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人证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宴 书名:琅琊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夜帝狂后   异世妖娆冷情狂妃   凤囚凰   嫡女玲珑   庶医代号009   农家贵女   御香   调春   妙偶天成   有山有水有点田   新唐遗玉   凤鸣宫阙   傻子王爷小白妃  
    急匆匆爬上来说一声今天家里来客事情太多未写满两千字不能更新抱歉~~~~~狂奔下~~~

    ——————————————————————————————这是新旧交替的分割线————————————————————

    螺市街鼎足而立的三大青楼就是妙音坊、杨柳心与红袖招相比于前两者的名声久远新成立不过数年的红袖招是后来者可是从近来的趋势来看红袖招的风头似乎越来越盛渐渐已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

    那是因为妙音坊的乐与杨柳心的舞总还是需要来客拥用一点点看得过去的品味而红袖招的揽客秘器——美色则是四面八方通杀。

    这世上也许有不喜欢音乐和舞蹈的男人但是绝对没有不喜欢美女的男人。

    红袖招的姑娘们向来以美貌著称你进门随便抓一个就算她不会唱曲儿不会起舞不会吟诗不会作画不会巧言陪笑不会聪颖解语但最起码她一定很漂亮。

    漂亮、温柔、不摆架子这就是红袖招姑娘们的特色。如果你在妙音坊吃了宫羽姑娘的闭门羹或者在杨柳心排不上队成为心杨心柳姑娘一天只接待一位的那个幸运儿你就可以到红袖招来寻求慰藉。

    这里的姑娘没有古怪清高的脾气从来就不会把客人朝门外推前提是你付得起钱。

    漂亮的姑娘当然很贵越漂亮的姑娘自然就越贵。不过在这金陵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拿着大把银子不当回事儿的冤大头。

    誉王府里神秘美艳颇受倚重的秦般若就是这座红袖招的老板。不过她本人即非歌妓也不未入乐籍她就真的只是老板而已。

    虽然同样有足以颠倒众生的美貌但秦般若从来没有公开在红袖招中露过面京城里知道她才是这座青楼真正拥有者的人不会过三个。

    除了滚滚财源以外红袖招给秦般若带来的另外一项丰厚的收入就是情报。


    人在掷金买笑时一般都是神经最放松嘴巴也最放松的时候只要稍稍有点技巧就能探听到很多有用的事情。

    红袖招的姑娘们都经过特殊的训练教她们如何哄恩客说更多的话聊各种各样的事情然后再把听到的大致内容凭记忆写出来每天上报一次。

    秦般若的大量时间都是花在这堆未加筛选的呈报上面每天要阅看数以百份然后从中剔出有用的情报再加以有针对性的跟踪了解。

    不过这不是秦般若获得情报的唯一手段。除了还身在风尘场的人以外秦般若还会特意培养一些聪明的姑娘想办法将她们嫁入朝臣府第为妾以此来获取更多鲜为人知的资料。

    对于誉王来说这个纤美慧敏的女子是不亚于他府中任何一个谋士的重要存在当然他心里还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位美丽的姑娘能够不仅仅只是他的谋士而已。

    这次秦般若现事情不对是从一份例行的呈报上面看出的。

    一位客人在与姑娘调笑时随口说道:“出来玩就是要开心这个姑娘没空就找下个姑娘犯不着一棵树上吊死你看那何文新在青楼里争强吃醋他逞的那门子威风啊?心柳姑娘再好也抵不上自己的命要紧他还以为靠老子爹能逃命呢真是的……”

    对这段话生出警觉的秦般若立即派人调查这个客人现他是当朝皇叔纪王府上的一名长史一向最是好色案当日他也在杨柳心买欢不过却并不在现场。

    秦般若疑心未除特意派人对他套了一次话结果却套出一件惊人的事情。

    结合手头已知的一些资料秦般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立即去见了誉王。

    “你说文远伯已有重要人证握在手里只是在观望刑部态度才隐忍未?”只听了几句话誉王就皱起了眉“他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因为文远伯已经失去了对刑部的信任。
”秦般若口气十分笃定“依照目前的案情根本不缺证人只要刑部有半分要公平处理的意思不需要再多加这名证人也能定案但如果刑部安心要为何文新脱罪他就是再多推出这个人证也没用反而会白白让刑部有了准备。”

    誉王慢慢点着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文远伯在等刑部结案如果判决的结果让他不满意他就会直接把这个人证带到皇上那里去喊冤?”

    “是。”

    “皇上会信吗?”誉王冷笑道“文远伯头脑热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你怎么也跟着紧张。刑部结案一定会把细节都处理好的光靠文远伯带个人到皇上面前红口白牙地说能顶什么用?”

    秦般若秋水般的眸子轻漾了一下:“别人不行这个人证可以。”

    誉王见她说得郑重不由怔住。

    “请恕般若失职当日现场混乱人证众多我奉命去调查案情时有所疏忽没注意到京兆尹拘传的所有目击人证中少了一个人……”秦般若抿了抿嘴角颊边闪现了一个浅浅的小酒窝使得她在一派严肃的表情中透出了一丝妩媚“后来纪王府有名长史在红袖招说了些让我起疑的话所以我又重新查对了一遍这才现不是京兆尹高升漏传而是这个人他根本拘传不了……”

    “你说来说去这个人证到底是谁?”

    “纪王爷。”

    誉王不由吃了一惊:“纪王叔?”

    “是当日在案的那栋小楼里还有两位客人其中一位就是纪王爷。他应该是……亲眼目睹了整个案过程……”

    “哎呀这就难办了!”誉王额头阴云沉沉“纪王叔虽然不理朝事只爱风花雪月偎红倚翠但他的性情却极是耿直只要文远伯求他他一定肯在皇上面前说出真相……”

    “没错。
可能是因为觉得人证那么多自己没必要再出面的缘故纪王爷在案第二天就带着妻妾们去温泉别庄小住了所以后面审案的情况他不了解也就没有动静这才导致我们一直未能现他也是人证之一。”

    “唉……”誉王倒在椅上用手指捻动着两眼之间的鼻梁表情很是为难“纪王叔不好对付本王又不能为了一个臣属的儿子跟他放狠话。如果文远伯真请动了纪王叔为他驾前喊冤刑部绝对讨不了好。看来……何文新是救不下来了……”

    “我也是这样的看法有所为有所不为总不能因小失大吧。”出于对何文新这样的纨绔子弟没有好感的原因秦般若倒不觉得这算什么多沉痛的放弃“就算何大人再得用那也是他自己儿子惹出来的事总不能让殿下不计代价地为他抹平吧?若是为了死一个儿子就垮了他也不值得殿下对他的器重。”

    誉王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何敬中倒还算上得用这个儿子也好象确实是他的命根子独子嘛谁家不是这样的?当然你说的也对护不住了也不能勉强护本王这就跟齐敏说让他先从侧面接触一下纪王爷如果王叔的态度比较硬就不必勉强了。实在没有活路那也只有以命偿命吧。”

    “王爷圣明。”秦般若眉如春风莞尔一展。

    誉王伸手扶住佳人香臂柔声道:“本王幸亏有你多少事情都靠你慧眼识察。前一阵子现谢玉的真面目今天又及时止住了刑部犯错这样的大功让本王怎么赏你才好呢?”

    秦般若垂眉低轻轻后退一步将玉臂从誉王手中轻盈地挣脱却又让柔软指尖似有意似无意地在他掌心划过娇笑一声道:“般若虽是女流但素来向往君臣风云际会的传奇无奈生来是女儿身才识有限此生不能出阁入相。如今蒙殿下恩信有机会为将来的圣主效力于愿足矣不敢望赏。”

    “将来能登宝位你就是我的女丞相龙床都可以分你一半还是什么舍不得的?”誉王说着语气中已带着一丝调笑之意“只怕你眼里看不上也未可知。”

    秦般若淡淡一笑既不恼也没有接续回话的意思反而敛衽一礼低声道:“纪王爷的事情请殿下还是早些告知齐尚书的好。般若楼中还有些事务堆着没有处理就先告辞了。”

    她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反而弄得誉王心中痒痒的欲要多些温存却又实在珍爱这个女子不好造次孟浪也只得咳了一声强自按捺住心猿意马眼睁睁看着她去了。

    很快刑部尚书齐敏就得到了誉王府来使传递的消息。本来与得力司官已商量好了如何收买证人如何重提口供如何更改尸格……总之所有的手脚十停已做好了九停却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一听说还有一个目击人证是纪王爷齐敏一个头顿时变成两个大。虽然誉王的意思是让先探探纪王的口风但齐敏却知道这个口风探不探也就那么回事。纪王性情爽直是众所周知的再说了他就是不爽直也犯不着为一个打死人的纨绔小儿作伪证。既使文远伯没有对他有过任何的请求一旦皇帝问他他也绝对是要说实话的。

    不过既然誉王吩咐了说要探探那探都不探一下当然不好所以齐敏告了两天假准备亲自到纪王的温泉山庄去走一趟。

    尽管出之前齐敏已做好了白来一趟的准备。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结果会来得那么早那么快。

    刑部尚书无功而返的原因倒不是因为纪王的口气有多硬说实在的当齐敏知道自己此行纯属白费的时候根本还没有见到纪王。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只是有点巧合。

    虎丘是温泉圣地山庄林立纪王的别院是其中规模最大建造得最舒适的一座。凡是跟纪王有交情的人来了虎丘都会选择借住在这个别院里。

    比如因为风流洒脱而与纪王有忘年之交的言豫津。

    总是很开心的国舅府大少爷有些忧郁的宁国府大公子有些沮丧的宁国府二公子三人组在别院外刚一递帖求见纪王爷立即欢欢喜喜迎了出来。

    虽然辈份不同年纪差着一大截但一生只爱风花雪月的纪王仍保留着年轻时的那个潇洒劲儿与这些晚辈们相处得甚是愉快并无中间隔着鸿沟的感觉。

    来了有活力的客人中间又有一个是他最喜欢的小豫津纪王很高兴置酒宴客花天酒地大家喝到兴致高昂时当然是无所不聊。

    一开始说的自然是脂浓粉香的靡艳话题。品评起京城的美人来纪王的心得绝不会比琅琊阁主少一谈起来就眉飞色舞。言豫津也是怜香惜玉之人最仰慕的就是妙音坊的宫羽两人一开聊顿时好不投机一直从妙音坊说到了杨柳心然后顺便就聊到了杨柳心的那桩命案。

    纪王于是大着舌头道:“我积(知)道我当……当时就……菜(在)啊……”

    言豫津睁大了眼睛:“你……你也在啊?那是怎么……怎么打死的?”

    纪王虽然舌头有点大但神智还很清醒不仅清醒他还很兴奋被言豫津一问立即绘声绘色如同讲故事一般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清清楚楚。

    其他两个听众倒也罢了偏生言豫津是个交游广阔的人又爱窜门聊天第二天他出门去拜访虎丘其他贵族庄院时随便就把这则纪王亲睹的血案当成谈资到处散播了。

    于是当齐敏到达虎丘的时候差不多所有来此休闲的达官贵人们都已经知道何文新确实亲手打死了人是纪王爷亲眼看得真真儿的……

    这种状况下探纪王口风的事情已经毫无意义刑部尚书只好在心里暗叹一声:“何大人啊何大人不是我不尽心帮你实在是你儿子……也太倒霉了一点……”

    ——————————————————————————————————————————

    唉我只会朴素地拉票但想来总比不拉来得好……大家投票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琅琊榜》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琅琊榜第五十二章 人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琅琊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琅琊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