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火药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宴 书名:琅琊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有凤来仪  珍居田园  代嫁之绝宠魔妃  庶难从命  媚公卿  竹书谣之阿拾  越姬  云云古代悠闲生活  弃女逆天之腹黑太子妃  凤临天下:一后千宠  凤驭凰:庶医代号009  炮灰难为  锦绣满园  
  “殿下不介意我的一个下属进来说点事情吧?”梅长苏原本打算不理会童路但旋即又改变了主意微笑着询问。

  靖王也是个很识趣的人立即起身道:“苏先生忙吧我先告辞了。”

  “请殿下再稍待片刻我觉得他所说的事情最好让殿下也知道。”梅长苏欠起身子也不管靖王如何反应径自扬声对外道:“童路你进来。”

  童路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但立刻就镇定了下来快步走上台阶推开房门还未抱拳施礼梅长苏已经以目示意:“见过靖王殿下。”

  “童路见过殿下!”年轻人甚是聪明一听见客人的身份立即撩起衣衫下摆拜倒在地。

  “免礼。”靖王微抬了抬手向梅长苏道:“是贵盟中的人么?果然一派英气。”

  “殿下谬赞了。”梅长苏随口客气了一句便问童路道:“你来见我是回报火药的事么?”

  “是。”童路起身站着回话。

  “殿下不太清楚这件事你从头再细说一遍。“

  “是。”虽然面对的是皇子但童路仍是一派落落大方毫无畏缩之态“事情的起因是运河青舵和脚行帮的兄弟们现有人把数百斤的火药分批小量的夹带在各类杂货中运送进了京城……”

  只这开始的第一句靖王的表情就有些怔忡梅长苏一笑甚是体贴地解释道:“殿下少涉江湖所以不太知道这运河青舵和脚行帮都是由跑船或是拉货的苦力兄弟们结成的江湖帮派一个走水路一个走旱路彼此之间关系极好。虽然位低人卑却极讲义气他们的领也都是耿直爽快的好汉。”

  靖王一面点着头一面看了梅长苏一眼。虽然早就知道这位书生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宗主但因为他本人一派书卷气息外形也生得清秀文弱常常让人忘记他的江湖身份此时谈到了这些事情心中方才有了一点点觉悟意识到了他在三教九流中的影响力。

  “因为是大批量的火药如果用起来杀伤力会很大为了确保宗主的安全我们追查了一下火药的去处”童路在梅长苏的示意下继续道“没想到几经转折之后居然毫无所获。之后我们又奉宗主之命特意去查了最近漕运直达的官船现果然也有曾夹运过火药的痕迹。这批官船载的都是鲜果、香料、南绢之类贵宦之家新年用的物品去向极杂很多府第都有预定所以一时也看不出哪家嫌疑最大。”

  “但能上官船普通江湖人做不到一定与朝中贵官有关。”靖王皱着眉插言道“你们确认不是两家官运的吗?”

  靖王口中的两家官运在场的人都听得懂。
按大梁法度朝廷对火药监管极严只有兵部直属的江南霹雳堂官制火器户部下属的制炮坊制作烟花炮竹以外其他人一律不得染指火药所谓两家官运就是挂着霹雳堂或制炮坊牌子的火药运输与交易除此以外均是违禁。

  “绝对不是官运名录里根本没有这批火药的存在。“童路肯定地道“官船货品的去向几乎满布全城本是漫无头绪一时间还真的让人拘手无策没想到无巧不成书居然遇到……”

  “童路你直接说结果好了”梅长苏温和地道“殿下哪有功夫听你说书。”

  “是”童路红着脸抓抓头“我们查到这批火药最终运到了北门边上一个被圈起来的大院子里那里有一家私炮坊……”

  “私炮?”

  “殿下可能不知道年关将近时炮竹的价钱猛涨制炮售买可获暴利。但官属制炮坊卖炮竹的收入都要入库户部留不下来所以原来的尚书楼之敬悄悄开了这个私炮坊偷运火药进来制炮所有的收入……他自已昧了一点儿大头都是太子的……”

  “你是说太子与户部串通开私炮坊来牟取暴利?”靖王气得站了起来“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殿下何必动怒呢?”梅长苏淡淡道“楼之敬已经倒台沈追代职之后必会严查这个私炮坊也留不了多久了。”

  靖王默然了片刻道:“我也知道没必要动气对太子原本我也没报什么期望只是一时有些忍耐不住罢了。苏先生叫我留下来听就是想让我更明白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吧?

  “这倒不是”梅长苏稍稍愣了一下失笑道“童路进来之前我也不知道他们竟然查到了这个。我只是想让殿下知道有批下落不明的火药在京城外出到任何地方时都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还打算顺便把小灵给你……”

  “小灵?”

  “一只灵貂嗅到火药味会乱动示警我原想在火药的去处没查明之前让小灵跟着殿下的……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还真出乎我意料之外呢。”梅长苏说着从怀里捉出一个小小圆圆胖嘟嘟的小貂递到了童路手上“拿去还给旧主吧没必要让它跟着了我又没时间照管。”

  靖王神色微动问道:“这小貂不是你的?”

  “不是是我们盟里一位姑娘的。”

  靖王嘴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
梅长苏做了个手势让童路退下转头看了靖王一眼低声道:“殿下是不是觉得我此举有些凉薄?”

  靖王目光闪动了一下道:“那位姑娘送来灵貂自然是为了担心你会被火药误伤但你却随意决定把这小貂转送给我岂不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关爱?不过你对我的好意我还是心领了这原本也不是我该评论的事。只是你问我才坦白说出来罢了。”

  梅长苏默默垂没有答言。其实这些待人接物的道理他何尝不明白只是心里有了一个拼死也要达到的目标那么其他的一切就都因为这个目标的存在而分了主次。既然已选了靖王做主君自然事事以他为优先宫羽的感觉如何现在已无余力多想。

  “殿下”梅长苏将脸微微侧开换了话题“你是不是跟静嫔娘娘说了什么?”

  靖王一怔随即点头道:“我决定选择的路必须要告诉母亲让她做个准备。不过你放心她是绝对不会劝阻我的。”

  “我知道……”梅长苏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言了一句又抬起头来“请殿下转告娘娘她在宫里力量实在太过薄弱所以请她千万不要试图帮助殿下。有些事她看在眼里即可不要去查不要去问我在宫里大约还可以启动些力量过一阵子会想办法调到静嫔娘娘身边去保护她请殿下放心。”

  “你在宫里也有人?”靖王丝毫不掩饰自己惊诧的表情“苏先生的实力我还真是小瞧了。”

  “殿下不必惊奇”梅长苏静静地回视着他“天下的苦命人到处都是要想以恩惠收买几个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比如刚才你见到的童路就是被逼到走投无路时被江左收留的从此便忠心赤胆只为我用。”

  “所以你才如此信任他居然让他直接见我吗?”

  “我信任他倒也不单单是信任他的人品”梅长苏的眸中渐渐浮上冰寒之色“童路的母亲和妹妹现在都在廊州居住由江左盟照管。”

  靖王看了他片刻突然明白过来不由眉睫一跳。

  “对童路坦然相待用人不疑这就是我的诚心;留他母妹在手以防万一这就是我的手腕”梅长苏冷冷道“并非人人都要这样麻烦但对会接触紧要机密的心腹之人诚心与手腕缺一不可我刚才跟殿下讨论的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观点。”

  靖王摇头叹息道:“你一定要把自己做的事都说的如此狠绝吗?”

  “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人”梅长苏面无表情地道“人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都没有‘出卖’和‘背叛’的机会的。
哪怕是恩同骨肉哪怕是亲如兄弟也无法把握那薄薄一层皮囊之下藏的是怎样的一个心肠。“

  靖王目光一凝浮光往事瞬间掠过脑海勾起心中一阵疼痛咬牙道:“我承认你说的对但你若如此待人人必如此待你这道理先生不明白吗?”

  “我明白但我不在乎”梅长苏看着火盆里窜动的红焰让那光影在自己脸上乍明乍暗“殿下尽可以用任何手腕来考验我试探我我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忠于的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

  他这句话语调清淡语意却甚是狠绝靖王听在耳中一时胸中五味杂阵竟不知该如何反应。室内顿时一片静默两人相对而坐都似心思百转又似什么也没想只是在呆。

  就这样枯坐了一盅茶的功夫靖王站了起来缓缓道:“先生好生休养我告辞了。”

  梅长苏淡淡点头将身子稍稍坐起来了一些扶着床沿道:“殿下慢走恕不远送。”

  靖王的身影刚刚消失飞流就出现在床边手里仍然拿着个柑橘歪着头仔细察看梅长苏的神情看了半晌又低头剥开手中柑橘的皮掰下一瓣递到梅长苏的嘴边。

  “太凉了苏哥哥不吃飞流自己吃吧。”梅长苏微笑“去开两扇窗户透透气。”

  飞流依言跑到窗边很聪明地打开了目前有阳光可以射进来的西窗室内的空气也随之流动了起来。

  “宗主这样会冷的。”守在院中的黎纲跑了进来有些担心。

  “没事只开一会儿”梅长苏侧耳听了听“外院谁在吵?”

  “吉伯和吉婶啦”黎纲忍不住笑“吉婶又把吉伯的酒葫芦藏起来了吉伯偷偷找没找着结果还被吉婶骂说她藏了这么些年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被他找到……”

  梅长苏的手一软刚刚从飞流手里接过的一杯茶跌到青砖地上摔得粉碎。

  “宗主您怎么了?”黎纲大惊失色“飞流你快扶着我去找晏大夫……”

  “不用……”梅长苏抬起一只手止住他躺回到软枕之上仰着头一条条细想额前很快就渗出了一层虚汗。

  同样的道理啊私炮坊又不是今年才开始走私火药的怎么以前没有察觉偏偏今年就这样轻易地让青舵和脚行帮的人察出异样?难道是因为楼之敬倒台有些管束松懈了下来不成?

  不不是这样……私炮坊走私火药已久一定有自己独立的渠道不会通过青舵或脚行帮这样常规的混运方式倒是夹带在官船中还更妥当……户部每年都有大量的物资调动使用官船神不知鬼不觉又在自己掌控之下怎么看都不可能会另外冒险走民船民运所以……

  通过青舵和脚行帮运送火药的人和户部的私炮坊一定不是同一家的!

  假如……那个人原本就知道户部私炮坊的秘密他自然可以善加利用。私运火药入京的事不被人察觉也罢一旦被人察觉他就可以巧妙地将线索引向私炮坊从而混淆视听因为私炮坊确实有走私火药入京一般人查到这里都会以为已经查到了真相不会想到居然还有另一批不同目的、不同去向的火药悄悄地留在了京城……

  这个人究竟是谁?他有什么目的?火药的用处如果不是用来制作炮竹那就是想要炸毁什么。费了如许手脚连户部都被他借力打力地拖起来做挡箭牌施放烟雾他一定不是普通的江湖人……如若不是江湖恩怨那么必与朝事有关是想杀人还是想破坏什么?京城里最近有什么重大的场合会成为此人的攻击目标?

  想到这里有四个字闪电般地掠过了梅长苏的脑海。

  年尾祭礼……大梁朝廷每年最重要的一个祭典……

  梅长苏的脸色此时已苍白如雪但一双眼眸却变得更亮、更清带着一种灼灼的热度。

  他想起了曾听过的一句话。当时听在耳中已有些淡淡的违和感只是没有注意也没有留心可此时突然想起却仿佛是一把开启谜门的钥匙。

  茫茫迷雾间梅长苏跳过所有假象一下子捉住了最深处的那抹寒光。

  ---------------------------

  嗯……算了什么都不说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琅琊榜》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琅琊榜第六十三章 火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琅琊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琅琊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