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结局

类别:女生玄幻 作者:冰伊可可 书名:天才狂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妖娆神音师   极品女上神   邪医毒妃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绝代废材倾天下   邪魅仙主,命犯桃花   妖娆召唤师   重生之鬼眼商女   医手遮天   重生之军门商女   废材小姐太妖孽   至尊邪风  


    ?  红衣妖娆,男人嘴角勾着妖冶的弧度,俊美如妖孽般的容颜上扬着赏心悦目的笑容,那双凤眸牢牢的盯着眼前清冷异常的女子,眼底带着浓浓的温情。舒叀頙殩

    被男人的目光所及,云漓沉默了下来,无可厚非,这些年来,她始终没把宫镜给忘记了,可以说这个男人当初的行为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而曾经之所以逃离,只是因为他太危险了。

    这个男人危险的程度让她不得不离开他的身边,在没有足够与他抗衡的实力前,她是决不会与他相见……

    宝宝好奇的望了望宫镜,又将目光转到云漓的身上,眨巴了下明亮的大眼睛,粉雕玉琢的脸上带着疑惑之色。

    娘亲这是怎么了?

    “宝宝,我带你出去玩。”嘉儿的眼睛弯成了一条月牙儿,含笑的望着面对面而坐的两人,旋即拉住宝宝的手,就不顾他的挣扎把她给拉出了门外。

    于是,整个房内就只剩下宫镜与云漓……

    “女人!”

    低沉的声音让云漓抬起了头,凝望着男人包含着超强占有欲的双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男人,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宫镜忍不禁笑了起来,凤眸里隐含着两簇明显的怒火:“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让你不顾一切的想要逃开?并且还把我们儿子给带走了!你说,我该怎么来惩罚你?嗯?”

    云漓勾了勾唇角,挑眉望着男人俊美的容颜:“讨厌倒不至于,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不喜欢依附男人而已。


    “我知道,所以我从来没打算把你保护在我的身后,漓儿,紫月国王爷的身份,是我去你身边的一个借口而已,我并不是什么紫月国的王爷,在漓儿你的面前,我甘愿成为你背后的男人,就像我的爹娘一样,所以别离开我,可好?”

    这些年来的思念,已经让这个强大的男人再也忍受不住,如今的他为了心爱的女人,甘愿放弃所有的自尊,只因这些年来的孤单他已经再也不愿去尝受了。

    就像当初的宫无衣愿意为夜若离放弃所有……

    此时,这个男人是这般的脆弱,轻易的触动了云漓的心灵。

    这刻的云漓想到了和宫镜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无可厚非,不管宫镜的心都多狠,却从来没舍得伤害他分毫,若说自己毫无感觉,那根本就是假的,不知不觉中这个男人已经进入了她的心里,而离开的五年里又慢慢的发芽生长。

    可当初她因为宫镜太危险,而自己实力又不够强大,就只能离他而去……

    毕竟,她可不想经常由于打不过宫镜而被他压迫。

    “女人,”宫镜紧紧的抓住了云漓的手,眉目间含着温柔之色,“嫁给我,可好?”

    “这个……”

    “漓儿,我们儿子都生了,你不对我负责可不行!反正我不管,你已经把我吃干抹净,我的清白之身完全因你而毁,又为你守身如玉五年,所以你必须对我负责!”

    云漓一时间愣住了,良久,方才咬牙切齿的吐出了两个字:“无赖!”

    “和那男人学的。”

    宫镜勾了勾唇,当年的宫无衣若不是无赖了一些,怎么可能抱得美人归?据说当初的娘亲也经常躲着她,为此,那男人不惜追了她一路,甚至为了回到她的身边一年,把灵魂出卖给了九幽之龙。


    正因为他的这份执着与痴心,才让娘亲许给了他一生一世……

    “那男人?”云漓眉头一挑,疑惑的问道。

    “我娘的男人……”

    很显然,想到那男人把自己与娘强行分开的事情,宫镜就不想喊他爹,谁让那男人太小气了,又爱吃醋,不然可怜的大哥也不会被他给丢到九幽界去。

    把他们三兄妹全都赶走之后,那男人就独自霸占着娘亲……

    不过,若不是宫无衣,恐怕他都不可能和漓儿遇见,看来回去后该好好的感谢他。而他如今也理解了宫?无衣的感受,只因他就想永远的霸着这个女人……

    “女人,这五年你该怎么补偿我?”宫镜凤眸微眯,阴险的笑了起来,“既然你有胆子逃开,那么我会让你五天五夜下不了床!看你还如何的跑!”

    说完,宫镜横抱起云漓,转身就要向卧房的方向走去。

    云漓微微笑了起来,脚掌一勾,就狠狠的踹向了宫镜……

    “雨姨,那个男人和宝宝的娘亲是什么关系?”宝宝眨着好奇的眼睛,目光定定的凝望着一脸窃笑的嘉儿。

    “他是生下你的人。”

    “可是,生下宝宝的不是娘亲吗?”宝宝摆弄着指头,实在搞不明白雨月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可爱的小脸皱成一团,似乎在想着什么东西。

    雨月摸了摸宝宝的脑袋:“我的意思是,他就是你亲爹,小少爷,你要记好了,这个男人是你爹,不是欧阳玉辰,那个欧阳玉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妄想打小姐的主意,还为了接近小姐将主意打到了你的头上。


    在雨月看来,世上能配的上自家小姐的就只有那个如妖孽般强大的男人……

    “宝宝知道,”宝宝眨巴了下眼睛,可爱的大眼弯成了一条月牙儿,粉雕玉琢的脸庞上挂着笑容,“娘亲早教育过宝宝,看人不能看表面,欧阳叔叔为宝宝骂了那个女人,但那个女人还总是想要找宝宝麻烦,一定是欧阳叔叔没有真心想要保护宝宝,如果欧阳叔叔真的爱宝宝,就不会让那个女人总是出现在宝宝面前,还骂宝宝的娘亲。”

    若不是那件事的话,恐怕宝宝不会看清欧阳玉辰。

    他年纪虽小,但跟在云漓身边这么多年,又接触到杀楼里的事物,心理年龄无法用身体年纪来衡量,毕竟欧阳玉辰是风云国的太子殿下,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大吼大叫,他就只是骂两句而已。

    而且那个女人还侮辱了娘亲,这是宝宝无法容忍的!

    若是杀楼中敢有人对主子这样说话,娘亲早就已经用手段狠狠严惩了。

    云漓是宝宝在这世上最爱的人,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娘亲,所以连带着对欧阳玉辰失望了,也许那个女人身后也有后台,可再大怎么大的过太子?就算是欧阳玉辰对她只是小小的惩罚,宝宝也不会这样失望。

    可没有,什么都没有……

    “小少爷,这个世上所有东西都是相互的,对你好的人,你可以去对他好,或许欧阳玉辰确实有些喜欢小少爷你,但他早就看出了你的身份这也是事实,他是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会随便为了一个小孩就与大臣之女作对?若你娘亲不是杀楼楼主,恐怕他就不会再出来干预,说到底还是小姐的缘故,不过……”

    雨月的眸光闪烁了几下,清秀的面容上溢满了笑容:“镜王爷是会真正的对小少爷好,他是你的亲身父亲,也对小姐一片真心,虽然王爷性格霸道了些,但无可厚非,他真爱宝宝,不然也不会因宝宝认欧阳玉辰为爹就那样气愤,对了,小少爷,今天晚上你别去粘着小姐了,和我一起睡,怎么样?”

    “不要!我要和娘亲一起睡!”宝宝摇了摇头,娘亲的怀抱最舒服了,他要和娘亲睡在一起。

    “小少爷如果和小姐一起睡,就无法替小少爷添个弟弟了。”

    “可是……”宝宝对了对手指,目光中泛着委屈之色,“宝宝不喜欢弟弟,弟弟和宝宝是一个样,不好玩,宝宝想要妹妹,一个和娘亲一样漂亮的妹妹,那样,宝宝就可以去保护妹妹了,不过妹妹到底怎么来的?”

    望着宝宝好奇的眼神,雨月一时间怔住了,纵然这奶娃娃比一般人要成熟,但有些事情却从来没人和他说过。

    若让他知道需要男女亲密接触才能生下宝宝,估计今晚就不得安宁了……

    “等小少爷长大了就知道妹妹是怎么来的,现在我说不清楚,以后你慢慢的就会知道了……”

    是夜,月色如水,宫镜紧紧的抱着女子娇软的身躯,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虽然这女人还是没让他吃到,至少他感觉现在的关系已经进了一步了。

    “漓儿,我们把衣服脱了吧。”

    男人妖孽的声音让云漓挑了挑眉:“要脱你脱。”

    然后,云漓就愣住了……

    &nb?sp; 因为这个妖孽真的把衣服给脱了,他竟然真的脱了!

    眼前的男人长相俊美异常,身体上的肌肤比女子还要柔嫩白皙,如玉般的耀眼,身材修长而完美,让人完全无法移开目光。许是望见云漓愣住的眼神,妖孽唇角一扬,吐气幽然:“漓儿,对你未来夫君这身材还满意?”

    云漓缓缓收回了目光,眸中涌动着异样的情绪:“看过很多遍了,还是一个样。”

    “是吗?可我们只试过一次翻云覆雨?要不,趁现在……”

    红唇凑到女子的耳旁,男人呼出暧昧炽热的气息,他很明显的看到身下女子容颜泛红,嘴角笑意更甚:“漓儿,我想了你五年,找了你五年,你就不该补偿我吗?而且,我们都同床共枕那么多天了,是不是也该完成一下某些事情?”

    “当初是哪个无赖夜夜闯入女子闺房?”云漓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那是因为漓儿你太美了,让我难以忘怀,为此不惜闯入你的房间,只为与美人相会。”

    “当时的我貌似是面黄肌瘦的萝卜……”

    “可是,万千世界,我就一眼相中了你,现在的漓儿变得如此美,可见我当年的眼光胜过任何男人,漓儿,你知道吗?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得一心人,如今终于找到了你,你愿不愿随我回家见父母?”

    这瞬间,云漓的身子猛地怔了一下,心中涌上了一股颤动。

    “漓儿,我来到华夏这个世上,或许就是为得一心人,那个一心人便是你……”

    在华夏时,曾经也有一个人和她说过这番话。

    可惜,那人终究为救她而亡,哪怕那时候她并没有接受他……

    会是他吗?宫镜可会是他?虽然两人名字相同,但无论容貌还是性格都相差太大,在她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温柔似水,不求回报,仅会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旁……

    正因为性格相差太大,在见到宫镜之时,她方才没往他的身上去想。

    他可会是她在华夏认识的那个男人?

    “漓儿,这一生,遇上你,我无怨无悔!”

    “若有来生,我希望能再与你相遇,那时再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妖孽的话让云漓的心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她又不经回想起了前世,在那个男人选择为自己而死时说的那几句话,一滴温热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淌下……

    “漓儿。”

    男人俯身吻去女子脸颊上的泪水,眉目间充满了温柔之色:“对不起,我不该隐瞒着你,前生我没能得到你的心,怕你知道是我后,又会如前世一样只把我当朋友,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你,这些年来,我始终没有忘记了你,也不曾遗忘我曾经的诺言。”

    长睫毛微微垂下,遮盖住云漓眼里的情绪:“你怎么看出是我?”

    “从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认了出来,你的神情我永远不会忘记……”

    无论如何,宫镜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与她相遇。

    抿了抿嘴唇,云漓的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却再也不复曾经的清冷:“我印象中的那个男人,温柔如水,你却妖孽霸气,所以从没有想过你就会是他。”

    哪怕她当初在宫镜的身上感到熟悉,却因为个性的诧异始终没往那地方去想……

    “温柔的男人是无法抱得美人归,这是那男人告诉我的秘诀,他说,做男人还是需要无耻一些,只有这样才能缠住自己心爱的女子,因此,有些时候要做些适当的改变,而且当初,我的温柔也只对你而已。”

    在她的面前,他可以无尽的温柔,实则内心还是带着很大的占有欲,却从来不曾表现出而已。

    这一生,他要做最真实的自己,温柔是无法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

    “漓儿,这次,你休想从我的身边逃走!”妖孽强势的把女人揉在怀中,语气纵然霸气却带着不易察觉的柔情,“我不想在等二十多年,也不想再等你这五年,生生世世,我都要你做我的女人!”

    唯一的女人……

    云漓垂下眸子,?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她努力创起势力,也是为了在这世上寻找到当初那为她而死的男人,可从来没想到,他却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这一刻,云漓总算是全都放下了。

    也可以正视自己的感情……

    对前生的宫镜,她说不清是什么,若说朋友,但又更深刻,如果是恋人,却总觉得没有到达那一步,或许是由于她感觉两人之间似乎隔着什么,到现在方才知道,当年她曾认识的男人,并不是真实的他。

    可是,在他死亡之时,她义无反顾的追随而去,只因他说的那一句来世……

    “和我讲讲你这一世爹娘的故事吧。”

    “他们?”宫镜愣了一下,如妖孽般的容颜上露出一抹笑容,“那男人的无赖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听嘉姨曾说,爹为了追求娘,不惜追了她一路,从轩辕国去参加玄者大会……”

    “轩辕国?玄者大会?”

    “嗯,”宫镜点了点头,目露温柔,“我和你并不在一个世界,我当时死亡之后,直接就投胎到了神之大陆至尊神的肚中,只不过保留着前世的记忆罢了,那片世界与这里隔绝,而我娘最初的成长地就是玄武大陆。”

    “玄武大陆,强者为尊,玄道至上,修玄者凌驾于所有人头上,武者则被世人称为莽夫,娘亲她同样是穿越的,不但拥有着变态的实力,更在短短十多年就成为让世人敬仰膜拜的存在,而我爹是当时玄武大陆最强大的势力苍穹界少主。”

    “他心狠手辣,素有洁癖,却对娘亲百般追求,皇宫宴会之时,面对将军的刁难,那个男人曾说,他的女人,别说只是杀一个小小的将军,便是灭了整个大陆,那他陪她又何妨?苍穹界内,面对恩师,他放言宁负尽天下人也绝不负她!而在风域之时,娘亲遇险,他不惜以命代之。”

    说到这里,宫镜的声音一顿,妖孽的容颜上带着温柔之色。

    “为了娘亲,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他明白没了她,娘会伤心难过,于是,不惜用自由为代价,与九幽魔龙达成交易,它赐他性命,而他将灵魂交给他,永生永世成为九幽魔龙的奴隶!”

    “然后呢?”

    “然后,九幽魔龙给了他一年时间,他只能在她身边呆一年,可对他来说,却已经很满足了,诚如被九幽魔龙所带离时说的那句话,那一年便是他的一生!失去了她的他,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那个男人为了心爱的女子,付出了自己的一生,亦无所悔!”

    虽然云漓不曾亲眼见过这两人,但听宫镜的描述,也可知两人的深情……

    “漓儿,他们是我爹娘,以后也会是你爹娘,你们几个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宫镜嘴角轻佻,温柔的目光落在云漓的脸上,“若是我换成了他,我想,我也会和他做出同样的抉择……”

    云漓的心一颤,下意识的转过脑袋,只是心却似乎淌过一阵暖流,唇边不觉勾起了一抹弧度。

    听到宫镜的这些话,她倒是很想见见那两个男女……

    清明,静谧的晨光忽然被一道道喧闹的声音给打破了。

    “小姐,”冰月步进室内,眼神从两人的身上扫过,停留在云漓的身上,“宰相府的人来了,说让我们把苏琴儿放出来,还让小姐您出去,现在小少爷正和那些人起了纠纷,小姐,你看……”

    云漓眉头一挑,说道:“出去看看。”

    “是。”

    客厅之内,宝宝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袭锦衣让他看起来很是尊贵,他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用那软糯糯的声音说道:“雨姨,你怎么把这些狗给放进来了?”

    闻言,对面那中年男子立刻脸色大变!

    “小子,让你爹娘给我滚出来,连我宰相府的小姐都敢抓,你们到底有没有把王法放在眼里?”

    “王法?”宝宝好奇的看着中年男子,可爱的笑了起来,“王法是什么?能吃吗?”

    “你……”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他狠狠的瞪了眼宝宝,如果不是看在对方是小孩的份上,早已经把他千刀万剐了!

    “快去把你们府内管事的都给我叫出来,否?则就别怪我的人不客气了!”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的看向一旁的雨月,一字一顿的说道,“宰相府的千金也敢抓,你们根本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雨姨,”宝宝的声音软糯糯的,可爱至极,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却带着阴险的笑,“宰相府的千金是什么人?”

    雨月望了眼中年男子,面色不变的说道:“是你昨天抓的那个女人。”

    “哦,”宝宝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原来是她啊,那可不行,我的阿青喜欢她,不能放她走,阿青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只实验小白鼠的,宝宝才不要放了她。”

    “放肆!”

    中年男子脸色越发阴沉:“小子,我劝你快让你爹娘出来,你一个小孩子插什么话?大人的事情没你这小孩插嘴的份!真不知道什么人才教出这样没有教养的小孩。”

    “像宝宝这么乖的孩子,当然不是老爷爷你教的。”

    老爷爷?

    紧紧的握着拳头,中年男子气的脸色铁青,他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我们宰相府的千金,各个懂礼数知礼仪,比你这种小屁孩不知优秀多少倍!别以为太子会站在你这边!我告诉你,抓了宰相府的千金,你有几条命都不够砍的!”

    宝宝眨巴了下眼睛,突地指向地面,软蠕蠕的说道:“老爷爷,你的节操掉了。”

    “臭小子!”

    这时,中年男子再也不管这小子还只是个小孩,抬掌就要狠狠的打过去:“你这么不懂礼数,就让老子来教导教导你什么是礼仪!”

    “砰!”

    只是他的手还没落下,就被一只手给握住了。

    大手狠狠的落在中年男人的胸膛上,他只感觉一股力道贯彻整个五脏六腑,噗嗤几声,无数道鲜血从胸膛里射了出来,浸湿了整件衣裳,豁然间中年男人瞪大眼睛,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宰相的贴身侍卫,就这样被宫镜给杀了……

    男人弹了下衣袍,面色阴沉的看着倒下的中年男子,冷沉的声音带着让人恐惧的气息:“教训我的儿子,你还没有资格!清寒,传令下去,从此之后我不需要宰相府在存在世上,而风云国若想要庇护宰相府,同样给我灭了!”

    “是,宫主!”

    清寒拱了拱拳头,转身就要离去,但在他离开前却望了眼雨月,清澈的眸光中涌动着异样的光芒。

    因为昨天拉了一天肚子,今天才见到了这让他想了五年的女子……

    “让雨月也去吧,”云漓看了看清寒,再望向雨月,勾起唇角,说道,“雨月,我也该入世人眼中了,所以,让宰相府的人明白,我杀楼的少公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教训!”

    “是,小姐!”雨月撇了撇嘴,只要想到那人刚才想要打小少爷,她就有一种想要灭了宰相府的冲动。

    但小姐让自己和清寒一起完成任务,倒是让雨月有些别扭……

    直到这刻,宰相方才知大祸临头,苏琴儿得罪的竟是杀楼楼主,这个杀楼楼主实力滔天,连皇帝都奈她不能,何况,杀楼楼主的夫君竟然是魔宫宫主!

    天哪,这两强联手,还有他宰相府存活的机会吗?

    而早已闻讯的皇帝快速把宰相的女儿,也就是苏贵妃给废了,这两个势力可不是他惹得起的,而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欧阳玉辰似乎对杀楼楼主感情不一般,急忙把他给监禁了,生怕惹出什么麻烦来。

    谁不知道魔宫宫主心狠手辣?抢他的女人?他风云国的皇帝还想不想做了?

    就在清寒和雨月完成着云漓和宫镜的任务之时,这一家三口已经去往了凤翔国,毕竟她已经几年没和红姨见面了,初来的那些日子,无疑得到了红姨的真心相助。

    纵然这些年经常和红姨书信来往,却为了不被宫镜察觉,始终没有相见……

    而红姨早就通过云漓传来的信得知将会回来,早早的便在门口等候,当看到从马车上走下的女子之后,忍不住抱着她放声大哭,后又拉过宝宝亲了一亲,弄得他一脸口水。

    可得知自己还有一个干外婆,宝宝的心?情充满了雀跃,原来她除了娘亲和雨姨他们之外,还有其他的亲人……

    “漓儿,你知道吗?云月清死了,而且,百合的母亲不是趁乱逃走了吗?后来竟然慌不择路的进入了丛林,死在了野兽的口下,这还是我无意间看到的,哈哈哈,她死的真是太好了,这对母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路上,红姨把最近的事情逐一告诉了云漓。

    当初云家满门抄斩,云月清因为嫁给了四皇子洛胤所以逃过一劫,却失去了宠爱,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经常受到丫鬟的欺负与压迫,而在不久之前,生下了不属于洛胤的儿子,给他带了一顶绿帽子,洛胤一怒之下把她给五马分尸了。

    还有花心风流的五皇子洛风月,据说前不久遣散了后院美人,肚子与酒相伴终生……

    但是对于这些,云漓没有丝毫兴趣。

    她轻抿着薄唇,目光转向红姨,说道:“过些日子,我可能要永远离开了,这次来就是为了向你道别。”

    红姨的手指颤了一下,诧异的目光凝视着云漓:“你要去哪?”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在前来凤翔国的路上,云漓已经答应了宫镜和他去往神之大陆,见一见那对传说中的夫妻……

    “那这次你们打算在家住多久?”红姨心中涌起不舍,却还是没问原因,仅是用充满温情的目光望着云漓。

    “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我打算去一趟四府城……”

    “好,那这半个月内就留在这里陪陪我吧,你这一走,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见。”红姨偷偷的擦拭了下眼角,再转望向云漓之时又再次露出了笑容。

    不知为何,这半月的时光对护国将军府所有人来说都过得极快。

    当半月之后,云漓带着宝宝与宫镜前往了四府城……

    “爹爹,你是在想云漓表妹吗?”

    此时,洒满阳光的云家院落,中年男人坐在凉亭之上,眼神怔怔的望着水面出神,突然,他回过神来,转眸望向自己向来宠爱的女儿,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是啊,漓儿是她留下的唯一的血脉,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

    “爹爹,云漓表妹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是她的家……”

    云灵儿的话刚落下,一道人影匆匆走了进来:“二爷,有一个女子手执二爷的玉佩前来云家求见?”

    “玉佩?”

    云卿峰怔了一下,自己的玉佩只给了一个人,难不成那人是……

    “快,快带我去!”

    那瞬间,云卿峰的心激动了起来,急忙快步向着云家外走去。

    骄阳似火。

    灿烂的阳光之下,女子清丽出尘的身影映入双瞳,恍惚间,云卿峰差点以为那已经死去的女子再次回到了家中……

    “漓儿,”云卿峰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你回来了?愿意回家就好,我们云家永远欢迎你的到来,快和我进来吧,我带你去见见云家的人……”

    “好。”

    云漓轻轻点了点头,因为她马上就要离开了,所以才来向云卿峰等人道别……

    只是云漓的回来,却让整个云家掀起了一场风暴。

    “什么?云漓?就是小姐在外面那个私生女?”

    “她回来干什么?一个私生女的身份而已,也敢来我们云家?还不就是惦记着云家的势力?”

    对于身为私生女的云漓,云家的人都没有太多的好感,毕竟四府城早有规定,城内的人不允许和俗世之人成亲生子,否则会让血脉不纯,影响习武天赋……

    此时的议事厅内,老者面无表情的望着下面议论纷纷的众人,干咳了两声,说道:“对于云漓的回来,你们有什么看法?”

    “家主,不能让她留下啊。”

    说这话的是一个鹤发老者,他站了起来,痛心疾首的说道:“不管小姐当年遇上了什么事,与外人生女就是她的不对,?云漓既然是她和外人生的女儿,必定没有什么习武与习医的天赋,我们云家时代出医圣,怎么能允许这种血脉不纯的人进入云家族谱?”

    云家家主云飞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不觉点了点头,可毕竟云漓的娘亲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心底难免升起了怜悯之心:“大长老,你说的不无道理,只是云漓毕竟拥有着云家血脉,又从小丧母,不知在外面受了多少苦,不如让她回来吧,只要不接触我们云家的一些机密,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不行,家主,我决不会同意的!”大长老顿时急了起来,“谁知道她是不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不能这么草率。”

    云飞然的脸色沉了下来,好歹他还是一家之主,这大长老竟是如此不给他面子。

    “大长老,这件事……”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在这时,议会厅的大门骤然推了开来。

    女子一袭雪白的衣裳,容貌清丽出尘,不觉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可这刻她的手中端着一碗热乎乎的药膳,正迈步向着愣住的云卿峰走来。

    似没察觉到众人的目光,云漓走到云卿峰面前,将手中的药膳放了下来:“我并没有打算留在云家,来到这里只是因为舅舅的身体,等服下这药膳之后,他的身体就会完全康复。”

    在五年前,遇见云卿峰时,她实力不够,仅能暂时解除危机,却无法治愈他的身体,是以这次才专程来到云家,等这件事之后,他便能毫无遗憾的随着宫镜离开这里。

    “什么?”

    闻言,众人皆是愣住了。

    云卿峰的身体顽疾谁不知道?哪怕是家主都不可能治愈他,就凭这女人,可能吗?

    然而,云卿峰没有任何的犹豫,端起药膳就服用了下去……

    清凉的感觉袭入五脏六腑,云卿峰感觉从所未有的爽快,待一碗药膳入腹,他骤然间感觉到纠缠自己多年的痛苦似乎已经消失了,而堵住经脉的那道郁气也缓缓散去。

    顿时,云卿峰怔住了。

    “好神奇的药膳,父亲,我的身体好像恢复了……”

    “什么?这不可能!”大长老惊讶的望向女子清丽的面庞,眼底带着深深的不可置信。

    突然,一个想法跃入众人脑海……

    漓膳堂之主!那个会制作药膳的神秘女子该不会就是她?

    这些年来,漓膳堂之主的名声早已传入云家,云家众人也对那神秘的女子很感兴趣,却总是找不到她的下落!如今没想到拥有强悍医术的女子竟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此刻,大长老方才知云家失去了什么……

    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了椅子之上。

    云飞然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道:“还愣着干什么?统统给我出去挽留!”

    话落,也不顾脸色苍白的大长老,径自的走向会议室外……

    可在看到门外的一幕后,所有人都怔住了……

    湛蓝的天空上,白衣女子静静的站立,绝美倾城的面容上扬着浅浅的笑容,这瞬间,众人方才明白何为风华绝代,倾国倾城,这般绝美的女子就似乎不该出现在这个时空当中。

    而在女子身旁的则是一位如妖孽般俊美的男人,眉目间透着张扬霸气,一双凤眸在望向身旁的女子之时,满是柔情蜜意,似乎整个天地间唯独她方才在他的眼里。

    可让众人愣住的是,这两个人都停留在虚空之上。

    神灵!

    倏地,一个可能撞入众人脑海,在这对男女强悍的威压之下,竟有着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镜儿,”绝美的女子在望向地上的宫镜之时,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她的声音十分动听,让人享受至极,“我们来接你回去了,你离开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和我回去神之大陆了。”

    宫镜的心蓦然一动,抓住了云漓的手,眉头微微一挑:“漓儿,你真的打算和我一起走了吗?不后悔?”

    云漓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想我走的话,那我就留下来?了。”

    “留下?那可不行!”宫镜不禁着急了起来,紧紧的握住云漓的手,强势的说道,“漓儿,你必须和我走!我是决不会放开你的手!你现在就和宝宝牢牢的抓住我,我带你们离开这里!”

    “娘亲,我们走了,杀楼怎么办?还有雨姨和冰姨……”

    “宝宝,放心好了,”宫镜拉起小人儿的小手,扬唇浅笑,“你若想回来,我可以随时带你们回来看看,虽然要付出些代价,但对我来说并没什么大碍。”

    说完这话,宫镜紧紧的拉住两人的手,快速的飞向了天空,停留在了宫无衣与夜若离的面前。

    “那小魔女呢?”

    “已经回去了,还带回去了一个如意郎君,然后再收到你的消息后,我就和小夜儿赶来接你们,”宫无衣魅惑的一笑,与宫镜相似的容颜上带着明显的喜悦,“你这小子还真没用,追个媳妇都花了这么多年。”

    宫镜耻笑的扫了他一眼:“当初谁追娘亲追了差不多十年?”

    闻言,宫无衣顿时噤声了,如果不是想在儿媳面前给这小子留面子,他早就出手狠狠的教训这个臭小子!

    “这就是我孙子?”宫无衣眉头一挑,含笑的目光落在宝宝粉雕玉琢的脸上,“这小子和镜儿小时候长得真像,小夜儿,你看,我们孙子都有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是啊,孙子都有了,所以你就别再缠着我生儿子了。”

    “不行!”宫无衣委屈的望着女子绝美的面庞,可怜兮兮的说道,“小夜儿,我们再生一个吧?就当给孙子做个伴……”

    “我拒绝!”

    “小夜儿……”

    “让耀儿生去,弟弟都有妻子了,就他眼高于顶,任何女人都看不上。”

    宫无衣哀怨的看了眼夜若离,耀儿确实什么女人都看不上,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还整天想要粘着娘亲,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把他给丢到九幽界去,这兄妹三人当中,就属他最粘人……

    “走吧,我们先回去神之大陆。”

    夜若离手掌一挥,一把剑出现在她的掌中,在她挥剑之时,天空被展开了一道裂缝……

    宫无衣与夜若离先迈入裂缝,而后宫镜拉着云漓与宝宝走了进去,当诸人消失后,天空中的裂缝也缓缓闭合了,于是,整个云家再次恢复宁静。

    一阵清风吹过,众人还跪在地上,久久的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出神……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天才狂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才狂妃第二十九章 结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天才狂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才狂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