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纯纯爱恋 蓝锦弦❤上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仙魅 书名:绝色狂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庄主别急嘛   第一女相   弃后好不乖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   魔妃太难追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混世俏王妃   天纵妖娆   极品师兄缠不休   宠溺无边   腹黑小狂后   俏丫头闯江湖   暴帝囚后  
蓝锦弦五岁登基,被称为弦帝,临朝听政三年,八岁之时,就能够亲自处理政事。在他的治理下,盛世帝国繁荣富强,弦帝的贤名深入民心。

    光影流转,年华辗转。

    盛世帝国建立二十年有余,年轻的弦帝风华正茂。然而,弦帝却迟迟不肯大婚,叫众人急得焦头烂额。

    只是他的婚事,纵然是阮琴尘和蓝铭轩也不好勉强。况且,以他们儿子的天纵之姿,难道还愁没人要吗?他们要愁只愁儿子性情淡漠,眼界太高,看不上这些胭脂俗粉。

    不过,虽然他们不会勉强蓝锦弦成婚,但是已经决定了要在他二十五岁生辰之时,为他举行选后大典。

    弦帝的选后大典,立刻轰动了整个遗失大陆!

    一个个适龄的少女们,春心萌动,满心期盼自己可以入得弦帝之眼,成为盛世帝国最尊贵的皇后。

    蓝锦弦对于爹娘的主意沉默以对,只是迫于爹爹的威严,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选他们的,他自己想要什么,他很清楚。

    夜色如黑色的丝绸,轻轻裹挟着金碧辉煌的皇宫。亭台阁楼,殿宇连绵。华灯初上,照亮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薰衣草,清雅温和的草香,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

    耳畔传来风抚水面的声音,轻柔地荡着涟漪。

    朝月殿之中格外安静,竹帘半悬,宫灯乍暖,淡淡的灯光,照得一室温馨。

    书案前整齐地摆放着等待决策批阅的奏折,一个身着黑色绸缎,衣袍之上绣着霸气龙纹的男子,一手撑着脑袋,一手翻阅着奏折。一双滢滢灿亮的漆黑眸子,宛如漂亮的黑水晶,目光带着几分月华般清冷的凉意。

    一颗颗光华波动的碧绿水钻,连缀成一条条挂坠流苏,悬挂在他的腰带上,在灯光中闪动着流光。


    仿佛是上天垂怜于他,他那张叫女子都为之自愧不如的俊颜,精致得叫人无可挑剔。眉心之上,一滴海蓝色的水珠,被莲花纹路托起。犹如红莲上沁着一滴晨露,干净明澈。挺直的鼻子下,粉色的薄唇,妖娆而鲜媚,淡淡抿着。

    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漠,哪怕是在几米之外,都能够感觉到他身上不经意流露出的尊贵威严和慑人寒意。

    这个男子正是蓝锦弦,过了二十年,他已经长成一个翩翩美男子。那倾国倾城的容貌,杀伤力丝毫不弱于他爹爹。

    在他的膝上窝着雪白小泪兔,洁白如柔光的皮毛,没有一丝杂色。它懒洋洋的耸拉着柔软蓬松的兔耳朵,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半眯在那里,看上去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哪怕过了二十载,小泪兔依旧是那副模样。

    其余的超神兽,神兽,都已经化作人形。唯有它不改样貌,阮琴尘甚至都在猜测,不死神丹是不是不能化作人形!

    夜色越来越浓,直到所有的奏折都批阅完毕,蓝锦弦看了一眼更漏,这才起身走到旁边的寝殿之中。

    他不喜欢其他人触碰,故而早就屏退了侍者。自己褪去外袍,脱下长靴,温柔地抱着半梦半醒的小泪兔,躺进了床榻。

    银色的月光斜斜地穿过落地木格子窗,夜风凉凉的吹进空旷的寝殿。

    寝殿之内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除了中央摆放着一张华丽的鎏金紫檀木床。床侧缀嵌着血瑙珊瑚,帐顶悬着的琉璃莲花纱灯,显得无比璀璨、无比明亮。四面垂悬着灿霞织锦纱曼,双龙夺珠的图案缀于其上显得绚丽夺目。

    纱曼垂下,在风中轻轻曳动。
边缘连接着镂空的蝴蝶流穗,晃动闪烁着灯光。

    洒金床帐,在莲花纱灯的光芒中折射出淡淡的晕辉,蓝锦弦一头银色的发丝,如瀑布般披散在枕头之上。光洁的胸膛,半露在外,在淡淡的灯光中显得格外迷人。

    可惜,除了窝在他怀里的小泪兔之外,再无人有幸见到如斯美景。

    他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小泪兔的毛发,看到它舒服地眯起眸子,他的唇角就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这些年,始终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寥寥无几,唯有它一直不离不弃,在他寂寞孤单的时候,给他最深的慰藉。

    “唉,小家伙,你何时才能化作人形呢?不求你是个女子,若是男子也好过……”

    蓝锦弦叹息的说道,眸间辗转的温柔,却是旁人从未曾见到过的。

    “阿弦,为什么要化作人形呢?这样不是很好吗?”

    小泪兔歪着小脑袋,不明白他的愁绪,稚嫩的嗓儿,脆生生的格外好听。

    “这样好吗?我可不觉得好!”

    蓝锦弦眸光中的深邃,是它看不懂的神秘莫测。他的指尖滑过它的绒毛,温热的掌心,熨烫着它的心扉,那感觉却是它分外眷恋的安宁。

    小泪兔滴溜溜的大眼睛瞅了瞅眼前好看至极的面容,小爪子趴在他的胸膛上,柔软粉嫩的小肉垫,弄得他身上一阵异样。

    难道阿弦是想要其他人陪了?

    自己无法变成人形,所以他嫌弃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小泪兔不由的黯然下来,它是齐聚日月天地精华而生的灵物,能不能幻形,就连它自己也不知道。


    从前它并没有觉得不能幻形有什么关系,可是见到他如此介意,它的心还是不由“咯噔”了一下。

    “睡吧!”

    蓝锦弦伸手轻轻抚着它的小脑袋,语气带着难言的温柔。他的动作极其轻柔,就像春日暖暖的清风一般掠过,他的手并不宽厚,却是男子少有的纤细。手指上圆润的指甲十分干净,手心异常的温暖。

    小泪兔的眼皮慢慢垂了下来,最近它越发嗜睡起来,它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蓝锦弦望着这小家伙熟睡的可爱样子,淡淡的叹息了一声。

    谁能料到,冷漠无双,尊贵至极的弦帝,竟是对一只无害至极的小泪兔情有独钟呢?

    世间那么多的红粉美人,没有一个入得他的眼里,这一只小不伶仃的小泪兔,却占足了他的心。

    二十年以来,每一天他都在盼望着它化做人形,然而看到它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的心难免有点落寞。

    月光静静地自窗子之中照耀进来,原本趴在蓝锦弦身上的小泪兔在月光之中发生了惊人的蜕变。雪白的绒毛,化作白嫩的肌肤,一头白如雪的长发,披散而下。一张绝色的面容,清纯中又透着魅惑。火爆的身材,傲人的曲线,更是叫人鼻血直流。

    长长卷翘的浓密睫羽,微微阖着,整个人都散发着妖魅惑人的气质。

    蓝锦弦的警惕性素来很强,哪怕是入睡了,也很快就感觉到了身上的异样。

    这样的重量,不似平日的轻盈。

    他猛地睁开眸子,就见到了自己身上不知道何时压上了一个不着寸缕的绝美人儿。娇小的身躯,犹如八爪鱼般躺在他的身上。

    他的目光骤然凌厉起来,心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爬上他的龙床!

    只是当他回过神来,去寻找小泪兔的时候,才惊觉那小家伙竟然不见了!

    “难道?”

    一想到这个绝美的小人儿,会是他最珍爱宠溺的小泪兔,他的胸口顿时火热起来。目光扫过身上熟睡的少女,她的模样约摸十七八岁。那熟悉的神韵,当真是和小泪兔一模一样。

    最可爱的还是她背后没有完全化作人形的一撮儿小尾巴,蓬松毛茸茸的样子,直接将蓝锦弦秒杀了。

    暖暖的灯光照在她绝尘的容颜上,美得惊心动魄。他的眼底窜起一团火焰,似乎要叫她溶化在眼里。

    “呜呜——阿弦好冷!”

    少了身上的毛发,少女不由蹙着眉头,伸手朝着蓝锦弦衣领里钻。

    平日她冷的时候,只要窝进他怀里就会暖和起来。不过今日她却发现自己怎么钻不进去了?

    陡然睁开水灵灵的水晶大眼睛,明明没有哭,却给我一种水汪汪的感觉。

    她瞅了瞅自己的手脚,然后又看了看蓝锦弦,愣在原地无法动弹。难怪它刚才就像是陷入沉眠一般无法感知外面的情况,原来竟是化形了!

    其实她早就可以化形了,只是她心中一直以来没有这个念头。最近的嗜睡也是蜕变的征兆,只是她并不晓得。

    直到方才,她害怕蓝锦弦会不要她,心中想要化形的意念达到了顶点,在她不知不觉中化作了人形。

    “阿弦!”

    她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想要从他的身上起来,却发觉自己身上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刚刚化形她还无法适应这样的感觉,顿时有些慌乱无措。

    “别怕,有我在呢!”

    蓝锦弦将她拥入怀里,魅惑的嗓音,丝丝撩人的响彻而起。

    听到他的声音,她感觉自己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你现在已经可以化作人形了,也该有个名字了,嗯——就叫月浮泪如何?”

    蓝锦弦手掌轻轻拍着她的背,拉过锦被,将她裹在怀中,温柔的说道。她面若明月,眼若浮泪,这个名字直接从他的脑海中滑过。

    “嗯!”

    月浮泪点了点头,水汪汪的眸子,光芒流转,充满了动人的韵味。白嫩嫩的小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掌,仿佛在寻求安全感一般,不愿意放开。

    “乖!”

    蓝锦弦的指尖划过她白皙滑腻的肌肤,那美好的感觉让他有些颤栗。只是想到她刚刚化作人形,心中不由一阵怜惜,将她环绕在怀里,任她安然地入睡。

    唇角忍不住勾勒起一抹高高的弧度,带着丝丝狂喜,还有一抹别样的性感。

    月浮泪窝在他的身边,不适应这样的温度,下意识朝着热源靠过去。手臂缠上他的腰肢,娇柔的身躯,朝着他的身上挪去,就像是往常那般爬到他的胸膛之上,小脸贴着他的肩窝,听着熟悉的心跳声,她方才露出了满足之色。

    原本勉强按捺下体内熊熊火焰的蓝锦弦,身子不由一僵,体内火烧火燎,无法抑制。

    终于在她的小手不知轻重的到处游移之时,他手臂抱着她的娇躯,将她压在身下。他性感的嘴唇,捕捉着她的粉嫩如水的柔唇。一时间,那柔软的触感让他霎那就陷入了痴迷,细细地品尝着她的滋味,灵魂止不住地震颤。

    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就险些让他沉沦于**蚀骨的感觉之中无法自拔。他炽热的眼神,直直的看向她。那香艳的画面,让他有喷鼻血的冲动。

    “呜呜——”

    月浮泪睁开睡意朦胧的眸子,可怜兮兮的朝着蓝锦弦望去,那无辜的样子,叫他越发无法自控。

    “该死的——”

    他低骂了一声,暗恼自己的自制力太差。看到她娇羞难抑的柔媚模样,着实令他着迷。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在她面前,那些引以为傲的理智都会消失无踪。

    也许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已经将她纳入了自己的心中。

    那一双无瑕的眸子,有着太美,太吸引人的纯净,让他忍不住想要呵护她。

    “阿弦,你好烫!”

    月浮泪红着小脸,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不断发烫,这种感觉叫她有点不安。她不懂得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变得好奇怪,但是心底却有着一点点小小的期待。

    “小妖精!还不是因为你!”

    蓝锦弦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轻轻地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吻,便再也不敢有所动作。因为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就这么要了她。

    他对她的渴望,远比他想象中来得深。

    “我?我很冷呀!”

    月浮泪疑惑的歪着小脑袋,说出了一句叫蓝锦弦吐血的话来。

    “那以后就让我来温暖你!”

    蓝锦弦唇角勾起一抹邪魅蛊惑的笑容,冰冷的眼眸中漾起无限的温柔,像极了拐骗小绵羊的大灰狼。

    原来冷漠如他,在动情之时,也会如火山一般炽热!

    “嗯!”

    月浮泪点了点头,绝美的小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她哪里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

    夜,还很漫长,她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安睡着,转过身,反手搂在他的腰间。脑袋在他的胸前轻轻地蹭着,寻找舒适的位置,最终靠在他的臂弯之上沉睡。

    蓝锦弦看着她的样子,心底泛起一丝宠溺的情绪。他抚着她的青丝,怜爱至极。

    至始至终,他想要的人,不过是她而已!

    所有的等待,只是为了与她一起牵手到老!

    ------题外话------

    感谢亲miumiu15送的钻石!o(n_n)o大爱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色狂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狂妃番外 纯纯爱恋 蓝锦弦❤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色狂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狂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