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大火 暴动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  国民老公带回家  冷王追妻之帝师请上轿  名门嫡后  嗜宠悍妃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神秘皇叔请让开  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凤临天下:摄政王的宠妃  一世轻狂:绝色杀妃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帝国婚宠:厉少,情深入骨!  尸姐攻略  
  “就这么回来了?”有人沉声道。

  他们一伙人都是青壮年,人高马大,挖的地窝子也比旁人的强些,几乎像个大地窖了,几人都住在里面。

  “他们带着护卫,咱们是要在城门口发难,节外生枝,只会让事情不成。”回话的这人大概是这伙人中的军师角色。

  “还有,他们是过来施粥的,我们要是想生事,必须用上那些流民,而他们送粥,流民难免会动摇,甚至会帮着他们,这一散就不好说了。”他又道。

  周围几人点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人的说法,只是心中到底是不甘,又问道“那难道就这么算了,他们施粥好像要施到十五,十六之后城中官员兵士也没有假了,守卫可要比如今多的多···”

  “不,为什么要等,现在正是好机会,他们施粥结束自然就回去了,难道还能一直在城外留着,甚至···他们进城的时候,我们还能再看看城门口的守卫情况。”老大道。

  “对,老大说的对。”先前说话那人立马响应,他的性格是里面最恶的一个,平日里便没有耐心等待,生怕军师再说什么,让老大改了主意,连忙表示赞成。

  军师想了想,老大说的也没错,此时长安百姓正是过年时候,银钱充足,城外的流民对比自己的凄惨状况,心里不忿的情绪也最是强烈,还有那施粥的福元商号,他们若真的能施上十多天的粥,恐怕有很大一部分流民就没有那股子狠劲儿了。

  毕竟天生心恶的人少,若是能活下去,大多数人的胆量还是有限的,他们若是能过的下去了,难免就安分下去,没有要豁出命闹事的精神了。

  军师点了点头,也同意了这个计划,老三心里高兴,立马道“我去外面看着,等他们一走就回来通知你们。‘

  “恩。”老大点了点头。

  “时间就定在今晚戌时,守城的侍卫准备关门的时候。”

  “长安毕竟是一国之都,防卫恐怕比我们之前进过的小城要好的多···”军师有些担忧的道。

  旁边立马有人道“军师胆子忒小,不过是城墙高点,咱们有不要攻城,只要进去就行···”

  听着这话,又人问道“若是回头里面已经关了城门,咱们怎么出来?”

  老大咧着嘴一笑“出来做什么,长安那么大,总能藏些日子,干的便是脑袋拴在腰上的事儿,你想那么多···”

  老大长得便狰狞,他这样一说,旁人也不敢说话了,军师张了张嘴,想说自己要不然就不去了,还没说话,见老大眼神一撇,凶狠至极,他也没敢吭声。


  ······

  “虎子哥···”陈青坐起来,高兴的指指火堆旁的穿在木棍上的兔子,陈虎抓回来就将兔子剥皮收拾了,他们午间吃了一只大的,和几只小的,晚上还剩下一只半大的。

  原本该是陈虎烤的,少年看他出去了,觉得自己一天到晚的躺着,也该做点什么,便从地窝子里爬出来,将半大的兔子串起来烤了。

  之前他们也试图将火点在地窝子里,在地中挖个坑相当于火盆一样,晚上弄熄灭,,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有这么做的流民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地窝子里,陈虎去看过之后,觉得是那火坑的问题,就将火堆移到了地窝子外边,虽然里面不如之前暖和,好歹安全了些。

  陈青家里虽然比陈虎的情况好点,但是到底是农家少年,平日里也要帮着家里干活,点火烤个兔子什么的,说不上得心应手,也能做个**不离十。

  陈虎从火上把架着的兔子拿下来,瞪了旁边鬼鬼祟祟看着这边的人,将火堆用雪埋上,推着陈青钻进地窝子里。

  “虎子哥,熟了吗?”陈青惦记着,问道。

  陈虎回了声“差不多。”

  说完将手中端着的粥碗塞给陈青,又将兔子一分两半,一半递给陈青,一半自己吃。

  陈青喝了两口粥,和陈虎道“这家人真是好心,粥比以前我家熬的还稠呢。”

  陈虎点点头,陈青家在他家旁边,陈青的娘是个热心人,陈虎喊她大娘,其实也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就是村子里习惯那么叫,陈大娘心疼陈虎孤身一个,没爹没娘,有时候做了饭就让陈青叫陈虎一起来吃。

  陈虎虽然大多数都推辞了,但是偶尔也会过去一趟,他要是总说不去,大娘就要生气了。

  “不过我家熬得粥香,我娘熬得时间长,她说小火时间长点,熬出来的粥才好吃呢。”先开始还只是随口一说,说着说着便想起之前来,大半年之前,他还父母双全,家里日子虽然说不上富裕,却也过的去。如今···

  陈青捧着粥碗不动,眼泪掉进碗里,溅起小小一个波纹。

  陈虎看他一眼,原本在嘴边的教训也咽了下去,他刚才想告诉陈青,不是说了不让你自己出去吗?

  这几天外面的形势更加乱了,原本那些人只是吃死掉的人,后来便是弱小的活人,自己这样的,都打过好几架了,陈青还敢坐在外面烤兔子,要是自己回来的晚,今天连他带兔子都可能成了别人的腹内食。


  他想教训,可是陈青捧着粥碗都哭开了,再看看,以前活蹦乱跳,像个猴子似的少男,如今瘦的手腕都支伶出来,陈青在家里是独子,从小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陈虎,陈虎嘴上虽然不说,心里记着陈家人对他的照顾,拿陈青当亲生兄弟看待,见他这样伤心,也说不出什么了。

  只能沉着嗓子叮嘱了一句“快吃,一会儿凉了。”

  陈青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将粥碗递给陈虎,道“虎子哥,你也吃。”

  陈虎摇摇头“我不爱喝粥,我吃兔子就行。”

  陈青点点头不做声了,只是到最后,到底还是剩了一半粥在碗里。

  陈虎看他一眼,陈青傻乎乎的冲他笑,拍拍肚子道“虎子哥,我实在吃不下了。”

  陈虎也没有办法,揉了揉他脑袋,出门挖了雪烧成热水,拎回来兑着剩粥喝了。

  两人在地窝子里躺了一会儿,陈青这两天身体慢慢好起来了,尤其今天精神好了许多,他和陈虎道“我昨晚上一直听着外面有放爆竹的声音···”

  “咱们去年还是一起放的爆竹呢,小花一直偷偷看哥,小花也不知道哪去了?”

  他们认识的村子里的人现在大多都不知道哪去了,其实很多人都死了,有的死在了第一波的饥饿和疫病中,有的死在了逃亡的路上,就连一起和他们从村子里逃出来的人在逃亡的路上,大家也纷纷失散了,只有他兄弟俩一直互相支撑着,谁也没扔下谁。

  陈虎道“明年咱们在一起放。”

  陈青没说话,他们现在堵在这儿,家也没了,地也没了,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两说,哪里还指的上爆竹呢。

  陈虎低声道“咱们不去长安了,在门口耽搁了两月,也没人管,估计朝廷是不会管了,若是我之前身体好,到了长安不能进城,咱们就该往附近的直隶走,现在天太冷,路不好走了,等到天气暖和点,你身体好了,咱们就走。”

  “可是···”陈青犹豫“咱们的房契地契都没了,到别的地方怎么过呢?”

  他自己没什么办法,只听得别人说等长安的大官来管,会给他们分房子分钱,将他们送回去,如今陈虎这样一说,陈青心里有点发虚。


  陈虎半大小子,其实心里也是有点慌的,只是他胆子到底在这儿,见陈青这样,他也沉声道“我还有打猎的手艺,附近村庄总能暂时落下脚来,不然···我们就上山,这一路上那么多寇匪···总能活的下去。”

  陈青心里害怕,瞪大了眼睛,拉住陈虎的手“虎子哥,做盗是要砍头的啊。”

  陈虎呼噜他脑袋一把“盗匪那么多,朝廷已经快管不过来了,你别想了,再歇会儿吧。”

  陈青心里又是害怕又是茫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到底是大病了一场,身体虚,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陈虎跟着小迷糊了一会,算是歇了歇觉,就爬了起来,他下午在林子里做了陷阱,又下了套子,晚上该去看看有没有猎物,别人晚上不敢去林子里,他从小跑惯了山林,到不怎么害怕,最重要的是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冬日天黑的早,天一黑,林子里的小动物就活跃起来了,再晚点过去,正好能拿到猎物,要是等到明天早上,很有可能套子上的猎物就被别人弄走了。

  他把捡来的破被子给陈青盖好,才从地窝子里爬出来。。

  出来的时候又去叫上了之前一起打猎的人,两人一起下的套子,他虽然可以帮忙把猎物拿回来,不过那人之前说了好几遍,请他一定来叫上自己。

  陈虎心道这人还挺好,不愿意占自己帮忙的便宜,其实人家也是防着陈虎占了人家陷阱里的猎物,他不想这么小心眼,然而自己身旁也跟着幼弟,不能不为了一点口粮精心的防备计算。

  两人一同进了林子,那人的身体素质不如陈虎,林子里太黑,若不是陈虎带路,他可能根本找不到白天下套子的地方。

  他们今晚的运气挺好,陷阱里没什么东西,套子却抓住了两只山鸡,虽然瘦了点,个头却还行,不过这两只山鸡都在陈虎下的套子里,那人抿抿嘴,心里有点着急,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发愁自己和小弟两人明天的伙食。

  陈虎有了山鸡,明天定然不出来打猎了,他不跟着陈虎,自己也没什么打猎的本事,多半是抓不到什么东西的,幸好自己那里还有中午剩的半只兔子,好歹够明日小弟吃的。

  陈虎也没做声,没说把鸡分他一只,只讲自己没被触发的几个陷阱指给了他,告诉他“明天早上你过来看看,没准能抓到点什么···“

  那人点点头,声音有点发哽,又说了两句“多谢,多谢。”

  两人说了两句话,便又沉默下来,那人原本想问问陈虎又什么打算没有,眼看着堵在长安门口也不是个事儿。

  但是两人又没什么交情,他不大好意思乍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毕竟交浅不可言深,正犹豫着,两人就走到林子边缘了,出了林子走不了多远便是一片地窝子所在的地方。

  在林子里,有树木遮掩着视线,出了林子一看,只见地窝子处,尤其是靠近城门的方向,一片火光冲天,周围乱糟糟的,哭的喊得,什么声音都有。

  陈虎的眼睛都直了,因为他看得见,火光最盛的地方正是自己和陈青地窝子的所在之处,他抿着嘴,手里还拎着两只已经被扭断了脖子的山鸡,连滚带爬的往过跑,另外那人也跟着他往回跑,他俩的地窝子都在那一带,而且里面还都有自己的弟弟呢。

  “陈青···陈青···”

  “小山···小山···”

  两人好容易扑到近前,却见火光已然将周围堵了个严严实实,两人唤了两声兄弟的名字,从地上捡起两件被雪泥了的衣服,往身上一披,就要往火里闯。

  然而,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地窝子本来就没什么支架力,火烧的厉害了,便直接塌了下去,什么也看不见了。

  两人都愣住了,盯着那里喘不过气来,陈虎眼睛仿佛都被烧红了,直勾勾的看着,动作僵硬的还试图用湿衣服去拍打,直到旁边路过的人拽住了他,道“后生仔,没用的,已经烧塌了。”

  陈虎才停下了这无用的动作。

  想起陈青下午还说想放烟花···

  他一家人那么好,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大娘把陈青托付给自己,自己不但没将他照顾好,还让他送了命去。

  旁边有人道“挨千刀的官儿啊,不然进城就算了,居然还放火···”

  他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只听见这么一声,是了,这边就算着火也不会着的这样快,更何况自己每次用完火,都会用雪直接埋起来···

  陈虎脑子混混沌沌的,也想不出什么,旁边那人平日可能更加谨慎一点,如今失了幼弟,判断力也大为降低,反应不过来话里的问题了。

  刚才那一声话喊得响,周围流民数月积攒的愤怒都被大火点燃了“报仇,我们要报仇,杀进城去。”有人喊道。

  还活着的流民很快集成了一堆,挤挤挨挨的冲着城门就去了,如今流民的队伍大抵都是青壮年,愤怒还助长了他们的气势。

  之前那几人想的没错,城门的守卫这两天确实人少了,而且还颇有点漫不经心,有人当值的时候还缩在小房里喝酒划拳,就准备到了点直接关城门了。

  就这么等着,等流民杀死了门口的三个守卫闯进城来的时候,其余缩在小房里的守卫才反应过来,见流民气势汹汹而来,这几个人甚至有点没反应过来,缩在房子里不敢出去。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队伍中有人喊道。

  此时人们的情绪已经极端的亢奋了,一人说话,剩下的人便都跟着喊起来,很快就砸开了木门,缩在里面的守卫此时不得不举起刀抵抗了,然而他们毕竟比流民少的多,没一会就再没了生息···

  进了城门,他们才发现问题,长安毕竟是都城,和一般的小城不一样,不是城墙高一点的区别,过了城门,还有瓮城,前面还有一道内城门,进了内城门才算是进城。

  “杀进城去,将狗官们都杀了。”人们有点彷徨的时候,又有人道。

  流民本身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队伍越来越壮大,之前是几百人,慢慢都聚了过啦,大概有将近一千人了,内城门的守卫也是安逸的时间长了,居然没反应过来要先放下内城门,反而大呼小叫的警告流民后退。

  流民平时一吓唬就好了,现在却没有那么好打发,直接便扑了上去。

  “来人···来人啊,又反贼来了,快去通知京城卫衙门。”士兵呼喊道。

  现在当守城卫的已经不是正儿八经的当兵出身了,高等级的守城卫将领的可能是贵族家的庶子混个出路,也可能是巴结上了上面的某个官员,底下的小兵大多都是地痞混混出身,当巡城卫不过是为了混个温饱,还有混个白吃白拿的身份。

  没人有什么精忠报国的思想,面对着千人冲击,没抵扣多久就丢下刀剑跑了,内城门一时间也没了阻挡。

  穿过内城门便是长安城,站在这儿人们甚至能看得见长安城中的灯火,然而流民的脚步却不约而同的慢了下来,那可是长安啊,都城长安,自己能这样就闯进去吗,这是什么杀头的大罪吧。

  人们此时才想起这些,顿时有些犹豫,队伍中再次有人喊起来“杀进长安,杀了狗官···”

  这话催动了人们的情绪,又有人道“反正守城的官兵也杀了,罪已经犯下了,谁也跑不了。”

  这话说的其实有点问题,将近一千人的队伍,几十个守城门的士兵,跑了的还有不少,大多数人只是跟着往里走,没什么动手的机会。

  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普通人也反应不过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91 大火 暴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