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全剧终2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一楼 书名:娇女谋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闪婚秘爱:腹黑老公好缠人   雪舞倾城   狂野女军王   独宠萌妻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微微一笑很倾城   兽帝邪妃   TFboys—呆萌配腹黑绝世冤家   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门枭宠AA制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盛宠毒女风华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独宠狂妃:邪王太霸道  

      深夜定国公府薛佳人屋内,崔源摁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哆哆嗦嗦从薛佳人的床榻之下爬了出来,直觉得浑身僵硬奇冷不止,崔源哪怕紧紧地环住了身子,牙齿还是忍不住打颤。
  
      从那一天在太子府邸他得知太子殿下知道了他和薛佳人的丑事,失魂落魄地逃了出来后。崔源战战兢兢地躲在这床塌之下已经整整七天七夜了,白天他像死尸体一样直体体的躺着,冰冷的感觉从地面直透过后背冻得他的心脏也感觉到了麻痹。
  
      这还不是可怕,比这身体的冰冷饥饿,更可怕的是他内心的恐惧,彷徨还有满心的不甘。
  
      他害怕被抓,害怕他的人生就这样结束,害怕一切的谋划都付之东流。
  
      在严重的打击之下,他感觉到心灰意冷,这一次远比上一次在迎客来给他带来的打击更为严重,不过他到底还是不甘心,他崔源难道就这么败了下来,他死死地咬住嘴唇,不可以,他不可以就这么败了,他不认命。
  
      只要他还没有死,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他就要咬要坚持下去,他要活命,他不但要活命,他还誓要出人头地,他要把所有蔑视他的人踩在脚下,他崔源就是为了这个而活的。
  
      为了这个信念他咬牙挺了下来。
  
      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崔源才会趁婢子们偷懒不在从床底下悄悄爬出来,运动一下僵硬的身体,溜去小厨房找一点吃的,而用来给薛佳人喝的汤药,也有一半落到了他的嘴里。
  
      不然这样的严冬,他就是没有冻死,也会被饿死。
  
      第一天夜里,崔源直挺挺地床榻之下躺了一夜,特别是薛佳人被太子**游街,还被太子府的侍卫给***了发疯后,他更是吓得在床榻之下连动也不敢动,就连呼吸也是能憋着尽量憋着,在饥饿冰冷的一天一夜过去后,他深夜从床底下爬出来的那一刻,差一点就摔倒在了地上,牙齿更是冷得咯咯作响。

  
      第二天夜里,实在冷的厉害,他的胆子也大了点,从屋子里的柜子里偷了拿条被褥铺在了地上,虽然仍是感觉到寒气深重,不过与第一天烙着骨连着心的冷,已经好了太多。
  
      他就想着以后他该怎么办?
  
      只要太子在的一天,他崔源是休想有好日子过的。这个时候连从不信命的他,也开始祈祷,祈祷上天能让九皇子在对阵姬礼时能够取胜。
  
      只有太子死了,他才有活命的机会,而他与薛佳人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
  
      果然,天不亡他啊。
  
      今日白天他从侍候薛佳人的婢子口中无意中得知新帝登基,太子谋逆自裁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崔源差点没撞上床榻,他真想仰天大笑。
  
      太子死了,他崔源就不用死了,那他就还有机会,只要等到了今年的春闱,他还是可以考取功名,还是可以鱼跃龙门,他在这床榻之下多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这个大好的消息。
  
      他再也不用像狗一样趴着,他再也不用再躲藏起来,他再也不用委身人下。
  
      他又可以站直在人前了,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因为太高兴,崔源兴奋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一天对他来说太过漫长,好不容易等到深夜,趁守夜的婢子晚上偷懒去了耳房,他迫不急待地匍匐着从床榻之下爬了出来。
  
      在站起来后崔源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他才呼出口气,转了转僵硬的不行的脖子和身体。

  
      他的目光阴冷如冰,头发松散,衣服脏乱不堪,满脸满嘴的灰尘,嘴唇更是干裂不堪,曾经那个不可一世,意气风发的崔家郎君早已经不复存在。
  
      现在的崔源已经到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地步。
  
      他小心走到床榻边,低头狠狠地盯了眼床榻之上的薛佳人,要不是怕他藏身于此被人发现,他真想狠狠地掐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
  
      若不是她这么久了也笼络不了姬礼,若不是她疏忽大意,让姬礼恨发现了他们的事,若不是她如此地无用,他现在也不用落到如此的境地。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薛氏佳人,崔源盯着薛佳人的目光如同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恨不得一口把她咬死。
  
      太子没有叫人一刀结果了她,还真是便宜了她。
  
      如果她死了,他还用躺在这冰冷的床塌之下,忍受这么多天的担惊受怕和饥饿交迫?
  
      崔源横眉倒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是这个薛氏佳人的错。
  
      杀了她,崔源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
  
      杀了她,出一口恶气。
  
      他所有的忍辱,他所有承受的一切,难道不应该有一个人来承担吗?
  
      崔源的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他低下头,伸出了双手去掐她的脖子。
  
      突然,薛佳人睁开了那双无眼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崔源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
  
      看着她没有焦炬的眼神,崔源在心中又笑了起来,他是被这几天发生的事把胆子给吓破了,一个疯子还能对付他不成?
  
      一个疯子当然不可能对付他,可如果这个疯子恢复了意识呢?
  
      如果这个疯子忆起了她遭受的那些非人的折磨呢?
  
      如果这个疯子想到遭受到的无情的背叛呢?
  
      她会怎么做?
  
      答案当然只有一个,杀了他。
  
      所以这个在崔源眼中的疯子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那里藏着一把刀,那是她十岁生辰的时候,他父亲从异族手里高价买下的一把宝刀,削铁如泥,是用来给她防身的。
  
      用来杀他正好,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对他用情至深,如果他不陪着她下地狱,她怎么会甘心死掉?
  
      薛佳人的握着刀的手心湿湿的。
  
      她的目光仍是毫无焦距地看着崔源,看着他狞笑着又伸出了他的手,这个她剖心挖肺的男人啊,他到底有多狠的心,她都疯了,他还不打算放过她。
  
      死吧,都死吧,她什么也没有了,同归与尽吧,薛佳人在心中狂笑,在崔源的手掐住薛佳人的脖子的一刹那,薛佳人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刀刺进了他的心脏。
  
      崔源的手还紧掐着薛佳人的脖子,他看着她眼中狂乱而又嘲弄的笑意,崔源低下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的那把刺刀,鲜血不断地从中口喷涌了出来,他做梦也想不到他会死在薛佳人的手中。
  
      他不能死,他不会死,他还没有功成名就,他怎么能死,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喷到了薛佳人的脸上,溅了她一脸的血。
  
      在崔源倒在床塌的一刹那,他看到薛佳人那张沾满鲜血而又死气沉沉的脸上那诡异而又妖艳的笑容。
  
      身上越来越冷了,他的意识涣散了起来,他看到自己一身大红装束,坐在枣红色的马上进士及第,看到朝堂之上被德泰帝钦点为状元郎,志得意满,风光无限的样子。
  
      他看到了定国公府的地牢之下,薛佳人惨死在薛青衣的手中望着他时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定国公府在几息的时间内在他手中弹指成灰。
  
      然后他的仕途扶云直上,人人对他哈腰奉承,这才是他崔源的该过的人生。
  
      然后他又看到那个气质如天人,高不可攀的萧二郎君萧锐在朝堂之上呼风唤雨,而他只能在他手底下摇尾乞怜。
  
      突然他耳边仿佛听到一道清冷的女声,叹息道“崔源居然就这样死了,真是可惜。”
  
      “原来你一直希望的就是让他惨死?为何不早说,我可以有千百种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的方法。”
  
      这声音是崔源的。
  
      “我只想让他死在我的手中,不过他现在死在了薛佳人手中,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薛青衣叹了口气,看着薛佳人道,“不过薛佳人死了,我阿祖终究会伤心。”
  
      这人是薛青衣,她为什么想要他死,还有萧锐,难道他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他们两个联手设计的?
  
      不过崔源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答案了。
  
      三月初三那天,萧玉和血狼拜了天地,轩辕石头也迎娶了叶玲珑,叶氏家族向来招婿的传统也终结在了轩辕石头的手中,薛青衣没有费力就赢取了灵儿的信任,薛青衣问过灵儿为什么这么信任于她,毕竟她现在是薛青衣,而不是曾经陪伴她的那个萧玉,灵儿俏皮的点点自己的心,道,“因为它认识姐姐。”
  
      让薛青衣心中酸酸的又甜甜的,把灵儿拥在了怀中。
  
      萧玉卢氏血狼等人仍旧在庄子上住了下来,萧炎仍旧没有改掉恶习,在抢来的银子被挥霍一空之下,恶胆横生,做起了抢动的买卖,最后被关进了府衙,卢氏顾着旧情,给狱卒了银两,让他在狱中不至太过于受罪。
  
      而萧蓉蓉一直多年在外的亲哥哥萧礼回来了,萧礼却是一个明事理之人,见到萧蓉蓉除了自责之外没有怨恨任何人,他带着萧蓉蓉离开了宁国公府,听说是去了萧蓉蓉的外祖家。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一个精神瞿烁的老人家,一个纯真可爱的小姑娘,还有一对姿容妍丽的男女坐在了城外的小茶寮里,暖暖的春风飘过,送来银铃般的笑声,“姐姐,这次去扬州我们是要住下来吗?”
  
      “恩,住一段时间,等灵儿厌烦了,我们再换一个地儿,姐姐带灵儿踏遍这大好河山可好?”一个女声轻柔地回答。
  
      “好耶,好耶,风中又传来小姑娘欢快的笑声。
  
      “那我们的亲事呢?青儿,你还要我等到何时?”有清悦的男声传来。
  
      “亲事吗?再等等啊,等我们游完山水再说。。。。”
  
      风中传来男人无奈的叹息声和女人欢快的笑声。
  
      全剧终。(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娇女谋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娇女谋略第369章 全剧终2》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娇女谋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女谋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