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佳偶天成 终结篇❤完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仙魅 书名:绝色狂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混世俏王妃  兽妃:皇上的小萌宠  弃妇也逍遥  妖王鬼妃  拽妃狠无赖  龙王令:妃卿莫属  妾本惊华  徒儿已熟,师傅慢用  摄政王的小宠妃  特工邪妃  独占王宠之绝代商妃  悠然夫人  误惹妖孽魔主  
  素月分辉,银河共影。

  皎洁的一轮冰月高挂于空,流水般的月光,潺潺流淌而下,披泻在花叶之间。

  夜色宁静如许,碧灵云崖之上飞泉流瀑,水花溅起月色的银辉,璀璨无限。圣殿之后的清幽院落中,五叶地锦的藤蔓爬满了半边白墙,蔓茎纵横,翠盖如屏。白玉兰在月光下,犹如雪浪飞迸,甚是好看。

  此刻一个院落的小屋子中,传来一阵温柔的哼唱声。

  那是男子的嗓音,带着几分刚硬冰冷,却蕴蓄着太多的温柔宠溺。

  透过半敞开的窗子可以见到,一个容貌英俊到了极点的红眸男子,坐在摇篮边,眉目温柔。一头白发如雪,飘逸如瀑,垂泻而下,映衬着白袍上大朵大朵蔓珠莎华,显得分外醒目。

  雪镜銮冷冽如冰的眸光,在凝视着摇篮里安睡的小人儿之时,就化作了冬日暖阳般的温煦。

  摇篮里的小月汐睡容恬静,白皙粉嫩的小手,握着他的一根手指,唇角浮着甜甜的笑容。小小的脸蛋,粉扑扑,白滑滑,就像是剥了壳的熟鸡蛋,宛若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小月牙儿,乖乖睡!”

  雪镜銮浅笑的呢喃道,恨不得将摇篮里的小人儿,疼到了心坎上。

  她长得好可爱,让他好生喜欢!

  小宝宝身上有着好闻的香气,让他的心都柔软下来。

  听着他轻柔的嗓音,阮月汐睡得越发安心。

  阮琴尘和蓝铭轩站在窗外看着这温馨的画面,脸上都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难得见到女儿这般喜欢一个人,以后就让銮儿多陪陪小月牙吧!

  阮琴尘那时候并未料到,她的这个念头,无意中牵扯出一段纠缠不休的缘分。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闪即逝。在阮月汐的世界里,雪镜銮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存在。只要有他在,没有什么是摆不平的!

  只要有他的地方,都会有她小小的身影跟随在身边。

  蓝锦弦笑她是长不大的孩子,她却只是从雪镜銮的身后探出小脑袋,吐了吐香舌,丝毫不理会他的笑语。

  随着阮月汐长大,人们以为的小仙女,到最后竟是人人闻而变色的小魔女,着实跌破了众人的眼。

  她继承了她娘亲阮琴尘的美丽聪慧,也继承了她爹爹蓝铭轩的腹黑性子,哪怕是在万劫狱界,也是魔殿十大长老又爱又恨的存在。


  不过无论她多闹腾,多调皮,总有一个人会为她善后。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小小的心中,就烙下了那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

  她唤他雪哥哥,她喜欢他对自己的宠溺与包容。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百般照顾,对他的依赖程度已超过所有人。

  时间如水流逝,感情愈酿愈醇。

  她和他在一起时,总是情不自禁的欣喜!那种感觉很飘渺很奇妙!

  她喜欢静静的看着他,看他睡觉时候的安静模样,看他生气又无奈的宠溺……

  她喜欢呆在他身边,轻轻的偎依着他坚实的肩膀,充满依恋地牵着他的大手,感受他的存在。

  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再不想他当她的哥哥了,可是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不想要他当自己的哥哥。心中好懵懂,好彷徨,也好不安。

  他说已渐渐习惯了她的习惯,如果她离开了,他会不习惯吗?

  雪哥哥的年纪不小了,总有一天也要娶妻成家。她长大之后,同样要嫁人为妻。

  一想到这里,她就特别害怕,真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长大,这样就可以永远不要面对那叫她想想就会从噩梦中惊醒的事情。

  阮月汐年满十六岁之后,便有了自己的公主府。公主府位于皇宫的旁边,距离碧灵云崖很近,随时可以回去。她有了自己**的空间,也有了自己小女儿家的心思,还有一些青春莫名的忧郁与怅然。

  原来,她已经慢慢地长大了!

  哪怕她再抗拒,她仍然还是长大了。随着时间马不停蹄的远去,她正视了这个现实。

  公主府中种满了各种品种的牡丹花,这些都是她的兄长蓝锦弦送过来的礼物。

  乌金耀辉、红霞争辉、春水绿波、玉玺映月、冠世墨玉、霓虹焕彩等等牡丹,摆满了花园的各个角落。花盆之中,碧叶之上,花瓣层层相裹,此时尚未到开花的时候。

  可以想象若是牡丹花齐齐盛放的时候,定然美不胜收。

  阮月汐虽然刁钻调皮了一点,但是所有人心尖上的宝贝。且不说她的外公外婆,就算是她的几个义父都疼她到了骨子里。

  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然而,一直无忧无虑的公主,这些日子却少了几分欢颜。


  “小月牙儿,你怎么了?这几天见你总是闷闷不乐的?”

  雪镜銮走到阮月汐的身后,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让他心中生起了怜惜之情。

  听到他的声音,阮月汐转过头来,一双如海般深邃,瞳仁中央透着几分银紫色的眼眸,有着他看不透的深意。

  原来,他一直捧在心坎上的小丫头,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事,有了叫他想不透的情绪了。

  “雪哥哥,我们出城去玩吧!”

  阮月汐眉心一朵淡紫色莲花托着银色月牙的族纹,泛着点点流光,长长的睫羽微微低垂,遮掩着一双清澈灵动的眸。粉嫩的唇,轻轻一抿,脸上一扫阴霾,笑脸相迎的说道。

  雪白手腕上的漂亮的铃铛,随着她拉着雪镜銮衣袖晃悠的撒娇动作,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好!”

  雪镜銮伸手拍了拍阮月汐的小脑袋,能够让这小公主露出笑容,一切都依她的意。

  “雪哥哥真好!”

  阮月汐依恋的说道,眼底满是浓浓的情愫,深深的眷恋。

  天空一望无际的蓝,令人折服的温柔。春寒料峭,两人在喧闹的街上并肩而行,在那条他们一起走过无数次的街道上,所有的人都陌然地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雪镜銮取出一件披风,轻柔地披在她的身上,动作自然得仿佛练习过无数次,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足以温暖了她的心。

  他们牵着手朝着城外的方向走去,雪镜銮还不曾意识到原本需要担心会迷路的小丫头,已经长大了,个头也到了他的肩膀,早就不需要他小心翼翼地牵着她的手了。

  阮月汐则是在窃喜着这一份甜蜜,她修长白皙的手,在他宽厚的手掌中显得小巧玲珑。他怜爱的用温热的手,将她冰凉的双手握紧,也牵动了她的每一分心神。

  在他的身边,她从来不感觉孤单,他总能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青涩的稚气与单纯的幸福。

  城外的十里桃林,是他们经常来的地方。漫漫的花雨,落在两人的肩头,风拂过面颊,带来一缕淡香。脚边开着许多不知名的小花,在温软的风中摇曳。

  一路上见到许多年轻的恋人,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

  阮月汐的心中好羡慕他们,转头望了雪镜銮一眼,见到他没有一丝表情变化,不由跺了跺脚。


  “小月牙儿,怎么又不高兴了?”

  雪镜銮疑惑的问道,那副不解风情的俊酷模样,叫阮月汐彻底没了脾气。

  她猛地伸出手臂,揽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了他冰凉的薄唇。

  天地瞬间寂静,时间也仿佛定格了下来。很静,很静,似乎只有桃花瓣簌簌的飘落声,在两人的世界响起轻柔的声音。

  胸口鼓胀的心跳声,犹如擂鼓般重重地击打下来。

  她那温润柔软的唇,让他的身体燃烧起一股烈焰。全身如同电流穿过,一阵阵酥麻。

  她的娇唇过分的滑腻,过分的温热,让他如同中了罂粟的毒一般,无度的索要着更多,欲罢不能。

  阮月汐的手臂,圈揽着他的颈脖。趁着他惊呼的瞬间,伸出舌头轻巧地探入更深处,青涩而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美丽的水眸,颤颤地睫羽恍如蝶衣,一拍一拍。无辜纯洁的样子,愈加惹人犯罪。

  美丽的桃花蝶缱绻振翅,飞舞在他们的身边。耳边拂过清风的酬唱,安静的世界里,骤然间响起了琴音般的韵律。

  春风宛若情人的呢喃情话,吹起他们的衣袂,却吹不散他们心头的火热。

  交织的嫣红花雨,编织成了烟霭霏霏,氤氲飘逸地迷朦了他们的身影。

  雪镜銮在这一刻,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失去了控制。触电般的感觉,让他强悍的自制力在这一刻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他的眸光瞬间深邃了几分,她的甜美清新,竟然让他欲罢不能的想要得到更多。舌尖不由自主地深入,纠缠着她的丁香软舌,细细地吮吸着她的甘甜。

  纠缠追逐,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体温也不断地升温。

  春风化雨,一地碧草,俊逸男子白发飘逸,一袭白衫蔓珠莎华熠熠生辉。

  在他的怀里,纤纤如柳的玉人,面颊绯红,桃腮漫凝。裙裾如云,光晕浅浅浮动,渺渺如波。

  当她的身躯被慢慢压倒在柔软厚实的草甸之上,手腕上摇动的脆响,惊醒了雪镜銮。

  看着阮月汐那羞红的面容,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他竟然差点对自己最珍视,最宝贝,最喜爱的小月牙做出这种事情!

  即便阮月汐不是他的亲妹妹,但是在他的心中,早就将她当作自己的妹妹,是他要呵护一辈子的妹妹。

  “雪哥哥——”

  阮月汐见到雪镜銮猛地站起身,将她身上的草屑扫去,满脸的后悔之色,眼眶陡然红润起来,孤注一掷的说道。

  “我要嫁给你!”

  “小月牙,你说什么胡话!你是我的妹妹!”

  雪镜銮俊酷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深深的痛楚。他不是人类,他只是一个守护她长大的哥哥,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占有自己最疼爱的妹妹。

  是的,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守护她,就足够了。

  他没有注意到她的改变,也不曾知道自己的心底,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他只记得亲亲娘让他照顾小月牙,他拼了命的去守护她,给她世间最多的宠爱。

  “不!我不要当你的妹妹!不要!”

  阮月汐的心,猛地一疼,仿佛窒息一般,痛得几乎无法呼吸。颤抖的身子,退后了两步,眼底泪光汹涌,凝视着雪镜銮那俊酷的面容。

  “你——可曾有一点爱过我!”

  “不曾!”

  雪镜銮咬了咬唇,清晰的嗓音,带着天崩地裂般的力量,席卷向了阮月汐。看着她的眸,心口不知道为何一阵刺痛,仿佛有一把利剑,深深地扎了进来。

  但他告诉自己,小月牙只是年纪小,不懂得自己是依恋还是爱慕,以后等她长大了,终是会遇到她自己的幸福。

  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阻隔,他是神兽,她是凡人。

  他们之间,就像是有一条跨不过的深渊,阻隔了他们的距离。

  “呵呵,你说不曾,你说不曾——”

  阮月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猛地转过身,朝着桃花林中狂奔而去,强大的力量,自她的族纹之中溢出,影响了整片天地。

  “轰隆隆——”

  一道惊雷裂开天空,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一瞬间雷云奔涌,阴云密布。

  豆大的雨水,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将雪镜銮的视线浸染得一片模糊。

  他原本以为她只是一时气恼,消了气之后就会回来。以前他只要站在原地,她都会转身回来。

  可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等到天黑,他都没有等到她的影子。

  雨一直下,下得他的心都慌了起来。

  “小月牙!”

  他慌忙喊了起来,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漫天大雨,点点滴滴,犹如密密麻麻的针,刺得他的心,没理由的疼。

  他知道这天空的变化,皆是因为阮月汐的情绪变化。

  她的情绪足以影响到整片天地,只要她开心,天空就会一片清朗,只要她不开心,就会下起大雨。

  他飞回帝阙城之中,急得跟无头苍蝇般到处寻找她的身影。

  然而,无论是碧灵云崖,十里桃林,公主府还是皇宫,哪个地方,他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只在桃花林的尽头飞鸾岭悬崖边上,找到了她从不离身的银铃,颤抖的手,握着那冰凉的银铃,环顾四周,毫无一人。

  呼啸的冷风,自一望无尽的悬崖下席卷而来。

  这一刻,他才是真的慌了。

  她不见了!

  他握着银铃,疯了似的,朝着悬崖下找去,可是,哪里又有她的身影?

  最后不得已,他只能告诉阮琴尘这个消息。

  紧接着,皇宫之中派出了翼军,寻找阮月汐的身影。万劫狱界的蝠王,同样率领着大军寻找他们公主的踪迹。

  阮琴尘和蓝铭轩甚至亲自出来寻找,仍然找不到阮月汐的身影。

  她就像是从人间蒸发,叫所有人都寻不到。

  一天,一月,一年。

  她这一躲,躲得雪镜銮几乎要发疯。

  没有人见过他那般绝望的模样,似乎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他想起自己那一日说的话,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午夜梦回时候,她萦绕在他梦中的身影,一天一天都在他的脑海盘旋,折磨得他几乎都要崩溃了。

  天知道,她在他的心中有多重要!

  她从来都离不开他,他不在的日子里,有没有人欺负她?

  她那么调皮,那么喜欢闹事,他不在的时候,谁给她善后?

  她知不知道,她离不开他的同时,他更离不开她。

  没有了她的世界,竟是连一点颜色都没有!

  没有了她的笑容,他连笑的能力仿佛都失去了。

  原来,最最不能离开她的人,就是自己!

  后知后觉,可是,那个红着眼眶怯怯的问着“你——可曾有一点爱过我!”的女子,已经彻底的躲了起来,叫他再也找不到。

  雪镜銮站在十里桃花林,眼中浮现着她那一日绝决离开的身影,心钝钝的痛。

  “小月牙,回来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有一点点爱你,可是,我爱你很多很多啊!”

  他没有眼泪,可是眼睛却涩涩得发疼。

  声嘶力竭的嗓音,充满了太多的痛苦与后悔。他真的好后悔,为何要估计他们的身份,为何没有早点明白自己的身份!

  他不要,也不愿意将她让给任何人!

  她的幸福,他会给她!

  他只要她回来,回到他的身边!

  手中握着她的银铃,自她离开之后,这个银铃就再没响过。就像是她的笑声,消失在他的生命之中。

  他目光深深地凝视着这个银铃,他唯一的寄托。

  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银铃之中竟然有着他无法接触到的空间。

  他心中猛地滑过一抹亮光,神识小心翼翼地探入银铃之中,带着浓浓的希望,以及忐忑。

  拨开层层迷雾,他的神识之中出现了一片美丽的梦境,这个银铃之内竟然还有一个空间!

  他心中一阵激动,自己的原身,就进入空间之内。

  也许是因为这个空间的主人,阮月汐心中并不排斥他的进入,所以他没有受到一分阻拦。

  他朝着那个梦境之中走去,就见到一片湖水,湖中一朵美丽的紫色莲花上,一个叫他牵肠挂肚的身影,赫然映入眼帘之中。

  阮月汐就像是陷入了一场美丽的梦中,她编织着自己的梦境,安静的沉睡在莲花之中,脸上的神情恬静如斯。

  当她感觉到有人侵入了她的梦境,缓缓睁开眸子,眼中雪镜銮的面容,憔悴至极的落在她的眸中。

  她微微蹙眉,明明自己梦中的雪哥哥永远都是干净整洁,哪里有这般邋遢的形象!

  她不耐地挥了挥手,想要把眼前的梦境变成她想要的模样。哪怕他说出那样的话,她还是不争气的无法忘记他。无论她怎么逃,都无法逃出他的柔情编织的牢笼。

  在这一场爱情的战役之中,她输得彻彻底底。

  她选择了最傻最笨的逃避,将自己锁在小小的空间之中,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梦里的雪哥哥,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不会让她的心都碎成粉末。

  “小月牙!”

  雪镜銮不确定的唤了一声,生怕她只是一场幻梦。一步一步靠近她,目光贪婪的将她的每一分轮廓都深深地印入心底。

  “咦?你怎么还是这副模样?”

  阮月汐疑惑的喃喃道,不喜欢看到雪哥哥那般憔悴的模样。她天神般的雪哥哥,不会是这副模样的!

  他永远都是那么俊朗冷酷,哪怕是笑,也都保持着最完美的形象。

  “小月牙!我爱你!”

  雪镜銮猛地将她揽紧,深深地揽住,生怕她下一刻会再次逃走。

  “你——你——你是真的——”

  阮月汐感觉到怀里的真实,心猛地涌起一阵难以控制的热流,眼眶之中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是我!真的是我!我就是那个不解风情的笨蛋,你可以怪我打我怨我,只是——不要离开我!”

  雪镜銮慌乱的说道,眼底的水光,犹如晨曦的雾霭,浓的叫阮月汐原本受伤的心,柔软得宛如一汪春水,热泪盈眶而出。

  “呜呜——”

  阮月汐感觉到他温暖的怀抱,心中充斥着浓浓的幸福。蜷在他的怀里,哭得声嘶力竭,仿佛要把所有的害怕与委屈,都哭个一干二净。

  “我才不打你,不然手疼的可是我!”

  “那你——”

  雪镜銮有些惶然的看着怀里哭泣的小人儿,她那么娇小,让他生怕自己太用力,会伤到她。手臂不由松了松,但害怕她会离开,又矛盾地紧了紧。

  “我只要你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阮月汐吐了吐香舌,看到他紧张与宠溺的模样,破涕为笑的说道。

  “好!我一辈子都陪着小月牙!再也不分开了!”

  雪镜銮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抱着她的娇躯,冷酷的俊颜上笑容灿烂。

  盛世帝国建立二十七年,迎来了长公主阮月汐与雪王雪镜銮的大婚典礼。

  从小守护着阮月汐到大的雪镜銮,经历了一番波折,终是抱得佳人归。

  火红的锦缎,一直从公主府邸,铺展到了雪王府邸。

  整个帝阙城人潮汹涌,来自九界的来使络绎不绝,其中不乏结伴而行的神仙眷侣。

  空气中充满了喜庆的味道,满城飞花,丝竹弦乐齐奏。

  长公主的大婚消息,传达到了遗失大陆的每个角落。

  哪怕是到处行医济世的天医凌瑾澜都赶了回来。忙着将商业扩展到云幻大陆的尹律枫,得到消息的时候,更是直接马不停蹄的赶回,生怕错过了阮月汐的大婚。

  如今蓝锦弦已经可以独挡一面,朝中大事不必由阮琴尘操心。

  云千夜和凤冰翼也卸下了重担,享受着安宁的日子。看一看他们曾经用心治理的山河,看遍江山无限风光,见到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升平。他们感觉曾经的努力与决定是多么明智!

  如今的盛世帝国,真的可以说是盛世繁华。

  长公主府邸中,牡丹花开得格外美丽,充满了贵气逼人的感觉。水眠月笑得满脸慈爱,替宝贝外孙女梳妆打扮。

  虽然府中有着不少人伺候,但水眠月还是喜欢一切亲力亲为。外孙女出嫁,如此重要的事情,她怎么会假手于人。

  亲手为她梳发盘髻,替她戴上华丽精巧的凤冠,美丽的珍珠帘,遮掩着她清丽的面容。娇颜画上了粉妆,朱唇点胭,黛眉轻描。雍容华贵的嫁衣,绣满了美丽的图案,醒目至极。

  墨听雪和墨听雨在一旁帮忙,她们如今已成人妇,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墨听雪与白华成亲一年之后,生下了一个女儿。

  墨听雨出乎众人意料的嫁给了墨剑,两人的感情却是极好的,也在婚后生有两子,婚姻美满。

  “吉时到——”

  随着一声唱和声,阮月汐穿着美丽的嫁衣,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踏上了花轿。

  雪王府邸位于前帝师府邸的旁边,距离皇宫也不算远。

  熙熙攘攘的人流,涌入雪王府邸之中,能够出入雪王府邸的皆是身份显贵的大人物。

  时光静暖,浮香绕过曲折的湖岸,重莲翩跹,阳光映潋滟。莲叶田田,挤挤挨挨,争相向上。浓墨重彩的廊柱之上,张灯结彩,一派喜庆之色。

  “圣王城来使!到!”

  英俊的墨焱漓和娇美的陌夜歌携手而来,两人新婚不久,恰逢阮月汐大婚,便从圣王城中来到帝阙城看看热闹。

  曾经在阮琴尘眼中年纪尚小的两人,竟已经结为连理。

  时间如水,过得真是太快了!

  “君临城来使到!”

  夜幽璃和墨寒渊这一对模范夫妻,在漫天飞花之中,凌空而来。

  “雪海来使到!”

  桃汐湄手边牵着一个眉目俊朗的少年,身边站着火神月,两人一同走进了雪王府邸。

  随着越来越多来宾进来府邸,一身戎装的暮夜倾也和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北极凌,共同来到这里恭贺长公主大婚。

  凤冰翼却是知道,他们两人早在多年之前,已经成婚。

  如今看到这么多熟悉的身影,都已经拖家带口,阮琴尘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绝美的容颜之上,浅浅一笑,亦是明媚至极。

  蓝铭轩在她的身边,牵起她的手,目光中辗转着幸福的光彩。

  高座的两侧,坐着云千夜,凤冰翼,凌瑾澜和尹律枫四人,几人这么多年还未曾娶亲。

  在他们的生命中,不是没有遇到其他的女子,也不乏爱慕他们的人。

  可是,他们的眼中,心中,再也无法容纳下其他的身影。

  就这样,自由自在的畅游在山河之中,把酒言欢,独守着心底的那份柔软记忆,生命也变得鲜活起来。

  “云幻大陆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宽阔,等到小月牙大婚之后,我们便去那边游一游,如何?”

  尹律枫开口说道,风流不羁的面容上,笑得魅惑众生。

  “呵呵,这个主意不错!如今盛世帝国早已经稳定下来,就算我们不在,也没什么关系!”

  凤冰翼点头赞同道,这个遗失大陆对他们而言还是太小了,他们的未来,有着更广阔的天地。

  “琴儿去吗?”

  凌瑾澜的目光朝着阮琴尘望去,带着几分询问之意。

  “去啊!我和魅雪可是约定好了,一起去仙宫品十大仙酿呢!怎能失约了!”

  阮琴尘看着他们那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铭轩你去吗?”

  “你说呢?”

  蓝铭轩抚了抚额头,有些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她想去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会不奉陪到底?

  “既然她要去,那我也去!”

  云千夜冷酷的声音,不轻不重的落了下来,脸上带着一缕微笑。

  想到可以和阮琴尘同游,这个旅程真是叫人期待!

  虽然他不能拥有她,但却可以守护在她的身边,不远不近,这样的距离刚刚好!

  扪心自问一句:“这样的一生,可曾后悔过?”

  心会告诉自己答案:“无悔!”

  ------题外话------

  绝色狂妃的番外到这里圆满结束了,仙儿的新文《神赌狂后》和狂妃是系列文哦!

  以后书中的角色,也会在那边出现!

  希望亲们多多支持仙儿的新文哦!大爱亲们!o(n_n)o

  感谢亲长江7号1230送的6颗钻钻!感谢亲bai870621送的花花和钻钻!感谢亲kening800129送的5颗钻钻!

  看到亲们在仙儿完结之后,依然支持仙儿,给仙儿投月票,送礼物!仙儿真的非常感动!

  仙儿的文不是完美的,但是,仙儿尽了最大的努力,非常认真的写下了这部文!

  每一部文,都是仙儿的心血。

  感谢你们的珍惜与肯定!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色狂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狂妃番外 佳偶天成 终结篇❤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色狂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狂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