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136.你看吧,男人没有,睡衣也没有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华尽褪 书名: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只怪大神太闷骚   狂野女军王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试婚99天   重生倾城冷颜:暗夜血妃   邪魅妻主   微微一笑很倾城   暖婚溺爱:邪少的心尖宠儿   雪舞倾城   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   总裁小逃妻   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   幻云阁之男装女帝  
    番外篇:136.你看吧,男人没有,睡衣也没有【一更】

    谭之薇回过头去,目光透过窗子看向窗外,不禁一愣。

    外面停下的,竟然会是温肖默的车。

    ……

    外面的雪,下的寂静无声。

    饭店里暖意融融,仿佛将这里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温肖默的一句堂姐,将唐韵叫的久不出声。

    时隔多年,这一句话堂姐包含的意义不尽相同过。

    却没此时这一声,听着叫人安心。

    谭之薇盯着温肖默大衣肩头的细碎雪花发呆。

    温肖默来的似乎匆忙,头发是乱的,大衣的扣子也没有系上,脖子上挂着的是谭之薇之前帮他选的围巾。

    温肖默身上再没有往日的戾气。

    温肖默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谭之薇的脸上,几日不见,他想她想的厉害。

    温肖默从没有尝试过这么去想过一个人,以至于他深更半夜不顾危险的将车开上了山。

    唐韵沉默了片刻,终于反应了过来,虽不敢正视温肖默的眼睛,可还是勉强带着抹笑意的问:“肖默,吃饭了吗?”

    温肖默摇了摇头:“开了4个小时的车,雪天山路难行,顾不得吃饭……”

    唐韵听了,忙点点头,说道:“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说完,唐韵转身朝着厨房里走去。


    谭之薇看着温肖默将大衣从身上脱下,走上前接过来,这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谭之薇问:“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温肖默看着谭之薇的眼神是贪婪的,是宠溺的。

    他认真的盯着她,道:“我想你,想的根本没法入睡。”

    谭之薇的小脸一红,转身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有些担心自己的母亲。

    等再回过头时,温肖默的一个吻已经落了下来。

    温肖默抱紧谭之薇的腰,根本不顾随时有可能出来的唐韵。

    他只想抱着她,一解相思之苦,一解温存之意。

    温肖默的贪婪,让谭之薇有些怕。

    谭之薇怕这样的一幕被自己的母亲撞见。

    ……

    唐韵从厨房里出来,撞见的就是两人拥吻的画面。

    唐韵手里的厨具一松,险些掉在地上。

    她迅速的转过身去,重新回到厨房里去。

    炒锅上的火还开着,而她的心情却已经彻底的沉了下去。

    虽然自己成多次的对自己说过,他们既然相互喜欢,那就在一起吧,她不会干涉。

    可当真正面对时,她到底还是有些难过的。


    她的难过不在于女儿早晚有一天是要离开她的。

    她难过是因为,如果有一天温肖默真的对她不好,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也的方式去保护自己的女儿。

    如今,还保护得了吗?

    锅里的菜,散发出一阵阵的糊味儿来。

    唐韵这才收回神,手忙脚乱的去关火,可到底是无力回天。

    ……

    唐韵故意在厨房里停留了许久,才从里面出来。

    当饭菜都摆上餐桌时,她回过头去。

    温肖默和谭之薇正坐在靠近窗前的休息沙发里。

    温肖默腿上是开启的笔记本电脑。

    而谭之薇则挨着他坐下,看着手里的手机,两人各忙各的。

    唐韵走到温肖默身前,气势上还是低了一等。

    唐韵浅声的对着温肖默说道:“肖默,饭菜都好了,趁热过来吃点吧。”

    闻言,温肖默抬起头来,看了唐韵一眼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简单的说了一句:“好。”

    温肖默从沙发里起身,朝着餐桌方向走去。

    谭之薇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温肖默身后的母亲,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从温肖默进门的那一刻起,唐韵的神情一直拘谨,拘谨到在温肖默的面前形同下人一般,这让谭之薇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唐韵跟着温肖默走到餐桌前,看着温肖默坐下。

    桌上只有一副碗筷,温肖默不禁一愣,抬起头问道:“只有我一人吃?”

    唐韵僵硬的笑笑,道:“我和薇薇已经吃过了,所以……哦,您放心,我没有在里面下毒,如果您不信,我可以先每样菜都尝一口。”

    温肖默抬头看着这样的唐韵,许久也没有说出话来。

    两人之间的过往种种,像倒放的电影一样,在各自的脑海中快速闪过。

    温肖默的表情很淡,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

    见温肖默许久也不说话,唐韵自己先拿起了筷子,朝着温肖默身前摆放的饭菜伸了过去。

    就在唐韵的筷子触碰到一块色泽翠绿的青菜时,被人拦住了。

    谭之薇从身后握住了母亲的手腕,盯着温肖默片刻后,将筷子从母亲的手中夺下。

    谭之薇当着温肖默的面,用筷子夹了每一样菜放进口中咀嚼后咽下。

    谭之薇的动作像是放慢了电影画面,难过的不止唐韵一人,还有温肖默。

    谭之薇是愤怒的,为自己母亲的卑微。

    谭之薇将所有的菜都尝了一口后,将筷子拍在了餐桌上,冷冷的盯着温肖默,道:“这桌饭菜,价值一共176块,吃过了别忘了付账!”

    说完,她转身朝里面去了。

    唐韵见状,左右为难的看了两人一眼,对着温肖默说道:“肖默,你慢慢吃,我进去看看……”

    说着,唐韵手足无措的转身跟着谭之薇走了进去。

    温肖默知道,谭之薇是误会他了。

    可温肖默没有跟过去,而是低头看着唐韵亲手为他做的一桌饭菜。

    的确,温肖默还记得曾经的唐韵。

    初在温家吃不饱饭的那些日子,都是唐韵的饭菜让他果腹。

    多少次夜里,他偷偷的跑出房间,凑到唐韵的房间前,敲响她的门板。

    唐韵无一拒绝的,会去厨房帮他做一份简单的夜宵。

    纵使简单,可那也是温肖默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经年不忘。

    温肖默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烧鸭放进口中咀嚼。

    味道的浓郁,肉汁的香醇,他食欲大开。

    ……

    谭之薇的房间里,门“咣”一声从里面关上,将唐韵阻隔在了门板之外。

    唐韵想伸出手敲敲门,却犹豫了。

    唐韵站在门外,对着里面沉声的说道:“薇薇,你这又是何必呢?”

    里面许久也没传出声音来。

    唐韵本已经转身准备离开,身后的门却突然被谭之薇给拉开。

    “妈,你非要在他面前低声下气吗?”

    谭之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唐韵回过身去,看着自己女儿那张愤懑的小脸,心头一酸。

    母女俩对视了许久,唐韵这才垂下目光去,说道:“我是想告诉他,欠他和肖屏的人是我,而不是我的女儿,我想……”

    谭之薇即使的打断了母亲没说完的话,将唐韵一把拽了进去。

    门被她从里面再次关上,她看着母亲,一脸认真的说:“妈,如果爱情里有一个人是卑微的,那么卑微的这一方也注定是不幸的。”

    唐韵的眼圈红了,低头不语。

    她又怎会不知,可刚刚的情形,如果她不主动拿起筷子,怕是温肖默不会再动筷了,她也是骑虎难下。

    谭之薇默默的看着唐韵,片刻后,语气终于柔和了下来,道:“妈,我知道,往些年,您做错过,怕温肖默对您心存怨念,可是,如果他接受不了我有你这样的母亲,那么也自然接受不了我,今天,我和温肖默会把话说的很清楚,虽然恩怨是非已过,但是,你终究还是我的母亲……”

    唐韵垂着头,难过的点了点头道:“是妈不好。”

    ……

    温肖默吃下了满满的一碗饭,大部分的菜也都全部下了肚,这才感觉到饱。

    放下筷子,空前的满足。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他起身朝着谭之薇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知道母女两人在里面说些什么。

    温肖默低头点燃了一根烟,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落雪。

    助理小汪的电话打进来,说道:“温总,法国那边的婚戒设计师我已经联系过了,对方表示愿意帮您亲手打造一款手工婚戒,至于价钱方面……”

    听到这里,温肖默笑了,对着手机云淡风轻的说道:“随便他开价,无需还价……”

    电话里的小汪沉稳的笑,道:“好的,温总,我明白了……”

    挂断了电话,唐韵也从谭之薇的房间里出来了。

    唐韵走到温肖默身前,和他对视了一眼,又朝着不远处的餐桌望去。

    果然,温肖默吃了很多。

    说不出为什么,唐韵这一刻,从心底里感觉轻松,也情不自禁的弯起嘴角,一如当初道:“怎么还跟从前一样,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多吃青菜……”

    温肖默安静的看了唐韵片刻,脸上虽没有笑容,却也说道:“堂姐,你忘了,我长大了……”

    唐韵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定定的看着温肖默。

    事实的确如此,曾几何时,温肖默只喜欢盯着肉吃,从小苦过来的孩子,肉的确是好东西,反而青菜是平日里吃的最多的。

    那个时候,唐韵总会叮嘱温肖默,要注意营养均衡,要长身体……

    可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温肖默哪里还是当初的那个斯文礼貌的少年。

    正如温肖默所说,他已经不需要长身体了。

    想到这里,唐韵黯然的笑笑,点头道:“是啊,我都忘了,你长大了。”

    温肖默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过头去,对着唐韵说道:“薇薇还在发脾气?”

    唐韵也随着他的目光朝里面望去,淡淡道:“这孩子性子烈,又一根筋,你别理她,过一会儿,气消了也就好了。”

    温肖默没想打唐韵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说话,不禁愣了片刻。

    最后,他将烟捻灭在一旁餐桌上的烟灰缸里,起身道:“我去看看她。”

    “去吧。”

    唐韵说着,转身去收拾碗筷了。

    温肖默在去谭之薇房间之前,转过身来,盯着唐韵的背影,兀自解释道:“刚刚,我并非是怕你饭菜里藏毒,而是,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去温家因为一顿饱饭而挨打时的样子罢了,所以,你误会了……”

    唐韵猛的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这样的温肖默。

    温肖默脸上的表情始终淡淡。

    到底是没再说出什么来,转身走了。

    ……

    谭之薇的房间前,温肖默没有敲门。

    谭之薇的门没锁,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温肖默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谭之薇正抱膝坐在床上,面朝着墙壁,背对着门口。

    温肖默走入,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谭之薇知道是他进来了,没有回头,兀自还发着脾气。

    这股子脾气也说不上到底是因为谁。

    是因为温肖默的过分,还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卑微。

    或者也是因为自己心里那一点点的不平衡使然。

    温肖默走到窗前,将四周打量了一番。

    谭之薇的房间不大,最多也就10几平米的样子。

    一张标准的小型双人床,上面铺着洗的稍稍有些褪色了的床单。

    床单是浅绿色的看起来已经不新,却异常的干净,和窗帘上的小碎花相得益彰。

    房间里带着谭之薇身上那股好闻又让人舒服的香气。

    谭之薇的房间很简陋,除了一张小双人床和床头柜以外,就只剩下一把椅子和一个原木色衣柜了。

    温肖默走到衣柜前,将衣柜的大门拉开。

    谭之薇反应过来,转身从床上下来,挡在了温肖默的身前,怒道:“你翻我衣柜干嘛?”

    温肖默低头看着她的鼻尖,圆圆的,有汗,亮晶晶的可爱。

    温肖默说:“看看里面有没有藏别的男人,顺便……给自己找件睡觉时能穿的衣服……”

    谭之薇被说的怔怔的。反应了片刻后,才回过神来:“你什么意思?晚上还打算留在这儿?”

    “不然呢?”温肖默笑着看着她的眼睛,指了指窗外方向:“你放心我一个人在雪地里将车开下山去?”

    谭之薇被堵的哑口无言。

    外面风大雪大,山里路灯又少,视线自然不好。

    她的确是不放心他回去的。

    可是,他也用不着当着自己母亲的面,钻进她的房间找睡衣穿吧?

    再说了,她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男人穿的睡衣?

    见谭之薇的小脸几分变化后,终于让开来,咬了咬嘴唇道:“你看吧,男人没有,睡衣也没有。”

    温肖默的笑意更深了些许,侧过脸,盯着小脸绷的紧紧的谭之薇,道:“没有睡衣,我晚上会冷,怎么办?”

    鬼知道怎么办,可谭之薇还是嘴硬的说道:“我叫我妈给你的房间里加床被子,你出去吧。”

    温肖默站在原地没动,谭之薇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他。

    温肖默只笑不语,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谭之薇愕然的盯了他片刻,一脸震惊的压低声音,问道:“你不是要和我一起睡吧?”

    温肖默笑着说道:“你不觉得两人抱在一起会暖和些吗?”

    “可是,我妈她……”

    谭之薇的话未说完,温肖默就已经抱紧了她,在她耳边吹着气道:“如果只需要被子,我还跑这么远来做什么?”

    “可你……唔……”

    谭之薇的话未说完,温肖默的气息就已经冲进了她的口腔中来。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吻,让谭之薇很快深陷其中。

    温肖默撩拨的手段异常的娴熟,只一分钟不到,谭之薇就已经瘫软在他的怀里,完全忘了唐韵还在这栋房子里的事。

    温肖默将谭之薇打横抱到了床上去。

    感受到身上的力量压过来时,谭之薇轻微的嘤咛了一声。

    她的小手已经不自觉的顺着温肖默的胸膛一路向下摸去。

    冰凉的皮带金属卡头,在谭之薇的动作下,咔哒的一声清脆的响。

    只见温肖默半坐起身来,迅速的褪去西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番外篇:136.你看吧,男人没有,睡衣也没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