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爆竹 蝴蝶 字乱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盛宠毒女风华   第一庶女   水魅莲   孽情深宫:冷妃不承欢   巨星重生之豪门娇妻   重生之男神驾到   微微一笑很倾城   独宠狂妃:邪王太霸道   隐秘的种族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那烟花是福元山庄的匠人新研制出来的,虽然研究出来也放过了,证明了安全度,但是还没来及大批量的做着卖呢,府上这个还是郑顾洲带回来的,等到能铺开市场的卖,估计得明后年了,所以汤圆面前这个,说的上是天下的独一份了。
  
      冬日天冷,虽然汤圆穿的多,露在外面的手脸却挡不住,手就不说了,小姑娘的脸上也是两团嫣红,不知道是太过高兴,还是冻得,宗烨既觉得她这样红扑扑的好看,又难免心疼。
  
      “放完这个就进屋。”他强调道。
  
      汤圆点点头“恩。”
  
      宗烨这才放心了,汤圆一向是有信用的,只要她答应了的事情就不会反悔。
  
      这爆竹看着便和其他的不一样,炮筒生比别人胖上一圈,宗烨握着汤圆的手,两人一起点燃引线,火苗滋滋顺着引线往爆竹处蹿,宗烨刚伸出手要抱着汤圆往后面站,没想到小姑娘动作却比他快了一步,汤圆拉着他的手,快步往后面走。
  
      宗烨无奈,只能安慰自己,虽然没抱到,好歹拉了手,也算是···呜,自我安慰没有用,还是很想抱啊。
  
      他一边想,一边忍不住去看旁边的小姑娘,脑海中也自动回想起刚才在诸家门口那一抱,汤圆又软又甜,闻起来一股杏仁牛乳味道,而且今日的口脂大概是桃花味儿的,闻起来暗香盈盈,似水一般在空气中流淌。
  
      若是以后还能抱着,必然要抱得时间长些···宗烨看着小姑娘侧脸,正胡乱的想着,忽然听见“磅”的一声,他虽然一向镇定,但是正走神之中听到一声巨响,也难免吓了一跳,握着汤圆的手都下意识一紧。
  
      差点抄起小姑娘往后退了,听见旁边汤圆道“真好看。”
  
      宗烨才压住自己后退的脚步,迟钝的反应过来,哦是那个爆竹啊。

  
      匠人巧思,这爆竹果然没辜负了火树银花的名字,一股股闪着光的银色光流源源不断的在空气中散溢,真好像是开了满树的银花,汤圆眼睛圆溜溜的,专注的看着那束花,小姑娘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大概是有些惊讶的,脸上的神情专注又感叹。
  
      宗烨只看了一眼那爆竹,再低头准备和汤圆说话,注意力就再也没法转移了,只盯着汤圆,那爆竹的光映照在她的眼里,美的不可方物,几如梦境。
  
      真美,好像在做梦,汤圆轻轻的叹。
  
      宗烨也迷迷糊糊的跟着点点头,心道是啊,真美,好像在做梦。
  
      “哥哥,你看那爆竹啊。”汤圆的声音被爆竹刺啦啦的掩盖,显得小了许多。
  
      “我在看···”宗烨说话的声音不高,更是被爆竹声掩盖了个干净,汤圆只能看见他点了点头,却没听见他说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你眼中便是流光,你便是我眼中的流光。
  
      大概是这一刻的场景实在太美,看的人心中难免生出感伤来。
  
      太美,可是一会儿就要消失了,汤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抿了抿嘴。
  
      宗烨心中亦是如此感受,只不过这感觉反应在他身上,生出的却是急迫,那爆竹喷溅之势减弱,小姑娘眸中的闪光也明明灭灭,眉毛微微皱着,似乎有些伤感,宗烨突然觉得汤圆离自己远了点,他咬了咬牙,握住汤圆的手。
  
      “我···”他开了口。
  
      “喜欢你···”
  
      “这是不是我刚带回来的那个爆竹,效果不错啊。
”说话的两个声音恰巧重合在一起。
  
      后面说话的声音慢悠悠的,音量却大些,没办法,宗烨害羞,声音自然稍微低了点,若是无人干扰,自然也是听得清的,偏偏突然被人插了一脚,他那低低的一声便被盖住了。
  
      “郑大哥···”汤圆笑着打了个招呼。
  
      郑顾洲刚站在门口看了个末尾,走进来几步路的功夫那爆竹终于喷发够了,最后无力的吐了两点火星停下了,郑顾洲走过去看了看,站起身道“不错,喷发时间挺长···”
  
      “也没剩下火药,回头告诉他们,可以准备生产了,明后年这就是庆典必备了。”郑顾洲语带满意,看向宗烨。
  
      毕竟是新添了一项挣银钱的买卖,你不喜出望外就算了,一脸愤怒和失落是什么情况,看着我那种要杀人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饶是郑顾洲精明也想不通这里面的关窍了。
  
      他愣了一下,唤了宗烨一声“庄主,你这是?”
  
      随着他说话,汤圆也收回视线,抬头去看身边的宗烨。
  
      “没事···”宗烨勉强扯着嘴角笑了笑,冲汤圆点点头。
  
      两人说不上形影不离,也算的上朝夕相处了,他这个微笑实在是太勉强,汤圆怎么能看不出来,她有些担忧,又问了一句。
  
      郑顾洲这个讨人厌的站在眼前,还把自己的告白扰乱了,宗烨思绪都乱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沉默无声的摇了摇头。
  
      汤圆也不在问,只是有些失落的抿了抿嘴,心里有些难过,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最近尤其是今年,哥哥和自己是有些生疏了,不如小时候那么亲密,之前只是牵手什么的少了,现在却是连话都不愿和自己说了。

  
      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下来。
  
      郑顾洲也感觉到有些紧张的气氛了,他心道是兄妹闹了矛盾,还想着打个圆场,转移下话题,看着地上的爆竹屑,又见汤圆手里拿着点火用的木枝,笑着道“小汤圆一直念叨着放爆竹,终于心想事成了。”
  
      “恩。”汤圆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小姑娘做不出因为自己的情绪就干晾着别人说话不理的事儿,但是心里烦闷却又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就顿住了。
  
      郑顾洲也算是从小看着小姑娘长大的,看她这样,也有点心疼,笑着又道“我还没谢谢汤圆的新年礼物呢,正缺一方砚台,昨日试了,养墨不吃墨,恰合适。”
  
      汤圆点点头,低声道“恩,您喜欢就好。”
  
      大概是第一次见面时郑顾洲白胡子老爷爷的形象过于深入人心,汤圆称呼他,特别爱用您,郑顾洲先开始还以为这是汤圆的习惯,后来发现小姑娘只有称呼他的时候才这样,哦不对,汤圆称呼候大厨的时候也称呼您。
  
      所以每每听见,郑顾洲心里都是一抖,总感觉自己已经七老八十,和候大厨差不多的岁数了,天可怜见,郑顾洲可比关山北还小两岁呢,今年才二十八而已,关山北那个三十一的都没轮到您,自己就轮到这个字了。
  
      可是···就像当年汤圆叫郑爷爷,说郑顾洲好看,他没法生气一样,现在汤圆单独照顾个您,郑顾洲也只能心里郁猝一下,却是气不起来的。
  
      郑顾洲还要说话,旁边宗烨却是站不住了,若说他之前是惆怅期,现在就是告白不成的狂躁期了,这个狂躁期有个特点那就是看谁都像情敌。
  
      他连诸念都警惕了,更别提郑顾洲了,郑顾洲虽然年纪大了点,奈何他那张脸长得好看,这要是骗了汤圆怎么办,再想起汤圆还总给郑顾洲送礼物,(喂,人家那是新年礼物啊,连候大厨都有)。
  
      哦,没办法,宗烨已经想不到括号里的字了。
  
      他冷冷的看了郑顾洲一眼,低头看了眼汤圆,道“外面冷,进去吧。”
  
      郑顾洲也跟着点点头,变戏法似的从手里翻出一对骰子盅“正好,我还带了这个,玩两局?”
  
      说着就要跟着宗烨往里面走,正高兴呢,没想到···
  
      “彭”的一声。
  
      木门在眼前重重的合上,郑顾洲愣了一下,正要抗议,耳边听见宗烨传音入密“女子闺房,不可擅入。”
  
      听了这话,郑顾洲也是恍然大悟,心里暗暗责备自己莽撞,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见汤圆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这七八年过去了,汤圆在郑顾洲心中的形象也始终是个小姑娘,这样真是不对,毕竟汤圆现在也长大了,确实该避嫌。
  
      什么,你说宗烨怎么不用避嫌,宗烨不是哥哥吗?
  
      由此可见,宗烨这个体贴入微的哥哥形象在众人心里随着时间日益巩固,就连一向敏锐的郑顾洲也被习惯蒙蔽了眼睛。
  
      所以宗烨这形象定位的改变实在是有些艰难,这些日后再说,还是说回现在场景来。
  
      郑顾洲心里谴责了一番自己的疏忽,他虽然看样子是个吊儿郎当的书生,加上爱笑,说话哎逗人,有时候还显得有点轻佻,其实骨子里却是个正人君子,尤其是在对待女子的问题上,因为有了师傅的前车之鉴,郑顾洲对女子甚至有点敬谢不敏的态度,概因他总觉得那个喝了一辈子酒的老头子是殉情死的。
  
      感情一物,实在是太伤人了。
  
      他往后退了一步,也传音入密的和宗烨道“多亏你提醒,我先走了,给汤圆的回礼放在你书房,你回头帮忙带给她吧。”
  
      他想了想,还补充了一句“只是给妹妹的回礼,谢谢汤圆送我的新年礼物,没别的意思。”
  
      宗烨回了一句嗯。
  
      幸好这句恩比较短,宗烨克制情绪的能力也比较强,不然传音入密要是带了笑声,也是有点尴尬。
  
      ······
  
      汤圆进了屋里,听见门哐的一声,扭头一看,郑顾洲并没进来,便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宗烨。
  
      宗烨没让丫鬟进前,自己伸手在哪帮汤圆解斗篷,低声道“他想起自己还有事,先回去了。”
  
      汤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她今年虽然长了些个子,却只是在自己那个矮小的基础上长得,到底还是比宗烨矮一截,宗烨低头看着她,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哪怕是一根头发,在现在的宗烨看来,上面也写着动人二字。
  
      他忍不住伸手抚了一下汤圆的额发,小姑娘愣了一下,抬头看他,眼睫毛忽闪忽闪,宗烨脑袋一晕,做了自己在车上便想做的事情,用手轻轻的摸了摸汤圆的眼睛。
  
      他原本只想碰一碰,手挨到上面却像黏住了一遍,居然就动不了,只感觉手心中小姑娘睫毛颤啊颤,像是掌心里落了一只蝴蝶,挠的痒痒,这痒还好似会转移一样,一路从掌心痒到了心里。
  
      痒的浑身难受,又浑身舒坦,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一时间好像别的什么都不在了,只剩下自己和自己手中的这只蝴蝶。
  
      宗烨抿着唇,灵也随着**痒起来···
  
      “哥哥···”小姑娘乍然被捂住了眼睛,也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宗烨还没放开呢。
  
      汤圆便有些茫然的唤了一声。
  
      这一声好似个大锤子,一下把宗烨从蝴蝶的迷梦中唤醒了,那灵也被镇回去了。
  
      “我···”宗烨平日说话镇定,这一晚上舌头却不知打了多少次结。
  
      “我···我看你睫毛上有东西···”他磕磕绊绊的憋出一句。
  
      说完自己也脸红,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傻,没想到汤圆却也愣愣的回了一句“那弄下去了吗?”
  
      宗烨顿了顿,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没,还没···”
  
      他正等着汤圆说让自己帮忙呢,那就还能碰碰那只蝴蝶,没想到姑娘自己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告诉宗烨“现在没了吧。”
  
      宗烨期望没能达成,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恩,没了。”
  
      汤圆仰头微微一笑,脸颊上小小一个酒窝,宗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不说话,汤圆也没说话,两人面对面站着,室内安静的很。
  
      房里其他侍女更是眼观鼻鼻观心,更不做声,大冷的天纵使屋里烧着火炉也不到炎热的程度,她们额头却都冒汗了,甚至还有人往后退了退,恨不得退进阴影里去,看见主人家这样的阴私,若是主人追究起来,哪里还有的命在。
  
      府中选人的时候说的是伺候世子的妹妹,她们是下人,自然不知汤圆的身份,看世子往日,确实是个体贴兄长的样子,只是有时候未免有些太关系妹妹,今日相处却暧昧起来,都是十多岁的姑娘,又都是聪明的人,对于男女感情有着天然的敏感感知,空气中流动的气氛,她们哪里能感觉不到呢。
  
      汤圆身边的两个一等丫鬟倒都没退,却也不敢上前,额头上汗滴直冒,看着小姑娘的眼神全是焦急。
  
      不说话的这段时间,宗烨是只顾着看汤圆,小姑娘皮肤细白,说是白瓷却显得太硬,说是白玉显得太冷,说是正月十五装在白瓷碗中端上来的那碗浮元子,便是真好了,水润软白,唇上一点颜色,宗烨微微低头,鼻间仿佛又闻到了桃花味儿。
  
      他是知道的,那该是汤圆新换的口脂,甚至他昨日还今日早上还尝过,确实很甜···
  
      他缓缓俯下身去···
  
      小姑娘秀美的面容在眸中越来越近,知道马上就要占据整片视线···
  
      “我···”宗烨微微启唇。
  
      “哥哥,好了,我能够得着扣子了。”汤圆捏着宗烨颈项处披风的扣子,笑着道。
  
      宗烨僵住了。
  
      “幸好你低下头了,不然我举着手还有点不好弄呢?”小姑娘手指细白,专心致志的解着那颗盘扣,大概是为了精致,这颗扣子镶金嵌玉,还做了复杂的神兽雕花,好看是好看了,解开却要费力点。
  
      “好了。”汤圆松开手。
  
      宗烨愣在那,手揪着自己披风,久久回不过神儿来。
  
      后面汤圆的大丫鬟轻轻将自己捏在手里准备往地上砸的茶盏放回了身后桌子上,步履镇定的向前,低声道“世子把披风给奴婢挂起来吧。”
  
      宗烨沉默的点了点头,将披风解下了。
  
      两人进了屋里,汤圆快步向前,站在书桌前,看着宗烨笑了笑,道:“我昨儿都么有习字呢。”
  
      汤圆一向认真,宗烨今天却不像她这样认真,他还想和汤圆说话呢。
  
      “这两天是新年,可以歇一歇。”宗烨道。
  
      汤圆摇摇头“哥哥以前也不歇的,我前几年过年也写了的,还是写完吧。”
  
      她说话语速有点快,只是声音低,宗烨自己也心慌,倒听不分明。
  
      姑娘都这样说了,宗烨总不能阻止人家进步吧,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站在书桌的另一边。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反正想离着她近一点。
  
      汤圆草草磨墨,铺平宣纸,提起笔,低着头和每日习字是一样的姿态。
  
      宗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今日心乱,也做不到心上去,就盯着汤圆看个不停。
  
      过了会,汤圆低声提醒道:“哥哥,你上次有本书放在这边没看完,我放在书架上第二格了,你要看吗?”
  
      宗烨点点头,取了书回来,到底看不到心上,翻书为次,看汤圆才是主。
  
      又过了一会儿,汤圆又开了口,让宗烨帮自己拿两张新纸。
  
      等取了新纸回来,又想要诗集,幸好宗烨为自己小姑娘帮忙是不嫌弃麻烦,甚至还有点甘之如饴的,来回一趟趟走的,还挺高兴。
  
      眼看着天色晚了,汤圆低声说自己困了,宗烨心里那股子告白的劲儿被几番打断,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后而竭,他也有些怯了,想着再找合适机会,便也没再多说什么,道了晚安便出去了。
  
      他今日心情跌宕起伏,心里想的事儿也多,都进了自己院子,才想起来,今天的字汤圆都没让自己检查呢。
  
      另一边,宗烨出门之后,汤圆在书桌前站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看自己写的字,架构笔画都乱的不成样子······
  
      ------题外话------
  
      汤圆也感觉到什么了,但是她毕竟胆小,躲避了一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89 爆竹 蝴蝶 字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