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常家中惊变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木芙蓉 书名: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闪婚秘爱:腹黑老公好缠人   雪舞倾城   独宠萌妻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奸佞国师妖邪妻   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门枭宠AA制   幻云阁之男装女帝   TFboys—呆萌配腹黑绝世冤家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盛宠毒女风华   微微一笑很倾城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独宠狂妃:邪王太霸道  
    昭武帝在史书上非常出名,他的杀伐果断,用兵如神,容貌俊美,都很引起后世人的兴趣,但让他在这么多朝帝王中脱颖而出,成为后来古代电视剧热门男主人选的是他与皇后的故事。
  
      当然,帝后相得的故事历史上也不算少,但若这位帝王只有一位皇后,那可就真是难得了。
  
      史书记载道“众人又劝,帝怒,直言此乃朕家事,朕有此一人,幸甚,足矣。”
  
      昭武帝的妻子乃是婢女出身,华夏历史千百年,婢女出身的皇后虽不多,却也总有几位,但陈皇后的情况却和别人不同。
  
      别人从婢女到皇后,哪个不是腥风血雨一路宫斗,只有陈皇后乃是一路顺风顺水被昭武帝护着上来的。
  
      说起来那可是一段很长很久远也很美好的故事了。
  
      ······
  
      入了冬,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今天早上还下了点小雪,呼吸间的空气越发的凉。
  
      冬天天亮的晚,今天天气又这么冷,就连早点铺子开门的时间都晚了些,但也有人因为种种原因,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中早早的从暖洋洋的被窝里爬出来。
  
      “婶子,这也太早了。”李三打着哈欠,有些不满的向妇人抱怨。
  
      “哎呀,这不是想赶个早吗?这会子赶车出门,咱到的的时候不是正好开城门?”说话的妇人姓陈,乃是唐家镇上陈家的出嫁女儿。
  
      这唐家镇乃是平城附近的一个小镇,这里的居民大多姓唐,聚族而居渐渐发展为一个小镇,当然在这镇子上,也有不少外姓人,陈家就是其中一户。
  
      虽然是外来的人,但是陈氏老夫妇吃苦耐劳,在镇上开着饭庄,也很是攒下了一笔家私,陈氏夫妇有两个孩子,老大陈卫文是哥哥,老二便是这妇人陈萍。

  
      陈卫文身材高大,脾气直爽,早年间还在武馆习武,一度想去开镖局,是镇上出名的好汉子,后来老父去世,他又娶妻生子,家里的老小都要有人照顾,他舍不得常常远离妻儿,才歇下跑镖的心思,接手了饭馆。
  
      陈卫文为人坦诚直爽,做生意也是物美价廉,一时间饭馆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这日子也就好好的过下去了,守着家里的妻儿老小,一家人虽不算的大富,却也是不愁吃穿的好日子。
  
      谁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上月里陈卫文有个什么好兄弟到了临县,送信来请他一叙,陈卫文便让伙计套了车去临县,出门的时候还抱起女儿陈圆,和她道“小汤圆在家里乖,阿爹明天回来给你带宋家铺子的糖糕回来。”
  
      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是上元节,家家户户吃汤圆的日子,小姑娘生下来白白嫩嫩又圆又胖,又听人说孩子起个贱名好养活,就给起了个小名叫汤圆。
  
      五岁的小陈圆抱抱阿爹,想了想小声撒娇道“给奶奶和娘带核桃糕。”
  
      陈卫文有些惊喜的摸摸小女儿的头“小汤圆长大了,懂得关心人了,那爹爹的小汤圆先在家里照顾你奶和你娘,爹给你们带好吃的回来。”
  
      谁也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天人永隔再不相见,第二天晚上,陈卫文没回来,陈家人担心了一晚上,转过天一早,派伙计去临县探问,到了午间,打听消息的伙计哭哭啼啼的扑进门来。
  
      “临县闹兵灾,掌柜的······没了。”
  
      这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陈家人顿时傻了,陈卫文的妻子本来就身弱,当时还怀着孩子,听了这消息,一口心气没上来,早产加大出血带着腹中的孩子去了。

  
      家里就只剩下了陈老太太和陈圆,陈老太太年纪也大了,一夕之间骤然失去三位亲人,也病倒在了床上,所幸嫁到了临镇的二女儿女婿回来,才把丧事料理完,待到丧事结束,陈老太太也起不来了,请了大夫来看也是连药都喂不进去了,凶多吉少。
  
      老太太虽然病的厉害了,迷迷糊糊中也还惦记着自己的小孙女,陈萍给老太太端药的时候,老太太勉力伸手扯着陈萍衣袖叮嘱“你哥哥嫂子去了,就留下小汤圆这一个血脉,我老了估计是坚持不了两天,这孩子只能托付给你这个亲姑姑,她人小,也吃不了多少,你也别怕婆婆说嘴这孩子的开销,饭庄将来可以凭出去,租息就抵这孩子的花销,将来她大了出嫁,这饭庄就抵嫁妆······”
  
      陈萍皱了皱眉,把陈老太太的手从自己袖子上撤下去,只道“娘你别操心了,快喝药吧。”
  
      她虽然努力掩盖,老太太却还是听出来女儿语气的敷衍与不耐烦,她伸手想去握女儿的手“萍儿······你哥哥最疼你了,他现在就剩下这一丝血脉······”老人家气息奄奄,面带哀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陈萍翻了个白眼,将手中的药碗放在一旁的柜上“疼我,疼我也没见帮我什么啊,我是女儿,当年咱家的饭庄没有我的份,现在陈圆就不是女儿了,怎么将来就是她的嫁妆了?”
  
      陈萍神色不善。
  
      老太太心中大痛,一时间凭着心气竟撑了起来,手指着女儿道“陈萍,你这话说的亏不亏心,你出嫁的时候你爹刚去,饭庄赔钱赔的只有一屁股债,你还要百两的陪嫁,咱家哪有那些钱财,你哥哥把饭庄抵出去,才换回你的陪嫁钱,后来他没日没夜的干,才把钱还清,饭庄的生意才起来,陈萍啊,你没良心啊”。
  
      老人家手直抖,拍着床边大骂。
  
      陈萍被母亲指着鼻子大骂,非但没有受到触动悔过,反而心中更是恼怒,正准备说什么,房门被推开了。

  
      “奶,吃糖。”原来是陈圆,父母一夕之间都去了,陈圆整日有些木呆呆的,也不怎么说话,她就剩下奶奶一个亲近人,平日里不肯离开奶奶左右,今天见姑姑往奶奶这边端药,才离开一下去找自己以前藏起来的饴糖给奶奶。
  
      陈圆从小就不是特别聪明的小孩,开口说话也晚,平日里也有些呆呆笨笨,姑姑数落她,她也不吭声不哭闹,这下却很敏感的发现了不对,攥着糖往奶奶那边跑“奶···”
  
      老太太原本就是强撑着这口气,骂完闺女,无力的栽倒在床上,陈萍不但不过去查看,反而拦住了陈圆,将她扯出房门外,转身把门锁住了。
  
      老太太本就病着,急怒攻心,不用想也知道估计是不好了,陈圆闷头往房里冲,陈萍来了这些日子,就觉得这个侄女有点傻,愣呆呆的挨了打骂也不怎么哭闹,今天这孩子却倔的很,挣扎着要进房去找奶奶。
  
      陈萍扯着她打了两下,想起母亲的状况,心里也有点发虚,毕竟是亲娘,她游移不定要不要去找大夫的时候,她男人回来了。
  
      “这小丧门星哭什么呢?”白历神色颇不善。
  
      陈萍将刚才的事情一说,白历心中一喜,他原本就嫌弃陈老太太碍事,见陈老太太病病歪歪却还不死,心中十分的不高兴,想要动手结果了吧,又怕陈萍不忍闹将起来,或是摊上官司,这下要是陈老太太被陈萍气死了,那可是想什么来什么。
  
      他让陈萍把陈圆带走,自己进屋查看,老太太趴在床沿动也不动,他叫了两声,见没有反应,又上前推了推,见老人双眼圆睁,心中一惊,定下心来仔细看看却发现陈老太太双目无神涣散,他高兴的用手去探老太太的呼吸,却发现竟还有一丝出的气,他眼睛转了转,想到刚才陈萍说老太太想将饭庄留给陈圆做嫁妆的事情,恶上心来,心一横索性将被子往老太太脸上一捂,没多时就要了老人的命去。
  
      他出的门来见陈萍不安的在外等候,脸上露出点悲戚的神色“我进去的时候······已经去了。”
  
      陈萍一下子也愣住了,她毕竟乡间妇人,虽然心恶,想起自己气死了母亲,却也有几分心虚,六神无主的看着白历。
  
      白历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伏在耳边耳语了几句,陈萍看了看刚才自己把陈圆关起来的屋子,有些犹豫。
  
      “那丧门星没准听见了,若是嚷嚷出去,没准饭庄拿不着,你还要吃上官司。”白历低声道。
  
      陈萍立马点了头。
  
      两人也没说老太太去世的事情,第二日陈萍带着陈圆进城,陈圆不肯守着陈老婆婆那屋门口,眼巴巴的瞅着要进去看奶奶,陈萍哄道是去给奶奶买药,才把小孩带走了。
  
      ······
  
      天冷,也没人要早起进城,李三一边赶车一边无聊的和陈萍搭话“婶子这么早进城有什么事啊?”
  
      陈萍有些紧张的拽着陈圆的手腕,面上若无其事的道“哎我哥哥家遭逢大变,留下我这可怜的侄女,我怕她小孩子伤心太过,趁着给我娘去寻个好点的大夫,顺便也带孩子散散心。”
  
      李三点点头“哎陈掌柜真是可惜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天大亮的时候正好到了城门下,陈萍将铜钱给李三,然后拽着孩子急火火的走了。
  
      她领着陈圆在城里转了两圈,左右看看没有认识的人,哄孩子吃了带迷药的饼子,然后才小心的进了一处小院子。
  
      陈萍将陈圆交给其中一人抱走,有些不安的问道“这孩子您是要带到哪儿去。”
  
      对面的婆子以为她总还有些担心,怕她反悔随口道“哎呀,妹子你放心,我钱婆子最是有道义的,我心疼小孩子的呢,这小女孩我都会找个好出路的。”
  
      陈萍搓搓手“不是···我是想问,这些孩子是会送的远远的吧。”
  
      “哎呦,你原来是担心这个,妹子,我这批孩子都是要往远带的,哪有在附近就出手的,孩子要是跑了,我不得出事啊,今天中午我们就走了,妹子你放一百八十个心吧。”
  
      得了这话,陈萍放下心来。
  
      陈萍在城里待到下午,看着钱婆子的车出来城门,估摸着已经走远了,才哭哭啼啼的回了唐家镇,道侄女跑丢了,唐家镇也有好心人,感念着陈卫文是个好人,不少人跟着去城里找的,但是钱婆子早就走了,人们自然无功而返。
  
      第二天陈家又出了事情,老太太听说孙女丢了,连番打击之下也去了。
  
      虽然镇里也有人怀疑这事,奈何没什么证据,陈家又是外来户,没亲没故的,这事也就只含糊着过去了。
  
      ------题外话------
  
      开新文了,对于还记得我的大家表示诚挚的感谢,送上么么哒,忘了的也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新文女主大名陈圆,小名汤圆,不出大家所料,起名字的时候我正在吃汤圆。
  
      话不多说,希望会有人喜欢。
  
      小剧场
  
      汤圆;呜呜呜
  
      世子面无表情的打量,内心道:又白又圆,怪不得叫汤圆,恩如果咬一口,是不是甜的
  
      汤圆凭着小动物的直觉,紧张的缩成了一团:/(tot)/ ̄ ̄呜救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世无常家中惊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成瘾之萌后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