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闲谈 教训 诛心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  国民老公带回家  冷王追妻之帝师请上轿  名门嫡后  嗜宠悍妃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神秘皇叔请让开  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凤临天下:摄政王的宠妃  一世轻狂:绝色杀妃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帝国婚宠:厉少,情深入骨!  尸姐攻略  
  

  诸家两兄弟拥着宗烨走,准确的说是诸英拥着宗烨赶着去练武场,后面的诸州是垂头丧气的被拽着。

  诸英实在是迫不及待,雪雁都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把宗烨拽走了,宗烨看了雪雁一眼“告诉外祖母一声,我和表弟去练武场了。”

  雪雁在三人身后屈膝行了个礼“是,那奴婢就先回老夫人那边复命了。”

  ······

  昨落得雪已经收拾干净了,只是树木上难免还有些堆积,雪雁一路走回来,穿过梅林,偶尔碰触了树干,便有雪花落在衣服上,天冷,她手缩在袖筒里,也来不及拍打,等进了院里,站在屋门口了,才拍了拍身上的雪沫子。

  另一个大丫鬟笑着迎她“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雪雁搓了搓手脸,暖和了一点“老夫人醒着吗?我先进去回话。”

  “醒着呢,刚才还吩咐让做两位小姐喜欢的点心呢。”

  “那我先进去了。”雪雁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嘴笨,平时也不怎么和其他丫鬟一起开玩笑,只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已。

  “老夫人···”雪雁进屋先行了个礼。

  诸老夫人点点头,示意她起来“回来了。”

  “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老夫人心里也有点疑惑,自己叫念儿和汤圆,两个小姑娘要是没事不应该不过来,要是有事,那宗烨怎么也没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宗烨留在那边处理了?

  老夫人皱了皱眉毛。

  “两位小姐在歇午觉,回来的路上表少爷遇见了二少爷和三少爷,一起去练武场了。”雪雁干脆的道。

  一般丫鬟后面可能会跟个别的话,比如说奴婢怕您担心,所以就先回来复命什么的,雪雁就不会说这种话,只会一五一十把该说的话说完。

  诸老夫人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累着你了,下去喝完热茶暖和暖和吧。”

  “谢老夫人。”雪雁点点头,掀帘子出去了,这实诚性格,老夫人说让她暖和暖和,她就真的出去了,也没推辞一下,自己改守在老夫人身边什么的,好在老夫人知道她就是这么个性子。

  老夫人靠坐在榻上,嬷嬷坐在旁边小几上,她怀里放着绣棚,正低头绣着什么,诸老夫人看看她,叮嘱道:“别老是做了,我都戴不过来,多费眼睛。


  嬷嬷抬头笑笑,也不与她分辨,将手中东西收拾一下,放在旁边,面上好像是听了老夫人的话,其实等到老夫人看不见的时候,嬷嬷还是会去做,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给老夫人绣各种东西,从老夫人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始终保持着这个习惯。

  老夫人也拿她没办法,只能自己看见了就说两句,能让她少绣一会也好,现在年纪都大了,就算是嬷嬷的绣技好,一直低着头看,也十分的伤眼睛,老夫人也是舍不得她这么辛苦。

  “念儿和汤圆感情挺好的。”老夫人道。

  “老大刚去的时候,念儿她娘也病了,我照看这孩子不够仔细,不知道是谁把那黑心的话说到了孩子面前,什么克亲···”

  “那都是胡说,长辈去世的多了,和孩子有什么关系。”老夫人每每想起这事,心里就不是滋味。

  当初老大牺牲的消息刚传回来,她和老大媳妇都是既悲且痛,都病倒了,郑氏当时还是刚嫁进来的媳妇,也没管过家,一时间也是手忙脚乱,府中流言纷纷,不知这么的,就说起念儿克亲来。

  虽然老夫人缓过来之后处理了一批传过流言的下人,但是这话到底还是进了诸念的心里,等到后来诸念她娘也去了,诸念的心里负担就更重了,原本小时候挺活泼爱笑的孩子,也变的沉默单薄起来。

  连住处都搬了,非要住的离大家远些,老夫人劝也没用,想想,诸念大概是怕自己所谓不好的命格伤害到别人。

  这些年,老夫人一直在劝诸念,什么克亲,那都是无稽之谈,没有的事,孩子渐渐才放下了一点,偏偏又到了说亲的时候,又碰上因为什么诸念的命不好,所以不愿意的。

  老夫人心里真是心疼这个大孙女,明明是孙女里最听话懂事的一个,偏偏却这样艰难,弄得孩子也越发的沉默寡言,她也没有什么好朋友,府中姐妹也不甚亲近。

  当然就诸环诸珍那个样子,也确实亲近不起来,好在现在有汤圆了,诸念这段时间一直和汤圆通着信,脸上笑模样也多了,老夫人也为她高兴。

  她叹了口气,和嬷嬷道“其实原本我想着,念儿和汤圆关系好,日后做了姑嫂也好相处,没想到···”

  “宗烨这小子,自己心里早就有打算。”老夫人也不知道宗烨也是前天才想通,回忆一下,宗烨对汤圆体贴备至的态度行为,以为这小子早就想好了,就是给自己养媳妇呢。


  她有什么心事也没有人可说,给诸老元帅写信吧,一方面是时间长,另一方面···有时候两人往来的信件会被朝中检查,虽然检查完也都会恢复原样,但是诸老元帅打了一辈子仗,老夫人也在边城呆过,本身就知道些防止偷看的手段,一拿到信就知道准是被拆过了,但是也没办法,要是嚷嚷出去,或者是不让看吧,上面的皇帝必是不能放心的,只能就这样,反正诸老元帅也是光明磊落的人,只是有时候信中写点柔情的话,还要被别人看一遍,老夫人心里也有点不耐烦。

  说远了,说回现在,老夫人的心事一般也就是和嬷嬷说说,两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嬷嬷侍奉了老夫人一辈子,关系比一般姐妹也要亲近的多。

  所以对于诸念的担忧,和曾经的设想,她也就能和嬷嬷念叨念叨,嬷嬷笑了笑,安慰诸老夫人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有句话不是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小姐人好,会有好运气的。”

  诸老夫人点点头“我也这么希望啊。”

  “还有宗烨,他还想着等汤圆十五岁就把人娶走,依我看,汤圆根本就没开窍,还当他是哥哥呢。”老夫人道。

  “二小姐年纪小,表少爷保护的又好,性子纯稚,这也是好的。”

  “您觉得二小姐还没开窍,老奴却觉得感情这回事本就是水到渠成,从小一起生活着,表少爷又那么优秀,怎么会没有感情呢,只是缺乏发现而已。”

  诸老夫人听着她的话,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起却不像将汤圆这么快就嫁出去,我老婆子好不容易得了个可心的孙女,还没有稀罕两天呢,就要让娶走,想想就舍不得,起码要留到十六七,才能商量婚事。”

  老夫人说的任性,嬷嬷笑道“那得看看表少爷愿不愿意了,过完年,表少爷就十九了,再过三年,表少爷就二十二岁了。”

  长安城中的贵族子弟基本都是十七八就成婚,再早些的也大有人在,宗烨的年纪要是再等三年,可真的算是大龄未婚男青年了。

  “峻儿今年不是也二十三了。”老夫人道。

  嬷嬷笑了笑,没说话。

  诸峻成婚的日子定在年后三月份,他过完年就二十三了,在长安确实算的上是成亲比较晚的,也是多种原因集合在一起,诸峻十六七的时候,就说过一门亲事,都快说定了,女方在家里大闹,说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这门婚事自然就不成了,再过两年又是先帝后期,长安气氛紧张,先帝盯着手握兵权的人家就想盯着贼一样,尤其是诸家,诸老侯爷掌握着北方大部分的兵权呢,这时候那家也不敢挨上诸家,生怕让先帝误会是在结党,这一来二去的,就把诸峻耽误了,一直到今年,新帝登基,气氛也缓和了,这才定下婚事来。

  说起诸峻,老夫人又想起了郑氏,郑氏这些日子实在是忙碌的厉害,一面要准备过年,一面还得想着之后诸峻的婚事。

  “今天看着,郑氏清减了些。”诸老夫人和嬷嬷道。

  “夫人整日为府中忙碌,确实劳累。”嬷嬷也道。

  老夫人没看错人,郑氏的人品没得说,做事也实在尽心尽力,诸家大房没了,诸老二又不争气,得亏有个靠谱的二媳妇,不然老夫人费心的地方就更多了。

  诸老夫人点点头“回头把我这边库里的燕窝雪莲给郑氏送些过去,老二不争气,累着她了。”

  她和嬷嬷说着话,想到今天姗姗来迟的诸然,眉毛皱了皱,大过年的,诸然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别说什么起来晚了的话,别说是郑氏根本没符合他的话,就算是郑氏说了,老夫人都不信。

  诸老夫人皱了皱眉毛,道:“让人去问问,昨天诸然是歇在谁屋里了,叫人传我的话,敲打一些,妾室不能越过夫人,本来诸然有妾就够不像样了,现在连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在派人去叫诸然过来,之前孩子们都在,不好说什么,正好这会儿有空。”

  嬷嬷起身出去和外间守着的丫鬟吩咐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丫鬟回来了。

  “报老夫人,去问过了,二爷昨天没歇在姨娘房里···”

  诸老夫人眉头舒缓了一点,心里暗想,难道真是自己误会了诸然?

  丫鬟紧接着就道“问了门房,说二爷昨晚上出去了,早上才回来的。”

  诸老夫人心中想,怪不得不在府中,原来却是跑出去,原本还以为他终于懂点事了,没想到···

  老夫人沉着脸问道“让人通知他过来了吗?”

  丫鬟点点头“已经去前面传话了。”

  “恩。”诸老夫人挥挥手示意她退下。

  丫鬟退出去了,里间又只剩下了诸老夫人和嬷嬷两人,顿时安静下来,嬷嬷起身去泡了一杯红枣茶,放在诸老夫人旁边的小桌上,轻声道“您先别气,没准是有什么事情呢?”

  诸老夫人虽然生气,却也不可能拿关心自己的嬷嬷撒气,她心里烦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捏了捏眉心“年轻的时候,以为他岁数大了就好了,现在岁数也上来了,儿子都二十多了,做事还是那么没有谱,我生了三个儿子,就这一个陪在身边,就这一个不争气,老大从小就····”

  “二爷到。”正说着呢,门口有丫鬟唱到的声音。

  “让他进来。”老夫人捧着茶盏道。

  诸然掀帘子进来,嘴角抿着,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低头给老夫人行了个礼“娘,您叫儿过来又什么事儿。”

  “我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了。”诸老夫人讲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抬眼看他。

  诸然也是四十岁的人了,再怎么显得年轻,眼角也有些细小的纹路,老夫人想起诸然小的时候,活泼可爱小小的一个,整天牵着自己衣角不放,虽然不够聪明,但一向是懂事的,再看看现在都这么大的人了,却还是那么不省心,

  “儿子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天新年,儿子那边也有人来拜访,实在是有些忙碌。”诸然低头解释道。

  老夫人长舒了一口气,压住脾气,道“你先坐下,娘和你说说话。”

  诸然听着老夫人的话坐下,他可能有点紧张,坐下之后也没说话,低着头不做声。

  “诸然,你今年也四十二岁了,该懂点事儿了吧,年前我老婆走找你说话,你还说会好好做,不会给家里添麻烦,现在了,今天才是新年的第一天···”

  “孩儿没有给家里添麻烦。”诸然道。

  “那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大过年的,你不在家里,你出去做什么?”老夫人原本想着给孩子留面子,不想直接的说出来,毕竟诸然也那么大了,他认个错保证一下,毕竟是新年,老夫人也不想说什么了。

  没想到诸然没领会到老夫人的苦心,反而直接推脱,态度十分不好,老夫人心里生气,索性直接张口问了出来。

  诸然手顿了顿,脸上表情也是一僵,幸好他低着头,老夫人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他不回答,老夫人便又说了一句“怎么?现在连话也不能和我老婆子说了。”

  诸然心里也知道自己那事做的不对,但是···,也确实如同老夫人所说,他那么大的人了,还被老夫人这样教训,以前不觉的有什么,最近他被芸娘一个劲儿崇拜,已经有点自尊心过强了。

  脸上便有点挂不住,说话的语气也带了出来,十分的不乐意“不过是去见见同僚。”

  他这话一说,老夫人都被气笑了“同僚家里不过年吗?有空专门出来见你?”

  “你说实话,你昨天晚上到底出去干吗去了?”诸然越是不说,诸老夫人心里越是紧张,怕他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诸家本身已经够危险了,受不起什么意外了。

  诸然抿了抿嘴,不肯说,他知道自己做的诸事儿诸老夫人肯定是不能同意的,现在想想,他也觉得昨天有点过于冲动了,这么就能跑出去和芸娘过年去了呢?

  可能是她说的太可怜,那边家中冷冷清清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诸念越想越觉得不忍,昨天吃完年夜饭便赶去了,两人见面自然是好一番温存,早上便回来晚了。

  当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帮助了一个弱女子,现在想想,若是让诸老夫人知道了,不仅自己要挨教训,芸娘那里也落不了好,诸老夫人一定会让他俩分开的。

  诸然心里情绪复杂,想不出自己怎么解释,索性什么也不说,诸老夫人也是生气。

  “诸然,你四十二了,不是二十四,你的父亲和弟弟现在还守在边关,你的大兄把命都送在了那,才能让你在长安过着这样轻松的日子,你就算不能为家里做什么,最起码不要害了这个家,你说你昨天做什么去了?”

  老夫人越想越紧张,诸然这人文不成武不就,也就算了,他连心眼都没多长,诸老夫人现在不怕他昨天晚上是出去玩还是干嘛去了,怕他是被人利用了,做下什么不好的事情。

  诸老夫人一在逼问,诸然就是不吭气,老夫人的良苦用心,他是体会不到,反而越来越觉得老夫人是在为难自己,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被家里人这样管着,实在是丢脸的不行。

  而且老夫人还说起了已经去世的大哥,这些更是戳在了诸然的痛脚上,老夫人话音刚落,只听见诸然冷笑一声,道“是啊,我能有现在的好日子,都是大哥换来的,当初就该我去死在战场上,那现在活着的,就是您懂事能干的大儿子了。”

  “你···”诸老夫人没想到诸然居然这样说,一时间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诸然说完这句话,一方面是生气,他这么多年一直被拿来和两个兄弟比较,比来比去都是说他不好的,进屋之前还听见老夫人说他不争气,老大从小就什么什么的,现在也是爆发了,一方面却也是心虚,他让老夫人问的心虚,发脾气也有借故逃避问题的意思。

  他说完了,看诸老夫人脸色惨白,心里发虚,诸然平时对诸老夫人也是十分尊敬的,起码从来没把老夫人气成这样过,他心虚又害怕,撑着一副生气脸,起身···走了。

  他这么就跑了,气的一向好脾气的嬷嬷也要说脏话骂人了,只是看看旁边的老夫人,怕气坏了她,不好多说。

  ------题外话------

  晚安,做个好梦,梦见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84 闲谈 教训 诛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