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142.小白脸叔叔,你要结婚了吗?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华尽褪 书名: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只怪大神太闷骚   狂野女军王   邪魅妻主   试婚99天   重生倾城冷颜:暗夜血妃   完美恋人,首席已过期   微微一笑很倾城   雪舞倾城   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   总裁小逃妻   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幻云阁之男装女帝  
    番外篇:142.小白脸叔叔,你要结婚了吗?

    一切的镜花水月,都随着撞击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的世界里,总算安静了。

    ……

    谭之薇和温肖默的婚礼,定在了年前。

    时间虽然很赶,但温肖默说足够。

    靳敏在住进医院的第七天早上,医生宣布了她死亡。

    没人知道,靳敏为什么会把车开上去往新城的高速,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死于自杀,还是感冒药的嗜睡让她送了性命。

    当曲静雯将那份“证据”,交到温肖默手里时,温肖默沉默了。

    谭之薇将这段视频看了一遍后,和温肖默四目相对。

    温肖默没再多说一个字,起身上了楼。

    谭之薇知道,温肖默的心里并不痛快。

    谭之薇和曲静雯对视一眼,两人并没有继续交流。

    如今,人已经没了,多说无益。

    谭之薇将曲静雯送来的u盘,随手丢到了茶几旁的一个垃圾桶里。

    对于她来说,都过去了。

    是靳敏的狠毒成全她与温肖默,她反倒不那么恨她了。

    ……

    靳敏死前,做了一个梦。

    梦里到处都是棉花,轻飘飘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她躺在棉花里,俯瞰着临城里形形色色的人,像极了红红绿绿的蚂蚁。

    他们都在移动,可没人抬头看她一眼。

    不过,她也不需要别人的注视了。

    她梦见母亲还年轻,就坐在身边,拿着一把漂亮的梳子,一遍遍的给她梳理着头发。

    这次与以往不同,以往母亲会帮她编辫子,编成一个漂亮的鱼骨形,再在发梢打上个淡绿色的蝴蝶结。

    母亲说过,敏儿的皮肤很白,衬得起这样的绿。

    从此,靳敏喜欢一切绿色。

    头发被母亲梳理的异常柔软,越来越长,越来越长,一直长到透过棉花朝着地面散落开去。

    靳敏靠在母亲的怀里,说自己爱上了一个男孩。

    那男孩姓温,叫温肖默,他很优秀。

    母亲只是笑着,一句话也不说。

    靳敏抬起头,天真的问:“妈,如果我和你走了,以后还能见到他吗?”

    母亲笑了,问:“那你还想见他吗?”

    这个问题,靳敏考虑了很久。

    她先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黯然的笑着说:“不见了,不见了……”

    母亲点点头,拉起她的手。

    靳敏在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那里什么也没有,也没有温肖默的身影……

    她转过头去,拽紧母亲的手,快一步跟上了她的步伐。

    ……

    1月9号,那天刮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大风。

    墓地前,靳辅年哭的死去活来,拖着那条几乎已经废掉的腿,从轮椅上连滚带爬的朝着自己女儿的墓碑前爬去。

    靳敏的黑白照片上,还笑的那么显眼,干干净净,肤白貌美。

    周围的亲友们忍不住一阵唏嘘,没有眼泪,只叹一声可惜。

    在外人的眼里,的确是过于可惜了。30出头的年纪,正是人生最好的时光,家庭有了,阅历有了,物质有了,儿女有了,余生的奋斗只为锦上添花。

    可惜,外人不懂,这些靳敏都没有。

    靳辅年哭的几乎晕厥,被亲戚们拉起来坐回了轮椅。

    靳辅年的身上盖了厚重的一层毛毯,他的头发在一夜之间白了个彻底。

    女儿是他的命,他一遍遍问自己:“坏事都是我做的,为什么老天爷就不收了我命,不收了我的命?”

    这个问题,大抵没人会回答他的。

    靳辅年有生之年里,亲戚已经得罪遍了,真正关心他的人几乎没有,要不是他手里还攥着个公司,有些钱,恐怕连靳敏的葬礼,那些人都不会再来。

    靳敏走了,留下靳辅年一个人感受世间孤独。

    靳辅年往后的日子里,时常会坐在暖炉前,哀声感叹。


    这也许就是报应了吧。

    前半生活的风光无比,晚年却如此凄凉。

    ……

    谭之薇婚前的头三天,带着温肖默去给谭耀辉扫了墓。

    墓碑前,温肖默远远的站着,任由谭之薇怎么叫他,他也不肯过来。

    谭之薇见温肖默别扭,走到他身前,怒道:“怎么,现在才知道害怕?”

    温肖默定定的注视着谭之薇:“我怕什么?难不成还怕他从墓里站起来,把他女儿抢回去吗?”

    面对温肖默这么没个正经,谭之薇踢了他小腿一脚,板着脸:“过来!你不过来,今天就别想我跟你回去!”

    听到这里,温肖默没了法子,只能跟着谭之薇走过去。

    谭耀辉的墓碑前,温肖默静静的看着那张已经褪了色的黑白照片。

    里面的那个男人,他依旧憎恨,哪怕只是看一眼而已。

    没办法,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小气是他的性格,他自己愿意承认。

    可虽然恨着,事实也*着他点头,没办法,谁让里面躺着的那个,是他老丈人呢。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老丈爷看女婿,越来越来气,这句话的确是有道理的。

    谁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说给人就给人了。

    尤其,还给这么一个有着深仇大恨的人。

    温肖默不管这些,看着谭之薇一个人在墓碑前。

    谭之薇烧掉了手里最后一把纸元宝,回头对着温肖默说:“叫岳父!”

    温肖默的脸一阵阵白,看了谭之薇许久。

    谭之薇一点不肯退让:“叫岳父!”

    最后,温肖默没法,只得闷声叫了一声:“岳父!”

    当然,他不认为谭耀辉能听到他的这一声叫。

    可奇怪的是,一阵大风卷过,所有的东西都飞的到处都是,唯有温肖默手里拎来的那束菊花丝毫未动。

    谭之薇奇怪的低头盯着那束安静躺在墓碑前的菊花,不禁发愣。

    温肖默也觉得奇怪,回头朝着四周的墓碑看了几眼。

    大多数放在墓碑前祭奠的鲜花都被刮的七零八落。

    谭之薇抬起头看着照片里的父亲,弯起了嘴角。

    她对着墓碑轻轻说道:“爸,您原谅他了,对吗?”

    回应给谭之薇的除了风声再无其它。

    而谭之薇已经笑着起身,走到温肖默身边,亲昵的挽住他的胳膊,对着墓碑说道:“爸,我们就要结婚了……”

    ……

    温肖默陪着谭之薇扫了墓,两个人回去分道而行。

    下午,造型师还要来给谭之薇最最后一次造型参考。

    而温肖默还要去见一个客户。

    温肖默的车子行驶在松溪路上,堵了片刻。

    很快,他接到了客户助理打来的电话。

    客户助理在电话里说,吴经理下午突犯胰腺炎,人被送去医院了,见面的事只能推迟。

    温肖默对此没有异议,并让助理转达对吴总的问候,希望他早日康复。

    下午的会面取消,温肖默让司机掉头回别墅。

    司机刚刚把车子挑过头来,温肖默一抬眼,看到了不远处的靳家别墅。

    温肖默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让司机将车子开到了靳家别墅的楼下。

    温肖默打开车门,冷风贴着面颊扫过。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冬天,冷的格外厉害。

    温肖默站在大门前,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很快,披着厚重大衣的保姆从里面走了出来,亲自给温肖默开了门。

    保姆对着温肖默客气的叫了一声:“姑爷。”

    温肖默没有回答,看了保姆一眼,跟着往里面走。

    温肖默站在门厅处换了拖鞋。

    他的拖鞋还保留在这里,只是,人已经不属于这。

    靳辅年对温肖默的到来,别表现出特别的情绪来。

    他坐在轮椅里,呆呆的望着某一处发呆,头发全白的老人,形只影单,此时看起来,过分的可怜。

    温肖默走近他身旁,他动作缓慢的抬起头,看向他。

    靳辅年对温肖默的怨,早已经随着靳敏的离去而渐渐淡去。

    这几天里,他想的很清楚。

    他恨温肖默又能怎么,如今这一步步走来,难道不都是自己计划好的吗?

    如今,温氏他没拿到手,却搭上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和妻子。

    靳辅年用这一生做的这么大的一笔买卖。

    结果,他到底是亏大了。

    温肖默安静的站在他的身侧,跟他一起朝着窗外看去。

    靳家的别墅,此时此景已经不复从前。

    院子里到处是积雪,厚厚的盖了一层,也不见有人打扫出来。

    一辆老款的奔驰s600停在那里,死气沉沉。

    许久以后,靳辅年才开口问道:“你又在看什么?”

    温肖默看着院子里一群小小的麻雀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寻找食物。

    很快,麻雀被什么东西惊扰,呼啦啦的一下子全都飞走了。

    靳辅年有些着急,想从轮椅里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起不来了。

    温肖默没有伸手去扶,而是淡淡说道:“麻雀飞走了,如果你想它们再来,可以往院子里撒一些粮食。”

    靳辅年的目光从外面收回,再次落在了温肖默的脸上。

    他终于恢复了往日里的沉稳常态,看着他说:“你来这儿干什么?”

    温肖默半转过身,正视着靳辅年,平静沉稳的说道:“来看看你。”

    靳辅年噗嗤一声笑了,笑的一脸自嘲:“你来看我?”

    “是。”温肖默依旧平静。

    靳辅年长长的叹了口气,黯然道:“自从小敏去世,已经没人再愿意来我这里了,多少天来了,你是头一个……”

    温肖默不否认这是事实,院子里的积雪说明了一切,来的路上,雪窝里连个脚印都没有。

    靳辅年继续看向窗外,缓慢的说道:“我老了,如果你想把我这条老命也收去,尽管来吧,如今,我还怕什么呢?我一无所有。”

    闻言,温肖默笑了。

    他垂下眼睫,从容说道:“如果我要您的命,我想今天,您也不会安然的还坐在这里了。”

    这一点,靳辅年倒是认同的点点头:“是啊,你若是想法子把我送进监狱,根本都无需你亲自动手,我就能走上刑场了。”

    温肖默不置可否。

    片刻后,温肖默说:“从前,老徐一次次的对我说过,他说上天是公平的,我从不相信他公平……”

    “如今,你信了么?”靳辅年问。

    温肖默点点头:“信了。”

    靳辅年讽刺的高声笑了起来,语气尖锐道:“公平,他哪里公平了?我们小敏做错了什么?她用一生去爱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老天不是一样对她不公?”

    温肖默看着他,表情有所变化。

    温肖默没有反驳他,而是淡淡说道:“可她设计陷害谭之薇,想让她死在甘肃的山难之下。”

    靳辅年气势不减,冷声质问温肖默道:“那又怎样?谭家夫妇不是同样设计让你和你母亲死于非命?你不是同样*死了谭耀辉和那些害过你的人,老天怎么就不收了你们!”

    温肖默哑口无言。

    靳辅年继续说道:“小敏之所以会走上万劫不复的道路,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她有大好的年华,她有别人所没有的魄力,可这一切都被你给毁了,你如今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内疚和惭愧?”

    温肖默的嘴唇嗡动,到底是错开了与靳辅年的对视。

    靳辅年依旧咄咄*人:“我家小敏做错了什么?!她为什么要沦为我们追逐利益的牺牲品,而你又给过她什么?有何曾记住过她对你的付出?!你不爱她,却也娶了她,婚后她一人独守空房,夜里抱着枕头哭的时候,你又在哪里风花雪月!你自己说!”

    温肖默沉默着,任由老爷子发泄着对他不满的情绪。

    直到老爷子说累了,没力气了。

    温肖默才开口道:“对不起……”

    温肖默口中的一句对不起,到底是让靳辅年再也绷不住,歇斯底里的大哭了起来。

    上了年纪的老人,哭起来格外的悲凄,温肖默不忍心去看这样的一幕。

    老爷子口中念叨着靳敏的名字,念叨着自己的凄惨。他说:“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温家,可是,有什么你们都冲着我来啊,冲着我来啊,把我的小敏还回来,还回来吧……”

    温肖默不再言语,安静的看着靳辅年。

    ……

    温肖默离开靳家时,那群麻雀又飞回来了。

    保姆站在院子里,将手里的一把小米扬了出去。

    小鸟们争先恐后的落下,混着雪一起将粮食吞掉。

    温肖默站在院子里看了一会儿,走到保姆身前去,问道:“他还有多少日子?”

    保姆抬起头来,手里的小米还剩下一半,回头朝着别墅里看了一眼后,道:“医生说还能挺些日子,可老爷子的浮肿比以前更厉害了。”

    温肖默点了点头,道:“你好好照顾他吧。”

    保姆不解:“先生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了?不追究了?”

    而温肖默却解释说:“不追究了,也算是我对靳敏最后的一点补偿吧,我心里也好受些……”

    保姆定定的看着温肖默:“先生,靳小姐的死与您无关,您也别太往心里去了,她生前的确做过太多没法原谅的事,生死有命。”

    温肖默点点头,最后朝着老院子里看了一眼,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彻底告别了靳家。

    ……

    温肖默回去别墅时,肖屏和肖缄都在。

    谭之薇在自己的房间里,试着造型师带过来的婚纱。

    婚纱的拖尾很长很美,铺满了半个房间。

    只因一个细节问题,造型师毫不马虎的准备修改。

    谭之薇脱下婚纱,换了家居装,从二楼走下。

    而与她一起走下来的还有小魔头厉聿峥。

    温肖默站在门口换了鞋后,就见一只大哈士奇蹿了出来。

    哈士奇扑在他的膝盖处,口水蹭在他的裤子上。

    温肖默低头看了一眼,还不等抬头,厉聿峥已经冲到身前,一把抱住他的腰道:“小白脸叔叔,你要结婚了吗?”

    温肖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番外篇:142.小白脸叔叔,你要结婚了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