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纯纯爱恋 蓝锦弦❤下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仙魅 书名:绝色狂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庄主别急嘛   第一女相   弃后好不乖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   魔妃太难追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混世俏王妃   天纵妖娆   极品师兄缠不休   宠溺无边   腹黑小狂后   俏丫头闯江湖   暴帝囚后  
繁华的帝阙城壮阔而宏伟。让人不禁叹而观止。高大的琼楼玉宇拔地而起,走在街道上,抬头望一眼两侧的高楼,心中便会生起几分渺小之感。

    如今的帝阙城俨然成了遗失大陆的中央心脏,无论是军防力量,还是商业经济,都得到了全面发展。

    越来越多人迁入帝都之内,导致住房紧缺,用地面积也变小了不少。楼宇越建越高,勉强足够新来的人口居住。

    帝阙城的内城,几乎可以说是有一定的身价之人,才有资格入住的地方。

    能够在帝阙城占据一席之地,就足以骄傲了。

    “阿弦,我有点儿害怕!”

    月浮泪小手紧紧拽着蓝锦弦的衣角,穿梭在人群之中,生怕一不小心就和他失散。走在街道上,看到周遭注视的目光,她的心,不由提了提。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你随意走走,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蓝锦弦鼓励的说道,让她自己一个人试着融入其中,享受一下逛街的趣味。他听说女儿家都喜欢逛街,所以特地带她来体验一下。

    “阿弦!”

    月浮泪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朝着一旁摆着捏泥人的小摊走去。一步三回头,果然见到他一直都在她的身后,只要她一转身,就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人潮汹涌,却始终冲不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见到他一直都在身后,她也放开心,蹲下来看着那些惟妙惟肖的泥人。

    “小姑娘要捏个泥人吗?”

    捏泥人的老爷爷,满脸笑容的问道。和蔼可亲的模样,让月浮泪心中对陌生人的抗拒,也减弱了几分。


    “我可以要个泥人吗?”

    月浮泪眼睛闪亮亮的盯着那些色彩鲜艳的泥人,语气带着几分期待与不确定。

    “当然可以,只要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蓝锦弦朝着她点了点头,俊美的容颜上,笑容清浅而温暖。脚下天鹅绒般的草地,翻飞的草叶,起起伏伏的荡着涟漪。他换上了一袭简单的湖蓝色长袍,行动间水波荡漾,甚是好看。

    清澈的阳光,透过云层,映照在他的身上,浸透着辉煌的金色。

    身后的车水马龙,他一人缓缓而来,翩然走进了月浮泪的心底。

    那一刻,全世界仿佛都在瞬间定格下来,唯有他的身影,清晰如许,在她的眼前浮现。

    “这位公子也要捏泥人吗?”

    老爷爷看着眼前这个尊贵至极的男子,神态也不自觉带上了恭敬之色。

    “嗯!”

    蓝锦弦淡淡的应了一声,嗓音没有太大的波澜,透着一种淡漠与冷意,叫人难以亲近。

    “好嘞,老汉马上就给二位捏泥人!”

    老爷爷非常朴实,乐呵呵的笑着捏起了泥人。

    月浮泪在一旁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着泥团在他的手中,变化成可爱的泥人,不由微微惊呼。

    “好了!”

    老爷爷将泥人递了过来,月浮泪开心的接过两个泥人,一个像是自己,另一个则像是蓝锦弦,眉眼弯弯地如月牙似的,美丽的笑容让过往的行人都不禁动容。


    蓝锦弦问了价格之后,付了钱便拉着她的手,朝着人潮稀少的地方走去。

    月浮泪就像是个好奇的孩子,对于这花花世界充满兴趣。蓝锦弦平日很少出来,哪怕是带着她出来,她也是在睡觉,哪里有现在的精神劲儿!

    似乎在月浮泪化作人形之后,便不再像从前那般嗜睡。大半天下来,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打量着从前她未曾留意过的一切,才发现原来生活除了睡觉,还是有很多乐趣的。

    特别是跟蓝锦弦在一起,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感觉特别开心。

    两人一路走马观花的欣赏这帝阙城的景象,乘着一叶画舫,沿着月光河一路徜徉,看夕色渐浓,暮色潋滟,心中格外安祥。

    水推船移,迎面而来的河风充满了湿润的水汽,淡淡的花香,糅合在风中,渲染出一种安祥的氛围。

    月浮泪坐在船头,看着旁边路过的画舫都挂上了漂亮的花灯,目不转睛的打量着那些好看的灯盏。

    金灯流水,影影绰绰,光影交辉,斑驳迷离。

    夜,孤寂的浅吟低语;风,冰凉的滑若游丝。

    “小泪儿,送给你!”

    蓝锦弦从画舫中走到船头,手中提着一个可爱的小兔灯,在月浮泪的面前晃了晃。

    “喜欢吗?”

    “喜欢!”

    月浮泪欢天喜地的接过小兔灯,脸上是毫不掺假的喜悦光芒。

    “喜欢它,还是喜欢我?”

    蓝锦弦的下巴抵着她的肩膀,语气低沉而沙哑,充满了磁性,仿佛要将月浮泪生生扯进他的柔情编织的漩涡。


    “喜欢——你!”

    月浮泪看了看手中的小兔灯,又看了蓝锦弦一眼。虽然小兔灯很可爱,但她还是更喜欢他多一点!

    “乖!给你个额外的奖励!”

    蓝锦弦伸出手臂搂着月浮泪的腰肢,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两人紧靠的身体,此刻极其暧昧的贴合在一起。

    她可以清晰的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慢慢升温,不知道为什么她也会跟着心跳加快。

    他抱着自己的感觉很奇怪,和以前完全不同。他就像是燃烧的火炭,灼热着她的身体,她的心灵,她的灵魂,让她从里到外都在不断升温。

    她痴痴的望着他,眼里满满的都是他!

    此刻她全身都透着迷人的气息,安静闭拢的眼眸,绵长的睫毛,安宁而恬静的微笑。一头雪白至极的发丝,如白云般浓密,懒懒的垂在她的双肩。她缓缓睁开眼,水波潋滟的眸光莹莹清醉。脸庞白净透粉,如春风中摇曳枝头的桃花,纯而不媚,柔而不俗。

    蓝锦弦从怀里取出一个玉色袅然的镯子,镯子上点缀着一颗颗小小的玉铃铛,他小心翼翼地为她戴上镯子,动作充满了宠溺。

    这个玉镯子仿佛就是为她量身而制的一般,完全符合她身上纯洁无瑕的气质。

    她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幸福的偎依在他的怀里。感受到身体似乎变得更加轻盈,充满活力与力量。

    那是阮琴尘和蓝铭轩交给他的信物,让他如果遇到心上人,就送给她。

    “很适合你!”

    蓝铭轩他温柔的拉起她柔腻的小手,好想就这样永远牵着她的手不再放开。

    水波之上漂来一盏盏莲花灯,交织成一片灿烂的花海,月光河浸透夜雾,犹如披着一层轻纱,充满了神秘的韵味。

    月光河到了月上天宇的时候就会发出点点星芒,宛如银河坠落凡间,故而名为月光河。

    月浮泪懒懒的靠在他的怀里,小手轻轻摇晃着玉镯,玉铃铛发出动听的清音。一手提着小兔灯,坐在船头,笑得一脸开怀。

    这样的夜色,静谧暗想的让人着迷。

    只有耳边的水声潺潺流淌,隔绝了喧嚣浮躁,让心慢慢沉淀下来。

    天际如弧般勾勒出一弯清莹的柔月,幽幽盈透,优雅地凝悬于澄澈的夜空中。散乱的浮云如同破碎的棉絮,飘荡着,凌乱着,自在而随性,氤氲出一种奇异的美感。

    蓝锦弦轻轻拥着怀里的人儿,忽然有些明白爹爹和娘亲为何会那么幸福!

    可以和心爱的人执手偕老,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哪怕什么都不做,就这样静静地偎依着,也温馨得叫人有种落泪的冲动。

    “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到底有多少颗呢?”

    月浮泪仰望着星空,纤纤玉手指着天上的星辰,嘟着粉嫩嫩的唇,嗓音犹如银铃般悦耳动听。

    “小泪儿想知道的话,我就陪你数一数!”

    蓝锦弦微微一笑,十指缠绕着她纤柔的玉指,夜风微凉吹过衣袖,他将她抱得更紧,有力的臂弯将她小心的保护在怀里,为她驱散寒意。

    “阿弦,数星星这种事情,比较适合你!我还是数月亮好了!”

    月浮泪非常实在的说道,想到那么多的星星要数,她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还是数月亮轻松啊!

    “你呀!小懒虫!”

    蓝锦弦哭笑不得的说道,将她轻盈的娇躯抱起来,打横坐在他的腿上。低头覆上她柔软滑腻的唇,火热地攫取她的甘甜美好。

    她的唇好软,叫他无法控制自己索求更多的美好,他的温度越来越高,就如同喷薄的火山熔岩,足以消融一切。

    她在他的怀里娇喘嘘嘘,含羞的瞅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洋溢着幸福的甜蜜。

    这时,蓝锦弦感觉到他布下的结界之外有着熟悉的波动传来,感觉到那股波动,他就知道爹爹和娘亲终是找到他们了!

    不过,他明明隔绝了气息,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呢?

    难道是方才那个玉镯?

    正如他所料,那玉镯之中有着两人的灵魂烙印,所以他们可以感应到玉镯的位置。

    “看来我们该回宫了!”

    蓝锦弦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想到他们要举办什么选妃大典,他的唇角就勾起一抹恶趣味的笑容。

    “哦!”

    月浮泪乖巧的点了点头,任由他将自己抱起,朝着皇宫的位置飞掠而去。

    “这小子逃的倒是挺快的!”

    阮琴尘和蓝铭轩抵达月光河之上,就见到了空空如也的画舫,里面残留的气息,正是蓝锦弦和小泪兔。

    “我就说大哥怎么可能会找女人嘛!这里明明就只有小兔儿和大哥的气息!”

    阮月汐吐了吐香舌,站在雪镜銮的身边,摆出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

    “的确没有其他人!”

    雪镜銮英俊的面容上滑过一抹疑惑之色,他可不觉得那消息是空穴来风。只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的确没有感觉到第三人的气味。

    “镜銮哥哥,你说今天我们去夜探朝月殿怎么样?”

    阮月汐圆溜溜的眸子,狡黠地转动了一下,小手扯了扯雪镜銮的衣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宛如一个蛊惑人心的小恶魔。

    “好啊!”

    雪镜銮的眼底也滑过了兴奋的光芒,显然两人都是惟恐天下不乱的主。

    阮琴尘和蓝铭轩挑了挑眉,看到他们两个狼狈为奸的模样,不由一阵无语。

    他们的一对儿女,一个是酷到了极致,另一个是闹到了极致,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这到底是像谁啊?

    他们齐齐在心中想着,不过最近都是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夜色渐深,皇宫之中一片灯火通明,朝月殿的旁边有一个温泉池。月浮泪正在池水中沐浴,蓝锦弦则在内殿之中批阅奏折。

    没有多久,月浮泪就穿着一袭丝质薄裳回到了殿中,安静地坐在蓝锦弦的身边,看着他认真的模样。灯光下,他的侧颜显得格外迷人,尤其是在他专注的做事情之时,足以叫人怦然心动。

    “玩了一天,困了就早点去休息吧!”

    蓝锦弦转过头,伸手递给她一杯热茶,看到她穿得那么单薄,眉头微微一蹙。

    “不了,我不累,我想陪着阿弦!”

    月浮泪双手捧着热茶,嗓音充满了温柔。打了个哈欠,却仍然不想独自去休息。

    “你呀!这么不乖,可是要罚的!”

    蓝锦弦摇了摇头,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将她圈揽在身下。伸手将茶杯放到桌上,俯下身如蝶戏花间般轻柔地吻上她的唇。轻轻浅浅的吻,力道并不重,渗透怜惜与柔情。

    “阿弦是要吃掉我吗?”

    月浮泪瞪大眼睛,在他微微离开她唇畔的时候,疑惑的问道。

    “你愿意让我吃掉吗?”

    蓝锦弦享受着她那水嫩温腻的触感,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低声在她的耳畔说道。

    那轻盈的呢喃声,犹如细雨落花,一点点飘落在她的心尖,不断地沉淀堆积成山,压得她的心满满的,再也装不下其他。

    “我只给阿弦一个人吃!”

    月浮泪还以为他是要吃不死神丹,认真的思考了一番,重重的点了点头。

    “既然小泪儿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到床上慢慢吃吧!”

    蓝锦弦将她小小的身躯一捞,就朝着寝殿内的龙床走去。

    “为什么要在床上吃?”

    “你马上就知道了!”

    “呜呜,阿弦,你干嘛呢?”

    “我在吃你啊!”

    “……”

    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一连串娇喘声,飘荡到殿外,让原本趴在屋顶上打算翻开琉璃瓦,看看下面情形的阮月汐和雪镜銮一阵面红耳赤,飞一般逃离。

    阮琴尘和蓝铭轩见到他们两人这么早回来,不由有些惊讶。

    只是看到他们那古怪的神情,心中有些疑惑。

    然而,她的疑惑,在选妃大典的那一日得到了解答。当蓝锦弦牵着盛装打扮的月浮泪的小手,一步一步走来,站在众人面前,宣布:“她,是我唯一的皇后,我的妻子!”

    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眸子,无数艳羡的目光投向了月浮泪。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得到弦帝的如此厚爱啊?”

    “谁知道是哪个女子!”

    “可能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吧!”

    “是啊!从来没听说弦帝陛下有心上人啊!太突然了吧!”

    “……”

    看到她那美丽清纯的模样,那些原本心中不忿的人们,都纷纷闭了嘴。跟她一比,这些所谓的美女,皆成了庸脂俗粉。

    阮琴尘看着蓝锦弦和月浮泪来到身前,她这才明白,为何自己的儿子多年来未曾对任何女子动心!

    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阮琴尘目光落在月浮泪手腕上的玉镯之上,绝美的脸上浮起了温和的笑容。伸手将蓝锦弦和月浮泪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天籁般动听的嗓音,清晰的落了下来。

    “祝你们幸福到老!”

    “弦儿以后要好好待人家!真正的男子汉,就该顶天立地,撑起一片天!”

    蓝铭轩的目光带着几分慈爱,看着蓝锦弦语重心长的说道。

    “爹娘放心,弦儿明白!”

    蓝锦弦朝着月浮泪温柔一笑,两人交握的手,写满了深情不悔。

    ------题外话------

    感谢亲们对仙儿新文的支持!《神赌狂后》仙儿的新文,绝对是宠文哦!

    放心收藏吧!大爱每位亲!o(n_n)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色狂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狂妃番外 纯纯爱恋 蓝锦弦❤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色狂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狂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