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香膏 吃醋 警惕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盛宠毒女风华   第一庶女   水魅莲   孽情深宫:冷妃不承欢   TFboys—呆萌配腹黑绝世冤家   绝世之黑白至尊   重生之男神驾到   微微一笑很倾城   雪舞倾城   隐秘的种族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宗烨记忆力十分好,虽然只是刚才雪雁带着来了一回,他就把路记得差不多的,练武场虽然不在来时的路上,但是他记得方位,按照路线走去,也是**不离十的。
  
      眼看着穿过假山便是回廊,宗烨正准备迈步出去,却听见有人脚步声渐近,他也没有故意躲避的意思,本就是光明正大只要往前走就是了。
  
      然而他习武出身,脚下步伐轻盈,之前他在门口想提醒诸峻,还要特意踩断枯枝,这会儿只是正常走着,说话的小厮压根就没注意到足音,两人仍然在说话。
  
      一人道“天都快黑了,你不在二爷身边侍奉着,这是准备干嘛去?”
  
      “二爷要出门,让我来吩咐人套马车呢?”
  
      “啊,年初一的,二爷这是?”
  
      “主子们怎么想,那是咱们能知道的,不和你说了,我先过去,二爷今天心情不好,我若是回去晚了,恐怕要吃挂落。”
  
      说完这话,他便也加快了脚步声,正好遇见从那个方向过来的宗烨。
  
      “表少爷···”小厮愣了一下,连忙束手行礼。
  
      宗烨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小厮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自己心里也觉得二爷大年初一晚上就要出门的行为有些说不过去,还挺怕宗烨询问自己的,不过想想,表少爷毕竟是小辈,也没有询问长辈行踪的权力,这才放下心加快脚步走了。
  
      宗烨想到刚才小厮的话,也是微微皱眉,外祖母身边儿女只有诸然一人,虽然觉得诸然有时候有点不靠谱,但是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宗烨也愿意在银钱上帮助则个,比如年前那五千两银子,宗烨就没打算过能收的回来。

  
      可是现在看来,诸然这个二舅不只是不靠谱,连孝顺方面也仿佛做的不好,除夕初一都是一家团圆的时候,尤其是老人家就喜欢个儿孙绕膝,诸然却偏要在这个时候出门,实在是有些····
  
      回头还是留意,诸然若真是不孝,自己就要再多照看诸老夫人这边了。
  
      ······
  
      “念姐姐···念姐姐···”汤圆轻声的唤。
  
      “······恩”诸念脸在枕头上蹭了蹭,眼睛还没睁开呢,手倒是迷迷糊糊的四处摸。
  
      汤圆趴在床边,笑眯眯的戳戳诸念手背“念姐姐,起来了,我们该去吃晚饭了。”
  
      诸念嗯了一声,握了握汤圆的手,才坐起来。
  
      她平时觉浅的很,周围有一点动静,她都睡不安慰,晚上尚且如此,白天睡眠更差,很多时候她的午睡只是闭着眼睛在床上僵硬的躺上半个时辰,完全是不想让周围丫鬟着急,也不想让老夫人担心而已。
  
      但是今天却与往日不同,大概是昨天睡得太少,或者是今日的被褥格外软,要不然便是身边的小姑娘太暖和,还一直散发着甜甜的味道。
  
      诸然只觉得冬日的僵冷一扫而空,当然她的冷不是因为缺少火盆取暖,或是床被薄凉,而是她本身身体的原因,诸然心思重,小的时候还曾经大病一场,有体虚的毛病,夏天还好,到了冬天,手脚总是冰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半响也暖和不过来,甚至有时候还感觉自己越睡越冷。
  
      “汤圆真像个汤圆。”诸然捏捏汤圆脸蛋。
  
      汤圆连忙抗议道“我现在已经不胖了。

  
      她现在长大了,少女心思知道美丑,觉得自己以前那样圆嘟嘟的样子不好看了。
  
      “我说的是又甜又暖和。”诸然笑道。
  
      “你平日里用的什么香膏,真好,闻着整个人都舒服的很。”诸然问道。
  
      闺阁女儿平日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普通人家的女子可能还要帮着家中生计,贵族小姐们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大把时光往往都用来钻研花膏面脂,妆容发型,没办法,她们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做得,只能发挥爱美的天性了。
  
      像诸然,她虽然爱看书习字,但是没事儿的时候也没少自己做过香粉,毕竟在贵族看来,这也是一件风雅的事情。
  
      听见诸然这样夸赞自己,汤圆也挺高兴,小姑娘抬手问了问自己的袖子,却并没有闻到什么香味“我怎么闻不出来?”
  
      她一边说一边抽了抽鼻子,像是小狗似的,按道理来说,这个样子不大符合规矩,而且也不好看,但是在汤圆做来,就是全然的纯稚可爱了。
  
      “我倒觉得念姐姐这里好香,好像是···”
  
      诸念一边由丫鬟帮着穿衣,一边看着小姑娘在哪思索。
  
      “好像是下雨后的荷花,但是又有点冷···”汤圆道。
  
      诸念笑着点点头,示意丫鬟将自己做的香膏拿来“差不多了,取夏天初开的荷花,拧出花汁子来,再用细纱布将里面的杂物都去掉,掺在里面的水就要冬日梅花的蕊中雪,放一年,等到第二年,便是这个味儿了。”
  
      汤圆想了想道“怪不得我觉得有些冷呢。

  
      诸念点点头“当初只爱它气味好闻,却没想到冬日用是冷了一点,回头我便换了。”
  
      这香膏明明是以前诸念极爱的,制作的法子也是自己想出来的,喜欢了那么长时间,如今说换就换,也不过是因为小姑娘说有些冷了,她怕汤圆不喜欢,希望她能经常过来玩,开口便说回头换了。
  
      汤圆摇摇头,又点点头,她摇头是想说诸念喜欢没必要换,后来点头却是想到这香膏确实冷了点,恐怕对诸念身体也不好。
  
      “你呢?平日用的是什么香?”诸念伸手将汤圆带到梳妆台前,看着丫鬟给她整理头发,她总觉的汤圆身上这味道十分好闻。
  
      汤圆想了想,不确定的道:“我用的香就是哥哥带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
  
      她伸手让诸念问“我自己闻不出来,该是什么花的味道。”
  
      诸念低头闻了闻,疑惑的道“好似是蔷薇花的味道,却又不完全像,好像多了什么。”
  
      她其实也不是喜欢香膏,就是喜欢汤圆而已,诸念平日里也没有个贴心的姐妹,乍然有一个,便喜欢的不得了,更别提小姑娘还这样可爱,诸念更是看她那里都是好的。
  
      两个人在里面连说带笑的闹了一起,总算是收拾好了,头发妆容都重新打理妥当,诸念还将自己做的口脂给汤圆试了,满意的道“汤圆长的好看,用这个颜色也合适呢。”
  
      汤圆一脸无奈,倒是旁边的秀秀一个劲儿点头,在这个问题上她和诸念完全是知己,两人都认为自家汤圆天下第一的好看可爱。
  
      当然,对于这一点,外间的宗烨有话说。
  
      天下第一的好看可爱没有错,但是···谁家的汤圆,这个事儿可得说清楚了。
  
      从内间出来,两人还在嘀嘀咕咕,诸念拉着汤圆的手不放,还拿起来摆弄“你手白,等下次过来,我带你用花汁子染指甲,你染粉色肯定好看。”
  
      汤圆迷迷糊糊的点头,她也是今年,额不对,已经过了年了,那就是去年,小姑娘从去年才知道爱美,偏偏身边没有既没有女性长辈,玩的好的平辈朋友也只有秀秀一个,秀秀比汤圆还糙呢,两个小姑娘这方面的知识实在是不如诸然,此时都只有点头的份。
  
      秀秀最近执著于把自己倒腾的越美越好,最好能让关山北的视线停在自己身上不动才好,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宗烨就站在门外屋檐下,伸出自己的手让诸念看“大小姐,您看我的手染什么颜色比较好?”
  
      诸念脾气好,看她和汤圆亲近,又知道她是汤圆的小姐妹,也不怕她当做丫鬟看待,听得她问,仔细看了看秀秀的手“恩,你手形也是好看的,只是指甲形状···以后可注意些,稍微留的长一点,用凤仙花染个红色的正合适。”
  
      三人说的高兴,走到外间,门口的丫鬟将门打开,三人一抬头,便见宗烨站在门外,正抬头看来。
  
      冬日的天气,白日和晚上相差甚大,太阳一落山,立马就冷了,此时便已经是傍晚,温度下降之余,还飘了些许小雪,虽然不如前两日的雪大,却也到底是变了天气,宗烨却一身宝蓝长衫站在门外,虽说是屋檐之下,不至于淋了雨雪,但是总归也是冷的。
  
      他也是迫不及待,想着第一眼就能看见自己的小姑娘,所以虽然带了他去之前的厢房里,他却坐不住,心里牵挂着,索性直接溜达出来,站在门口等,心里还踏实一点。
  
      “世子···”秀秀和旁边丫鬟一起低头行礼。
  
      诸念也开口唤了一声表兄。
  
      宗烨点点头,目光在汤圆和诸念牵着的手上定了定,才上移,深深的看了汤圆一眼。
  
      小姑娘见了宗烨,心里高兴,下意识便要往前迎,也是之前养成的习惯,她小意思的伸了伸手,是个要去和宗烨牵手的姿势。
  
      宗烨眉间郁色稍减。
  
      正要伸手去牵,却见小姑娘手一顿,居然又收回去了,连靠过来的步伐也停住了,偎依在诸念身边不动了,只是对自己点了点头,轻轻的叫了个哥哥,就算是打完招呼了。
  
      宗烨······
  
      他脸色顿时冷淡的好像这刚飘过雪的傍晚,不高兴的瞪了诸念一眼。
  
      没办法,自己的小姑娘是不会错的,她错的肯定就是诸念,都是她迷惑了汤圆,再想起下午过来听说两人还歇在一起,宗烨心里更是难受。
  
      站在那沉默的看着汤圆,不肯迈动脚步向前。
  
      那副样子,简直就是在撒娇耍赖了,有种你不牵我的手,我就不走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是他自己的脑补,周围人只注意到这位表少爷神色冷淡,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诸念看了宗烨一眼,甚至怀疑他在家里的时候,是不是也经常这样。
  
      汤圆总看着他这样的表情,该多害怕啊,想到这里,诸念反而不紧张了,她抓着汤圆的手,低声道“别怕,有我在。”
  
      然后镇定的冲宗烨点了点头,也用冷淡的神色说了句“快到吃饭的时候了,我们就先走了。”
  
      然后就大踏步的从宗烨面前走过,完全无视了宗烨。
  
      秀秀看看诸念和汤圆,看看僵立在原地的宗烨,想了想,也拔腿追着汤圆走了,心道,这可不是因为庄主表情太吓人,也不是我怂,就是因为之前庄主说了,让我贴身保护汤圆,一步也不能离开,我都是按照庄主说的做。
  
      倒是汤圆努力回头看了宗烨一眼,刚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就被诸念拽着走了。
  
      “别怕他。”诸念摸摸小姑娘额头,叮嘱道。
  
      “没有···”汤圆想说我觉得哥哥是在撒娇,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小姑娘又不好意思说,只能面前辩驳两句,在宗烨的冷脸面前,汤圆的话便显得毫无信任度了。
  
      眼看着诸念把自己的小姑娘带走了,宗烨在后面又醋又气,看着诸念的目光,简直像是见到了勾引自己小姑娘的狐狸精,他便宛如一个被丈夫抛弃的糟糠之妻,整个人脑袋上都绕着一圈黑色的沉雾。
  
      眼看着两人都要走远了,他也没等到汤圆回头哄自己,只能咬了咬牙,自己迈步追了上去。
  
      他步大腿长,几步便赶上了,看了一眼诸念,诸念盯着他充满怨念的目光毫不动摇,甚至回望的目光中还带上了警惕。
  
      宗烨无奈,他虽然吃醋,也不能把诸念揍一顿吧,尤其自己小姑娘还在旁边站着呢。
  
      宗烨只能走到另一年去看秀秀,幸好秀秀还是比较有眼色的,连忙退了一步,好歹给宗烨让出了一个汤圆身边的位置。
  
      宗烨也顾不上别的,连忙握住汤圆的手。
  
      把小姑娘的手握住了,宗烨心里才觉得放心踏实了许多,他低声问了一句“冷不冷?”
  
      汤圆摇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
  
      诸念立马伸手从旁边自己丫鬟手里拿过手筒“来,把手筒带上就不冷了。”
  
      汤圆抬头看了一眼宗烨,眼见的宗烨眉间黑气缭绕,一副快要爆发的样子,再看看诸念,也是微微皱着眉头,显然是担心的。
  
      汤圆想了想,她还记着宗烨生气的事,这会儿见宗烨还是皱着眉头,汤圆心里也有点沮丧,小姑娘虽说是内心敏感,到底这些年让宗烨捧在手心宠着疼着,也有些小脾气,不完全是个一戳就破的汤圆。
  
      恩,起码是个有点韧性的汤圆。
  
      她也弄不清为什么宗烨这一天都在发脾气,明明自己也没做什么坏事,明明是哥哥说过要和汤圆一直在一起,永远做一家人的。
  
      现在却这样不守信用,汤圆抿了抿嘴,皱着眉头看了宗烨一眼,接过了诸念递过来的手筒。
  
      这些诸念也看着宗烨,汤圆也看着宗烨,最重要的是宗烨也舍不得小姑娘受冻,只能放开了手,看着小姑娘将两手揣进了毛手筒里。
  
      诸念还低头揉了揉汤圆的额头,轻声道“这下不冷了吧。”
  
      汤圆送上一个甜甜的笑,点了点头。
  
      走在旁边的宗烨更心塞了。
  
      ······
  
      “大小姐,二小姐,表少爷到。”守在门口的婆子唱到。
  
      诸老夫人目光也移向了门口,老人家可没忘了宗烨下午走的多么着急忙慌,后来还专门过去接了一趟,没准是已经告白了呢,就是不知道汤圆说了什么。
  
      由此可见,诸老夫人虽然年纪大了,八卦之心却并未减少,或者说,对于看自己外孙笑话的热情十分旺盛。
  
      毕竟汤圆看上去可还没开窍呢,想来也不会多么顺利。
  
      然而就算老夫人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也没料想到,进来的宗烨居然是这样的垂头丧气,跟在汤圆后面,时不时偷看人家一眼,莫名让人想到惹主人生气了的狼犬。
  
      老夫人心道,这难道是被拒绝了?
  
      可是看看前面的汤圆,神色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毕竟是小辈儿的事儿,宗烨想娶媳妇总得媳妇愿意才行,老夫人心里为外孙叹了口气。
  
      “汤圆···”她伸手唤小姑娘过来。
  
      “去你大姐姐那里玩什么了?”老人家问道。
  
      汤圆和诸念坐在老夫人身边,回答了老夫人的问题,宗烨一进门就被诸英盯上了,他坐了半响已经回复了精神,正缠着宗烨问比试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总是比宗烨慢呢?
  
      宗烨一边回答他的问题,一边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和老夫人聊天的汤圆诸念那边。
  
      果不其然,说了两句话,诸念便低声问道“祖母,汤圆既然已经是我们家的姑娘了,住在表弟那边难免有些不大合适,不如搬回家里来···”
  
      她凑在诸老夫人身边,说的低声,屋子里诸英说话兴致勃勃声音又高,将诸念的声音盖住了,要不是宗烨时刻注意着那边,可能都会露过这句话。
  
      诸念话音刚落,诸老夫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宗烨身子一顿,直接就站了起来,皱着眉毛,盯着和诸老夫人说话的诸念不放,目光很是警惕。
  
      他动作突兀,连面前的诸英都被惊了一下,屋里说话的声音也停了。
  
      老夫人看他一眼,宗烨索性大踏步的直接走了过去,站在汤圆身边,拉着小姑娘的手沉默的看着老夫人。
  
      “哥哥···”汤圆唤了一句。
  
      宗烨点点头,看向汤圆的眼神倒是软软的,他眼中黑色部分比旁人多,而且格外的黑,平日冷眼看人的时候还好,如今可以放软了眼神,便特别像是湿漉漉的狗狗眼,虽不说话,但是哀求的意思已经写在脸上了,像是生怕汤圆答应了似的。
  
      诸老夫人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叹了一口气,拍拍诸念的手道“回头祖母再和你说。”
  
      ------题外话------
  
      小剧场
  
      宗烨:怪不得我的姐姐只是提了一句,就再没有出过场,原来姐姐什么的如此危险
  
      木头:额,其实宗家两个小姐没出场的原因只是懒得起名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86 香膏 吃醋 警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