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马 同寝 教导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  国民老公带回家  冷王追妻之帝师请上轿  名门嫡后  嗜宠悍妃  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神秘皇叔请让开  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凤临天下:摄政王的宠妃  一世轻狂:绝色杀妃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帝国婚宠:厉少,情深入骨!  尸姐攻略  
  

  诸英可能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那匹白马,也就是踏雪白本马,却注意到了站在廊下的宗烨。

  一般的马如果要停下来,不是会渐渐的减慢速度吗?也就是有个停下来的迹象,踏雪白却不那样,他冲着宗烨二人就去了,速度却丝毫未减,看着便吓人,至少挡在宗烨前面的雪雁就被吓到了,她紧紧闭着眼睛,仿佛中已经看到了被马践踏的自己,心里默默的祈祷,想着自己也算是尽忠职守了,老夫人那么好,应该会帮忙安排自己家人的生活吧。

  她闭着眼睛等了半响,周围都没有动静,她僵在哪里不敢动,感觉自己面前凑过个什么东西,毛茸茸的往边上挤自己。

  后面也传来宗烨的声音“让开些。”

  雪雁睁眼一看,那匹白马隔着木栏杆站着,自己感觉毛茸茸的,正是他探进廊下的大头,见她终于睁眼了,踏雪白有点不耐烦的打了个喷嚏,他嫌弃人家身上的香粉呛人。

  “这是我的马。”宗烨又道。

  雪雁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行了个礼,连忙退到了后面。

  宗烨伸手摸摸踏雪白的鬃毛,声音有些严肃“不是让你待在马厩里,怎么跑出来了。”

  不过,虽然声音严肃了一点,但是他可能是心情太好,脸上表情比平时还要和缓些,踏雪白虽然受了斥责,也不害怕,发出哧的一声,好像是在解释,可惜没人能听得懂。

  正说着话,后面诸英骑着烈焰也到了,他翻身下马,难以掩饰激动的表情“表哥,这是你的马?”

  宗烨还没说话,踏雪白先做出了反应,他该是知道自己赢了的,不屑的看了烈焰一眼,甩了甩脑袋,脖颈处鬃毛炸开,越发显得英俊霸气。(这四个字是踏雪白自己的评价)

  诸英在塞外好几年,本来男子就喜欢马,军中之人,更是爱马尤甚,踏雪白这种马,他也就见过诸老元帅的墨麒麟一匹,不过墨麒麟现在年纪也大了,他的神奇故事,诸英大半还是挺别人讲的,远没有当面看见踏雪白那么震撼。

  虽然这样,不过他也没忘了自己的烈焰,诸英拍了拍累的直喘气的烈焰,安慰他道“没事,你年纪还小呢。”

  烈焰蹭了蹭他,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很是温顺。

  踏雪白却看着旁边的烈焰,打了个响鼻,显然他始终认为天上地下,他是最帅的一个。

  安慰了烈焰之后,诸英抬头兴奋的几乎要扑到宗烨面前来了“表哥,你从哪里买的马?”

  大概是他盯着踏雪白的目光太过灼热,踏雪白来回踩了踩,往旁边站了站,警惕的看着这个人。


  宗烨点点头,道:“是我的马,不是买的,他怎么跑出来了?”

  踏雪白虽然脾气差劲了一点,但是被宗烨带回来之后,他对于主人的话还是很听,宗烨昨天既然叮嘱过他了,他应该不会出来乱跑才是,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意外,宗烨也不想他给诸府捣乱。

  诸英捏了捏手中的马鞭,目光左右转了转,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诚实的低下头道“我带着三弟去马厩看烈焰,踏雪白也在一起,我···想伸手摸摸,他就跑出来了,马厩里下人也吓着了,可能声音太大,把他惊了,所以我就追出来了,跑着跑着太高兴,我就···”

  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太不踏实,越说越不好意思,他也是少年心性,原本可能还想着是把马弄回去,结果踏雪白跑起来速度太快,姿态也太美,他追在后面,追着追着就变成赛跑了,忘了自己本来的想法。

  不过他马上又眼睛亮晶晶起来,原本上回和宗烨打了一架之后,他对于宗烨的好感度就上来了,觉得他没有让祖父白夸,确实有几分手段,后来还想去和宗烨讨教来着,不过是快过年这两天太忙了,郑氏又心疼儿子,每天拉着他一会儿要给他做衣服,一会儿又要做鞋子,其实不过是想和儿子多说说话,诸英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都尽量抽出时间来陪着郑氏。

  不然,早就去找宗烨了,现在再看见踏雪白,诸英都恨不得住到宗烨府上去了,又能比试,还能对这匹马多多接触,没准将来还能骑一骑。

  诸英抬头看着宗烨,问道:“表哥,你这马叫什么,平时都吃些什么?怎么能长得这么好?”

  “他叫踏雪白,平时吃的···”宗烨想了想“大概就是草料,黑豆之类的,是我府上的马夫准备的。”

  诸英听得一脸认真,那样子恨不得要记个笔记了“那个,表哥,你有事吗?能不能和我去趟马厩,那边有小跑马场,我想看看他带着人的速度···”

  他是挺想骑上去试试的,不过看踏雪白那样子,连摸一摸都不让,骑就更别说了,他也知道有的烈马只肯承认收复自己的人,是不肯让别人碰的,所以也没好意思提,不过还是好奇,所以哪怕是看看宗烨骑踏雪白的场面呢,让他畅想一下也好啊。


  宗烨还着急去见汤圆呢,那里有空去和他跑马,他盯着诸英渴望的目光摇了摇头道“我还有事。”

  见诸英满脸遗憾,宗烨心里对这个在战场上的表弟还挺有好感的,挺亲切,他在边疆孝顺诸老侯爷,宗烨有点恩,他代替自己履行了责任的感觉,宗烨想了想的,道:“他爱吃糖,你用饴糖喂他,然后和他商量商量,没准能行。”

  又拍了拍旁边站着的踏雪白,低声嘱咐了两句。

  他今天心情实在是不错,和踏雪白说话还开了个玩笑“就当是你吃了人家马的粮草,支付的报酬···”

  踏雪白眼睛眨了眨,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可能是不能理解还有这样的主人,居然让马自己支付吃饭的报酬,真是···

  而且他大概也有点不适应宗烨开玩笑的样子,踏着梦游一般的步伐,跟着诸英走了,准确的说,是诸英跟着他走了,毕竟人家踏雪白,只要认识的路都一定是要走在前面的。

  诸英牵着烈焰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念叨“你看你,你就不爱吃黑豆,回去不能挑食了,听见没?”

  烈焰无辜的把脸扭过去,心里大概也是在抱怨傻主人,我俩的不同主要是品种的原因,和我吃不吃黑豆有什么关系?

  ······

  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带着两匹马走了,宗烨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雪雁。

  虽然没说话,目光中催促的意思却很容易看的出来,雪雁连忙引路,道“马上就到了,穿过回廊就是大小姐的院落”。

  她说的不错,确实很快就到了,走过这段回廊,前面青瓦粉墙门口站着两个婆子,。雪雁上前说话“大小姐在吗?老夫人派我带着表少爷过来接两位小姐,若是没事,就叫大小姐和二小姐一起去老夫人那边说话。”

  前面说过了,雪雁是个实诚人,她对诸老夫人是十分忠心的,既然老夫人说了认汤圆做了孙女,又说序齿在大小姐之后,那称呼汤圆自然就该叫二小姐。

  婆子点了点头,让开门让二人进去,诸念这边侍奉的丫鬟婆子都挺有规矩,宗烨虽然进了院子,她们却不带宗烨去诸念那屋,只带着宗烨进了旁边厢房,让他在这边等着,旁边还有婆子守着,说是为了侍奉表少爷,其实也有着看着他不要乱走的意思。

  被这样防备,宗烨倒也不生气,反而还有点满意的点点头,规矩严才好呢,汤圆喜欢和诸念玩,日后免不了也要过来。


  宗烨觉得婆子照看的严格,那诸州什么的要是过来,自然也没法直接到汤圆跟前去,只是虽然这样说,心里到底着急见到汤圆,坐在那的时候,目光也始终看着门外,等着汤圆出来。

  过了一会儿,进屋的雪雁出来了,宗烨皱着眉看看,只有她一个人出来,后面跟着个丫鬟,却没有旁人。

  “表少爷,大小姐和二小姐还在歇息呢,吵醒却是不好,奴婢准备回去和老夫人复命,您是?”雪雁知道老夫人心疼两位小姐,现在离吃晚饭的时间也还有一会儿,没必要惊了两人的觉,只要把话带到了,等她们睡醒的时候,丫鬟就会提醒去老夫人那边的,她是老夫人身边的丫鬟,也不好一直在这边守着,所以就准备回去了,只是不知道宗烨心里的章程。

  宗烨眉毛都快打结了“歇息,她们俩?”

  “是。”雪雁点了点头“大概是昨晚上累着了,奴婢进屋的时候,两位小姐都睡着呢。”

  宗烨抿了抿嘴,旁边站着丫鬟婆子,他忍住没接着问,比如说她们一起睡觉的?她们睡在一张床上的?

  这话不能说,一说就过了,毕竟里面不只有汤圆,还有诸念呢,宗烨身为表兄,打听人家睡觉的事儿,说出去实在是不好。

  她没问,旁边和雪雁一起出来的丫鬟,看穿衣大概是诸念身边的大丫鬟,诸府区别丫鬟的等级,只要看她们头上的纱花就行了,一等丫鬟都是海棠,二等是玉兰,三等是栀子。

  说远了,反正知道跟出来的这个是诸念身边的大丫鬟就行了,她笑着和雪雁道“麻烦姐姐回去和老夫人说一声了,小姐喜欢二小姐,两姐妹亲热的很,小姐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姐妹一起同床休息呢。”

  “两位小姐睡得香,我们也舍不得现在叫醒,不过小姐下午觉该是睡不了多长时间的,晚饭之前肯定醒了···”

  雪雁也点点头,真心实意的道“两位小姐投缘,老夫人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

  她两人说的开心,旁边坐着的宗烨脸色都变了,好吗,一开始还只是嘴里说说念姐姐,现在都睡到一起去了,他看了一眼雪雁和丫鬟出来的屋子,知道汤圆就在那屋里,心里特别想冲进去,把自己的女孩抢出来,可是···

  他捏着椅子把不出声。

  雪雁又问了一遍,这回说的更详细了“表少爷,奴婢先回去了,您准备回老夫人那里,还是在这里等着?”

  宗烨脸上表情阴沉,丫鬟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身为表兄,等在休息的表妹房门外却是不好,对诸念和汤圆的名声都不好,宗烨现在觉得认了干孙女也有不好了。

  哥哥和表哥,这里边的距离可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果然,如果想要在一起的话,还是成亲最好吧。

  宗烨冷着脸想。

  可是汤圆还要一年多才十五岁,如果明天就是汤圆十五岁生日就好了。

  宗烨发愁的想。

  他不想走,但是不好不走,只能起身,不情不愿的跟着雪雁往外走,出了厢房的门,宗烨看了一眼正房,和旁边诸念的大丫鬟道“一会儿天晚了,叮嘱她恩她们穿的厚一点。”

  丫鬟行了个礼,道“奴婢记住了。”

  宗烨这话虽然叮嘱了两个人,不过那个她们显然是后来补上的,估计先开始只是想叮嘱二小姐而已,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人家两兄妹一起长大,关系还是亲近些。

  所以就算宗烨说了叮嘱的话,丫鬟也不会误会是对诸念有什么意思,知道他是在说汤圆呢。

  宗烨心里想着汤圆和诸念睡在一张床上了,理智上来说,宗烨当然知道诸念只是个姐姐,汤圆喜欢她温柔,这没什么,但是关键是,主观情感上的东西他是不由理智控制的。

  也就是说,宗烨很不高兴。

  汤圆以前只和自己睡在一起过,就算是和小姑娘亲近的秀秀,宗烨都叮嘱过她,只能睡在榻上,或者只能睡在拔步床的脚踏处,反正不许和小姑娘躺在一起。

  没想到,现在居然被诸念钻了空子,果然,自己警惕诸念是对的,宗烨很没有气度的在内心吃醋发脾气,象征着诸念的小人已经被他抱怨了一万次。

  就算装温柔,骗的汤圆关注。

  勾引别家的人算什么本事?

  干嘛拉着汤圆睡觉,你自己没有妹妹吗?

  他脸上表情一本正经,内心却充满了怨念,大概就是嫉妒心最强的妇人也比不上他此时的嫉妒,雪雁走在旁边,都不敢扭头,偷偷摸了摸自己手背,心里想,怎么这么冷呢?

  他俩从诸念院落出来,走到一半又遇见诸英了,这回没带着两匹马,旁边跟着诸州,大概是刚从马场那边出来。

  诸州对马的兴趣是有的,但是他的那种兴趣吧,也就是看看,能骑一骑当然好,不能也无所谓,远远没有诸英痴迷,他看着踏雪白的眼神都放光,站在马场都不想走了,要不是踏雪白不肯跑,钻进马厩里吃饭去了,诸州可能还劝不走诸英呢。

  诸英走路上还在回忆踏雪白的姿势,和诸州道:“你注意到没有,踏雪白踩在地上留下的印子特别的浅,怪不得叫踏雪白,要是雪地上,风一吹就把那个印子弄没了,不就像没跑过一样。”

  诸州嗯嗯的点着头,其实心里只觉得冷,他跟着诸英在马场边站了好久,中间诸英还骑马跑出去一回,他在后面也追不上,只能站在那等着,这会儿感觉自己浑身都被冷风吹透了,特别需要一杯热茶,再加上暖炉什么的。

  “二哥,表哥···”诸州一边听着诸英说话,一边抬头左右看在,正好看见宗烨从回廊上穿出来,为了转移诸英的注意力,连忙道。

  诸英现在心里对宗烨佩服程度是翻着倍的往上走,虽然还有点较量的心思,不过也是正常的少年人面对强手的想法,不是之前还没见到宗烨的时候,因为总听见诸老元帅念叨,心里不高兴的那种了。

  他挥手喊宗烨,也不别扭了,特别大声“表哥。”

  一边喊一边带着诸英走了过去。

  他直接腿一迈,翻过栏杆,进了回廊里,诸州顿了顿,看了一眼旁边还站着雪雁呢,不太好意思直接翻,他虽然是庶子,但是在这些年一直在长安长大,有些规矩方面的事儿比在边疆的诸英更加注意。

  诸英看他一眼,还以为他是不知道怎么迈,催促他“栏杆不高,你一抬步子就过来了,快点。”

  诸州无法,只能红着脸撩起长袍迈了过来,他刚才不想迈也有衣服的原因,诸英在边疆习惯了,回来也总是穿着方便骑马运动的短打扮,诸州今天可是特意穿着过年的新长袍呢,掀起长袍再迈栏杆,实在是不大雅观。

  看他迈步,诸英还伸手扶了他一下,要不是诸家没什么宅斗,诸州也知道诸英性格直接,他这样说话做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故意挤兑诸州,想让诸州丢脸呢。

  好在诸州本身也是老实孩子,知道诸英的性格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也不生气,站在一旁,心里就盼着表兄能转移一下诸英的注意力,别让他一个劲儿念叨着两匹马了。

  最好能把诸英带走,放自己回去屋里暖和暖和吧。

  可能是大过年的,老天听见了他的盼望,诸英扑上去兴致勃勃的想宗烨求比试,求活动筋骨,求指导。

  宗烨心里正闹别扭,脑补了一肚子的气,正愁没地方发呢,很直接的就答应了诸英的请求,两人这就准备去练武场了。

  诸州高兴的心想在,这下我终于能回家了吧,没想到···

  宗烨冲着他微微一笑,道“州表弟也一起来吧。”

  虽然汤圆和诸州已经相当于是兄妹关系了,但是宗烨还是对送的古书念念不忘,可能是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的想法了,所以决定再正式的教导(打击)一遍表弟(情敌)。

  诸英还高兴的点头“对,一起来,你也练习一下···”

  诸州颤抖着想,哥啊,你是我亲哥,我根本没学过武功,什么叫练习,我连预习都说不上啊。

  ------题外话------

  今天就是新的一年啦,大家有什么新年计划吗?

  我的新年计划就是要把汤圆粽叶的故事好好写完,你们呢?

  晚安,早点睡。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83 马 同寝 教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