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黄雀在后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一楼 书名:娇女谋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只怪大神太闷骚   狂野女军王   试婚99天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重生倾城冷颜:暗夜血妃   微微一笑很倾城   邪魅妻主   暖婚溺爱:邪少的心尖宠儿   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   总裁小逃妻   幻云阁之男装女帝   闪婚萌妻,总裁请签字!   重生豪门女王天下  
    看着薛青衣和简秋白在雨幕中的身影渐行渐远,萧锐才缓缓地收回视线。自己的这个妹妹胆儿真是被父母养的越来越肥了,他是不是对她太过放任了,所以才会让她更加肆无忌惮,不但暗中偷窥于他,现在连国公府都不愿回去了。

    不过刚才萧玉的反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她明明见到了他,却一副如同遇见了鬼的样子,看起来对他很是畏惧。

    让萧锐深思的是自家的这个妹妹面对他的时候,什么样子都有,却独独没有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

    而且她什么时候连洗布巾这种本该仆从们做的事也学会了,看起来做了也不止一次两次。事情好像变得与他认为的有点不一样了。

    不过相较于她不顾自己的名声和危险,独自一人在外的这样任性娇纵的行为。他更感兴趣的是,她不愿回国公府的理由是什么

    罢了,就让她在外吃点苦头,受点教训。

    不过终归是自己的妹妹,不能让阿翁阿母太过伤心。

    萧锐对着无人的街道,打了个暗号,一个穿着黑色劲装身佩宝剑的少年武卫便从暗处恭敬的上前,道,“郎君,有何吩咐。”

    “小七,速去跟着女郎和那个少年道君,,从即刻起女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事无巨细,都一一记录,禀告于我。切记万不可被那个小道君发现。除非女郎有了危险,不然莫要出手,也不要轻易暴露了自己的身分。”

    自己的妹妹有多少能耐萧锐自是清楚,倒是那个少郎道君看傻愣愣的样子,但从他的行动来看却不是一个简单的少年郎。

    “遵命,郎君。”小七看了看自家郎君高深莫测的表情,抱拳应答。虽然在他内心里是很不屑去跟着女郎的。他们武卫组打小跟着郎君出生入死,那些明着不能处理的事情,郎君都暗中交由他们去处理,干的可都是那种杀人越货的行当,这次郎君居然派他去跟踪女郎,他想不明白。


    不过既是郎君的吩咐,他无不遵从,自家郎君行事从无差错,他只要照做便是。

    那一边薛青衣和简秋白一前一后进了“迎客来”酒楼,此“迎客来”酒楼共分三层,一层是宴客厅,专供茶和酒水,客厅中央还设有一个宽大的舞台,每天都会有各地的大家陆续上台表演,除了歌舞伴宴,琴艺棋艺书画类表演也是应有尽有,

    所以“迎客来”里除了茶好,这色艺表演也是一绝。

    再说到二层的客房,布置不说是全金陵最奢华的,却一定是全金陵城最雅致的、风景最好的,打开窗户对着就是金陵最大的临江湖,湖光山色一览无遗。

    各个雅间里不但挂有名家书画,冬天还配有暖炉和地毯,夏天则配有冰块和热饮,所有床位都是上好花木做成的雕花大床,被褥靠枕日日换新。

    无怪乎客房生意天天爆满,即便是所费不菲,也有大把人端着银子过来,实在是这客栈布置的太过干净、舒适和大气。

    而这第三层,至今未有人识得庐山真面目,因为从未有人登越过这第三层。可越是神秘的东西,越是神秘的人物就越引得人想去一探究竟,但自从那个号称金陵城武艺双绝的小侯爷严家郎君,被其中一个守卫飘飘地一招扔进了临江湖,事后还能息事宁人,就没有人胆敢冒犯这酒楼禁地了。

    那些外来的游客书生不知道这严家郎君是谁,他们一辈子守在这金陵的郎君可再为熟悉不过了,那是皇后娘娘的外家,皇后的庶弟,在帝都金陵那是横着走的人物,不管他武艺究竟如何,单凭这身份也无人敢惹啊。

    可现在就有人敢教训了他,这些世族大家的郎君们平时再是顽劣,也晓得这主家是不好轻易得罪的,只能收了这蠢蠢欲动之心,任它在心里挠痒挠痒的,别提有多难受了。

    话说薛青衣和简秋白一跨进店门,店小二便极富眼色地迎上前去,虽然这位道君和小姑子的衣着并未太过华丽,但举手投足间却不是一般乡野村民可比。


    店小二长年累月接触的都是走南闯北之人,那识人的本事可是贼溜贼溜的。

    他接过了简秋白手里的油伞,放在了木桶里,引着两人在临窗的位置坐下,奉上茶点,即候在一旁笑着道,“二位客倌,这是要用膳饮茶呢还是要打尖住宿”

    简秋白俊脸一红,不自在地看了薛青衣一眼,其实薛青衣走的时候并没有唤他,而是他一路跟随而来的。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个小姑子姓甚名啥,更不要说小姑子的出处了。其实也真真难为了他,他从未与外界年轻的姑子接触,且这个小姑子忒心狠,这是他新得出的结论。

    她先是去小铺里买了把折伞,又到成衣店里买了一套棉布新衣换上,再配了一顶黑色的帷帽,借用成衣店的包间把一切收拾妥当,就直奔这迎客来而来。

    这一路上都是他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她愣是不言不语,把他当成了透明人。

    看着店小二殷勤的眼神,再想想自己干瘪的口袋,简秋白直觉得自己高大的身影立时矮了整整一截。瞧瞧这小姑子镇静自若的样子,他还真开不了这口,他好意思在这年轻姑子说自己没有银两吗他还要不要脸了,不开口呢

    这店小二还在一旁喜滋滋的候着,乌了个贼,丢脸就丢脸吧。

    “二间雅间,再来四个小菜,一荤二素一汤。”薛青衣摆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打断了简秋白刚要出口话。

    “好嘞,您是要吃泸州的老鸭,还是要那江北的酥鱼,这可都是咱这儿的名菜,如果不合您口味,我们还有北地的野禽,那可都是好东西。”这小姑子的声音如是动听,就是不知这帷帽下的颜色又是怎样店小二在心中暗自猜想。

    “小二哥,你给安排四个小菜,客房安静点就行”清悦的女声再次响起。
这女郎不但声音动听,还没有世家女子的傲骄样。金陵世农工商,这商是排在最末位的,更莫论他这只是这酒楼小小的小二郎身份了。她没有因他的身份而看轻于他,这让小二哥对她不但多了一份好感更是多了一分礼遇之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娇女谋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娇女谋略第六章 黄雀在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娇女谋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女谋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