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比斗 伤心 不解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盛宠毒女风华   第一庶女   水魅莲   孽情深宫:冷妃不承欢   TFboys—呆萌配腹黑绝世冤家   绝世之黑白至尊   重生之男神驾到   微微一笑很倾城   雪舞倾城   隐秘的种族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再来···”诸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自己身上蹭的雪。
  
      其实练武场这边也把雪都打扫干净了,虽然人手少动作慢,不过都是上心的人,做事儿也认真,将雪都铲在一起,堆放在练武场旁边树下。
  
      长安城中的贵族人家冬日有拿盐化雪的习惯,老夫人去边疆呆过,知道盐在边关的重要性,粮草物资中盐巴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有一年江南官场出了事情,一来二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反正就把要运往边关的盐耽误了,那段时间把老元帅愁的,做梦都喊盐。
  
      老夫人想到从前,就不忍心那么浪费,只让将盐巴用在府中道路上,其他地方便扫到一旁就是了,春日雪化了,有雪水滋味,树木长得也茂盛。
  
      当然老夫人只是不忍心浪费,却不是吝啬,她虽然让少用盐,但是到了冬天需要扫雪的时候,府中参加打扫的下人,统统都赏钱,是以,虽然多干了些活儿,大家心里倒也没有埋怨,毕竟赏钱可是实打实到了自己手了的。
  
      所以练武场这边也是放在场边,那怎么就能沾到诸英身上了,概因诸英和宗烨两人打的太过激烈,原本是在场中的,但是上次宗烨指点了诸英左侧有问题之后,诸英今日便很注意,宗烨也能感觉到他比上次有进步。
  
      他虽然心里憋着气,但也有帮诸英的心思,见他有进步,比斗间也更加上心,结果便是比斗越发的激烈,从场中一直讲诸英逼到了场边,落在旁边的诸州眼里,就是诸英今天被打的更加惨了。
  
      诸州本来就不爱武,看着他俩比斗也看不出门道来,要不是诸英每次都兴冲冲的爬起来喊再来,他一被打趴下,诸州就有上去看看他还醒着没的冲动,每次彭的一声,总感觉他要被摔晕了。
  
      “再来···”对,就是这样,诸州发呆的一瞬间,诸英又重复了趴到爬起来的过程。
  
      他默默的抓住披风把自己裹紧了一点,缩着脖子站在场边,像个小鹌鹑一样,恨不得就露出眼睛来了。

  
      这披风还是守练武场的福伯给他的,诸英和宗烨在练武场上比试起来,这边守着的几个老仆从都在旁边看,叫好声一阵阵的,诸英冻得直打喷嚏,还没法说。
  
      他和诸英是兄弟,但是两人毕竟不是一个娘生的,诸英是嫡,他是庶,诸英愿意带着他玩,那是诸英对兄弟好,他要是说了自己冷,想先走,诸英肯定也不会说什么,但是郑氏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对诸英有意见呢?
  
      府中别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对兄长不敬,再加上,其实诸州自己也不大想走,府中三个男孩,诸峻和他岁数差的太多,诸英一直跟着诸老元帅在边关,诸州在长安,看着人家别人有兄长弟弟带着一起玩,心里也有点羡慕,好不容易诸英回来了,还不嫌弃自己是庶子,愿意带着自己,诸州虽然不说,心里也高兴。
  
      不然他那么不爱武的人,也不至于跟着诸英又是去看马,又是来看比斗了。
  
      虽然他心里乐意,不过他的身体可能不大乐意,诸英虽然是庶子,但是郑氏也没有苛待庶子的习惯,不像别家的主母可能会刁难孩子什么的,郑氏实行的一向是无视,只要不是她亲生的,那她就是不罚也不奖,最好就当自己眼前没有这个人,当然分例一定是给够的。
  
      所以诸州也没受过难为,大冷天站在这儿这么长时间,宗烨诸英都是练武的,此时打的身上直冒热气,落下的汗直接能在雪上砸一坑,旁边的诸州就有点受不了了,小喷嚏一个接一个的。
  
      福伯看着诸州站在那打完喷嚏,还偷偷揉了揉鼻子,老人家转头进了屋子,从里面取出件披风递给他“小少爷···”
  
      见诸州神色迟疑,福伯还解释道“这是老元帅当年赏给老奴的,老奴也没上过身,一直在箱子里放着。

  
      诸州顿了顿,才将披风接过,披在身上,有个披风确实暖和多了,过了一会儿,福伯听见旁边传来少年低低的声音“恩,多谢你,挺暖和的。”
  
      福伯摆了摆手,笑着道:“当不起,当不起,这是老奴该做的。”
  
      心里却是想,诸家的少爷啊,都是好的,自己以前倒没太和这位小少爷打过交道,但是能和下人道歉的少爷,脾性怎么也不坏。
  
      “老三,你下来活动活动?”诸英为了躲宗烨的拳头,腾挪转移间都快退到场边的诸州身边了。
  
      诸州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眼神,下意识直接摇头,只恨自己把手揣的太严,一时间做不出摆手的动作。
  
      他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人就被诸英拽过去了,当然诸英自己也没打算退到场边,他是打着两人战一人的想法呢。
  
      诸英快手快脚直接解开了诸州身上的披风,递给旁边的福伯,拍拍诸英肩膀道“你站那儿不动,当然冷,活动活动就暖和了,走···”
  
      诸州满脸茫然,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福伯,期待着他能帮自己说句话,却只得到了福伯一个加油的眼神,没办法,福伯也是跟着老元帅去过边关的人,恨不得诸家后代都能武可擒熊才好呢。
  
      “表哥,我们俩,行吗?”诸英冲着宗烨道。
  
      边关其实不讲究比武的时候非要一对一,因为本身岁数啊身高体重大家也都不可能分成一个一个等级的比,有时候就是大乱斗,厉害的兵王能一次和十多个人一起打。
  
      就像诸家小叔诸鸣,他偶尔下场,就会被一帮士兵追着比斗,常常搞得像围殴一般。
  
      宗烨动了动手腕,冲着诸州微微一笑,爽快的道“来。

  
      坦白来说,宗烨不笑的时候是冷美人,笑起来也是英俊潇洒,唇红齿白,毕竟人长得好看,怎么样都好看,这句话是真理。
  
      然而看见他那一笑,诸州却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恩,可能是没了披风他有点不适应,才不是感到了什么威胁呢。
  
      所以我感觉看见了狼冲我露出牙齿也是错觉吗?诸州小弟颤抖着问。
  
      当然是啦,毕竟你又没见过狼。
  
      诸州······
  
      没准是老虎的微笑,也说不定呢。
  
      诸英大概是看出诸州有点发怯,有意安慰她,怕拍诸州肩膀“没事,咱们两人呢,刚才我一个人不是还打了那么长时间呢吗?”
  
      可是你刚才是一次次摔在地上的啊。诸州忍了半天,才把这句话忍住。
  
      诸英看他情绪并没有很大的好转,索性拍拍他肩膀道“这样吧,你就负责干扰表哥出招就行,主要还是我来打,你也的活动活动,别害怕···”
  
      “我们俩人呢。”诸英最后再次强调。
  
      诸州虽然还是有点怀疑,但是诸英说的信誓旦旦,他也只能认了,点点头,硬着头皮上了场。
  
      然后,整整半个时辰,练武场上回荡着惨叫声。
  
      当然,我们都知道以宗烨的武力,惨叫声不可能是宗烨的,那是···
  
      咳咳,诸家的两位少爷,年轻人有梦想还是好的,下次恩···努力吧。
  
      ······
  
      “老夫人···”嬷嬷忙着给诸老夫人拍背送水。
  
      老人家气的很了,眼眶都红了,靠在那半响才缓过气来“他···他···”
  
      嬷嬷虽然心里也恨诸然说话没谱,把老夫人气成这样,但是老夫人都这样生气了,嬷嬷也不能再说什么,说诸然是应该的,但是气到老夫人就得不偿失了。
  
      嬷嬷这会儿只能尽量的说好话,打圆场,希望别气到诸老夫人“二爷也是一时冲动···”嬷嬷拍着老夫人的背,低声道。
  
      “一时冲动···”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他那个口气,不是一时冲动,是积怨已久···”
  
      老夫人心里生气,却也不解,说实话,诸然是家里吃苦最少的孩子了,小时候他身体弱,便跟在老夫人身边带着,老大老三天天在练武场上摔打的满身黑青,他从来不用。
  
      后来上战场,边关路远风冷,老大老三一个个的都去了,就留了他在长安,老元帅守边关半辈子,从来没求过皇帝什么,为了诸然也不得不开了一次口,为他求了个官职,概因诸然不只是武不好,连文也不成。
  
      从十五岁开始考科举,朝中有政策,三品以上官员嫡系子孙,每家可以报一个直考名额,这个直考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普通人要科举入仕,要经过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四级考试,直到在殿试中上榜才能踏入仕途。
  
      而直考呢就是免除了院试和乡试,只要通过会试和最后的殿试就行了,诸家这个名额就给了诸然,然而诸然考了三回,中间有一次是恩科,用时七年,从十五岁一直考到二十二岁,始终没能上榜,人还弄得颓废无比,虽然诸老夫人一个劲儿鼓励他,他也不愿意再考了,整天憋在家里。
  
      没办法,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总是这样也行,最后没办法,诸老元帅亲自开口给他求了个官职,虽然别人家里也常有为家中子弟求一个恩职做的,但是诸家可从来没这样做过啊,为了诸然,老元帅也破了这个例了。
  
      这些年,他在长安,诸家再怎么艰难,也是老夫人顶着,半点没让他费心力,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大的怨气,老夫人是坚强,今天这话要是别人说的,她肯定直接就抬手上巴掌了,然而却是自己的亲儿子所道,有句话说的对,越亲近的人捅的刀子越疼,老夫人现在就是这样,在坚强的人也顶不住了。
  
      “我以前听人说儿女都是债,现在算是见了。”老夫人扶着嬷嬷的手,脸色惨白。
  
      诸然不是不知道老夫人对自己的疼爱的,诸老夫人是个好母亲,不管诸然再怎么没用,老夫人也没有过流下来的不如是能干的老大才好的心思,诸然今天这话,就是慌不择路一脚踩着老夫人的心上,甚至这慌不择路中也包含他这些年一直藏起来的恶意。
  
      老夫人没想过什么不如是老大,但是诸然自己心里却担忧的想过,第一次想到的时候可能是伤感,再次想到便是担忧,最后就是愤怒了,是,我不如大哥,但是大哥都死了,你们为什么还总是提他,诸然就是这样想的。
  
      “没事,我没事···”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嬷嬷别忙碌了。
  
      嬷嬷看着诸老夫人脸色发白,摸摸手腕,脉搏也比平时快的多,连忙道“老奴去叫府里大夫过来。”
  
      诸老夫人摇了摇头“不用。”
  
      “大过年的,老二刚出去,我就叫了大夫,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了?”老夫人虽然生气,话里的意思还是为了诸然考虑,不愿意让他担上不孝的名声。
  
      不然若是传出去,大过年的诸然把自己娘气病了,诸然的名声也就完了。
  
      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做娘亲的,纵使是儿女说了什么伤心的话,第一想的却还是保全儿女。
  
      老夫人这样说了,嬷嬷心疼的不行,劝道“您也六十多了,有不舒服也是正常的,就去叫咱们府里的大夫过来看看···”
  
      老夫人摆了摆手,还是拒绝了。
  
      嬷嬷也没办法,只能道“那老奴去给您熬个陈皮柴胡鸡汤喝···”
  
      陈皮主疏肝,柴胡理气,嬷嬷平时也常做药膳给老夫人保养,这倒是不打眼,诸老夫人才点了点头。
  
      嬷嬷这才放心出去了,出门前还将小香炉里烧着的香片换了沉香,也是起理气的作用,盼着老夫人闻着能舒心些。
  
      ······
  
      “祖母···”诸英刚跨进内间,开口便唤。
  
      诸州稍微慢了一步,口中道“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虽然下午间和诸然生了气,也不可能牵扯到孙辈身上,别说迁怒了,老夫人根本就不想让孙辈发现自己生过气了,她笑着点点头“坐吧,坐吧。”
  
      诸英二人的衣服在练武场已经糟蹋完了,回去换了衣服才过来的,诸州也去诸英那边一起换的,穿的诸英平时爱穿的骑装短打扮,也显得精神了不少。
  
      “听说下午你俩带着烨儿去练武场了?比试的怎么样?”诸老夫人笑眯眯的。
  
      见只有他俩过来,又问“怎么就你俩过来了,烨儿呢?”
  
      说起下午的比试,就打开了诸英的话茬子,他兴致勃勃的给老夫人讲了一气,风格特别有街头说书的风范,一看在边关的时候就没少听老兵讲故事。
  
      “表哥挺厉害的。”最后他真心实意的总结。
  
      “等回头,我能不能去表哥府上住两天···”诸英一脸没过瘾的表情,诸州用惊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往边上蹭了蹭,用行动表示,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和诸英不是一伙儿的。
  
      然而他的行动是没有用的,诸英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老夫人道“还有三弟,我们一起过去。”
  
      当然他可能这是觉得加一个人比较好获得老夫人的同意,对于诸州来说却是吓了一大跳,揉揉自己酸疼的胳膊腿,他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就不用了。”
  
      拒绝的非常坚定而迅速,甚至忘了他曾经想去表哥府上看可爱的汤圆妹妹的事儿。
  
      恩,由此看来,宗烨今天教导(打击)表弟(情敌)的行动还是很有效果的。好好一朵爱的小火苗,还没烧起来就被踩灭了。
  
      老夫人让他俩逗的笑起来,她平时是忽略诸州一点,但这不只是为了规矩,也是为了诸州好,不说老夫人要是对诸州太好,郑氏会不会有意见。
  
      就说诸州自己,要是老夫人从小对他特别好,等他长大了,难免会有些妄念,想从家里拿到更多的东西,到时候,才是···
  
      所以老夫人对着诸州的态度,也和郑氏差不多,物质上不缺他的,平时也不罚他,只是说话也少些。
  
      而且诸州不爱习武,见到老夫人心里也发憷,怕老夫人问他最近有没有练武啊什么的,祖孙之间,难得有好好相处的时候,此时坐在一起说话,诸州也是高兴中带着忐忑。
  
      诸老夫人摸摸诸州额头,叮嘱道“祖母知道你不爱练武,只是时不时打套拳,锻炼锻炼身体也不错,身体好了,病就少了···”
  
      诸州红着脸点点头,一方面是他很少和老夫人这样亲近,另一方面也是有点心虚,他有时候生病都是装的,就是不想去练武。
  
      “恩,孙儿记住了。”诸州道。
  
      诸英半大小子,又在练武场上折腾了一气,此时有点饿了,老夫人面前小几上摆着刚炖好的鸡汤,一阵阵的香气,他就多看了两眼。
  
      老夫人笑了笑,却没说让他们一起喝,只吩咐丫鬟下去拿点心,鸡汤里毕竟放了中药,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小孩子家家,身体好好的,能不喝药还是少喝点好。
  
      诸英和老夫人说完下午比武的事儿,才想起老夫人还问宗烨怎么没来,他道“表哥去接表妹了,等会一起过来。”
  
      诸州低声纠正“是二妹。”
  
      “哦,对是二妹。”宗烨和他们分开的时候,说自己去接汤圆了,诸英顺着他的话说,便直接叫了表妹,诸州纠正才反应过来。
  
      ------题外话------
  
      小剧场
  
      诸英:对啊,已经是我家的妹妹了,为什么还要住到表哥家里
  
      诸州:对对对。
  
      诸念:我也这么觉得。
  
      粽叶:我真的不能和诸念比试一场吗?文的也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85 比斗 伤心 不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