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战凌天下 云千夜❤全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仙魅 书名:绝色狂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庄主别急嘛   第一女相   弃后好不乖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   魔妃太难追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混世俏王妃   天纵妖娆   极品师兄缠不休   宠溺无边   腹黑小狂后   俏丫头闯江湖   暴帝囚后  
【月上雪染篇】

    灵界圣宫高高凌立于云端,俯视着天下风起云涌,变化莫测。缥缈的白云,犹如浪潮般汹涌而过,不似灵界的平静与安宁。

    一个冷酷的男子,高高的坐在白塔之上,目光淡漠如冰。

    雪白的映月晶石砌成一座恢宏的高塔,飓风呼啸而过,遥遥呼应着天莲殿。

    墨色的发丝自男子的脸颊凌乱的滑过,男子神色复杂的看着那片殿宇,心中充满了抗拒。

    那里将是未来圣妃所居住之地,也是灵界中至高之处,象征着一种殊荣。

    然而,如天命大祭司所预言,他的圣妃是花神界中的公主,无论他愿意与否,都必需要娶她为妻。

    他月上雪染何其骄傲,何其心高的一个人,一想到自己之后,必需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他就感觉一阵烦躁。

    只是,有些事情他无法改变,因为他是灵界的圣主,必需肩负起灵界的责任。

    莲姬,是他一生的梦魇,日夜纠缠在他的心底,叫他怎么也无法摆脱。

    “雪染!”

    一道琴音般疏懒的嗓音,落在他的耳畔。

    他转过身,就见到乘着祥云朝着自己飞来的男子,在空灵的夜色中,美得叫人屏息。

    每一次见到眼前的男子,他都会忍不住惊叹,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般好看的人呢?

    “惊鸿,你来得正好,陪我去喝一杯!”

    月上雪染沉郁的面容上,浮起了难得的笑容,原本冷酷的线条也柔和了几分。


    梦惊鸿一袭雪白的衣袂,犹如谪仙般出尘地路旁了下来。千里紫昙,万丈云海,都不及他一人来得耀眼明媚。

    他一步一步凌空而来,在他的身后,沉寂了一夜的紫色日光,也缓缓升上云端,照亮了整片天地。

    “好!”

    淡淡的嗓音,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云淡风轻的话音,太过平静。

    月上雪染却是早已经习惯了梦惊鸿的淡若与超脱,有时候他在想,这世上应该没有什么可以牵动这个谪仙的心了吧!

    他就像是一个没有情感的神,站在红尘之外,看着熙熙攘攘的阡陌纷扰,无动于衷。

    走进紫昙花海,那里有一个凉亭,飞檐斗角,碧绿的琉璃瓦,印在银紫色的日光里,闪闪发亮。

    两人畅饮对酌,青烟染鬓,眉目如画,抬头迎着日轮投射下的光华,明媚如春阳。

    飘飞的昙花,纷落在他们的身上,两人却丝毫不在意。手中抱着酒坛,大口喝酒,何等快意!

    香醇的酒气,渗透花香的清风,氤氲而又飘逸,弥散在灵魂深处。

    “惊鸿,我们兄弟二人并肩同心,叱咤苍莽天地!何人敢犯灵界!来,干杯!”

    “雪染,我们今日不醉不休呵!”

    梦惊鸿难得展露笑颜,肆意潇洒的语调,悠然自得充满了畅然的快意。

    “是啊!不醉不归!”

    月上雪染仰头饮下烈酒,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男儿的霸气。

    那时候,他心比天高,总想着掌控一切!

    那时候,他以为他们的兄弟之情,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他一心只想着昌平天下,带领着灵界走向光明大道。


    岁月过得那么平静,他作为灵界的圣主,尽职尽责,守护着他的子民,让灵界远离战火,远离尘嚣。

    这里是一方净土,人们安居乐业。

    直到那一天,花神界的花轿,带来了那个传说中最美的莲歌公主,他从懂事之时,就被告知,将来定然要娶的妻。

    那一天,百花齐放,似乎在迎接着花神界公主的到来,艳丽得叫他感觉一阵刺眼。

    红锦铺地,看上去犹如黄泉路上盛放的蔓珠莎华,浓墨重彩。他心底抗拒的火焰,也在熊熊燃烧。

    若是当时,他心中不是那么抵触这个婚事,若是当时,他可以放下心底的成见,也许,结局会变得不同。

    只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那个戴着华丽的九重花冠的女子,单单是一个身影,就足以这副世间的男子。

    当他袖下的风,将她的面纱扯落之际,半面仙颜半面魔颜,当见到她的面容,他感觉这命运真是讽刺至极。

    他的心中本就对这个婚事抗拒不已,云莲歌的残颜,就像是一根导火线,将他心中的怒火彻底点燃。

    明明是个看上去很柔弱的女子,偏偏要强撑着镇定,在万人的嘲讽中,依旧神情淡然。

    那一刻,他并非没有感觉,只是被他自己忽视了。


    他故意的漠视,故意的冷落,就是想要看到那骄傲的公主低下头颅。

    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竟是将她彻底的推出自己的生命。

    当他将她一个人丢下,带着一众随从,朝着圣宫走去。本想看她如何出丑,却见到她嫣然巧笑地朝着梦惊鸿走去。

    向前一步的选择,注定了她一生的抉择。

    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奇异的魅力,叫人的视线忍不住投到她的身上,怎么也无法移开。

    哪怕是无心无情的灵界大圣司也不例外,对她绽放出了温暖的笑容。

    见到梦惊鸿对云莲歌的笑,他心中有些嫉妒。惊鸿从来都不爱笑,却偏偏对那个丑女笑得那般好看!

    那样的笑容,叫他感觉分外刺眼。

    他原本以为,他是看不惯惊鸿对别人比对他还要好。后来,他才后知后觉,原来,他是不喜欢看到云莲歌回给惊鸿的笑容,那么甜美,那么动人!

    是啊,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时候,会想要刻意与那个女子作对,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可是,不管他做了什么,云莲歌的心中,眼中从来都没有他!

    见到惊鸿对云莲歌的与众不同,他惶然过,惊讶过,但他却不曾担心她会离开。

    天命大祭司曾经说过,她注定是他的妻,他们之间的联系,永远不会湮灭。

    这就是命运!

    曾经让他嗤之以鼻的命运锁链,到了最后,竟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死死地紧握着不敢放开。

    他知道天莲殿中,她微笑着看着梦惊鸿抚琴,神情幸福而甜蜜。

    他知道梦惊鸿倾尽力量,为她建造了天城,只为博她一笑,哪怕她只有一张残颜,那笑容却是好看得叫人心醉。

    他努力忽视她的美,竭力按捺下胸口的热潮。

    灵界的夜色空灵得叫人迷醉,月上雪染一步一步走向千重紫昙的深处。天端出现了一轮难得一见的圆月,他抬起头,看着那淡月银辉绕过紫色昙花,都快要忘了,原来灵界也是有月亮的!

    循着月亮的方向,他一路走去,越走越深,来到了一个他从未到过的地方。

    那是一片开满莲花的海洋,大朵大朵美丽的千叶丝莲,含苞待放,飘浮在一片水瀑之中。

    月色中的水瀑下,一个身着粉色桃夭雪雾纱裙的少女,在洗着长长的银发。披泻而下的发丝,犹如银雪纷纷冉冉。轻盈的发尾被风扬起,飘逸至极。

    水雾朦胧,那少女细嫩如瓷的恬静面容,是月上雪染这一辈子见到的最美的脸孔。

    卷翘的睫羽,宛如蝴蝶的羽翼。一双空灵绚烂的蓝眸,眼角微微上挑,如水幽幽,眼眸里总是朦朦的好像西湖的烟雨裹了一层雾。

    她就像是上天打造的最美的艺术品,完美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月上雪染在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似的。隐藏在昙花丛中的身子,不由一阵僵硬,生怕会惊动眼前梦一般的人儿。

    “叮咚——”

    少女开心地捧起掌心的水花,在月光中洒落,纤细的手指轻轻一拨,她那银色的发丝就化作琴弦,发出动听的琴音。

    昙花在月下蒸腾着柔光,水瀑之中的千叶丝莲,上下飘浮,环绕在少女的身边。

    月上雪染就像是闯入了一个仙境,他想要走近一点,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小石子,发出了微弱的声响。

    “哗啦——”

    少女被这微弱的动静惊到,身边飞舞起千叶丝莲,交织成一片帷幕。

    素手朝着水中一捞,揽起一团银色的光芒,身影就消失无踪。

    千叶丝莲一离开水中,就化作烟花般的虚无。

    “她是什么人?”

    月上雪染站在水瀑旁边,定睛望去,先前看到的千叶丝莲和少女都像是他做了一场华丽的美梦,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真的是幻觉吗?”

    他摇了摇头,疑惑的喃喃道。

    这一片地域他虽然极少来,但却知道是属于圣宫的地界。普通人不可能来到圣宫,加上圣宫之内的人,他都认识,所以很快就排除了那少女是圣宫内的人的猜测。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她了!

    那个有着半面残颜的云莲歌!

    一念及此,他立刻朝着天莲殿的方向赶去,走进寂静的大殿之中,绕过天莲殿的前殿,就见到月光穿透殿中的纱曼,落在寝殿中那睡熟的少女脸上。

    她脸上的胎记还是那么显眼,就连发色也与之前他见到的少女截然不同。

    只是看着她那甜甜的睡颜,他心中有种淡淡的柔软。

    目光流连过她宁静的模样,他的心,也跟着沉淀下来。

    就这样远远望着她,他就感觉到一种灵魂的充实。孤寂的生命,似乎变得鲜活起来,有了一种明丽的夺目色彩。

    一瞬间,他有种想要拥有她的冲动,就这样一辈子有她在身边,也不是一件坏事。

    一颗种子,悄悄在他的心底萌芽,茁壮成长成一株参天大树。

    彼时,他不懂得那是什么,直到后知后觉,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真的都回不来了。

    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那个少女,那个梦一般的少女,寻寻觅觅,却再未见到她的身影。

    时间飞逝,宛如流沙一般在指尖消失无踪,伸手想要抓住它的一丝痕迹,才发现它消失得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翩然轻擦,岁月的枝桠,也发出了新芽。

    云莲歌已经成年,也就意味着她将成为真正的圣妃,而非只是一个虚名。

    所有人纵然不忿,但看到圣主月上雪染并无异议,只能开始着手准备大婚的各种东西。

    月上雪染在殿中挑选着大婚当日要穿的衣裳,就看到大圣司梦惊鸿走了进来。

    “雪染你不能娶莲歌!我要她!”

    梦惊鸿如画的面容上,浮起了一抹冷凝与绝决,一字一句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哪怕是我们兄弟决裂?”

    月上雪染放下手中鲜艳的长袍,目光朝着梦惊鸿望去。他从来没有见过情绪尽显的梦惊鸿,如今为了云莲歌,他当真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是!”

    梦惊鸿咬了咬唇,声音中的笃定,叫月上雪染面色微微一白。

    “惊鸿,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哪怕全世界都背叛我,我也不相信你会背叛我!”

    月上雪染身体微微踉跄,眼底滑过一抹深深的痛。

    他最信任的兄弟,竟然说出了这般无情的话,叫他如何能够不痛。

    “雪染,你知道吗?莲歌她就是我的命,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唯有她,是我死也不会放弃的!”

    梦惊鸿紧握的拳头,压抑了太多的痛苦。

    所有的罪名,所有的难堪,所有的痛恨,他愿意一人承担。

    他什么也不要,要的只有她一人。

    无论要付出何等代价!

    “灵界在你心中的份量,竟比不上一个女人!惊鸿,你太让我失望了!”

    月上雪染一拳打了过去,直直落在梦惊鸿绝美的俊颜之上,他却不闪不避,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惊鸿明明知道,灵界和花神界的结界都需要以云莲歌的血来凝固,等到她的本命莲完全成熟的时候,就是她为灵界和花神界牺牲的时候。

    灵界的灵源为她养大本命莲,她的使命就是为整个灵界牺牲。

    在她的本命莲完全绽放之前,她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

    要让她的本命莲盛开,就必需以他的身体为媒介,传递最纯粹的灵源。

    “雪染,对不起!”

    梦惊鸿承受了月上雪染含怒的一拳,语气依旧是那么平静。

    他身为灵界大圣司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命运,到最后就是牺牲,为所有人牺牲!

    她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为何别人的苦难要叫她一人来承担?

    灵界兴亡,花神界的命运,与她何干?

    她只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子,他绝不同意牺牲她来成全其他人的安乐。

    梦惊鸿转身离开,头也没有回。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会造成何等结果,但是他不悔。

    哪怕山河染血,苍生覆灭,他也要保她一人!

    为了她,他就是背负天下骂名,也无怨无悔。

    “我绝不会原谅你!你我之间,永生永世,恩断义绝!”

    月上雪染看着梦惊鸿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中无端生起疼痛的感觉,一字一句冷漠而心痛的话音,自他的唇畔落下。

    在话音脱口而出的时候,他的眼眶有种湿热的感觉。似乎有什么液体,快要滴落下来。他极力的忍住,仰起头,看着天端的紫日,让水汽在眼眶中渐渐蒸干。

    很多责任是他必需承担的!

    就像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妻子,将来要为灵界牺牲一切,他也要亲手将她推上祭台。

    他早就明白自己不能爱上云莲歌,否则就会毁了整个灵界。

    万千生灵与那一道倩影,孰轻孰重,曾经他很肯定。

    但当他见到了那一袭绝美的身影,在他们的大婚之日,自行走上祭台,褪去了曾经的伪装,露出了那美丽的容颜。

    银发飘舞,蓝眸动人,微微一笑,就足以倾城倾国。

    她穿着火红的嫁衣,却不是在等待自己,而是将目光凝向了人群之外的梦惊鸿。

    那一刻,月上雪染才明白,原来自己寻觅了那么久,要找的人,就是她!

    在他梦里魂牵萦绕过无数次的身影,竟然是她!

    只是,再一次见到她,却是隔着熊熊烈焰。

    她的绝决,她的刚烈,都让他心中痛得无法呼吸。

    那一天,他失去的不仅仅是最爱的女子,还有与他一起长大的兄弟。

    偌大的天地,真的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天城在梦惊鸿死之后,消失无踪,连同着三千浮海,彻底消失在世人的眼中。没有人知道它到了何方,也无人知晓,他们的命运将会如何!

    花神界的灵源恢复,灵界也变得越加稳定。

    然而,公主云莲歌以身为祭,彻底激怒了花神界的女皇,花神界第一次展现了她们的强大。

    普通的花灵没有武力,因为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了花神女皇的身上。云莲歌以命换得花神界灵源重生,花神女皇的力量不必再苦苦支撑着花神界的结界,可以彻底的发挥出来。

    花神界的报复是可怕的,从那一日之后,灵界之中,除了永恒的昙花,再无任何花朵。

    圣主月上雪染的灵魂,也被封印进了花神界的禁地千莲水宫的玄寒水池,玄寒之水是灵魂都能冻结的地狱之水,加上镇压灵魂的琥珀魂石,他永远都不能离开这里。

    只是,花神女皇不曾想到,月上雪染的灵魂深处竟然蕴藏着至宝天地泪,分裂开一缕灵魂,进入了轮回之中,寻找着那个叫他又爱又恨的女子!

    不知道找了多久,他一直没有遇到她。

    渐渐的,那离开天地泪护佑的灵魂,早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

    【云千夜篇】

    这一世,他名为云千夜,是云焰帝国的皇子,深得父皇的喜爱。母妃非常美丽,父皇对母妃的宠爱,让母妃陷入了危险之中,幸好母妃聪慧,屡次化险为夷。

    母妃时常一个人默默望着天空,眼中有着太多复杂的情绪,叫他看不懂。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够优秀,所以母妃才和他不亲近,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可以保护母妃。

    可是还没等他得到母妃的肯定,她就已经香消玉殒。

    他被送到了与世隔绝的云谷,在那里,他学到了治病救人的医术,师傅送了他一柄玲珑锦瑟,他特别喜欢。

    那段纯白的回忆,是童年最无忧无虑的美好日子。云谷之中每日都是修炼和习医,但是却没有勾心斗角的残酷。鼻尖萦绕着淡淡的药香,耳畔飘来充满哀思的琴音,抚慰着他的心。

    然而,他是云焰皇子的身份,注定了他不可能一辈子呆在云谷。

    待到学成之日,他迎接的是最残酷的战争。游走于生死之间,在炽热鲜红与烽火中浴血而生。

    风雨飘摇的帝国,暗流汹涌的皇族,尔虞我诈的朝堂,风云变幻的沙场,一切一切都让他身心俱疲。纵横在皇图权座之间,进退皆是万丈深渊。

    他看似风光无限,心中却是孤寂沧桑。

    身上负重的铠甲,压得他无法喘息的责任。家,国,百姓,兴亡,为何一切都要他一个人承担?

    尽管他为国为民,尽职尽责,然而皇兄依旧对他猜忌不已,一道圣旨,帝师之女阮琴尘嫁入战王府邸。

    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切宿命纠缠的开始。

    就像是一种诅咒,让他抗拒这段强加的姻缘。若非合欢蛊,他也不会要了那个痴傻的女子。

    两天三夜,纠缠不休。

    清醒过后,他感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只是看着那虚弱的女子,他终是让人将她送到最偏远的汀澜苑。

    那里虽然僻静,却也是最远离是非的地方。

    再次见到阮琴尘的时候,她完全变了模样,那耀眼的光彩,叫他整个灵魂顿时悸动起来。

    仿佛是寻找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珍宝,他想要牢牢地占有她,但是却将她推得越来越远。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想靠近她,却让她远走越远?

    难道,他的爱,真的错了吗?

    她无时不刻都想逃离他,不顾一切的逃离。

    银舞雪原上,当他看到她转身离开,也不回,一袭青丝在风中狂舞而起。绝决的背影,心如刀割。

    天地都在瞬间崩塌,暗无天日,叫他几乎要窒息。

    “你别走!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除非你死!”

    女子清晰的嗓音,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震荡,环绕,最终化作一把重锤,砸入他的灵魂,痛到麻木。

    眼底一阵湿热,仿佛有什么液体要涌出眼眶。他笔直地挺直脊梁,生怕自己会倒下。高高地仰起脖子,眼睛睁得大大的,整片天空又清晰化作模糊。

    努力让泪水蒸发在眼中,他才低下头,至始至终也不曾流露出一丝脆弱的受伤。

    “心若软弱,铁甲难护!若然,这是你想要的!那我的命,就给你!”

    他爱她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那股撕心裂肺的绝望到比死还难受的!

    他宁愿死,也不愿意她怨恨着他。

    他用命换得她的原谅,看上去好傻,但是他却感觉一切都值了。

    当千年湖中月上雪染的灵魂与他的灵魂融合,他才明白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永远都在错过。

    曾经,他有机会拥有她,可是他却不懂得如何爱。

    到接到她死的消息之时,他才明白,原来真的爱她不一定要占有她的全部,只要她好好的,他就好了!

    她死而复生,他喜极而泣。

    他看着她登临女帝之位,他助她平步青云之上,创建盛世帝国,成就万载流芳之名。

    阳光温暖,岁月安好。

    云千夜站在高高的墨染楼之上,目光平静的望向碧云灵崖,冷峻的容颜上,展露出一抹笑容。

    “女人,祝你幸福!”

    短短的几个字,竟是哀伤到极致,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叫人的心,都忍不住揪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要用尽多大的力量,才能够将她剥离生命。

    他用整个生命在爱她,爱到深处情不悔。

    祝你幸福,这几个字虽然透着入骨的哀伤,然而,却是他发自内心的话语。他全心全意的祝福她,过得好好的!

    如今的他,已经懂得了什么是爱。也懂得了,看着她的笑颜,酝酿着自己心底的幸福。

    凝望,牵挂,思念,足以填满他的生命。

    抬起头,看天边的阳光,那一刻,阳光覆面,心中安祥。

    ------题外话------

    仙儿的新文《神赌狂后》,古言宠文!一如既往的甜蜜温馨!大家一定要来支持下哦!

    你们每一个收藏与支持,仙儿都铭记在心!

    ◆她是黑道第一女皇,她是杀手王者,她是赌界之神,一手赌技赢遍天下无敌手。

    ◆她是凤家最不受宠的四小姐,空有倾城之貌,却胸无点墨,生性胆小怯懦,饱受欺凌苦不堪言。

    ◆死而复生,睁开凌厉的眼眸,她已不是她,她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褪去懦弱,风华尽现,傲视天下!

    所有欠她的,夺她的,欺她的,都要十倍百倍千倍索回。

    人生不过是一场赌局,且看她素手遮天,赌尽美男,赢尽天下!

    另外,感谢亲reyeling送的4朵花花!o(n_n)o么么!

    最后推荐好友铭荨的新文《重生——舐血魔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色狂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狂妃番外 战凌天下 云千夜❤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色狂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狂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