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废园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宴 书名:琅琊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夜帝狂后   异世妖娆冷情狂妃   凤囚凰   嫡女玲珑   庶医代号009   农家贵女   御香   调春   妙偶天成   有山有水有点田   新唐遗玉   凤鸣宫阙   傻子王爷小白妃  
    小宇宙爆结束从此进入无节奏更新状态每天能更新多少字我也没有把握喜欢攒起来看的人表忘了每天来点一点砸砸票……泪……

    ————————————————————————————————还是圣诞分割线——————————————————

    因为职位的特性悬镜使的行动一向低调隐秘夏冬回京之后也并无张扬。但对于有心人而言却也不难探知她的行动。不过对于明里暗里的诸多双眼睛夏冬并没有刻意神秘皇宫、宁国侯府、穆氏的京宅她在公开出入了这三个地方之后便深居简出一直呆在悬镜司的府衙之内。

    可是令朝野意外的是预想中将随着夏冬回京而引的“侵地案”风暴并没有立即炸响然而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更是令人难熬庆国公柏业早已告病在家而且据太医透露他这可不是在装病。

    另一件众人意料中的事也没有生被谣传内定为郡马的那个人依然在宁国侯府中当着客卿皇帝赐了他两幅墨宝宣他入宫抚琴饮茶一次但婚讯却半点风声也没有。倒是霓凰郡主在夏冬拜访后的第二天派人递了封信给他也不知这些人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闭门思过的太子表现极为良好虽然因为真实原因被掩盖的缘故他不便公开向郡主道歉但太子东宫的人出门遇到穆王府的人都会侧身礼让姿态放得之低令人咋舌反而让一团火气的穆家人挑不起刺儿来双方的关系也由此未能公开恶化。越贵妃被降级之后更是苦情戏做足迅的衰老与憔悴令皇帝心中渐生怜惜怒气已不如当初之胜。

    就在这样凝滞沉闷的局势下已成为京都名人的苏哲却悠悠然地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邀请几个年轻朋友跟他一起出了门。

    斑驳的白壁破损的粉檐时不时出现一处缺口的女儿墙墙面上爬满了毫无章法疯长的紫藤、爬山虎和野蔷薇的枯茎。四顾所及唯有满目衰草半枯荷塘随处可见颓倒的假山山石和结遍蛛丝的长廊。只有那顺着坡地起伏筑起的外墙仍然牢固地圈着这所已久不见人气的小小庄园。


    庄园的正中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弧形花圃的轮廓只不过圃中早已没有花朵只余下蔓蔓野草焦黄一片地向四处延伸。

    可是就在这片干枯杂乱的荒草中间却极不协调地站着几个华衣美服之人全都东张西望地仿佛在欣赏四周衰败的风景。

    “如果不是抬头可以看见崇音塔的塔尖我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说话的这人是在冬天里也很耍帅地拿着把扇子的国舅府大公子“没想到金陵城区里还有这么荒凉的地方苏兄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也不是自己找的”答话的青衫人面带苦笑“我只是托了一家商行说要在城里买所园子那家老板就荐了这里说是极好……”

    “极好……”谢弼象是回音壁般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呆呆地将视线定在不远处半塌的花台上。

    “他说极好你就信了?也不看看地方就付钱了?江左盟已经富成这样子了?”言豫津用三阶式的问法明显地表示着自己不以为然的观点。

    “我……我派了飞流来看过他也说极好……”

    “极好……”回音壁再次悠悠响起飞流的身影象是在配合他一般刷地从前面一闪而过消失在东倒西歪如迷阵般的假山群中看来正玩在兴头上。

    言豫津双手抱胸歪着头看着眼前这个文秀的男子。托商行买园子只派了个孩子来看一眼就付款这便是麒麟才子的作派?果然与众不同……

    “其实这里也不算太糟啦”梅长苏笑道“至少地段很好大小也合适好些年没人住荒废成这样也不奇怪。只不过要请人再好好修葺一下罢了收拾出来应该很漂亮的再说飞流也喜欢……你说是不是景睿?”

    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的年轻人嗯了一声算做回应。

    “怎么了?”谢弼凑了过来“明明是苏兄买园子被人骗了怎么看起来你比他还要沮丧?”

    言豫津用余光瞟了好友一眼没有象以前惯常的那样跟谢弼一起逗弄他而是慢慢用扇子敲打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闲闲踱步四处走动好象是想把这园子再看清楚些可只走了十来步突然“啊”的一声人就不见了。


    旁边的人都吓了一大跳一齐向活人神秘失踪之处奔了过来萧景睿身手最好自然是第一个赶到口中同时大叫着“豫津!豫津!”

    “这里……”一个闷闷的声音从地底下传出“拉我一把……”

    被萧景睿抓着手腕从地下重新拔出来后国舅公子华贵的漂亮衣袍上已沾满了黑黑的尘土和枯黄的草屑萧景睿用手帮他前后扑打着扑出漫天的粉尘。

    “是口枯井啊看着阴森森的……”谢弼小心翼翼地扒开漫过井口的荒草向下张望“井台全都塌了难怪你没注意到……”

    “幸好我身手不凡及时抓住了沿口”言豫津扒拉着头里的草茎脸拉得长长的“真是倒霉死了!”

    萧景睿却若有所思地道:“幸好掉下去的人是你如果是苏兄他一定什么都抓不住直接到底……”

    言豫津咬牙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象看着一只白眼狼一样恨恨地道:“什么叫幸好掉下去的是我?你个没良心的……”

    梅长苏也过来帮着他整理周身温言问道:“人伤着没有?”

    “不会不会象我这样的高手哪有这么容易伤着?”言豫津呵呵一笑做出满不在乎的表情挥了挥手。

    “那是”谢弼一本正经地点头同意“他很擅长抓住什么东西吊在半空以前在树人院里经常看见他这么吊着……”

    飞流不知什么时候也到达了现场眼睛睁得大大地瞧着全身脏兮兮的言豫津看的他全身不对劲儿自我感觉更加狼狈。


    “荒园中不知哪里会有危险大家出去时还是走在石板路上的好。”萧景睿叮嘱了一句又回头看了梅长苏一眼“苏兄你踩着我们的步子走。”

    “你也太小心了”谢弼嘲笑道“再荒败的园子也只是个园子而已哪有处处是井的?”

    “小心无大过”梅长苏笑着替萧景睿辩护道“方才草虽然密但若是豫津小心些也不一定会失足。这里被草掩着高低不平的确该回到主路上去才是。”

    年长的人说话分量就是不一样众人听从他的建议一起回到了主路上漫步走完刚才没有走到的地方可再怎么逛也不过到处都是一样的荒凉。园子不大很快就到了后角门两扇门板居然是关着的用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锁着。除了飞流没有人想要重新穿园走回去于是走在最前面的谢弼便伸手拉门谁知一拉之下整面门板齐齐脱落。

    “天哪烂成这样大概只有那几间青砖房子还是好的吧?”言豫津摇头道“简直无一处不需要修的……”

    “那房子的门窗怕也要换纵然没朽也实在过于脏污了。”谢弼也道“苏兄是什么人怎么能住这样简陋的园子?听说东城有个不错的……”

    “算了”梅长苏微笑着截断他的话“钱也付了还说什么?就象豫津说的我们江左盟还没富到那样子可以在京都城内买几个园子来空放着。”

    谢弼忙道:“东城的园子不需要钱殿下说……”

    “谢弼”萧景睿有些厌烦的道“这些事苏兄自己会打算的你说那么多做什么?”

    谢弼心头微恼正要还嘴梅长苏已插到两人中间玩笑道:“这园子再不好既然买了我无论如何也得住要不盟里的弟兄们该骂我乱花钱了你们也不忍得看我挨骂吧?”嘴里说着心中却在暗暗思忖谢弼方才所说的殿下到底是哪个殿下。

    “这园子要修的能住人只怕要一个多月呢。”言豫津笑道“不过反正苏兄也不急景睿也不希望你这么快搬出来你看今天不过出来看看园子他就一副离情依依的样子了。”

    萧景睿抿着嘴角并没有反驳言豫津的话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问道:“苏兄真的……非要搬出来住吗?”

    “看来要在京城多停留一阵子了总在府上叨扰我也不安稳。”梅长苏凝望过来的目光很是柔和但说出的话却又异常客气。

    “雪庐是客院又不会干扰到主屋有什么好叨扰的。”萧景睿闷闷地道。

    梅长苏淡淡一笑“我知道侯爷和长公主不会计较但总有些不方便……”

    这句话虽然说得简单但语中深意自存。在场的都不是笨人想到他将来迟早是某一宫的重要幕僚自然知道不方便在哪里一时间不由得全体默然无言。

    “搬出来住也好反正又不远。对我来说到此处看望苏兄反倒比去谢府更加方便”半晌后言豫津方一声朗笑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不过这里虽然不大到底是一整所园子单你和飞流住怎么成?还该添些婢仆护卫才是。”

    “我素来不喜被人贴身侍候飞流也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不过洒扫庭院的粗婢男仆倒确要雇几个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护卫嘛一来有飞流二来还有几个朋友在京城驻留可以请来客居。”

    萧景睿想起言豫津说过护送他入京那四个高手还没有走心中顿时明白不免感觉到有些不是滋味但同时又觉得略略放心。

    “多住些人自然好不过……”言豫津不知又联想到什么地方挤着眼睛鬼笑道“荒园废屋多有树怪花妖。苏兄跟朋友们住过来后只怕要小心如果哪天有美貌女子半夜敲窗可千万要把持住最好连开窗看她一眼都不要免得被勾了魂去。”

    “切”谢弼啐道“连看都没看一眼你怎么知道是美貌女子?”

    “一旦妖精有了幻化之力当然要幻一个好看的模样出来如果幻成吏部孙大人那个样子还不如露着原形呢。”

    吏部孙姓主簿容颜丑怪京城皆知萧谢二人想着他的样子一时忍不住都被逗笑谢弼还边笑边骂道:“品评人家相貌什么心肠!就你长得帅人家孙大人哪里惹你了?”

    言豫津哼了一声刷地打开折扇摇了摇洋洋得意地向着墙内道:“藤精树怪们听着要幻化就比着本少爷的样子变保证变了之后人人夸赞玉树临风…”

    若是平时倒也罢了可此时此刻他虽然仍是一张俊脸但全身上下污泥点点头也在拣草根时弄成乱蓬蓬的一团哪里是玉树临风分明是鸡窝临风不仅逗得两个老朋友笑弯了腰连梅长苏都把脸转到一边双肩微微颤抖。

    “你这迎风三步倒的气度一时半会儿怎么学得会?”谢弼笑得呛气儿边咳边道“还是请苏兄单独给你收拾一间屋子过来多住几天让人家那些精怪们看仔细些……”

    “不跟你们计较”言豫津扭头用很认真的表情对梅长苏道“他们两人从小嫉妒我我都习惯了。”

    “是”梅长苏郑重点头“我也觉得是他们嫉妒你。”

    “快回去换衣服吧”萧景睿捶了好友一拳自觉笑这一场心情舒畅了不少“京城第一绣花枕头的名声来之不易至少这副皮囊你要保住。”

    “我明明是内外兼修好不好?你这个嫉妒中的男人啊……”言豫津一面感叹着一面又低头掸了掸未能拍净的衣襟谁知才掸了两下他的手便突然僵住。

    “怎么了?”梅长苏立即察觉有异忙问道。

    “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我的翠月珏……”

    “啊?”萧景睿与谢弼都知道翠月珏对言豫津而言有多珍贵齐齐抢上前一步“你会不会没带出来?”

    “翠月珏是镶在这腰带上的腰带还在腰上怎么会没把它带出来?去找你们前我还摸过它……”言豫津说着说着脸色已有些白。

    梅长苏虽不知他们说的是何宝物但看众人神情也知非同一般忙道:“一定是脱落了。我们赶紧沿着你今天出来走过的地方找一遍只怕还能找着。”

    “对对”萧景睿附和着抚拍好友背心劝抚“今天找不着也不打紧重赏悬寻一定找得回来。”

    言豫津心中忧急不愿多说回身跨过那架被扯倒在地的后门重新进入到荒园之中沿路拨草翻石仔细寻找。

    梅长苏小声向萧景睿询问了翠月珏的大致样子后三个人也挽袖躬身帮着一起查寻起来。飞流挂在一处高高的树技上晃来晃去好奇地看着底下这一幕他不能理解的画面。

    这一趟荒园返程要比来时多花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凡是印象中踏足过的地方统统被翻了个底儿朝天垃圾翻出了一堆却没有半点翠玉的影子。

    最后大家直起已有些酸痛的腰目光同时投向了一个地方。

    那口荒草间坍塌的枯井。

    “不会这么巧吧?”谢弼有些惴惴不安地道“要掉进这井里面可不太好找就算已经没水只怕也有很厚一层淤泥……”

    萧景睿皱了皱眉用手肘顶了二弟一下转身笑着拍拍言豫津的肩膀用轻松的口气道:“一口枯井而已有什么打紧的我这就下去一定给你找出来!”

    “我自己下去吧”言豫津明白他的好意回了一个微笑“反正我的衣服已经弄脏了何必再把你拖下水……”

    “去”萧景睿半真半假地给了他一拳“衣服算什么?下面黑我晚上的视力比你好再说你大少爷不是最怕蛇吗?这草深湿泥之地最多的就是蛇了……”

    话音刚落他就接收到来自弟弟和好友的四道鄙视目光正有些摸不着头脑梅长苏在旁轻声道:“景睿现在是冬天蛇是要冬眠的……”

    “…………”

    “别理他了”谢弼白了哥哥一眼“我去找根绳子来不管谁下去都要捆牢了才行。”说着转身要走却被梅长苏拦了下来。

    “飞流已经去找了他动作比较快……”刚解释了一句少年的身影就已快掠了过来手上果然拿着一卷粗实的麻绳。

    萧景睿抢先伸手抓了过来将其中的一头拴在自己腰上言豫津知道自己一到了暗处就跟个瞎子一样看不见也没有客气只是伸手帮他检查绳结是否打得牢靠口中轻声说了一句:“要小心。”

    “嗯。”萧景睿口中答应着回头看见梅长苏蹲在地上拔枯草不由奇怪地问道:“苏兄你在干什么?”

    “拿干草和木棍做个小火把你一起带下去。”

    “不用了我晚上看东西也清清楚楚的他们都说我象个猫头鹰呢。”

    梅长苏扑哧一笑摇头道:“不是给你照明用的这井看起来不浅而且井口被野草遮盖气流一定不畅下面必是污气浑浊如果你下去后火把不能继续燃烧人就不可以久呆否则很容易窒息的。”

    言谢二人吓了一跳忙一起蹲下来帮着拔草很快简易火把就已扎好梅长苏从飞流的身上摸出一副小巧的火石点燃了火把萧景睿擎在手中慢慢从井口吊了下去。谢弼和言豫津紧紧地拉住绳子一点点地向下放梅长苏则俯身在井口随时注意火焰的明亮度。

    翠月珏既然是能镶在腰带上之物体积就不会大到哪里去故而萧景睿下去了很久只听见他不停地叫着向下放向下放似乎还一无所获的样子。

    “停已经到底了淤泥果然很厚”半晌后井下又传来萧景睿的声音被长满青苔的井壁一回音听起来都有些变形“不太好找我要翻一会儿才行火把上的草快燃完了要是你们看见火熄了别着急啊……”

    “可是……”言豫津咬了咬下唇心中甚是过意不去正想再说感觉到肩上一重有只手压了上来回头一看撞上梅长苏微含笑意的眼睛。

    “别担心火焰一直燃得很稳应该没事的。”

    看着他了然一切的目光言豫津不由垂下了视线低声道:“景睿……本是最爱干净的人……”

    “不过是井中的淤泥而已又不是洗不掉”梅长苏笑道“他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那个翠月珏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嗯”言豫津点点头“那是家族的传代之物祖父临终前给我的……”

    “所以啦”梅长苏笑意微微“帮好朋友找到他最重要的东西对景睿来说也很重要啊。”

    言豫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展颜一笑趴在井口大声朝下喊道:“景睿——难得有向我献殷勤的机会你再加把劲儿啊——”

    “去死!”底下传来笑骂声“等我出来再抹你一身泥!”

    梅长苏被两人逗得有些忍俊不禁谢弼也边笑边摇头气氛一时轻松了好些。过了大约半盅茶的时间下面一直悉悉嗦嗦的好象没什么现的样子。

    “景睿找不着就上来吧也不一定是掉在这里面的……”言豫津喊道。

    “再一会儿……”萧景睿的声音瓮瓮地传来可是余音未落绳子突然一阵摇晃同时便听到他在下面“啊”地一声惊呼。

    “怎么了?”言豫津大惊将半个身子都探了下去大声喊着:“景睿!景睿!”

    井下停顿了一下方有回应:“没什么……”

    “没什么你鬼叫吓人啊?”言豫津忍不住骂了一句转头对谢弼道“咱们拉他上来!”

    “先不慌”萧景睿急忙出言阻止“还有地方没有翻过马上就好……”

    梅长苏轻声劝道:“别着急有事景睿会说的。既然下去了至少要找个清楚。”

    言豫津拧着眉头重新在井口坐下按捺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方才听到下面再次出声:“拉我上来吧!”

    上来自然比下去容易许多眨眼功夫萧景睿的头就冒了出来不出大家所料的一身污泥两只手也是黑黑的。

    言豫津闷不作声地抓过他一只手用自己衣襟的内侧粗鲁地擦拭着反而是谢弼问了一句:“找着没有?”

    萧景睿将另一只黑黑的手举起来十指蜷着握成一个拳头再慢慢摊开掌心上躺着一小块裹满黑泥的月牙形硬物。

    “耶居然真的掉在这里了”谢弼从袖中摸出手帕将翠月珏擦拭干净递给言豫津后者默默地看了一眼伸手接了回去放进怀里。

    “找到就好了两只臭鬼快回去洗个澡吧!”谢弼松了口气一人背后拍了一掌。

    “二弟”萧景睿转过头神色有些凝重地道“我们回去洗澡但要麻烦你去京兆尹衙门跑一趟了。”

    “京兆衙门?做什么?”谢弼没有听懂。

    “报案。我看到那井下泥中……有人的骸骨……”

    “啊?”大家都吃了一惊言豫津失声道:“你刚才叫那一声就是因为现了尸骨?”

    “嗯。”

    “那你还不赶紧上来?!”

    “我当时看见另一边枯叶上好象有一点绿光。翠月珏这么小要是我先出来让人起尸它一定不知会被翻到什么地方去所以想再找找幸好真的是它。”

    “笨蛋!”言豫津咬牙骂了一句“臭死了洗澡去。”

    “枯井藏尸……”谢弼的脸色微微白“听着都怪碜人的你胆子真大还能在下面多呆那么久……换我早就爬出来了……”

    “你能跟景睿比吗?他好歹也是半个江湖人!”言豫津立即又转移了攻击目标。

    “是我是最没用的官场中人!”谢弼自嘲了回了一句耸耸肩“走吧苏兄。”

    萧景睿奇怪地瞪他一眼“你叫苏兄去哪里?”

    “去京兆衙门报案啊!”

    “你去不就行了吗?”

    谢弼挑了挑眉“大哥这园子现在可是被苏兄买下了出面报案当然他才是最合适的吧?”

    “谢弼说的对”梅长苏的眼尾淡淡地扫过荒草中的井口“我的确该走一趟。”

    萧景睿想想也有道理再加上全身又臭又粘的十分不舒服便不再多说。一行五人分成两拔出园后就各走各的路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琅琊榜》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琅琊榜第三十七章 废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琅琊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琅琊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