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卿心如月 水眠月❤全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仙魅 书名:绝色狂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庄主别急嘛   第一女相   弃后好不乖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   魔妃太难追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混世俏王妃   天纵妖娆   极品师兄缠不休   宠溺无边   腹黑小狂后   俏丫头闯江湖   暴帝囚后  


    50本最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50本最好看的穿越小说50本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安知晓作品集免费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天后匪我思存作品全集杜拉拉升职记小说123全集盗墓笔记1-7txt全集藏地密码1-10全本免费在线阅读泡沫之夏123全集妃穿不可系列穿越小说桐华经典小说作品:云中歌123全集穿越迷-经典穿越小说网

    完结穿越小说推荐: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穿越沦为小后妈穿越之代嫁狂妃妖蝶乱舞:穿越之紫眸王妃神医皇妃

    鬼王的毒妃我的老公怎会是阔少宫婢美人驾到:冒牌爱妃你别逃超邪魅总裁好无赖穿到古代嫁个小丈夫

    无弹窗,看的爽!多谢支持摘书网!挺上口哦^_^番外【卿心如月】水眠月全

    ---

    清澈晶莹的蓝色海水围绕岛的周围,浪花此起彼伏,海水击打着岸边刀削斧砍的玫瑰色峭壁岩石,灿如云霞的壁岩之上,自然雕琢而成的波状斑纹,如同蕴含着灵魂与血液,美得妖异梦幻,沉默的承受着岁月的侵蚀。

    危险的梦滟乱海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座岛屿都必须要有人镇守,并且都是上古眠月宗族的族人。

    水岸珺山安处于梦滟乱海一隅,这里是眠月宗族的信仰之地神山所在。

    岛上连绵着一片黝黑冷峻、云彩缭绕的山脉,悬崖绝壁之上一座‘石壁之城’巍然天成。一个个庄严肃穆的石屋,倚着山崖层层叠叠地互相依偎。

    这里的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紫色暮霭笼罩着大地,宛如轻纱般旖旎着些许神秘。长长的白色的栅栏上爬满了牵牛花,绕着玫瑰色的石屋绵延,栅栏之中苍翠的原野上,一群群白雪般的绵羊悠闲的在漫步。

    一条银白的小溪从山中轻快的跃下,绕着村落流动着,如诗如画。
在这里似乎能够忘却所有的烦恼,远离世俗的喧嚣,让心灵变得宁静纯粹,栀子花的香味扑面而来。水岸珺山炊烟飘飘,弥漫着浓浓风情。

    世外桃源虽美丽,但却锁不住一颗对外面世界无限憧憬的心。

    年少轻狂有着太多的梦想,希望的羽翼,自由自在的飞翔在天空之上。

    一道美丽的身影,坐在草甸之上,靠着大树,抬头望着天空。一头及膝的水蓝色发丝,在风中飘逸着迷人的光晕,显得无比圣洁高贵。脸上清秀绝俗的笑容,仿佛一池春水般清透无比,碧蓝的眼波,只一眼便让人无法移开!

    她的年纪约摸二十岁左右,身着金黄色长裙,头戴着银冠,透着一股高贵之气。如雪香肤粉光若腻,黛眉染娇星眸流媚。

    她是眠月水儿,是珺山守护者的女儿。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水岸珺山,看看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一番什么模样。

    娘亲说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她不想一辈子都待在这片岛上。

    以前她还小,总是会听到人们说外面的世界是何等精彩,那里有着很多很多她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的人和事。

    如今她已经长大了,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想要溜出岛的念头一起,她就无法按捺下来。眼睛霎那间亮了起来,梨涡漾起了两汪清泉,朝自己的小屋奔去。

    既然要出岛,总是要收拾一下行李,顺便给爹娘留封书信。

    她的住处在珺山半山腰的一个石屋,整洁干净的石屋之中,玫瑰色的石壁上蔓延着繁复的纹路,镶着一颗夜明珠。一张散发着清香的樱草木床置于墙边,床上整齐的叠放着一床紫色丝被。床边还有一个用于休息的软塌,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贝壳风铃,显得格外雅致。


    打包好一个小行李包袱,在桌上留下一封信,探头探脑的朝着外面望去。

    “哎呀,我怎么忘记这个重要的事情了!”

    刚走出房门,她拍了拍额头,立刻就想起自己没有船只,到时候出了岛也离不开梦滟乱海。

    下定了决心,她不想还没付诸行动就功亏一篑。

    抬头看了石壁之城最顶端,那是她娘亲的住处。她记得小时候去娘亲那里玩的时候,就见到过一艘白玉船,可以在梦滟乱海中航行。

    心动不如行动,这时候娘亲不会在屋里,所以她有机会可以取了玉船再走。

    眠月水儿背着小包袱,激动地朝着山顶走去,一路上没什么人。她很顺利的来到了娘亲的屋子中,她记得娘亲很少变更东西。所以还是照着记忆中的映象,朝着里屋走去,在一排摆放东西的架子上,见到了一艘小小的玉船。

    “就是它了!”

    这玉船碰到海水就会自行变大,离开水面就成了巴掌般大小。她刚要伸手去取玉船,就听到一阵开门的声音传来。

    听脚步声,似乎是娘亲回来了,她吓得小脸一白。不知道该往哪里躲,手忙脚乱的碰到了墙壁之上的一片贝壳。一条密道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在慌不择路之下,朝着密道中走去。

    进入密道之后,别有洞天,她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景象,那是一座九色祭台,不知道以什么材质打造而成。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踏上了九色祭台。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刚踏上祭台,就有九道光芒笼罩而下。


    当外面的人感觉到密室内的波动赶来的时候,就见到眠月水儿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糟糕了!九色祭台是通往那片遗失大陆的传送阵,要再次启动传送阵,没有十几年的信仰之力,怕是没办法了!”

    一个身着金色霓裳的女子,面色担忧的说道。全身散发着一种草木的清香,如同大自然一般浑然天成空灵轻逸,给人一种异常亲切的感觉。

    她是眠月水儿的娘亲眠月静芙,目光看着黯淡下来的九色祭台,摇了摇头。

    “水儿也是该出去历练的时候了,外面人心险恶,只希望水儿可以等到我去接她的时候!”

    她轻轻叹了一声,脸上又是无奈又是祝福之色。

    一阵光芒交错,眠月水儿感觉天旋地转,自己就出现在一片湖中。

    幸而她的水性很好,泅水向上游去,沁凉的湖水,似乎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将她的身子往上托。

    很快,随着湖水的光线越来越亮,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湖中了。

    白鹭鸶扬起高贵的脖子,惊鸿般滑过宁静的湖面,朝着天空掠去。水波缥碧,光影交错,一群游鱼在湖中自由自在的徜徉。

    “哗啦——”

    随着晶莹的水花,四溅而出,一道玲珑有致的倩影,惊得正在湖里沐浴的男子面色大变。

    “啊——”

    水眠月转过头,迎面就看到了眼前光着上身的男子,墨发如瀑,面如冠玉,俊朗的模样,就像是上天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白皙的肤色,不像岛上那些彪悍粗犷袒胸露背的大汉,多了几分如雪的晶莹。

    一滴滴水珠,在他的胸膛滚落下来,在阳光中折射出亮芒。

    他的身上透着一股清逸风姿,有种书生般儒雅的韵味。

    眠月水儿没想到,自己刚从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湖里出来,就看到了如此叫人喷血的香艳画面。

    “你的身材不错!”

    她干笑着说道,有种拔腿就逃的冲动。不过眼前这个看似温雅的男子,目光太过凌厉冰冷,叫她感觉身子灌了铁铅似的,无法动弹。

    “你的身材也不错!”

    男子挑了挑眉,目光在她那湿漉漉的身子上扫过,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女子,突如其来的闯入他的眼中,那娇媚动人的模样,写尽了美丽动人。薄薄的衣衫在湖水的浸透下,几乎呈现透明之色,那若隐若现的诱惑,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冲动。

    “我看了你,你也看了我,咱们算是扯平了!你慢慢洗,我先走一步!”

    眠月水儿双手捂着胸前,飞一般的逃窜出湖中,那狼狈的模样,看得阮卿言不由一阵好笑。

    这一片湖水名为千年湖,位于遗世大陆的正中央。它是遗世大陆的心脏,同时也是通往其他位面的传送阵所在。传说中天地之眼就在这个千年湖之内,贯通着无数空间。

    眠月水儿离开湖中,环顾四周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一片沙漠的包围之中。

    苍莽葬沙荒原,金色的沙海,绵延的沙丘,朝着遥远的尽头奔涌而去。一道道弧纹,一卷卷沙浪,浩大无垠。热烫的干涩风沙,摩挲着大地。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

    眠月水儿有些怯怯的瞅了瞅荒芜的沙海,小手紧张的抱紧湿漉漉的小包袱,整个人茫然无措。

    原本离开岛屿的惊喜,瞬间被对未来的彷徨所取代。

    她的目光不由朝着阮卿言的方向望去,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这里只有这么一个人,看来她只能跟着他了。

    阮卿言披上一件干净的长袍凌波走到湖边,身着墨梅长袍,腰上悬系着金丝络的玉佩。

    当他看到眼前这个女子灼热的目光,不由感觉到一阵不祥。

    果然,当他走到哪里,那女子就跟到哪里的时候,他的俊颜彻底黑了下来。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眠月水儿拉了拉他的衣角,水润的眼眸中写满好奇。

    “阮卿言!”

    阮卿言面无表情的说道,脚步没有减慢一分。

    “为什么你叫这个名字?”

    眠月水儿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喋喋不休的开始问道。

    “……”

    “你叫什么名字?”

    阮卿言被烦得有些抓狂,直接转移话题。

    “我——我——我叫水——眠月!”

    眠月水儿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娘亲曾经再三告诫过她,眠月是神族的姓氏,她的身份不能轻易泄漏出去,否则会引来极大的麻烦。

    她不知道会引来什么麻烦,但是娘亲说的话,她一直都听从。

    “水眠月?”

    “嗯!”

    “卿言,这是什么地方啊?”

    “葬沙荒原。”

    “葬沙荒原是什么地方?”

    “……”

    在葬沙荒原第三日,阮卿言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到底还要跟多久?”

    “我没有跟你呀,这路你能走,我也可以走嘛!”

    眠月水儿眨了眨眼睛,无辜的说道。

    “那你先走吧!”

    阮卿言儒雅的嗓音,没好气的说道。他素来喜欢独来独往,不习惯有人在一旁跟着问东问西,惹得他心神不定。

    “这不好吧?”

    眠月水儿弱弱的说道,脸上浮起了可怜兮兮的神色,活似被遗弃的小宠物。

    “没什么不好的!”

    阮卿言非常有风度的让开道路,素手一引,儒雅的嗓音,清晰的落下。

    眠月水儿看了他一眼,感觉到他的不悦,咬了咬牙,拽紧小包袱。挺胸鼓起勇气,踩着软软的沙砾,朝着前面迈去。脚下稀稀疏疏的荒草,倔强地生长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之上。

    在炽热的烈阳烘烤下,金色的沙漠化成焰红的岩浆一般,升腾着一股股滚烫热浪。

    狂风袭来,风沙骤起。

    逶迤的沙山就像是一片浩浩渺渺的大海,掀起万丈波澜卷起千堆雪浪。

    沙海边缘的一轮橘红的落日,缓缓坠落,葬沙荒原像是一片睡着了的海。在千年苍茫的岁月中,沉淀着古老、细腻和雄浑的神秘美感,呈现出苍凉而豪迈的气魄。

    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消失在风沙之中,耳边的叽叽喳喳的声音,陡然消失不见,阮卿言的心,竟然感觉微微一阵空落落的。

    “嗷呜——”

    远处传来沙漠狼嚎的声音,阮卿言眉头猛地一皱,脚尖一点,身影飞速朝着眠月水儿消失的地方赶去。

    当阮卿言看着茫茫沙海,未曾见到那小小的身影,不由一阵焦急。

    他也不明白这分焦急源自何处,见不到那明媚的小脸,心的一角似乎缺失了一块。

    清逸的身影穿行在沙海之中,一寸寸的搜索起来。

    月亮犹如冰冰的玉盘高挂在幽静的天空,月色清冷,照耀在葬沙荒原之上,透着几分凄凉。

    葬沙荒原的夜里温度低得吓人,刺骨的寒风,像是密密的针直直扎入四肢百骸。

    “嗷呜——”

    月夜狼嚎的声音,越来越高昂。

    “这个笨蛋,该不会是往狼群的方向去了吧!”

    阮卿言俊颜之上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几分,却也没有迟疑,脚尖点地,动作轻快的飞过沙海,如履平地。

    跃过绵延的沙丘,他果然见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呆在狼群之中。

    同时还有一个受伤的人,躺在狼群中央,胸口的黑血汩汩流淌。一根毒箭贯穿胸口,能撑那么久,没有死已经算是万幸了。

    阮卿言自己开口叫眠月水儿离开,故而现在也不好出面。见到她暂时没有危险,便站在沙丘之后,静观其变。

    凶悍的狼群在两人团团围住,不知道狼群是在忌惮什么,不曾发动进攻。他没有感觉到狼群中的杀气,悬着的心,松了几分。

    目光朝着狼群之中看去,只见那个男子的五官端正出色,虽然失了血色,依旧可以看出他昔日的俊美。

    受伤的情况下,他的身上还是有一股厉烈之气,整个人锋芒毕露。

    眠月水儿手忙脚乱地找出包袱里的解毒丹药,药神阮傲苍是她的姨丈,给了她不少灵丹妙药,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躺在荒原上的男子,本对她拿出的丹药颇为不屑。想他堂堂医仙云翳,自己都救不了自己,这个黄毛丫头的丹药还能有什么用!

    但是当眠月水儿拿出一颗能解奇毒的高阶丹药,他的眼睛顿时亮起了希望的光芒。

    命在旦夕的他,也没有婆婆妈妈,直接拿过她手上的解毒丹,一口服下。

    有了力气之后,自己拔出胸口的箭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看着眠月水儿对那男子的照顾,阮卿言没理由的一阵微酸。脸上淡定的神色,也变得不再自若。

    “在下云翳,救命之恩,他日再报!”

    云翳艰难的站起身,踉跄地朝外走去,就像是一匹受伤的孤狼。

    他若非对兄长太过信任,岂会遭到暗算!

    想来三弟浅川便是想要远离朝堂才去了遮天学府,自己以为不理世事就可以消除兄长的忌惮。

    谁知道,到头来,竟是落得这般下场。

    此后,这世上再没有羽王爷云翳羽,只有云谷医仙云翳。

    眠月水儿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再见面呢,有什么报恩不报恩的!

    她挥了挥手,狼群就散开,为云翳让出了一条道路。

    阮卿言这才知道,原来她竟然有着驱策狼群的力量。

    看到云翳消失,她爬到狼王的背上,俯下身微微一笑。

    “请带我离开这片沙漠!”

    “嗷呜——”

    狼王奋起四蹄,飞一般的朝着沙漠边缘的方向疾驰而去。风沙漫漫,将一人一兽的身影淹没,彻底消失在阮卿言的眼底。

    他摇了摇头,只是将这一次的相遇当作意外的邂逅。

    然而,当他在遮天学府的时候,再次见到那个精灵般的女子,笑得一脸灿烂如花。

    他的心,再度荡漾起了涟漪,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泛滥成灾。

    她的出现引来了无数狂蜂浪蝶,无论是医仙云翳,还是深不可测的蓝擎苍,或者是风流的墨羽寰,个个都是强大的竞争对手。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最后选择了无权无势的阮卿言。

    也许是湖中那一次相遇的刻骨铭心,也许是分别那日沙丘后飘过的衣袂,也许是他面容严肃却总是透着几分纵容的目光。

    他们之间的爱,并不轰轰烈烈,但却是细水长流。

    有阮卿言的地方,必定有眠月水儿跟随左右,他们之间的结合,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简简单单的婚礼,没有繁复华丽的场面,但充满了温馨喜庆。

    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甜蜜,直到他们的孩子降临的那一天,所有的幸福都被生生打碎。

    阮卿言与蓝擎苍险些同归于尽,最后虽然保住性命,却也失了一身的灵力。蓝擎苍遭到重创,逃入了恶灵渊之中。

    两个孩子一个痴傻,一个失踪,叫他们操碎了心。

    决明子曾经为他们批过一道命符,这一生,他们注定只有一个孩子,有得亦有失,强求不得。

    终是应了他的那句箴言,当他们的女儿回归的时候,他们心中早已经明了,另一个女儿已经香消玉殒。

    只是,他们的心中仍然存着一分希望,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夫妻两人在云谷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只羡鸳鸯不羡仙。

    眠月水儿如今才知道,为何水岸珺山上每个人都那么满足。原来,这样的生活,才是最美好的!

    她时常会看着天空,遥想远方的家人,不知道爹爹和娘亲过得好不好?

    她不知道回去的道路在哪里?

    她也不知道如果回去了,还能不能再见到她的夫君和爱女,所以她不敢尝试,左右为难。

    当她被巫鬼掳出云谷之后,漫天金光飘荡而下。

    在金光铺成的道路之上,她见到了一个身着金色霓裳,头戴金冠,一步一步走来的女子。

    “水儿,娘亲来接你回家!”

    眠月水儿还来不及说什么,柔和的金光就将她包裹起来,刺目的光芒,破开空间,将她带离了遗失大陆。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她日夜思念的爹娘。

    九色祭坛闪着淡淡的流光,渐渐黯淡了下来。

    “娘亲,水儿还回得去吗?”

    眠月水儿扑进娘亲的怀里,虽然已经成为人妇人母,但是她还是像个孩子一般大哭了起来。

    “水儿乖,只要等九色祭坛凝聚足够的能量,你就可以回去!”

    眠月静芙轻轻拍着眠月水儿的背,语气充满了温柔。

    “可是娘亲不是说过,九色祭坛每次使用就要数十年的信仰之力吗?”

    眠月水儿目光黯淡的说道,她无法等那么久的时间。

    “逆水迷宫月神殿的传承,你作为眠月神族的直系血脉可以去试试,若是成功了,只需要一两年,你便可以开启九色祭坛!”

    眠月静芙温柔的笑了笑,语气中满是宠溺。她只想到将女儿接回来,却忽略了她也许并不想走。

    “水儿一定可以成功!”

    眠月水儿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写满了坚定。

    两年后

    遗失大陆盛世帝国的帝阙城一片繁华,曾经的帝师府邸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

    宁静的风抚过,清风带来湖水的水汽,大片大片绿色的莲叶,蔓延整片水面,铺洒出一片涟漪。涓涓流水,细细徜徉。各种各样的莲花,开得一片灿烂,看得出府中的人将这些花照顾得很好。

    府里的下人都知道,这些莲花是夫人的最爱,哪怕夫人不在,老爷还是日日在湖边流连,他们哪里敢有一分怠慢。

    湖边的凉亭之中,一道笔直而削瘦的身影,犹如竹子凌立。墨梅长袍黑白相间,大朵大朵梅花在他的袖间绽放。

    那是一个清逸至极的男子,面前是一副未干的丹青水墨画,画上的女子有着动人的温柔微笑,一笔一划渗透着浓浓的思念与情意。大片莲花,开放在女子的裙裾边缘,好看到了极点。

    透过那副画,似乎可以清晰地见到爱妻对自己微笑。

    “卿言——”

    一声带着几分激动的颤音,如石头坠落湖水般,在阮卿言的心底激荡出水浪。

    他的心猛地一揪,握着画笔的手不由一颤,黑色的墨迹洒到了画的边缘。

    俊颜之上浮起了一抹无奈的苦涩笑意,梦中无数次听到这熟悉的呼唤声,然而醒来的时候,却都是无尽的凄凉。

    两年了,足足两年了!

    距离爱妻离开的日子,已经两年了。

    每一夜他都在思念的煎熬中渡过,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但是,他却一直在等待着她的回来。

    金莲花落,碧水流声,陌上花开,日日夜夜的守候与等待,他不曾有过一丝后悔。

    因为他说过,若是有一天她离去,他一定会在原地等着她回来。

    无论她走多远,走多久,他都会一直一直等着她。

    “卿言!我回来了!”

    温柔的呼唤声,伴随着熟悉的味道,将他的身体包裹住。

    身后一双柔软的玉臂缠上他的腰肢,让他的心跟着巨震起来。

    僵硬着身子转过身,当他见到眼前笑得清秀绝俗的女子之时,眼眶之中的泪水滚滚落下。

    手臂紧紧地将爱妻揽入怀里,感受着她的存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所有的等待,所有的苦涩,所有的思念,都在这个拥抱中化作浓浓的甜蜜与满足。

    阮卿言的面容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狂喜的心情不断地激荡在胸臆,如火山般喷薄而出。

    “以后别再走了!”

    “不会再走了!就算要走,也带你一起走,可好?”

    “好!”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今生今世,永不分离!(看完记得:更新书签方便下次看,或者放入书架。穿越迷经典小说推荐:特种兵公主驾到:本妃天下无双(完结)六宫无妃:沦为祭品的公主淡定小傻妃:王爷,有种就休我!夫君猛如虎:腹黑王爷盗墓妃冷王的孽妃(全本+出版+经典穿越小说)【完结】倒霉穿越调酒师:斗夫谣斗破苍穹-魔妃攻略斗气王妃15岁(完结)穿越杠上暴君:独宠弃后穿越千年的孽爱:绝色宠姬(完结)绝世轻狂:雇佣兵女神姻缘错:下堂王妃抵万金(大结局)我的绝色男宠们:殿下不好当【全文完】【完本】穿越恶妃当道:别惹下堂妃倒追菜鸟王妃【完结】女警穿越成孕妇:王爷本红妆【完结】皇上,请废我:错为帝王妻【完结】杀手也穿越系列之云无痕盗墓笔记1-7txt全集极力推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色狂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狂妃番外 卿心如月 水眠月❤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色狂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狂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