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歇息 担忧 赛马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雪舞倾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盛宠毒女风华   第一庶女   水魅莲   孽情深宫:冷妃不承欢   TFboys—呆萌配腹黑绝世冤家   微微一笑很倾城   绝世之黑白至尊   隐秘的种族   娇宠皇妃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念姐姐···”汤圆和诸念牵着手,一路回了诸念房中,诸念拉着汤圆在榻上坐好,汤圆抬头乖巧的唤她。
  
      诸念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脸颊,也道“汤圆好像瘦了呢,脸上都没有肉了。”
  
      汤圆眯着眼笑,她今年大概是在拔个子,吃的不少,却全用去长个了。
  
      诸念喜欢小姑娘,也不免叮嘱两句“虽说是瘦些好看,却也要注意身体呢。”
  
      她唤着丫鬟去煮雪梨燕窝汤来喝,又走来走去,把自己和汤圆书信中说过的书籍都搬了出来,还有自己觉得有意思的玩意,恨不得一股脑都塞到汤圆怀里去。
  
      诸念难得这样高兴,汤圆开口想劝,诸念的丫鬟轻声道“没事,您别担心,小姐心里高兴,她总是自己一个人呆着,平日里虽然不说,我们看着也觉得寂寞的很。”
  
      宗烨点点头,低声道了声嗯。
  
      好容易诸念把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都摆在了汤圆面前,她有些累,脸上却还是满满的笑容,在汤圆旁边坐下,介绍着自己拿来的东西,她难得有个好朋友,好容易有了汤圆,心里珍惜的很。
  
      汤圆点点头,认真的跟着诸念都看了,诸念见她感兴趣,心里更是高兴,越发觉得两人投缘,只是她身体不太好,昨日熬年,原本就没休息好,今天早上起得又早,这回说话太多,便有点气喘。
  
      汤圆握住诸念的手,小声的唤念姐姐,我有点困了。
  
      小姑娘声音软,握着自己的手也是又软又小,诸念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恍惚中心想这才是有个妹妹的感觉啊,立马道“那你在我这儿歇会吧···”
  
      一边说,一边招呼丫鬟去铺被子,带着汤圆往自己拔步床的方向走。

  
      诸念身为诸府第三代的嫡小姐,又是大房的唯一血脉,虽然没有父母照看,却也有老夫人挂念着,生活条件也是极好的。
  
      不说其他,就说她床上的寝具就无一不精致,诸念亲自看着汤圆在床上躺好,还给汤圆掖了掖被子,低声道“你睡吧,等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
  
      汤圆可不是为了自己休息,她原本就是看着诸念脸色不好,说话也气虚,想着自己在旁边坐着,诸念肯定不会乐意把自己放在那,自己去休息,才说自己困了的话,没想道诸念把她送到床上躺好,自己却打算在旁边守着。
  
      汤圆抓住诸念的袖子,轻轻拽了拽,见诸念果然低头看自己,她想了想,才红着脸软软的道“念姐姐,我不敢一个人···”
  
      她脸红是害羞,看在诸念眼里就只剩下了萌,小姑娘这样可爱,诸念哪里舍得拒绝她,犹豫了一下,见小姑娘主动往里面蹭了蹭,给自己留出位置来,一扭一扭的好像个被裹着的小毛毛虫,诸念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脸蛋,按着小姑娘的意思,也躺在了旁边。
  
      先开始,她还想着就躺一会,等旁边小姑娘睡着,自己就起来,可是过了一会之后,大概是床太软,旁边小姑娘的呼吸轻而平稳,诸念听着汤圆安静的呼吸声,不知不觉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她睡着了,旁边说困的小姑娘却还醒着,她昨夜睡得虽然略微晚些,今天早上却也起的晚了一点,所以不太困,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汤圆想着事情。
  
      为什么哥哥早上生气了呢?
  
      是因为祖母认我做了孙女吗?
  
      哥哥不想和我做兄妹吗?
  
      哥哥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呢?
  
      汤圆看着好像每天都是活泼开心的样子,其实小姑娘心里却十分的敏感,她最怕被遗弃,平日里宗烨对她好,汤圆尚且要想着怎么才能回报宗烨的好。

  
      如今宗烨的情绪明显和平常不一样,汤圆比别人更能明显的感觉到,事实上,汤圆已经想了一天了,但是毫无进展,如果宗烨要抛下她,她想了想,自己是不能怨恨哥哥的,不是不想,是不能,她告诫着自己。
  
      哥哥已经对自己那么好了,这几年,哥哥一直都照顾着自己···
  
      所以不能伤心,不能生气,不能怨恨···
  
      虽然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其实还是难以接受,她想来想去,想到最后都会变成怎么留下。
  
      不想离开哥哥,不想离开家···汤圆静静的躺着,眼泪顺着眼角滚落,被小姑娘小心翼翼的举起手擦了。
  
      你不能那么贪心啊,汤圆警告着自己。
  
      可是···哥哥不是说过要一直在一起吗?内心中的小声音巧巧的道。
  
      再对哥哥好一点,再努力一点,没准哥哥就不生气了,自己就可以留下了呢,这是汤圆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
  
      宗烨和诸老夫人说完话,也算是得到诸老夫人的认同了,心里激动,便越发的坐不住,有点想立刻告白的冲动。
  
      当然,他很快认识到告白还得稍微等等,毕竟···咳咳纸条没有了,宗烨现在脑子空空,也想不出来要说什么。

  
      虽然告白还要准备,但是见面不用啊,在这样高兴的时候,宗烨想要和汤圆在一起。
  
      只是因为太高兴了,甚至觉得心里又点虚,想要看到她,才能确认这是真的。
  
      宗烨和老夫人拱手告退,老夫人都不用问他,看他那个表情,也知道他想去干嘛,老夫人故意道“汤圆在念儿那呢···”
  
      言下之意就是汤圆在你表姐屋子里,你不方便过去啊。
  
      宗烨顿了一笑,抬头看见老夫人眼中的促狭,抿了抿嘴道“我在门口等着。”
  
      老夫人也是无奈了,少年情深,自己不过是一时逗他,都说开了,还能真难为他不成,抬头和自己的大丫鬟道“雪雁,你给烨儿带路,去看看念儿和汤圆做什么呢,要是闲着就让她俩过来吧。”
  
      有了老夫人的吩咐,还有人在前面带路,宗烨的行动就更加的光明磊落,旁边跟着人,又是帮着老夫人去传话,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这也是为了诸念和宗烨的名声着想。
  
      ······
  
      宗烨出去了,屋里就剩下了老夫人自己,她放松了身体,靠在后面,好像在发呆似的,脑海中却想起女儿去世前那段时间送回来的信件。
  
      当时诸秋已然缠绵病榻,却不愿意让诸老夫人担心,就算是写信回来也只挑着好事写,老夫人只知道她在生病,却不知她病的那样重,只有一次,诸秋在信中写道“女儿不孝,无法在父母身边侍奉,女儿亦不慈,烨儿年幼,女儿也没能好好照顾。”
  
      老夫人看见她这句话,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心疼不用说了,生气却是因为当初诸秋非要嫁给晋平候,自己也不是没劝过她的,如今这样说,老夫人想起从前,心里也是难受,回信中虽然没斥责诸秋,却也难免流露出那个意思来。
  
      诸秋的下一封信便隔了很久才到,同时这也是诸秋生前送回来的最后一封信,老夫人至今都怨怪自己,隐隐觉得就是因为自己当时回信语气不好,才让女儿隔了那么久才回信,使自己没能及时知道女儿重病的消息。
  
      这也是诸老夫人自己想的了,诸秋要是执意不在信中写出来,就算受到了信,老夫人也不能知道诸秋生病了,老夫人也知道这个道理,不过心中遗憾,就难免伤神些,对于诸秋的最后一封信也记的特别清楚。
  
      诸秋在信中说起宗烨,语气中难掩骄傲,却也难掩担忧“烨儿非似晋平候,更似吾家人,面冷心软,女儿无所盼,唯愿父母安康,烨儿平安快乐···“
  
      女儿去世之后的一段时间,老夫人反复的看诸秋留下的信件,看一遍难过一回,后来时间长了,诸家也还有许多事情要老夫人处理,老人家不能一直沉浸在丧女之痛里,才将信件都收了起来。
  
      昨天晚上众人都散了,老夫人自己又从匣子里拿出信件来,反复的看,原本老夫人想到自己白天认了汤圆做干孙女,心里也有些拿不定注意,觉得自己这样不拦着宗烨,是不是不大好,再想到什么家世地位的,老夫人心里没有嘀咕过的。
  
      可是看见女儿的信里,就写着希望烨儿平安喜乐···
  
      是啊,平安喜乐,烨儿年少的时候已经那么不容易了,好不容易孩子现在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怎么还能拦着他呢。
  
      如果是诸老夫人昨天早上是一时不忍,昨天晚上才是真的想通了。
  
      不然今天和宗烨,也不会这样的好说话,诸老夫人再怎么说,都是一等命妇,她能完全抛开门第,只想着宗烨的快乐幸福,一方面是因为宗烨,一方面是因为汤圆是个好孩子,还有重要的一方面便是诸秋留下的信了。
  
      诸秋活着的时候可能不算是个好母亲,她和宗烨的相处时间不长,宗烨小的时候,她还对晋平候抱有期望,大多注意力在那边,宗烨年纪大了,又去了长安,跟着诸老元帅锻炼去了,母子两人相处的时间甚至都不是很多,她关心宗烨,却不知道该怎样关心,后期缠绵病榻之后,精力更是越发的少。
  
      但是她对于孩子的那份爱,其实不少。
  
      至少在她临终写回家的信中,除了问候诸老元帅和诸老夫人,大半想的全是自己的儿子,他年幼稚嫩,自己不在了,谁能保护他呢。
  
      诸老夫人微微笑了笑,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声音轻的仿佛是叹息“放心吧,烨儿长大了,他一定会平安喜乐,像你希望的那样。”
  
      ······
  
      老太太派雪雁带路还是十分明智的,宗烨虽然过目不忘,却不可能知道自己没去过的地方,比如诸念的院子,宗烨就算小的时候也没去过。
  
      虽然是年龄相差不多的表姐弟,架不住两人都太过安静,不说平时不怎么见面了,哪怕是在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遇见,也都是互相打个招呼,就各自坐着,等着老夫人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对于互相的印象,都处于哦,我有个表姐(表弟)的程度上。
  
      多的情谊是万万没有发展出来的,小的时候在诸府住着还是那样,更别提现在了,宗烨对于诸念甚至是有点警惕的,毕竟她总是给自己小姑娘写信,还让汤圆整天念姐姐,念姐姐的说个不停,作为一个嫉妒心极为强烈的人,宗烨讨厌任何出了自己之外的名字出现在小姑娘口中,尤其是频率过高,更是忍不了。
  
      宗烨跟着雪雁往诸念那边走,他虽然在汤圆面前时常犯傻,在旁人眼中却实在是个严肃冷厉的人,雪雁身为老妇人身边的大丫鬟,在府中也比较有脸面,就算是遇见大少爷也能说上两句话,偏偏带着这位表少爷,还真的一句话也不敢说,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是为了什么。
  
      好在雪雁本来也是个老实性子,索性也不再多说,只埋头领路就是了,两人走了一半,眼看着快到了,雪雁心里刚松了一口气,抬头说了句‘穿过这处回廊,就到大小姐院子了。“
  
      话音刚落,宗烨还没说话呢,便听见人声马嘶,由远及近,雪雁一愣,没反应过来,她为了能减少和这位严厉表少爷同路的时间,带着宗烨走了一段小路,却没想到会遇到马?
  
      诸老元帅久不在长安,留在府中的诸然父子几人都是不爱武的,这些年别说是在府中骑马了,出门骑马都少,雪雁一时间弄不清情况,不过她责任心还是很强的,而且脑洞也不小,不知怎的,居然想到了有人刺杀上,紧张的挡在宗烨面前。
  
      宗烨没说话,拧着眉毛侧耳听了听,张嘴打了个唿哨。
  
      “哒哒哒。”马蹄声越来越近,转眼两匹马便钻了出来,打头的马毛色银白,扬着脖子,鬃毛在风中抖擞,跑出了一种别样的······恩风骚。
  
      后面那马浑身火红,上面带着一人,正是一脸兴奋的诸英,他俯低身体,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白马,眼睛都发光,他显然极为专心,除了白马,眼中根本没有其他人,至少站在回廊上的宗烨两人,就绝对没被注意到。
  
      ------题外话------
  
      我要去跨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都越来越美,钱包越来越胖,么么,挨个飞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182 歇息 担忧 赛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