈子生活的人,想要给他生孩子的人。
        但她有信心。过不了多久,他会比她更爱她。
        后来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只听得见他低低的喘息和身下的水流,她低头看他的背。那个H纹身漆黑如墨,和他融为一体。孟盛楠忽然记起第一次见他,网吧里男生戴着耳机玩游戏,不知天高地厚。
        池铮察觉她的失神,轻轻笑了一声。
        后来她累坏了,他用浴巾包着俩人回了房里躺下。孟盛楠有点冷,瑟缩在他的怀里,池铮拉开被子裹着。窗帘拉着隔开外头两三点的太阳,房间里暗沉低迷。
        池铮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手还覆在她的脑后。
        晚霞升空。
        孟盛楠醒来的时候,一抬眼就看见他。池铮闭着双眼,手放在她身上。她眉头一动,去摸他的白发。池铮几乎是瞬间睁开的眼,她吓了一跳要缩回手被他握住。
        俩人姿势太亲密,孟盛楠脸红了。
        池铮勾唇笑,“醒了?”
        “嗯。”
        她脸颊泛红,池铮身下又热起。他并没睡熟,身边躺着她,安静温柔,她稍稍动一下他身下就似火烧只能忍着。孟盛楠不知道说什么,池铮又低头吻下来。
        二○一一年,周耀辉写了首新歌。
        
        “他们住在高楼,我们躺在洪流。不为日子皱眉头,答应只为吻你而低头。”
        
        又是一出天翻地覆。
        再歇下来,俩人都累的不行。她腰都直不起来,趴在他身上。池铮胸膛起伏,孟盛楠听着他心跳,然后抬头看他。池铮笑,腾手去揉她的脸。孟盛楠从他身上滑下来,池铮翻身又上。
        “躲什么?”
        孟盛楠起了心思,“我胸又不大你老摸什么?”
        池铮皱了下眉。
        “老子摸不得?”
        孟盛楠掐他,“你以前不是喜欢胸大的么?”
        “谁说的?”
        孟盛楠眨眼,“我见到的。”
        池铮:“……”
        “怎么不说话了?”她故意装冷脸。
        “我不喜欢大的。”池铮忽的一坏笑,“我喜欢用摸的。”
        孟盛楠:“……”
        池铮低头压进她的脸,手指慢慢旋至她的脸颊。
        “你不知道么?”
        孟盛楠:“啊?”
        “女人的胸都是摸大的。”
        孟盛楠:“……”
        “等有一天你变成C号了,那我多有成就感。”
        孟盛楠:“……”
        “你得感谢我不是?”
        他看着她慢慢地羞红了脸,瞪他,不禁笑大了。这样的时光,他俯首称臣。
        “谁感谢你,流氓。”
        池铮挑眉,“这就流氓了?”
        孟盛楠挡他手。
        “也不知道你以前祸害了多少青春少女。”
        池铮‘啧’一声,“你不也是。”
        孟盛楠急了。
        “我祸害谁了?”
        “那个新郎官算吧,陆司北也算,还有你们六人组那个姓周的。”
        孟盛楠一怔。
        “你怎么知道周宁峙?”
        “哼。”
        “陆怀说的?”
        “这你就管不着了。”
        孟盛楠又掐了下他。
        “掐我也没用。”
        孟盛楠:“……”
        “我也知道你的。”她觉得自己得讨回来。
        池铮懒懒的抬眼,“两年前那烂事儿?”
        孟盛楠惊了。
        池铮哼笑,“那小子憋不住了吧。”
        孟盛楠:“……”
        她不想理他了,想推他下去推不动。
        池铮痞笑,“时光大好,咱得多做点有意义的事。”
        她抬眉瞪他。
        “要不再交流交流?”
        那个‘交’字儿他可以压得很重,孟盛楠羞红了脸。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一点没错,一旦开了荤就再也把持不住了。许久,从窗帘的缝隙看出去,天已经暗了。俩人都出了汗,孟盛楠躺在床上一根指头都不想动。
        “一会儿还要去医院呢。”她说的有气无力。
        池铮头埋在她颈间,“嗯。”
        “都怪你。”
        身上的人肩膀笑的颤了几下,从她身上下来。
        孟盛楠忽然想起:“你衣服还没洗。”
        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在柜子里找了件长衬衫穿在身上去洗手间拿脏衣服。池铮裸着躺床上,一手支在脑后看她走过来走过去。孟盛楠迅速揉了几下用洗衣机甩干拿出来晾,刚抖了几下就看见他站在后头,下身围着浴巾。
        池铮目光停在她身前。
        孟盛楠低头去看,自己没穿内衣,那里若隐若现。她再抬眼看他,男人眼神像狼,如饥似渴。孟盛楠脸一烫,将衣服全塞他怀里,红着脸说:“自己晾。”
        说完她很快回到房间关上门。
        床上一片狼藉,充斥着一股情爱欢好味道。她看着这一床的杂乱,忍不住还是笑了笑。后来收拾好出来,池铮也换上了衣服靠在阳台。
        “没干呢怎么就穿上了?”
        池铮侧头看她,笑了笑。
        孟盛楠朝着他走过去,摸他衣服,池铮说:“没事。”
        远处天空有星倒挂,窗户被镀了一层亮色。
        “天都黑了,去医院吧。”
        池铮:“能走么?”
        她翻眼,池铮笑。


  (https://www.tywx.com/ty10298/44098603.html)


1秒记住天意文学网:www.tywx.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y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