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146.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吗?我找不到他了 结局下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华尽褪 书名: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雪舞倾城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试婚99天   总裁小逃妻   微微一笑很倾城   重生豪门女王天下   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   娇宠皇妃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狂野女军王   绝世之黑白至尊   闪婚秘爱:腹黑老公好缠人   幻云阁之男装女帝  
    番外篇:146.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吗?我找不到他了【结局下】

    可惜,此时的温肖默才懒得理会这么多,别说贴罚单,就是贴满罚单,对比还躺在待产室里的妻子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

    待产室的外面,站满了人。

    除了温肖默紧张的一脸发白以外,其它的人都坐在长椅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谭之薇一进去就是七个小时。

    不用想,也知道她有多艰难。

    温肖默一直低着头,双手放在膝盖上,一会儿攥紧一会儿又放松。

    肖屏探过身来,在温肖默的肩头上轻轻的拍了拍,安慰道:“别急,女人第一次生孩子都是这样的,不会有事的。”

    温肖默抬起头看了母亲一眼,见母亲也是一脸担心,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唐韵风风火火的赶来,气喘吁吁的在温肖默的身前站住了脚。

    温肖默从椅子里起身,叫了一声:“妈,您也来啦。”

    唐韵对着温肖默一点头,转身朝待产室方向看过去,问:“还没动静?”

    温肖默点了点头,此时此刻,更紧张了。

    唐韵和亲家说了几句,坐在了一起。

    没过多久,顾妤和韩程程也赶来了。

    顾妤被大风吹乱的头发,也顾不得整理,先和温肖默的母亲以及唐韵打过招呼问好以后,才转身朝着温肖默走过去。


    温肖默身前,顾妤*视着他。

    温肖默抬起头来,看着顾妤的眉眼,不解其意。

    半晌后,顾妤这才开口说道:“薇薇为了你遭了这么多罪,她要是有什么问题,我饶不了你!”

    温肖默被顾妤警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温肖默总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顾妤眼里一直是这样的,好像他永远都是坏人似的。

    温肖默没有开口回应,一旁的韩程程拽了拽顾妤的衣角,用眼神示意她过分了。

    顾妤一把甩开韩程程的手,依旧愤愤。

    韩程程转移话题道:“我说姑乃乃,刚下飞机,这一路赶过来,你不累么?”

    “不累!”顾妤嘴硬的回答道。

    那头,产房里突然一声高亢的孩童哭声响起。

    温肖默猛的从椅子上起身,朝着待产室门口冲了过去。

    很快,待产室的大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护士笑呵呵的抱着一个用白色小被子包裹的孩童走了出来,并笑着喊道:“孩子家属……”

    “我是。”

    护士看了温肖默一眼,笑呵呵的说道:“男孩,7斤2两,健康的很。”

    温肖默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怔怔的看着眼前那个皱巴巴的孩子,一点都不敢相信,这是就是他的孩子。

    身后的人陆续的凑过来,护士笑嘻嘻的说道:“你倒是抱抱呀,是你儿子呀。


    温肖默被护士的一阵抢白惊的回过神来。

    他笨拙的伸出手去,将那个软软的小小的孩子接过,心跳到快要撑破胸膛飞了出去。

    原来,抱自己的孩子,竟是这样的感觉。

    肖屏双手合十,笑泪交加:“佛祖保佑,我儿也有后了,有后了……”

    看着肖屏激动之意难掩,唐韵在一旁劝慰道:“亲家,别太激动了,当心血压……”

    肖屏笑着一把攥住了唐韵的手,不止的表达自己的谢意:“谢谢亲家,谢谢你放心将女儿交给我们,薇薇这孩子简直太争气了。”

    唐韵笑的湿了眼眶,不住的跟着点头。

    一见人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当中。

    只有顾妤担心的朝着孩子的脸上看去,片刻后,她拉着小护士走到一旁,悄悄问道:“孩子他爸有血友病,孩子有没有?”

    小护士一愣,转而看了顾妤一眼:“医生说孩子一切健康,孩子的父亲有血友病么?产妇并没有跟我们提起。”

    听到孩子没事,顾妤这才露出了笑容,拽着护士问道:“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她了吗?”

    护士拦住了冲动的顾妤:“这可不行,还要等一小会儿,医生说行你才能进去。”

    顾妤点头。

    ……

    病房内,谭之薇从沉睡中醒转,温肖默就坐在她的身旁。


    谭之薇朝着不远处的儿童床里看了一眼,只看到了个小小的侧脸。

    谭之薇生下孩子后,就晕厥了过去,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自己的孩子。

    她越过温肖默用力的向后张望着,一脸激动的问:“孩子呢?他怎么样?”

    温肖默笑的一脸舒缓,温柔的亲着她的小手,道:“他很好,睡的很香。”

    闻言,谭之薇这才松了口气下来,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温肖默定定的注视着她,道:“男孩……”

    一种从未有过的惊喜在谭之薇的心底迅速蹿升。

    并非谭之薇封建重男轻女,而是,男孩遗传温肖默血友病的几率几乎为0.

    她知道了结果怎能不高兴。

    谭之薇掩面痛哭,她担心了整整10个月,直到这一刻,她的这颗心才算彻底放下。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健康的孩子让她觉得惊喜呢?

    再没有了……

    病房里,温肖默和谭之薇抱在一起,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喜悦。

    儿童床里的小家伙哼唧了一声,又扁了扁嘴,却没有哭。

    温肖默松开了谭之薇,起身朝着小床前走去。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不自觉的嘴角上扬,一脸慈父的样子,说道:“小家伙又饿了……”

    ——

    从医院回到家后。

    谭之薇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动不动就会跟着孩子一起哭。

    为了安抚谭之薇情绪,温肖默雇佣了4个保姆,可依旧手忙脚乱。

    谭之薇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的同时,孩子对温肖默的依赖也更加严重。

    温肖默常常忙到半夜,给小家伙喂完了奶,看着他入睡后,再转身回到卧室,去安慰一整天都心情不佳的谭之薇。

    谭之薇经常会在夜里失眠。

    只要孩子不醒,温肖默就一直抱着她,直到她入睡。

    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温肖默的体重迅速的从149斤,掉到137斤。

    保姆见他辛苦,想尝试着从他怀抱里接过孩子。

    可只要孩子一离开爸爸的怀抱,立刻哇哇大哭,直到温肖默亲自抱过来哄好为止。

    肖屏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禁有些心疼自己的儿子。

    虽然温肖默从小一直要强,从没喊过苦累,可毕竟是大男人一个,忙起这些来,着实看着叫人可怜。

    有几次,老徐都建议找来专业的育儿专家。

    但都被肖屏拒绝了。

    肖屏摇摇头,狠下心道:“就让他吃点苦头也好,谁叫他之前欠着这娘俩的,以后也让他知道养儿不易和妻子的辛苦……”

    听到这儿,老徐忍不住咧开嘴笑了:“我怎么看着您对您这儿媳,比对自己的儿子还好?”

    肖屏一脸得色,不理会老徐说些什么,转身笑呵呵的去抱自己孙子去了。

    ……

    夜里,温肖默又一次被小家伙吵醒。

    他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脱,又起身去给小家伙换N片去了。

    小家伙将臭臭拉在了N片上。

    温肖默看了一眼,丝毫没有任何嫌弃的取来新的N片,有条不絮的帮他换了起来。

    他修长素净的手指触摸在小家伙的PP上。

    小家伙的小腿一直蹬个不停。

    直到温肖默解开了他的N片包,小家伙才停止了嚎哭,瞪着一双大眼睛到处看。

    温肖默手势利索的将换下了的N片,用纸袋包好,放在一旁的卫生桶内,然后用婴儿湿巾在掌心里焐热,再去将小PP上的脏东西都擦干净,之后,再抹上护臀膏,最后再抹上一层爽身粉,这才将干净的N片换了上去。

    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小家伙又美美的睡着了。

    温肖默将卫生桶里塑料袋提起来,将脏了的N片送去了卫生巾后,这才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床边。

    温肖默脱去了家居服,洗完了澡,累几乎已经虚脱。

    可即便是这样,还要有许多工作没有处理完成。

    为了不打扰谭之薇休息,他一个人带着笔记本电脑去了书房。

    夜里的凌晨3点,他裹着睡袍,还要回卧室去看一眼。

    见谭之薇身上的被子没有蹬掉,小家伙也没再饿醒,这才松了口气,又回去工作。

    回到书房里,温肖默给自己泡了杯速溶咖啡。

    当热热的咖啡顺着食道滑下,他舒服了许多。

    虽然每天都会这样的累,可他并没有因为而抱怨,反倒觉得这是一种踏实的幸福。

    走了一会儿神后,他又迅速的进入工作状态。

    他得快点把手头的工作做完。

    他答应了谭之薇,等她出了月子,要带她去马尔代夫游玩。

    ————

    谭之薇的产后抑郁症在温肖默的照顾下,得到了缓解,并很快恢复了从前的开朗。

    孩子也一天天的跟着长大,竟然被温肖默喂养的比同龄的婴儿还要胖上两斤。

    每每提到这事,温肖默总会一脸自豪。

    而谭之薇却不以为然,不要脸的说道:“那是他遗传了我的易胖体质。”

    的确,谭之薇的产后瘦身,着实痛苦了些。

    原本90斤不到她,如今已经飙升到了109斤。

    虽说温肖默根本不在乎她的胖瘦,可谭之薇是个要自尊的。

    当韩程程开玩笑,一句圆润脱口而出时,不只挨了谭之薇的一顿揍,还被谭之薇*着和她一起减肥,说这样会有动力。

    韩程程一脸的无语,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又不胖减什么肥啊?

    可谭之薇不这么认为,并威胁他说:“你要是不陪我一起减,你改装车的事,我就捅到你伯父那去!让他把那辆破车没收!”

    韩程程瞪了谭之薇许久,最后一咬牙一跺脚,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行,你狠!”

    说完,踢开谭之薇家的大门,气冲冲的离去。

    背后的顾妤只懒懒的道一句:“活该”便又转身去逗弄谭之薇的孩子去了,一点同情都没施舍给韩程程。

    ——

    幸福的日子,总会过得飞快。

    因为幸福,所以年复一年,几乎没有分别。

    三年后的6月,温肖默的儿子已经会在幼儿园和小朋友打架了。

    那架势,丝毫不输给当年的谭之薇。

    幼儿园老师说,小家伙用喝完的酸奶玻璃瓶直接往小朋友的头顶上砸去,丝毫不手软。

    谭之薇讪讪的笑着给小朋友的家长一遍遍的赔礼道歉。

    可毕竟孩子还小,对方干生气,也说不出什么来。

    回家的路上,温肖默一直冷着个脸。

    谭之薇知道温肖默又要发火,故意找些有的没的,去转移父子俩的注意力。

    可即便这样,到底也没栏住温肖默。

    温肖默在后视镜里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问道:“我们谈谈?”

    温庭筠扬起小下巴,表情和当年倔强的谭之薇几乎一模一样:“谈什么?”

    温肖默看着后视镜里的那张小脸,怒道:“为什么打幼儿园里小朋友?”

    温庭筠一点也没有做错事后的愧疚,而是盯着后视镜里的温肖默,道:“谁叫他欺负楠楠的,他抢楠楠的酸奶……”

    “你还挺义气?”温肖默讽刺道。

    小家伙可听不出温肖默话里的褒贬,笑的一脸得意:“那当然!”

    谭之薇:“……”

    直到温肖默冲着他瞪眼睛,小家伙这才瘪了瘪嘴,想哭。

    局面一时间有些难以控制的时候,谭之薇的手机突然响起。

    谭之薇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将手机接起拿到耳边,对着手机说道:“妈……”

    一听到是自己的乃乃,温庭筠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对着手机哇哇大哭道:“乃乃,你儿子要揍我,你快来救救我呀。”

    最后变成了这种情形,谭之薇欲言又止。

    而前面的温肖默脸都青了。

    肖屏在电话里说道:“他敢?!我看他动你一下试试,你别急,乃乃这就过去。”

    手机放外音,听到这里,谭之薇也没话可说了。

    ……

    而同年月,顾妤又怀孕了。

    怀孕初期,还和厉绍憬闹过分居。

    不过,据说这种分居也没持续多久,原因是因为曲静涵回国了。

    顾妤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守着厉绍憬寸步不离。

    厉绍憬没有法子,最后就连出差都会带上顾妤。

    厉聿峥被学校凭了奖状,据说奖状上写的标语,差点把厉绍憬气炸。

    不到8岁的小家伙,被评为了学校最厉害的小霸王,据说他将高年级的师兄们都打的人仰马翻。

    奈何小家伙背影硬气,学校里的老师也不敢把他怎么着。

    最后,小家伙见人家都有奖状,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学生,文艺标兵之类的,哭着闹着叫老师也颁发一个给他。

    老师着实为难了好一阵子,最后颁发了个小霸王奖状给他。

    本以为带着奖状回去,会被老厉夸奖一番,却万万没有想到,结果挨了一顿狠狠的揍。

    至此,小家伙对荣誉这东西,再也没有任何感觉,甚至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都鄙视那些得了奖状的同学,觉得他们脑子进水了,才会把这当成是一种荣誉和自豪。

    ……

    至于韩准,据说结婚第二年妻子殷晴就去世了。

    殷晴身体本就不好,23岁那年大学刚毕业就发现患有R腺癌了。

    当时,为了控制病情的蔓延,右侧的***做了切除手术。

    之后,虽然病情得以控制,可她的身体一直会不停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本来,殷父不打算让女儿出嫁。

    原因是一旦殷晴有了家庭,可能就会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医生说,怀孕对她的病情不利。

    后来,殷晴嫁给了韩准。

    虽然韩准对她谈不上有多喜欢,但婚后两人一直相敬如宾。

    韩准很尊重她,该给她的一样都不少。

    殷晴对韩准到底还是有了感情,无论任何人劝阻,她都执意要给韩准生个孩子。

    最后,她的心愿达成,终于如愿的怀了孕。

    可好景不长,怀孕中后期的一次孕检当中,医生发现她的左侧***也有了肿瘤。

    医生建议她尽快的停止妊娠,做***切除手术。

    可殷晴考虑了一个晚上之后,拒绝了医生的建议,并求保姆一起对家人隐瞒了此事。

    直到最后,癌症细胞已经快速蔓延,这件事才彻底的瞒不住了。

    韩准守在殷晴的病床前,能说的话,只有一句对不起,再也说不出其它。

    殷晴始终都看着韩准笑着,她说:“准子,我已经找相熟的医生帮我看过了,是女孩……”

    对此,韩准无话可说。

    殷晴继续说道:“我很遗憾,没能够给你生个儿子,延续韩家血脉。”

    韩准一直摇头,一直摇头。

    他不怪殷晴,只怪自己。

    这两年里,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对殷晴的关心少之又少,他很自责。

    殷晴似乎明白韩准的心思,紧握着他的手说:“我已经和妇产科医生沟通过了,如果我活不到女儿出生的那一天,我会接受剖宫产的手术来保证孩子能够顺利出生,准子,你想好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了吗?”

    韩准摇了摇头,心情沉重的厉害。

    殷晴想了想,弯起嘴角,说道:“就叫欢欢吧。”

    韩准突然从病床前抬起头,盯着虚弱的殷晴。

    殷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始终微笑。

    她说:“没结婚之间,你的事听人讲过,说实话,嫁给你之前,我没想过这辈子还会结婚,我知道你对韩语欢的用情至深,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你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如今,我嫁给你了,却不后悔,哪怕你心里从未有过我……”

    韩准的眼眶湿了,攥着妻子的手更用力了些。

    殷晴笑着看着他,说:“准子,人活一辈子总会有自己改变不了的事情,无论你多用心,可是,努力过了,也就不后悔了。”

    韩准知道殷晴说的是她自己。

    的确,这两年来,殷晴做了个好妻子,好到他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她努力了,而自己没有……

    殷晴累了,说想睡了。

    韩准陪着她一直坐到了天亮,未曾离去。

    这恐怕是殷晴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一晚上了。

    因为,韩准只为她而留下,没有半点勉强。

    ……

    殷晴选了个好日子,进了手术室。

    那个时候,她已经虚弱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韩准握着她的手,久久不愿分开。

    而殷晴用了最后一点力气,将手腕从他掌心抽了出来。

    她用最孱弱的声音在韩准耳边说:“韩准,别难过……这辈子我不奢求你爱我,如果有下辈子……爱我一次……行吗?”

    韩准听不清她都说了什么,却也用力的点头。

    他深怕妻子看不到自己给她的承诺。

    殷晴被推进手术室了,关上门的那一刻,韩准再一次尝到了失去的痛苦滋味。

    殷晴走的很安详,只看了女儿一眼,便咽了气。

    ……

    欢欢长的像极了韩准,半分殷晴的影子都没有。

    韩准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把这几年来欠殷晴的,全都还在了女儿身上。

    之后的几年,韩准家的大门几次三番被人踏足。

    不少的“好心人”都想将自己家的亲戚,女儿嫁给韩准。

    可都被韩准委婉的拒绝了。

    厉绍憬曾在闲暇时问过韩准,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韩准回答的云淡风轻。

    他笑着说:“我这辈子拥有过两个女人,一个是韩语欢,一个是殷晴。可她们都离开我了,我已经忘了爱上一个人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很累,很心痛,还是什么?突然间我发现,我已经不会爱了……”

    厉绍憬笑笑,反驳道:“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那个让你再次动心的。”

    韩准摇了摇头:“心都跟着那两个女人走了,还动什么?”

    对此,厉绍憬没再多说。

    天边的流云被西沉的太阳染红了边,美不胜收。

    韩准走了,空留下一个萧索的背影。

    夕阳下,只余厉绍憬独自一人叹息。

    ————————————

    11月的海风,吹在人的脸上,锐利里疼。

    靠近大海边的一个小村,名叫康桥村。

    村子里常住的人家不多,都靠出海打渔为生。

    一个一身粗布旧衣的女人顶着寒风从村外回来。她的左手里拎着一小袋面粉,右手里浅绿色的塑料袋里,是块红通通的牛R。

    女人的心情不错,脚步沉稳有力穿过过道,朝着一个小院子里走去。

    院子的木门敞开着,里面是晒了一地的渔网。

    女人咳嗽了几声后,又打了个喷嚏,这才拉开了房门。

    女人进屋的同时,一个纤细的影子正转过身来看向她。

    女人又一个喷嚏打出来,敞开嗓子对着里面的人说道:“妹子,今晚姐买了点牛R,咱们暖暖和和的煲汤,这鬼天气真是冻死人了。”

    被叫妹子的女人对着她一笑,伸手将R从她的手里接过,一句话没有说,转头手脚利索的拿去清洗了。

    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饭菜已经摆上了小木质餐桌。

    女人拿出两个小酒盅,都倒上了,说道:“妹子,你来我这儿三年了,姐都没见你说过一句话,你是不会说啊?还是……”

    韩语欢端起酒杯的动作顿住了。

    她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笑意,愧疚的看了对面高大的女人一眼后,端起酒杯,将白酒喝了。

    女人叫康丽,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寡妇。

    丈夫前些年出海打渔,遇上了台风死了。

    韩语欢也正是那个时候被她从大海里拽上渔船,救了起来。

    康丽还有个女儿,如今已经读大三了,在北京一所不错的大学里。

    康丽今天的心情着实很好,话也很多。

    她给韩语欢讲了自己是如何和丈夫认识,并嫁到这么个偏远的地方来,又讲了自己的女儿是如何在中考时,考了个县城里的第一。

    提到女儿时,康丽一脸的骄傲。

    韩语欢安静的听着,时不时伸出白净纤细的手,来给康丽倒一点酒。

    康丽喝的醉眼朦胧,笑道:“妹子,这几年就咱姐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也着实愉快些,不像我男人刚走那几年,你知道吗?我一整晚一整晚的失眠,女儿也不在家的日子,可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太闷了……”

    韩语欢将煮的软烂的牛R夹到康丽的碗中,浅浅的笑着。

    不过康丽也有所遗憾的看着韩语欢,说:“可惜,你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如果你会说话,我也能解解闷不是?”

    康丽喝了一大口汤后,抬头再看向韩语欢,说:“妹子,我看你虽然漂亮,30几岁也有了吧?”

    韩语欢点头。

    康丽又问:“结过婚吗?”

    韩语欢摇头。

    康丽踌躇了一会儿后,说道:“有件事姐想跟你打个商量,村西头老村长的儿子如今也二十八.九了,这不前几年一直在城里做生意,忙的也没时间搞个对象,上次他回来,在村头看到了你,就一直放不下了,他爹几次来找我,虽然明知道你是个不会说话的,可还是让我回来问问你的意思,虽然姐也希望你能继续陪着姐,可我还是想,你还是应该有个自己的家,毕竟不能和我过一辈子……”

    听到这里,韩语欢的脸色彻底的白了。

    韩语欢从餐桌前起身,摇了摇头,意思是说自己不同意。

    康丽见韩语欢反应这么激烈,倒也不提了,拉着她坐下,安抚她说:“你别害怕,不同意就算了,姐这也是为了你今后的生活着想,既然你不愿意,那我明天就去回了他,也别耽误着人家找媳妇。”

    韩语欢用力的点点头。

    康丽将酒中里的最后一口酒也喝下去了,起身道:“我出去看看渔网下的怎么样了,今天天冷,你别出来了,好好在家里呆着。”

    韩语欢点了点头,看着康丽出了门。

    外面的风越刮越大,院子里渔网被掀开来,挂在一旁的树杈上。

    韩语欢推开了大门走出去,站在大树下想将渔网扯下来。

    奈何她方法不对,渔网非但没有被她扯下,反倒越缠越紧。

    就在她皱着眉头为难之际,村长的大儿子王宝田走了过来。

    王宝田长着一张国字脸,皮肤黝黑,正冲着她笑。

    韩语欢退开了一步,王宝田笑着说道:“没事,我帮你拿下来。”

    在村子里长大的人,几乎都会爬树。

    王宝田三下两下就将渔网扯了下来,和韩语欢一切收了起来。

    王宝田盯着韩语欢这张漂亮的脸,说:“不知道那件事康大婶子和你说了没有?”

    韩语欢的脸色苍白,定定的盯着前面比自己还小几岁的男人。

    王宝田有些不好意思,见韩语欢没有表示,自言自语的挠挠脑袋,说:“没事,不急,不急……”

    说完,笑呵呵的转身走了。

    韩语欢站在寒风中,看着王宝田渐渐的走出了视线。

    其实,这几年,到康丽家提亲的男人着实不少。

    有丧妻的,有离异的,也有没结过婚的。

    可几次三番,韩语欢都没点头过,康丽也就不再问了。

    如今的这一个,在村里的确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城市里有一套住房,据说还开了个游戏机的小店。

    韩语欢突然觉得力不从心起来,也许这张脸就是祸害。

    祸害了自己不说,她不能再去祸害别人了……

    见外面风这么大,韩语欢有些不放心康丽。

    她一个人朝着海边走去,大风卷起她的长发,有些寸步难行。

    远远的,她看到康丽的正站在海水里,用手去拉扯渔网。

    韩语欢见状,赶忙走了过去。

    眼看着海水涨潮,已经没过了康丽的腰身,还在一点点的往上涨。

    韩语欢焦急的想过去帮忙,可奈何大风吹的她想走也走不快。

    韩语欢穿着鞋子,淌着海水,一点点的朝着康丽的方向走。

    海水冰凉刺骨,冷的她骨头里似乎都淬进了冰渣子。

    韩语欢咬着牙,拖着自己的大衣,往有康丽的方向靠近。

    眼见着一个大浪打过来,而康丽只顾着扯回逐渐飘远的渔网。

    韩语欢站在距离康丽几米远的身后,大声喊道:“康姐,回来!”

    康丽回过身的同时,大浪打了过来。

    康丽好容易站稳了,这才发现,海水已经没了胸部。

    康丽松了手里的渔网,任由它越漂越远。

    她回头朝着韩语欢的方向走来。

    回到岸上,康丽将压在岸上大石头下的大衣拿了过来,裹在了韩语欢的身上。

    两个人哆嗦着往回走。

    回到了小房子里,康丽一边低头烧着水给韩语欢泡脚,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原来,你会说话啊。”

    韩语欢被冻的脸色发白,身子还止不住一阵阵发抖。

    韩语欢怯怯的看着拎着水壶往自己的洗脚盆倒热水的康丽,深怕她下一句话就是赶她走。

    康丽依旧头也不抬的忙活着手里的事,语调平静的说道:“说说吧,三年多了,你一句话也不肯说,为什么?”

    韩语欢沉默了许久,终于开了口:“对不起。”

    康丽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爽朗一笑,替她说道:“我明白,你就是怕我知道你会说话,问你的家人情况,然后将你送走,对吗?”

    韩语欢红了眼眶,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片刻后,康丽继续说道:“你不用怕,我不赶你走。但是,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你又在我这生活了这么久,我总该听句实话吧?”

    康丽说的有理,韩语欢无话反驳。

    她最终点了点头,道:“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康丽问道:“你的家人对你不好?”

    韩语欢摇了摇头,语调低沉道:“为了躲一个人……”

    ……

    大风刮了整整一夜,终于在天亮前平息了下去。

    海面重新变的湛蓝,阳光烤在脸上,格外的舒服。

    韩语欢一个人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望向北方,深深的吸了口气,鼻腔里都是咸湿的空气。

    康丽站在远处,用力的跟着她挥着手,示意她快些回去。

    韩语欢回过头去,对着康丽点了点头,从礁石上起身,合了合身上大衣,踩着柔软的细沙,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康丽将韩语欢叫回了家,说有好消息要告诉她。

    韩语欢不解,什么好消息,竟然让康丽乐成了这样。

    康丽一脸兴奋的说:“我刚从村长家里回来,听他儿子说,他在城里认识了个大老板,那大老板有意要开发这片海岸做旅游度假区。”

    韩语欢脸上也有惊喜闪现。

    这说明,一旦动迁,会拿到高额的动迁款,她也替康丽感到高兴。

    康丽絮絮叨叨的继续说着:“听说那大老板过几天要亲自过来考察,村长发动了全村人去附近海域收捡垃圾,想把好的面貌留给那个大老板,这样吧,下午你也和我一起去。”

    韩语欢点了点头,转身去里屋换衣服和康丽一起出门。

    ……

    12月5日,康桥村的鞭炮声堪比新年。

    他们迎来了村长儿子口中的那位临城里来的大老板。

    大老板的豪车就停在村口,所有的村民都去列队欢迎。

    韩语欢本不喜欢热闹,却也被康丽拽出了家门,站在了人群后最不起眼的地方。

    豪车的司机走下,绕过车头将后排座的车门打开。

    一个径长的男人身影从车里走下。

    不等村长过去和他握手,他已经先弯下腰,将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从里面抱了出来。

    女孩依赖的抱着他的脖子,被刚刚的鞭炮吓的不轻。

    眼看着周围又要开始放鞭炮,村长瞬间明白了过来,命令全村人不许再放,怕吓到男人怀里的孩子。

    女孩将小脸蹭在男人的脸颊上,糯糯的叫了一声:“爸爸。”

    韩准一脸宠溺的哄着怀里的孩子,语气温柔的说:“别怕,爸爸在……”

    韩准和女孩被人簇拥着进了村长的家。

    而韩语欢转身,快步的朝着康丽家的方向走去。

    韩语欢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跑了起来。

    她脸上的血色早已经褪去,就在看到韩准从车里出来的那一刻。

    ……

    韩语欢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坐到天黑。

    康丽叫她出去吃饭的时候,才发现韩语欢满脸的眼泪。

    康丽吓的不轻,一遍遍询问韩语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韩语欢始终没有说话,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见韩语欢哭成了这样,又不肯说,康丽也没了法子。

    康丽说:“那个大老板已经走了,这几天也不用再去附近捡垃圾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跟姐说。”

    韩语欢没回应,康丽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出了她的房间。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已经到了夏天。

    关于海边开发的事,已经被搁置了下来,村民们早已经没了往日里的热情。

    每家每户都起早贪黑的打渔,为了生计而奔波。

    直到有一天,韩语欢仍然一个人坐在海边的那块最大的礁石上远远的看着北方。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的裙角被人从身侧拉了拉。

    韩语欢低下头去,一个模样可爱的小女孩正站在她的身旁。

    小女孩扎着一对羊角辫,小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异常的可爱。

    女孩看上去不大,三岁左右的样子。

    她的裙角还被女孩紧紧的攥在手里,女孩仰着小脸,奶声奶气的对她说:“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吗?我找不到他了……”

    韩语欢怕吓到孩子,伸出手在她的小脸上摸了摸,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见过你?”

    女孩忽闪着大眼睛:“我叫欢欢……”

    ……

    ——全文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番外篇:146.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吗?我找不到他了 结局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