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番外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YTT桃桃 书名:穿到七十年代蜕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只怪大神太闷骚   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   蚀骨甜爱9个亿:钻石男神呆萌妻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试婚99天   重生倾城冷颜:暗夜血妃   微微一笑很倾城   邪魅妻主   狂野女军王   暖婚溺爱:邪少的心尖宠儿   总裁小逃妻   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   幻云阁之男装女帝  
    夏天,你还好吗?

    在京都大军区的林鹏飞躺在床上,想着那一封一封石沉大海般的信件,他后悔的回想那天当着夏天面前的一切行为。

    ……

    夏天,你还好吗?

    在一四二团训练场上的叶伯煊,在这个夜晚,坐在夏天常坐的单杠上,他该用什么方式去接近她?

    ……

    没有像上一世早早定婚、准备结婚的夏天,她只是一个淹没在大军区最普通的女兵一名,住在最普通的四人间宿舍里,节省着她的津贴想着贴补家。

    除了李和兴、除了范葭,只有他们知道夏天的“特殊”,然而他们对夏天的关照是更加历练她。

    默默无闻准备高考、被同事眼中两大主任各种“为难”的夏天,她引不起任何人的嫉妒。

    她的人缘比起上一世,好到郑子君都会没兴趣欺负她。

    那两个男人,几次在军报的门口流连,却没敢把埋在心口的“夏天”两字说出口、找上门。

    夏天的态度,让他们小心翼翼的只能暗中观察。

    裴兵会偶尔和夏天聊聊心里话,可碍于之前发生了林鹏飞和叶伯煊的事儿,夏天刻意收敛了嬉皮笑脸,收起了那份调侃人会快乐的心态,虽不一板一眼,但看起来还是有了变化。

    她想的很简单:不管别人喜欢不喜欢自己,她都要做好自己。

    离开一四二团,来到新环境,夏天喜欢现在的生活,不过人的一生中啊,总会或多或少尝到生活无奈的滋味儿。

    是从什么时候再次见到他们的?

    夏天站在京都军区医院身后的树下。


    奶奶病了。很严重。

    她爹、大伯、小姑带着奶奶去了省医院,刚到医院时,医生说要先交押金,钱交上了,奶奶被送进去抢救。

    不能说是救好了,也不能说是没效果,她们家连让奶奶住观察室的钱都掏不出来。

    夏天能想到。穷人是看不起病的。哗哗如流水般的钱扔进去,奶奶状况只能算一般。

    省医院说京都医院有仪器,建议她爹带老人去大城市看看。

    当她接到她爹的电话。听到她爹问她有没有认识的医生时,夏天沉默地点头。

    当她听到她爹说,也给小林打电话问有没有熟悉的医生,怕折腾到京都还是没有康复的希望。如果是那样,不折腾了吧……

    夏天听着话筒里哽咽无奈的声音。她再说不出其他。

    后来……

    林鹏飞开车亲自去了她的家乡,她站在军区医院的门口等着……

    注定的纠纠缠缠吗?

    夏天不明白,为什么总是三人行。

    叶伯煊出现在军报了,他听说她请假了。他在林鹏飞还没到达时出现了。

    钱,叶伯煊垫付,人。他找了宋雅萍站在了夏天面前。

    他说:“不要多想,我向后退一百步。
我还是你曾经的团长,你是我那个团走出去的女兵。”随后就离开了。

    叶伯煊开了几个小时回趟京都的假期,就那么泡汤了,他急匆匆的离开。

    他怕,怕夏天拿着林鹏飞给的钱,然后出现在他的面前。

    ……

    林鹏飞对宋雅萍说:“叶婶儿,麻烦您收好钱,谢谢叶团长。”

    宋雅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亭子说了伯煊的认真,讲了她儿子的执拗,还有那场大打出手。

    错过了,她儿子得哪年能结婚?!

    宋雅萍心里冷笑,面上挂着几分浅笑:“鹏飞啊,那是伯煊和夏天的事,你,包括我,无权参与……这钱婶儿不能收,你也收好吧。”

    宋雅萍是给了林鹏飞不软不硬的钉子,可她也亲眼看到了林将军大儿子对夏家的用心。

    她帮她儿子找最强的医疗团队治疗夏老太太,心里明白,也许不及林鹏飞面面俱到的妥帖照顾。

    况且她儿子就没出现在夏家人面前,而现在病房里的夏家人已经一口一句“鹏飞”的叫着,却对她只是感激涕零的说“谢谢。”

    不过还好,还好留给了她儿子时间,宋雅萍分明看到了那个女孩夏天眼中的不快乐。

    宋雅萍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女人的心。

    先定下关系再碰到老太太病了这事儿,它和老太太病了努力上前表现争取确定关系,两码事儿,两种境况,两种女人的心理,搞不好,会反弹!

    她儿子这样倒退一步,未必不是没机会了。

    ……

    林鹏飞站在夏天的面前,夏天说:“谢谢。


    他心口有了碎裂的声音,他心不甘的望向前方,已经用尽全身心的努力了。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谢谢。”

    钱会还,只想还钱,只想在林鹏飞碰到困难时,她夏天也能像他此时一般站出来帮忙,倾尽所有力气帮他。

    夏天急切的直观想法就是这个。

    至于情……

    她现在想保重自己,他们让自己的心变的沉重。

    爱情,不该是她现在多愁善感的模样。

    爱情该是让她欣喜期待、生活缤纷,心里回荡美丽的诗篇,那才是她想要的叫做“爱”的梦。

    ——

    就在夏天节省下每一分钱努力生活、拼命学习的时光中,她一心一意的迎接一九七六年。

    十九岁的姑娘没有考虑任何一个人,而上一世,她早已嫁人。

    平淡的时光里,百般煎熬的不只是默默守候的林鹏飞,还有一次又一次宁可开夜车赶路回京都、只为在远处看一眼夏天的叶伯煊。

    等她不再折磨他们,等待她回一次眸选择。

    ……

    一九七六这一年,它的不平静,回荡在每个人的心中。

    叶伯煊握着电话听筒,正接着让他意外的电话。这是那次大打出手后,他第一次直面对话林鹏飞。

    “要记得带工具。”

    叶伯煊沉默了一瞬:

    “你也不要英雄主义作祟,英勇该在战场,抗天灾需要的是理智分析。”

    两个男人带领着不同的队伍,遥祝对方好运。

    叶伯煊拿着扩音器,听到全团指战员高喊:“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林鹏飞站在一个营的面前整理队形。严峻的脸庞、挺直的脊梁。

    ……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这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周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喜欢。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而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

    带着一个营的林鹏飞身处重灾区。飞舞着他有力的臂膀。

    带着一个团的叶伯煊,脸上带着消毒口罩。清理着尸体。

    他们是军人,他们此刻只顾得上争分夺秒,他们还不清楚,心底的姑娘在第一时间也到达前线。现在正陷入危险边缘。

    夏天撒丫子跑了几步,又像是冥冥中让她回头不放心看一眼般,她看到了李彤脸上的急色。忽然又调头往回跑,第一次用着命令的语气对李彤道:

    “你去叫工程车。下面情况不明,不能冒然进去,得照亮!看清楚了才能行!”

    ……

    婴儿的啼哭,狭窄的洞口处。

    她的四肢全部被狭窄的洞口蹭破,夏天咬牙忍着活生生被蹭掉皮的疼痛,愣是一闭眼,撕拉一声,连衣服加肉皮又掉一大块。

    洞口外一声声凄厉的“夏天!”声传到了这座叫唐庄的上空。

    坐在那累的似要虚脱般的林鹏飞,手捂着心口,看见了这么多人的生离死别,他在暗暗惆怅上辈子、这一世。

    想到上辈子的夏天,眯着眼睛回忆上一世倒背如流夏天的所有荣誉,那些调查资料中,唐庄……

    林鹏飞猛然站起身,他疯狂般地跑了起来。

    带着一个小分队的叶伯煊,追上了嘶哑着喉咙喊工程车的叶伯亭,他听到了什么?夏天被压在了废墟里,叶伯煊当即震惊的倒退了一步。

    ……

    夏天被划的满是鲜血的手,最先递出的是孩子。

    四只大掌,不管不顾的拽着钢筋,他们共同怒吼夏天的名字:

    “夏天,胡闹!”

    正在费力攀爬仅一步之遥的夏天,听到怒吼声忽然泄劲儿了,她脸上有血有泥,她扬起脏兮兮的小脸,想笑一笑,可徒劳了。

    她对他们说:

    “让我缓口气儿。呵呵,救人太费体力了。”

    洞口处试图硬拽出夏天的林鹏飞和叶伯煊,被余震震倒的木柱当场砸伤。

    只是他们心中回荡着一个信念,死也要让夏天安全。

    那两双手紧拉着卡住的夏天。

    “夏天,咱上来歇着!”林鹏飞的声音有了颤音儿。

    “我命令你马上使力上来!”叶伯煊的眼中泄露了他所有的慌乱。

    如果不是在余震中没有迟疑浪费掉一秒钟,如果不是在余震中两个男人宁可被砸死也不松开夏天的手……

    洞口松动了,钢筋水泥差点儿贯穿夏天的小腿。

    余震的房屋倒塌,不同程度受伤的林鹏飞和叶伯煊,他们却没人凑到被拽出的夏天面前。

    好好珍惜保护她,这就是他们刚才瞬间的心理。

    林鹏飞颤抖着肩膀,有泪拍打着他的脸颊。

    他抖动着双肩看着废墟,忽然释然了,她其实只要好好的,他还能看见她,他可以继续浪迹天涯。

    叶伯煊死死地抿着唇,忽然想开了,他是军人,前路坎坷,他还能经常看见她,她活蹦乱跳的快乐着,他心中所谓的爱情就还活着,心里有梦,再孤独都不怕。

    被担架抬起的夏天,在泪眼中望着那两个高大的背影。

    ……

    受伤、养伤,奔赴各大孤儿院,夏天轻装上阵,她的足迹踏遍了很多地方。

    一篇接一篇引人深思的文章被军区各大领导无论是军区,还是地方上,她有了影响力。

    她成了军报最拼的女记者,成为了战友们眼中不知疲惫铁打的女人,她被很多孤儿称呼“夏妈妈”。

    不足双十年华,夏天和叶伯煊、林鹏飞在会场相见,她和他们一样,佩戴她该有的军功章,站在台上的夏天,不逊色任何一个“他”。

    一九七七年,夏天脱掉了军装,她站在京都大军区的门口,回顾着她当兵的每一天。

    而在她的不远处,军区里面大杨树下,又官升一级的林鹏飞替夏天骄傲,这才是她!

    在她的身后,那条通往京都市区的公路上,坐在吉普车里的叶伯煊也笑了,他喜欢的女人,从来就不差!

    她,夏天,不仅佩戴上军功章,她在新的征程上,又再次头戴高考状元的桂冠。

    刚被电台采访完的夏天,她站在北大的校门外,她扭头看向从两个方向向北大驶来的吉普。

    裴兵说:“好像是叶团长和林副团长。”

    夏天心情是从没有过的轻松和平静,她笑着回道:“是,是他们。”因为她通知了他们。

    两名高大的男人站在娇俏的女孩儿面前。

    无论是谁,娇俏的女孩儿感谢他们出现在她生活里的每一个片段。

    她明白,她说谢谢,这并不是他们想听的答案。

    三人行,该停下脚步,放另一个人继续寻找。

    夏天启唇开口,她看向了林鹏飞……

    番外完结,谢谢所有的读者,鞠躬感谢各位。

    ————————————————————————————————

    关于此番外,我设定的是开放式大结局。

    喜欢叶伯煊的,可以想象夏天是和叶三生三世了,喜欢林鹏飞的读者们,可以想象夏天对林鹏飞说的是什么。

    无论哪种,我尽力了,用尽了所有心思烹饪出的番外大餐,它虽与正文无关,但是我想它也陪着书友们走过了喜怒哀乐的番外期。

    另外,我想在这里通知一下,粉丝值订阅本书超过五千起点币的书友们请注意,如果你觉得开放式大结局不过瘾,一定要看看夏天到底跟谁在一起了,请加进本书的,联系群管理员,截图验证粉丝值,可以管我要一个男主的番外之番外,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喔,这个是我给所有正版订阅的书友们一种免费福利。

    作者也要生活,每一个能踏下心来留下继续写文的作者,最该感谢的真的是正版订阅的读者,没有你们,即便再爱好写作,也会失望、无奈,最后放下笔不再创作。

    作者的力量是有限的,读者们的力量才是无穷无尽的,维护网络创作环境,我能做的就这么多,而你们、读者朋友们,请加入到支持原创、正版阅读的队伍中,我相信更多的作者会更加用心的创作,因为她们一直在努力写书的路上,不会让你们失望。

    番外的情况就这样,想加群的书友们,想跟着我的脚步一起踏上新书讨论那条路的书友们,请从速。

    关于新书,我想大概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应该能在起点女生网搜索我的作者名“ytt桃桃”即可看到新文链接。

    新书的主题,目前暂定八十年代军婚题材。

    就这样,正文早已完结,我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书友跟读番外,总之,感谢所有的书友朋友们,也感谢我自己。

    现在是4月17日凌晨三点半,近一年的时间创作出感动自己、也感动过很多人的瞬间。

    “ytt桃桃,你辛苦了!”

    “ytt桃桃的书友朋友们,ytt桃桃谢谢你们!”(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穿到七十年代蜕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最后的番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